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景安 杨帆:左派与右派的分歧在哪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43 次 更新时间:2008-12-27 18:20:15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徐景安 (进入专栏)   杨帆  

  

  创建中国新文化论坛主席徐景安与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于2008年12月8日下午在北京,就改革前后30年以及未来设想对话,现公开发表。

  

  杨帆是怎么由深圳到天津开发区的?

  

  景安:你是什么时候大学毕业的?

  杨帆:1982年吉林大学毕业,学了四年政治经济学,又读研究生三年,1985年世界经济硕士毕业。当时天津开放有四大金刚,金岩石、杜夏、李罗力、郝一生。郝一生是搞日本经济的,跟张伟说,请我去天津开发区。我已分配到中央财经学院,改派天津要拖一年。张伟说解决不了我的工资。我就去了深圳,认识了徐建律师,后来是司法局副局长。徐健介绍我到中国银行,待了四个月。后来,张伟委托郭保平连续六封信给我,让我回去,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决定去天津开发区。

  景安:你没有去蛇口?

  杨帆:中国银行派我住蛇口一周,审查对他们的贷款。所以非常熟悉。

  景安:你答应我去深圳?

  杨帆:你忘啦?你给我打电话。你说马上要到深圳体改办当主任,你邀请我去。我的档案已寄到深圳体改办,你们一个处长接待的我。

  景安:我们见面了吗?

  杨帆:我跟你在北京见了一面。

  景安:你档案到了体改办怎么不来呢?

  杨帆:我父亲退休,他是中央党校的教授,国家有政策独生子可以全家进京,我父亲单位把我全家户口调到北京。要不,我就去深圳了。

  景安:噢,还有这段历史啊?

  杨帆:您是贵人多忘事。回到北京正赶六四前夕,我没有参与。这也是天意吧!

  景安:我1987年去了深圳,也是躲过了一劫。

  

  什么是左派与右派的理论前提?

  

  景安:为什么人家都说你是左派?而你自己又不承认是左派?

  杨帆:你接触那个圈子右派多。你到左派圈子里面问问,他们绝对不会说我是左派。

  景安:说你是左派什么理由呢?

  杨帆:左派开会从来不请我去,封杀我比封杀右派还厉害。新左派那个圈子从来不和我来往,搞马克思主义的那个圈子更把我视为大忌。右派有时候还请我,左派根本就不请,左派比右派更封闭。他们历来主张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

  景安:人家老说怕你,我不懂怕你什么?你过去骂过谁呀?

  杨帆:实际上怕我的人,是因为说不过我,想称王又没有自信。比如我昨天会上发言,有人不爱听,但没有话说,再开会就不愿意让我去了。他当不了教主了,气场让我冲没了。

  景安:我还没这个感觉。

  杨帆:左右派都是封闭体系,凡搞理论都要成体系,最后他要封闭起来,就不再接受别人的东西。我不搞体系,坚持实践,从实际出发,而不是从理论出发。我1994年提出超越“左右翼”。我分析左右派的理论前提,一说理论前提他们就露馅了。

  景安:你说左派的理论前提是什么?

  杨帆:左派的错误假设,一是劳动价值可以计算出来。马克思设想是一个计算中心,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换算,这怎么换算呀?

  景安:需求是可以统计的,然后再组织生产。

  杨帆:大框架可以,有计划按比例。大的比例可以算,但是每个人的劳动价值不可以算。二是人的自私性是可以改造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人的思想,改变所有制就可以改变人的自私性。实际上人的自私性,恐怕跟所有制没那么完全的关系。消灭私有制可以消灭私有财产观念,但是,不可能消灭人的自私性。我上中学的时候学这套左倾理论,后来到工厂8年,搞理论宣传,通过多年实践证明行不通。三是他们怀旧,说计划经济30年是真正人民当家作主。从那个社会过来,就知道不是那回事。他们是根据法律说的。实际计划经济是官僚当家作主,人民当家作主是一个假设。

  景安:右派的假设前提呢?

