尤瓦尔·赫拉利:人类会自我消亡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7 次 更新时间:2017-09-26 14:44:52

进入专题: 人类简史    

尤瓦尔·赫拉利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堪称一位明星历史学家,他于2012年出版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Sapiens: The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连续100周蝉联以色列畅销书排行榜首位,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中文版于2014年出版。他根据该书而做的TED演讲视频在互联网上也获得广传播。近日,他造访中国,再次掀起了一股旋风。

   和一般历史书籍不同,赫拉利没有聚焦在一些所谓的塑造历史的关键人物或是事件上,而是用宏观的视角,高度概括又逻辑严密,娓娓道来地叙述人类40亿年的进化史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智人(Sapiens) 这个物种如何产生;人类如何演变成今日的模样;人类社会又将走向何处;每一次人类发展的转折点,如农业革命、科技革命是否会为人类带来越来越多的幸福感,亦或相反?

   作者承认科学在人类历史上所起的重大推动作用,并用了大约四分之一的篇幅来描述“科学革命”,详细解释了伴随着帝国主义的扩张,以及在资本主义逐利动机的驱动下,科学如何获得了蓬勃的发展。他也做出了有关未来世界的若干预言,指出科学家通过基因工程、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改造各种生物,挑战着40亿年的自然选择系统。“生物学革命很可能会成为地球出现以来最重要的一场革命”。他预言,尽管人类目前还无法创造出超人类,但未来没有什么绝对无法克服的科技障碍,这有可能让我们“无限延长人类生命、解决各种疑难杂症,以及强化人类认知和情感上的能力”。

   他说,自己试图以科学家般的理性态度对待人类历史,甚至就好像科学家一般在工作。他认为,科学本身亦好亦坏,科学家以不要仅仅埋头于自己的技术本身,而是要从对于人类社会未来影响的角度去着眼,把技术的发展向好的一面去引导。

   在书的结尾,他以悲天悯人的口吻描述智人的未来,“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

   带着科学家如何定位自己在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作用,以及科技发展将把人类引向何方等问题,《知识分子》近日对赫拉利进行了专访,以下为经过编辑的采访实录。

   问:在你的书中说,人类历史的发展是受虚构故事所驱动的,当今世界最重要的虚构故事是什么?

   答:当下,最重要的故事是资本主义的故事,它在改变着全球的经济体系。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某种程度上相信资本主义,其经济增长已经变成了最重要的价值。中国、印度、美国、土耳其,所有这些国家都有很多不同之处,但她们都相信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我认为这是塑造今日世界的一个最重要力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种力量。在未来的数十年里,相信大数据,以及算法将会为我们所有的问题带来答案,这将是最大的故事,并将改变世界。

   问:这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答:有可能是好的,故事有好有坏。这个故事可能对于团结社会是有用的,所以这些故事可能本身既不好也不坏,而是取决于我们拿它做什么。比如宗教,宗教本身不是坏的,在人类历史中,宗教为人类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比如帮助人类组织起人类社会,维持社会秩序等等。所以,虚构故事本身也并非好或不好,而是我们可以用它来做什么。

   问:科学家的贡献在人类发展历史中举足轻重,科学家应该如何为自己定位?

   答:我认为科学家的影响力在日渐提升。科学发现或是技术创新在提升。21世纪的世界正日益增多地被科学家和工程师,以及他们的发现与发明创造所塑造。所以,基于这个原因,科学家应该具有更多的政治和社会责任感,他们不能把自己仅仅当成执行者。他们必须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所带来的后果,不能仅仅把自己当做技术人员,仅仅解决一个很窄的技术领域的问题,他们应该关心更广阔的领域,思考自己可能发挥的影响,在人工智能以及遗传工程领域尤其如此。

   问:你在书中提到,科学家很难避免地受到政治家和金融家的驱使,你认为有没有真正独立的科学家呢?

