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第二章 教育是社会的职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6 次 更新时间:2016-10-21 10:42

杜威 (进入专栏)  

一、环境的性质和意义

我们在上面讲过,一个共同体或社会群体通过不断的自我更新维持自己,这种更新的进行,依靠群体中未成熟成员的教育成长。社会通过各种无意的和计划好的机构,把蒙昧的和似乎异己的人改造成为它自己的资源和理想的健全的托管者。所以,教育乃是一个抚养、培育和教养的过程。所有这些词都意味着教育含有注意成长条件的意思。我们也用养育、培养、教化等词,这些词表明教育所要包括的不同水平。从词源学来说,教育这个词恰好就是引导或教养的过程。当我们想起过程的结果时,我们把教育说成是塑造、形成、模制的活动——即塑造成社会活动的标准模式。我们在本章要研究社会群体把未成熟的成员培养成它自己的社会模式的方法的一般特征。

既然要求的是改造经验的素质使它具有社会群体流行的各种兴趣、目的和观念,问题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物质方面的形成问题。物质的东西可以在空间搬动,可以转运。信仰和抱负却不能在物质上取出或插入。那么它们怎样沟通呢?已知它们不可能直接传播或灌输,我们的总是要发现一种方法,使年轻人用来吸收老年人的观点,老年人使年轻人和他们自己有共同的志趣。

一般地说,问题的回答就是:依靠环境的作用,引起某些反应。所需要的信仰不能硬灌进去;所需要的态度不能粘贴上去。但是个人生存的特定的生活条件,引导他看到和感觉到一件东西,而不是另一件东西;它引导他制订一定的计划以便和别人成功地共同行动;它强化某些信仰而弱化另一些信仰作为赢得他人赞同的一个条件。所以,生活条件在他身上逐渐产生某种行为的系统,某种行动的倾向。“环境”、“生活条件”这些词,不仅表示围绕个体的周围事物,还表示周围事物和个体自己的主动趋势的特殊的连续性。当然,无生物是和它的周围事物连接在一起的;但是,除非用比喻的说法,周围的情况并不构成环境。因为无机物并不关心影响它的各种势力。另一方面,有些东西在空间和时间上和一种生物,特别是人类,相隔遥远,甚至可以比有些和他接近的东西更加真实地形成他的环境。一个人的活动跟着事物而变异,这些东西便是他的真环境。因而,天文学家的活动跟着他所凝视或计算的星星而变异。在他直接的周围事物中,他的望远镜是他最亲密的环境。作为一个文物工作者,他的环境包括他所关心的人类生活远古朝代以及他借以和那个时代建立联系的遗迹、铭刻等等。

总之,环境包括促成或阻碍、刺激或抑制生物的特有的活动的各种条件。水是鱼的环境,因为水对鱼的活动、对它的生活是必需的。北极是北极探险家的环境一个重要成分,不管他是否到达北极,因为北极说明他的活动,使这些活动具有自己的特色。正因为生活不仅仅意味着消极的存在(假如有这样的东西),而是一种行动的方式,环境或生活条件进入这种活动成为一个起着支持作用或挫败作用的条件。


二、社会环境

一个人的活动和别人的活动联系起来,他就有一个社会环境。他所做的和所能做的事情,有赖于别人的期望、要求、赞许和谴责。一个和别人有联系的人,如果不考虑别人的活动,就不能完成他自己的活动。因为,这些活动是实现他的各种趋势的不可缺少的条件。当他活动时,引起别人的活动;别人活动时,也引起他的活动。我们不妨设想一个商人做生意,自买自卖,可以用他孤立的行动来解释他的活动。此外,一个制造商在他的账房里独自拟订计划,他的活动和在他购买原料或出售制成品时的活动,同样都是真正受社会指导的活动。和别人联合行动有关的思想和感情,和最明显的协同行动或敌对行动,同样都是社会行为。