  杨帆:第一条,自由贸易论和比较优势论,所假设的比较优势是静态的不是动态的,劳动力不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正好是马克思批判的异化,人权变为资本权。说比较优势,中国人工资低,应该到美国打工,但是不让去。

  景安:你这样说右派,人家不会接受。中国的右派主张市场化,资源由市场配置。当然,主张劳动力自由流动。不让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的是美国、欧洲政府,怪不到中国右派头上。

  杨帆:我说左派三条,你没有反驳,我说右派你立刻反驳。

  景安:我对右派的主張很清楚呀。

  杨帆:右派的理论从哪里来呀?从美国来的。

  景安:就我所知,没有一个人主张中国劳动力不可以去美国。

  杨帆:他们全盘接受了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却对美国的前提没有任何揭露。

  景安:接受了美国的自由主义,这话可以说。但是劳动力不让去美国,怎么也怪不到改革派头上。

  杨帆:我是专门研究国际经济贸易学的,中国那些人跟着学的人不言明,就是帮美国攻击中国不开放不自由,实际上美国对中国的劳动力也不开放啊。比较优势是成立的,我的资本到你中国,因为你劳动力便宜,加工贸易出口。那中国劳动力为什么不能直接到美国去做工呢?他却不许移民。西方经济学所有课本都不说这个,凭什么不说呀?

  景安:这个问题应该和美国去辩论。

  杨帆:我批判的是美国经济学,但中国主流经济学就是从美国搬来的,对美国东西毫无批判。在中国号称主流经济学,就是信奉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中国的劳动力便宜,首先,美国应该让我们的工人去打工。

  景安:美国不让我们的工人去打工,劳动力不能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中国就永远不能搞市场经济?

  杨帆:我没有说呀。

  景安:你的逻辑前提就是美国一天不开放劳动力市场,中国就不能对外开放,让国外资本进来;也不能搞改革,实行市场经济。

  杨帆:那美国有问题没有?

  景安:美国肯定有问题。

  杨帆:你也有自己的前提,就是他强我弱,我们只能听他的。他不让咱们去,咱们就不去。他的商品、投资要自由,我们就只能给他自由。我认为,打不过人家我们是没有办法,具体做法上要从实力出发,但是我们可以不服气,思想上不能盲从,也可以批评他们。难道一定要心悦诚服地去向强者低头吗?

  景安:你可作为WTO谈判的代表,同美国人讲这个理。但你要认这个死理,以此为前提,那WTO就谈不成。

  杨帆:对自己内部也必须说清楚。戴笠说过一句话:我打不过鬼子就打汉奸。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对美国主流霸权理论能不能批判?能不能揭露?

  景安:谁不让你批判、揭露?

  杨帆:就是那些中国的经济学主流派啊,他们为什么要封杀我啊?

  景安:美国有很多可批判的,昨天开会不是就批判了它所代表的文明不可持续。可在移民问题上较劲,有意义吗?

  杨帆:我没有较劲啊?但是总应该允许说吧。美国人掩盖自己利益,中国一些人跟着美国人跑,是主动的自觉的,是丧失批判能力的盲从,他们认为中国要发展,只能傍大款。

  景安: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改革派在引进市场经济的时候,在讲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时候,没有说明白,中国劳动力是不能自由去美国的,这点没有告诉大家。由此你就对中国的改革派们愤怒!

  杨帆:我没有因此愤怒啊,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这只是一个最次要的问题。我说的是美国人。美国人倒允许说,而中国主流派就封杀,奴才比主子更厉害。

  景安:你说的是中国右派的理论前提,怎么不是说他们呢?

  杨帆:我还没有说完呢,还有许多。他们帮美国在中国围剿那些有独立思想的人。他们骂政府搞文化专制,自己其实也是搞文化专制。

  景安:这是哪些人?

  

  毛泽东是不是教主?

  

  杨帆:你那个圈子里就很多。他们在会上那么凶狠的骂毛泽东,我就不接受。你要碰见一个基督教或者信真主的,你敢骂他的教主,他不把你打死呀。信仰毛泽东的在中国至少也几亿人,他也是一个教主,也是有一大堆信徒的,怎么可以随便骂一个人的信仰哪?你可以随便骂耶稣上帝吗?可以随便骂真主吗?我们不信仰,但我们要尊重嘛。这些人是什么自由派?是专制派!这么多人信仰毛主席,你应该尊重他们嘛。

  景安: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从来不是教主。你把毛泽东当作教主,作为信仰,这是你的自由。还有的人认为李洪志是教主,也有人认为邓小平是教主。今天的中国人大多数人还把人民币作为信仰,这么一讲,还能说话、讨论、批评吗?中国共产党还专门作了历史问题决议,对毛主席的功过作出了评价。中国改革就是从批判两个凡是开始的。按你的意思,我们该重新宣布两个凡是了,凡毛主席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不能批评?