   答:科学家从来没有真正独立过。因为他们需要资金的资助,需要来自私人资本和政府的支持,所以他们不能完全独立地行事。然而,他们还是具备影响政治议程的能力。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了,你需要更多的科学的知识,以应对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比如,全球变暖、人工智能的崛起以及生物技术,缺乏科学知识的政治家们是不能够应对这些棘手的问题的,所以需要科学家和政治家的合作,他们需要明白,他们不可能相互独立,各自为政,互不关心,科学家需要理解其工作的政治后果,政治家们需要有更多更好的科学知识去应对科学带来的问题。

   问:你信奉宗教吗?你说宗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如何看待信奉极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ISIS的崛起?

   答:我不信主,我出生于犹太教家庭。而且我小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也信仰宗教。后来我发现这不是真相,但我的一些家人还是相信的。我不能改变他们或者让他们不信教。

   对于伊斯兰教来说,最大程度上,是对于社会发生巨变的反应。技术的进步带来了社会和政治上的破坏(disruptions),这带来了混乱和不确定性。人们很惧怕不确定性。他们追求的是生命里的确定性,随着这个社会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他们想把握住确定的东西。于是他们从传统的宗教中去寻找稳定性,以及绝对的和永恒的真理。但他们追寻的这些不是真正的答案,因为这些传统的宗教不能够解释21世纪的问题。

   如果你关心的是全球变暖,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你不可能从圣经和古兰经里寻找答案,因为写作圣经和古兰经的人是不知道这些答案的。所以极端伊斯兰教的兴起是对人类社会急速变化的反应,但最终不能改变整个世界。

   问:所以他们没有未来?

   答:他们带来了伤亡、破坏和痛苦,但是他们无法积极地去回答当今世界该往何处去,并解决我们面的的问题。所以从这个层面讲,所有应激性的力量都不是创造性的力量。如果你回想一下20世纪,出现了这么多的新生事物,它们改变了世界,有这么多的技术发明和发现,名单有很长。我们发明了电脑、抗生素……我们还有许多意识形态上的创新,比如女权主义。但是你想一下,什么是传统宗教上的创新,比如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它们创造了什么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宗教只是一种存在,只能对现实做出应对,但是他们不能创造或是解答人类面临的问题。

   问:搜狐CEO王小川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塑造未来,但是他的观点是人类只能让人工智能去做某些事情,所以他不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取代人,你怎么看?

   答:只要人类能够比人工智能要聪明,就没有问题,但是一旦人工智能比人类要更聪明,就没法去控制它了,或是去预计人工智能能够做什么。如果你能理解和预言,那么人类就是比人工智能更聪明。今天的危险仍然很小,因为人工智能还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可能在下棋这样的领域比人类要聪明,但总体来说,还是不如人类聪明。但是,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它会超越人类,那就不是人类所能控制得了的。

   问:你认为,在某个阶段人工智能会变得无法阻挡吗?

   答:我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根据现在的发展步伐,在未来数十年里,人工智能会变得更为智能,比如,他还没有感觉和意识,也许它永远不会有感觉和意识。但它仍然会比人类更为智能,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没法控制它,也不可能预见它会怎么做。

   问:所以有一天人类和机器会合二为一,芯片或其它的设备会植入到人体内?

   答:是的,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人类和技术发生了融合。把更多的设备植入人的身体,甚至把电子设备植入人的大脑。人类和电脑的界线将变得不再明显,我们可能会见到仿生体(Cyborgs)的出现,部分是有机的,部分是无机的,所以人类与机器的关系不一定是冲突的,也可能是合二为一的,形成一个新的物体。

   问:所以作为物种的人类会消失?对此,你悲观吗?

   答:所以这只是意味着改变会发生,40亿年过去了,生命继续在发生改变,永不停息。这可能是生命进化的下一个阶段,可能人类不仅仅是纯粹的有机体,而是部分有机体、部分无机体。他们的外表也会和今天的我们有很大的不同。

   问:我们离下一步有多远,你觉得可怕吗?