我们必须特别指出的是,社会环境怎样培育未成熟的成员。要了解社会环境怎样塑造他们的外部行为习惯,没有多大困难,甚至狗和马在和人有联系时也改变它们的行动;它们养成不同的习惯,因为人关心它们的所作所为。人是通过控制影响动物的自然刺激来控制动物的。换言之,就是通过创造一定的环境。食物、嚼子、马勒、噪声、车辆都是用来指导马的自然反应或本能反应的方法。通过稳定的操作引起某种动作,形成了习惯,这种习惯和原来的刺激同样一致起作用。如果把一只老鼠放在迷宫里,使它以一定的顺序转几个弯才得到食物,它的活动逐渐有所改变,直到当它饥饿时习惯地走这条路而不走另一条路。

人的行动也以同样的方式改变。被灼伤的孩子怕火。如果父母安排一些条件,使孩子每次接触到某一玩具就烫他一下,他就学会自动地避开玩具,像他不去接触火一样。但是,我们刚才讨论的是和教育性的教学不相同的所谓训练。我们所考虑的是外部行动的变化,而不是行为的心理和情感倾向的变化。不过这种区别并不是非常明显的区别。可以想象,这个孩子最后可能不仅对特定的玩具,而且对和它想像的一类玩具都产生强烈的反感。这种反感,甚至在他已经忘却原来的灼伤以后还保持着,以后他甚至会捏造某种理由来说明他的似乎不合理的反感。在有些情况下,通过改变环境影响对行动的刺激来改变外部的行为习惯,也可以改变与行动有关的心理倾向。但是并不总是发生这种情况,一个人被训练躲避威胁性的打击,他自动躲避而并无相应的思想或情感。于是,我们必须找到训练和教育的某种区别。

有一个事实可以说明这种区别。一匹马并不真正参与它的行动的社会功用。有人利用马做有益的事,给马一些好处,例如使它得到食物。但是,这匹马也许没有什么新的兴趣。它仍然对食物感兴趣而对服役不感兴趣,它不是一个共同行动中的伙伴。假如它成为一个合伙者,它在从事共同活动时,对活动的成功会和别人同样感兴趣,从而分享他们的思想和感情。

有许多情况,这种情况太多了,未成熟的人的活动只是被利用来获得有用的习惯。他像动物一样受训练,而不像一个人那样受教育。他的本能仍旧依附在它们原来的痛苦或快乐的事物上。但上,要得到快乐或避免失败的痛苦,他必须以别人同意的方式行动。在其他情况下,他真正分享或参与了共同的活动。在这种情况,他原来的冲动被改变。他不仅以同意别人的行动的方式行动,而且,在行动中,在他身上引起了激励别人的同样的思想和感情。譬如说有一个好战的部落,它所力求的成功和它所重视的成就,都是与战斗和胜利有联系的。这种环境的出现,引起孩子好战的表演,首先表现在游戏中,然后当他足够强壮时,表现在实践中。他战斗时,就赢得赞许和升迁;他不战斗时,就不被喜爱,被嘲笑,得不到好评。毫不奇怪,他原来的好斗的趋势和感情,在损害其他趋势和感情的情况下得到强化,他的思想转向与战争有联系的事物。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成为被群体承认的成员,因而他的心理习惯逐渐地同化于群体的心理习惯。

如果我们把这个例子所包含的原则概括起来,我们将看到社会环境既不直接给人灌输某些愿望和观念,也不仅仅养成某些纯粹肌肉的动作习惯,如“本能地”眨眼或躲避打击。第一步是设置一种环境,激起某些看得见和摸得着的行动方式。使个人成为联合活动的共同参加者或伙伴,使他感到活动的成功就是他的成功,活动的失败就是他的失败,这是结束的一步。一旦他受群体情感态度的支配,他将警觉地认清群体的特殊目的和取得成功所使用的方法。换言之,他的信仰和观念,将采取群体中别人类似的信仰和观念。他也将获得同样丰富的知识,因为这种知识是他习惯从事的事业的组成部分。

语言对获取知识的重要性,无疑是通常认为知识可以直接从一人传给另一人的见解的主要原因。好像要把一个观念传递给另一人的头脑,我们必须做的就是把声音传给他的耳朵。因而传授知识变得和纯粹物理的过程相似。但是,如果分析一下语言的学习,将会发现符合刚才所提出的原则。一个孩子通过像别人使用帽子那样使用帽子,通过把帽子戴在头上,把帽子给别人戴,出门时给别人戴上,等等,获得帽子的观念,这是不用犹豫就可以承认的。但是,可能有人会问,这个共同活动的原则是怎样应用于通过言语或阅读获得希腊头盔的观念的,对此没有出现任何直接的使用。从书本上学习发现美洲的历史,有什么共同的活动呢?

既然语言往往是学习许多事情的主要工具,让我们看一下语言是怎样工作。婴儿当然从没有意义即不表达观念的单纯的声音、嘈杂声和音调开始。声音只是引起直接反应的一种刺激,有些声音产生抚慰的效果,另一些声音使人惊跳,等等。帽子的读音,如果不和许多人参与的行动联系起来发音,会和发音不清楚的呼噜声一样没有意义。当母亲带着婴儿出门时,她把一样东西戴在婴儿头上,同时说“帽子”。对孩子来说,被带出门变成一种兴趣;母亲和孩子不仅一同出门,两个人都出门有关系;他们喜欢一同出门。通过和活动中其他因素的联合,“帽子”的声音对孩子来说很快得到和对母亲来说同样的意义;“帽子”这个声音成为他所参与的活动的一个符号。语言由可以相互理解的声音构成,仅仅这一事实本身足以表明语言的意义依靠和共同经验的联系。

总之,“帽子”这个声音和“帽子”这件东西正以同样的方式获得它的意义。帽子的声音和帽子这件东西,以孩子和成人获得同样的意义,因为它们被两人在共同参与的经验中使用。帽子这件东西和帽子两字的发音首先在联合的活动中被使用,作为在孩子和成人之间建立主动的联系的手段,这个事实,可以保证相同的使用方式。两个人产生类似的观念或意义,因为这两人作为伙伴从事一个活动,每个人所做的事依靠另一人所做的事并影响他所做的事。譬如有两个野蛮人共同打猎,某信号对发出信号的人来说,意思是“向右走”,而对听到信号的人来说意思却是“向左走”,他们显然不能成功地一同打猎。相互了解意味着包括声音在内的事物,对从事共同工作的人来说,具有同样的价值。

在声音通过和在联合工作中使用的其他事物联系而获得意义以后,可以和其他相似的声音联系起来用以发展新的意义,就像它们所代表的东西联合起来一样。因而孩子学习的词,比如说希腊头盔,原来在一次具有共同的兴趣和目的的行动中使用这个词而获得意义(或者被理解)。现在,通过激励听到或朗读在想象中排练使用这头盔的活动,它们唤起了新的意义。眼下,了解“希腊头盔”的意义的人在心理上变成使用头盔的人的伙伴。他通过想象从事一个共同的活动,并不容易掌握这些词的全部意义。大多数人也许止于“头盔”表示希腊人曾经戴过的一种奇怪的帽子。因此,我们的结论是使用语言传递和获得观念,是事物通过在共同的经验或联合的行动中使用而获得意义的原则的扩大和提纯;它决不违反那个原则。当词语并不明显地或是想象地成为一个共同的情境的因素时,它们像纯物理刺激一样生效,不具有意义或理智的价值。它们使活动按常规行动,但并不伴有有意识的目的或意义。因而,例如加号可能是行动的刺激。但是,做这个动作的人除非他了解他所做的事情的意义,他的活动就全和机器人一样。