   答:基于现在技术变化的速度,我想这种改变顶多会在一两百年内发生。我想,和任何其它可能的技术改变一样,既可能向好的一面发展,也可能向不好的一面发展。所以我们不必太乐观或是悲观,我们不应该认为这是可怕的或是很好的,我们应该知道发生的是什么,而且把变化向好的一面引导。

   问:当科学家试图改变人类基因的时候,他们不应该这么做,对吗?人类应该在哪里止步?

   答:对于生物和遗传方面的,随着人类了解的知识越来越多,我觉得界线在一直变化。我认为告诉科学家们,停下来,不要做了,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你可以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但是你不可能让科学和技术进步的步伐停止,我觉得我们应该更关心于我们想做什么,而不是我们禁止做什么。如果人类对于未来没有积极的想法,只有负面的想法,什么什么不能做,这是不够的。

   问:但人类社会对此很难形成共识。

   答: 缺乏共识,这是在过去的历史进程中,人类一直面对的问题。如果等着全人类都形成一种共识的话,是不可能发生的。

   问:你对此感到担忧吗?

   答:人类的许多政治分歧和冲突,在21世纪会涉及大量的科学问题,如生物工程,这在上个世纪流行的那种政治冲突,主要是涉及国家关系的矛盾,这些都将变得不那么重要。在政治上最重要的问题会越来越多地关系到生物学和对新技术与科学突破的运用。

   问:人类不可能再回到原始社会了,你认为人类比那时活得更快乐吗?

   答:简单地说就是不可能再回去,因为有太多的人要养活了,你也不再具备在原始社会生存的能力。不是说快乐的程度不同,而是整个生存条件都不一样了。当你对一些生活参数进行比较的话,你会发现,现代人活得要比数千年前活得更凄惨。如果只是依赖狩猎和采集食物,地球只能养活支持500 到1000万人。今天你有几十亿人,你不能只靠狩猎和采集食物养活他们。

   问:现在的人类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们因此变得更快乐吗? 如何定义快乐?

   答:人类的确有更多的选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让你更满意。很多时候,恰恰相反。当人们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往往更焦虑于怎么选择才是对的,患得患失。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没有选择的那些才是更好的。活得快乐的关键是满足于你所拥有,而非拥有更多的选择。如果你有很多的选择,你选择一个不开心,继续选择,还是会不开心。

   问:在人类进化史上,有很多的不确定的、随机的因素,决定了我们今天的面貌,你认为现在的人类对于自己的命运有更多的掌握了吗?

   答:不是必然的。对于需要立即采取的行动,我们有很多的控制,但对于长期后果缺乏了解。例如,在上个世纪内,我们获得了对自然越来越多的控制权,但导致了全球气候变化。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同样地,现在我们对生物技术有越来越多的掌控,但我们不知道在50年或100年后遗传工程等新技术应用的后果会是什么。因此,我们没有能力来预测人类历史的下一步怎么走。

   问:在中国,进步被认为一个很好的字眼,我们一直在向前走,发展一定是好的吗?

   答:这取决于你如何衡量它。如果你认为进步就是人拥有的权力或是改变世界的能力,那么,人类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权力。但是,如果你用进步所带来的影响来衡量它,它是否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它是否使人们更幸福或更凄惨,在这些方面你看不到任何明确的方向。很多时候,人们获得了大量的权力,但他们错误地使用了手中的权力,没有看到对自己的影响或对其他动物的影响,所以你不要天真地认为,人类在这个意义上取得了进步。

   问: 对于全球变暖带来的挑战,有的人说,如果地球危险了,也许搬到火星就可以了。

   答:在现在的条件下,搬到其它星球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保护好地球。要停止全球变暖的唯一途径是停止经济的增长,但是没有政府愿意那么做。

   问:你的下一本书是关于什么?

   答:我的下一本书是关于人类的未来,英文版今年下半年会出版,希望明年会出中文版,书名叫《明日简史》(编者注:The History of Tomorrow’s,希伯来文已经出版)。

   现在我正在写一本给儿童看的书,将《人类简史》这本书里的重要概念解释给10岁、11岁左右的孩子们。

  

   撰文 | 徐可 来源于 财新网

  

  

    进入专题: 人类简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19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