三、社会环境的教育性

我们以上讨论的结果是,社会环境能通过个体的种种活动,塑造个人行为的智力的和情感的倾向。这些活动能唤起和强化某些冲动并具有某种目标和承担某种后果。一个生长在音乐家的家庭里的儿童,不可避免地使他在音乐方面所具有的任何能力得到激励,而且,相对地说,要比在另一环境中可能被唤醒的其他冲动受到更大的激励。除非这个儿童对音乐有兴趣并有一定的造诣,否则他就没有希望;他不能共享他所属的群体的生活。参与一些与个人有联系的那些人的生活是不可避免的;对他们来说,社会环境无意识地、不设任何目的地发挥着教育和塑造的影响。

在野蛮的未开化的社会,这种直接的参与(即我们讲过的间接的或偶然的教育),几乎成为教育青年的唯一影响,使他们获得群体的习俗和信仰。甚至在目前的社会,即使对于最坚持受学校教育的青年,这种直接参与也提供他们基本的教养。按照群体的兴趣和职业,有一些事物成为高度尊重的对象,而另外一些事物却成为厌恶的对象。联合并不创造喜爱和厌恶的冲动,但是提供他们依附的对象。我们一个群体或一个阶级做事情的方法往往决定应该注意的事物,从而规定观察和记忆的方向和范围。凡是奇怪的或外来的东西(即在群体活动以外的东西),往往非道德所许可,在理智上也往往被怀疑。例如,我们非常了解的东西,在过去的时代竟没有被认识,对我们来说似乎不可思议。我们倾向把这种情况归因于我们祖先行天的愚蠢,和假定我们自己具有卓绝的天赋智力。但是,所以产生这种情形乃是由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并不引起他们对这些事实的注意,他们在注意别的东西。正如感官既要可以感觉的东西刺激它们一样,我们的观察力、记忆力和想象力并不自发地起作用,而是被当前社会职业所提出的要求发动的,我们的倾向的主要结构就是由这些影响形成的,与学校教育无关。有意识的、深思熟虑的教学所能做的事,至多是释放这样形成的各种能力,使它们得到更充分的运用,去粗取精,并给青年提供一些事物,使他们的活动更富有意义。

虽然这种“环境的无意识的影响”难以捉摸而又无处不在,影响着性格和心理的每一根纤维,但指出它的效果最为显著的几个方面可能是有价值的。第一,语言习惯。基本的言语模式,大量词汇,是在日常生活交往中形成的,这种生活交往不是作为规定的教导手段,而是作为社会需要进行的。婴儿学会母语,这话说得好。虽然这样养成的言语习惯可能被改正,或者甚至被有意识的教学所取代,但是,在兴奋的时候,有意识地学会的言语模式常常消失,恢复他们真正的本族语。第二,仪表。榜样的力量比格言大的我。我们常说,好的仪表是良好的教养的结果,或者毋宁说就是良好的教养;而教养是通过对习惯的刺激作出反应的习惯的行为养成的,而不是通过传授知识。尽管有意识的改正和教导不停地起着作用,但是,周围的气氛和精神最终在形成仪表方面是主要力量。仪表只是次要的道德。在主要的道德方面,有意识的教导,也许仅仅在它符合构成儿童的社会环境的人们的一般言行标准时才有效验。第三,美感和美的欣赏。如果眼睛常常接触形式和色彩华美和谐的事物,审美的标准自然会发展起来。一个俗气的、没有秩序的和装璜过度的环境会败坏美感

,正如贫乏而荒芜的环境会饿死美的愿望一样。在这样的不利条件下,有意识的教导不过传达一些别人讲过的第二手的有关美感的旧话罢了。从传说得来的美感,决不会变成自发的,也不会对人产生根深蒂固的影响,不过用来提醒人们别人是怎么想的。更深刻的价值判断标准,是一个人习惯地参与的情境所构成的,这不能作为第四点,因为这是上面提到的那几点的熔合。我们用有意识的估计去分辨什么东西是有价值的和什么东西是没有价值的,但是我们很少认识这种有意识的估计在多大程度上受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的那些标准的影响。但是我们一般可以说,凡是我们不经研究或思考而视为当然的东西,正是决定我们有意识的思想和决定我们的结论的东西。这些不经思考的习惯,恰恰是我们在和别人日常交际的授受关系中形成的。


四、学校是特殊的环境

以上有关那种不管人们喜不喜欢都进行着的教育过程的论述,其重要性在于使我们注意,成人有意识地控制未成熟者所受教育的唯一方法,是控制他们的环境。他们在这个环境中行动,因而也在这个环境中思考和感觉。我们从来不是直接地进行教育,而是间接地通过环境进行教育。我们容许偶然的环境做这个工作,还是为了教育的目的设计环境,有很大的区别。任何环境,除非它已被按照它的教育效果深思熟虑地进行了调节,否则就它的教育影响而论,乃是一个偶然的环境。一个明智家庭和一个不明智的家庭的区别,主要在于家庭中盛行的生活和交往习惯是不是根据它们对儿童发展的关系的思想进行选择的,或者至少带有这种思想的色彩的。但是,学校当然总是明确根据影响其成员的智力的和道德的倾向而塑造的环境典型。

大体上说,当社会传统很复杂,相当部分的社会经验用文字记载下来,并且通过书面符号进行传递时,学校便产生了。书面符号甚至比口头符号更加属于人为的或传统的东西;它们不能在和别人偶然的交往中学会。此外,书面的形式往往选择和记录比较起来和日常生活不相干的事物。每一个世代积累起来的成就都贮藏在里面,虽然有些已经暂时无用。因而,一旦社会在相当程度上依靠在它自己领土以外和它自己直接的一代人以外的东西,它就必须依靠固定的学校机构保证其一切资源的适当传递。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古希腊人和罗马人的生活深深地影响我们的生活,但是它们影响我们的方式并不呈现在我们日常经验的表层。同样,现在还存在的但在空间上远离我们的人民,英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直接和我们的社会事务有关,但是,如果没有明白的说明和注意,相互影响的性质就不能理解。恰恰同样的道理,我们不能依赖日常联合生活给年轻人说明远处的自然力量和肉眼看不见的组织在我们活动中所起的作用。所以,建立了社会交往的特殊模式即学校来经办这件事情。

这种联合的模式和日常的生活联合相比较,有三个足够特殊的功能应该注意。第一,复杂的文明过分复杂,不能全部吸收。必须把它分成许多部分,逐步地、分层次地、一部分一部分地吸收。我们目前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关系,数量很大,相互交织在一起,即使处于最有利地位的儿童,并不能很快地分享其中很多最重要的部分。由于儿童没有参与这些关系,它们的意义不被儿童理解,因而不会变成儿童心理倾向的一部分。见林不见树。商业、政治、艺术、科学、宗教,喧嚷一时,要人们注意;结果是一团混乱,无所适从。我们称作学校的社会机构的首要职责就在于提供一个简化的环境。选择相当基本并能为青少年反应的种种特征。然后建立一个秩序渐进的秩序,利用先学会的因素作为领会比较复杂的因素的手段。

第二,学校环境的职责,在于尽力排除现存环境中的丑陋现象,以免影响儿童的心理习惯。学校要建立一个净化的活动环境。选择的目的不仅是简化环境,而且要清除不良的东西。每一个社会都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旧时留下的废物以及确实是邪恶的东西所累,阻碍进步。学校有责任从环境中排除它所提供的这些坏东西,从而尽其所能抵制它们在通常社会环境中的影响。学校选择其中最优秀的东西,全部自己使用,努力强化它们的力量。随着社会变得更加开明,学校认识到它的责任不在把社会的全部成就传递下去,保存起来,而只是把有助于未来更美好的社会的部分传递和保存起来。学校就是社会完成这个目的的主要机构。

第三,学校环境的职责在于平衡社会环境中的各种成分,保证使每个人有机会避免他所在社会群体的限制,并和更广阔的环境建立充满生气的联系。“社会”和“共同体”这类名可能使人误解,因为我们往往认为有一种单独的东西和这些名词相符。事实上,现代社会由许多社会松散地联系起来,例如每个家庭和它接近的朋友构成一个社会;乡村或街道上的一群游戏伙伴是一个共同体;每一个经商的集体,每一个俱乐部,都是一个共同体。超出这些比较亲密的群体,像我们这样的国家,就有各种种族、不同的宗教团体和不同的经济区域。在现代都市内容,尽管名义上是一个政治统一体,也许比过去时代整个大陆有更多的共同体,更多的各种不同的风俗习惯、传统、抱负和各种不同的政府或管理模式。

每一个这样的群体,都有形成群体成员的主动倾向的势力。一个派系、一个俱乐部、一个团伙、一个教唆犯的盗窃集团、一个监狱里的犯人,都为那些加入他们群体或共同活动的人提供教育的环境,正像一个教会、一个工会、一个商业团伙或一个政党一样。它们每一个都是一种联合的或共同生活的模式,正如一个家庭、一个城镇或一个国家一样。也还有许多共同体,它们的成员互相之间很少或者没有直接的联系,像美术家协会、文人学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专业学术团体的成员。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的,每个成员的活动直接因了解其他成员的活动而改变。

在旧时代,群体的多样性大体上是地理上的关系。有很多社会,但是每一个社会在它自己的领土以内是比较相似的。但是,随着商业、运输、交通和移民事业的发展,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由具有各种传统习惯的群体联合组成。就是这种情境,也许比任何其他原因更强烈要求有一个教育机构为青少年提供一个相似和平衡的环境。只有这样,同一个政治单位内,不同群体的联合所引起的离心力才能得到抵制。不同种族、不同宗教和不同风俗习惯的青少年混合在一所学校里,为大家创造一个新的和更为广阔的环境。共同的教材使大家习惯于统一的观点,比任何孤立群体的成员看到更为广阔的前景。美国公立学校的同化力量,是对共同和平衡的要求的功效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学校还具有一种功能。每个人所加入的社会环境有种种不同,每个人的倾向受到种种不同势力的影响,学校发挥着协调作用。譬如在家庭通行一种准则;在街道通行另一种准则;在工场或商店,通行第三种准则;在教会,通行第四种准则。当一个人从一个环境转到另一个环境时,不免受到各种相互对抗的拉力的影响,产生一种危险,使一个人在不同场合具有不同的判断标准和情感标准。这种危险强加给学校一个起稳定作用和一体化作用的职能。


提要

青少年在连续的和进步的社会生活中所必需具有的态度和倾向的发展,不能通过信念、情感和知识的直接传授发生,它要通过环境的中介发生。环境由一个生物实行其特殊活动时有关的全部条件所组成。社会环境由社会任何一个成员在活动过程中和他结合在一起的所有伙伴的全部活动所组成。个人参与某种共同活动到什么程度,社会环境就有多少真正的教育效果。个人因为参与联合的活动,就把激励活动的目的,作为自己的目的;熟悉进行这种活动的方法和材料,获得必需的技能,并且浸透着活动的情感精神。

当青少年逐渐参与他们所属的各种群体的活动时,他们的倾向不知不觉地得到更为深刻和更为密切的教育陶冶。但是,随着社会变得日益复杂,就有必要提供一个特殊的社会环境,特别关心培养未成年人的能力。这个特殊的社会环境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功能;一是简化和安排所要发展的倾向的许多因素;二是净化现有的社会习惯并使其观念化;三是创造一个更加广阔和更加平衡的环境,使青少年不受原来环境的限制。



进入 杜威 的专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理论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0179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民主主义与教育》,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