  杨帆:30年前我们就彻底反思了毛泽东的错误,是为了推动改革开放,现在所谓信仰毛泽东,是为了反思和调整目前的问题,端正改革开放的偏差,性质不同了。

  景安:30年前是共产党最高层反思了毛泽东的错误,怎么可能“彻底”?现在信仰毛泽东,确实是由改革开放的偏差引起的,也由此产生了回到过去的主张。而很多年轻人,正像你说的,并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当然,就是从那个时代的走来的,看法也不同。所以,有人信仰毛泽东,也有人批评毛泽东都很正常,怎么能因为你信仰,就不让批评呢?我也认为不应该骂毛泽东,其实谁都不应该骂!今天喜欢骂的人大有人在,恰恰是所谓信仰毛泽东的那些左派!

  杨帆:我没有骂他信仰的教主呀。

  景安:如果有人说,美国是我的教主,你不许批评美国。孔子是我的教主,你也不能批评孔子。谁要是批评了,那我就要骂人、打人,那还有什么文化啊?

  杨帆:右派为什么这么恨我,就因为美国是他们的教主,但他们不承认。小布什是他们的教主,他不说嘛。

  景安: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都有教主。即便如此,人家反对他们的信仰,反应是不同的。有人不敬伊斯兰教,就要追杀他。如果有人不敬佛教,佛教决不会追杀,只是说你造口孽。尼采说上帝死了,基督教没有追杀他。当然,中世纪时欧洲宗教裁判所就会烧死你。毛泽东不是教主,你认为是,当然可以,但怎么能不让批评毛泽东呢?

  杨帆:毛泽东是中国老百姓的教主。我们应该尊重老百姓的信仰。

  景安:毛泽东怎么是中国老百姓的教主呢?你作过调查吗?你教书的中国政法大学有多少学生、老师是把毛泽东当教主的?这已不是理论前提,而是事实假设了。而你说人家骂毛泽东,其实是批评,根本没有骂。昨天会上,有人说,信任团结基础的瓦解,不是从30改革开始的,从毛泽东时代号召人斗人就开始了,这怎么是骂呢?

  杨帆:一些人把毛泽东说成万恶之源,骂得非常厉害。另外我

  昨天也没有骂他啊。

  景安:我的意思是说,每个人有信仰的自由。

  杨帆:但是不能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我说了一条右派的理论前提,你就不爱听。其实是触及你的信仰了。人的信仰被触及的时候都是不让别人说话的。

  景安:我什么信仰?

  杨帆:你信奉普世价值,这不是你的信仰吗?你不是也为此骂司马南嘛?

  景安:很奇怪,你把争论、批评都说成是骂?

  杨帆:我也是从来不骂人的,只是争论而已。为什么那么多人说我爱骂人?我骂他们什么了,不就争论问题嘛?

  景安:你说已触及我的信仰了,但我并没有说,你在骂人、污辱我的信仰。我们不是正在讨论嘛!说到普世价值,就是指人类文化中有值得继承、借鉴的东西,如果否认普世价值,就等于否认了人类文明中有好东西。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而一些人把普世价值片面理解为西方文明而加以反对,我则认为凡人类文化中的优秀成果都具有普世性,中国的传统文化、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念以及西方文明都有普世性。普世价值之争,不仅是改革与反改革之争,还是文明与野蛮之争。否认普世价值,就是否认人类文明。但我并没有宣布普世价值是我的信仰,不许讨论。我已多次邀请司马南来与会或对话,但他没允诺。

  杨帆:但是你在会上发言,一直在骂他啊。

  景安:幸亏有纪要在,我是在骂他吗?看来什么叫骂、什么是批评,也要定义了!

  杨帆:我从来没有骂过人,就是争论问题比较尖锐。今年杨帆门事件后,15天内以《沧海云帆》为中心,有15万条帖子骂我,全是右派观点,你怎么说是左派和我爱骂人呢?

  我接着说右派的第二条前提,他们假设市场经济能实现均衡,所以才有一系列对市场经济的迷信。第三条自由派认为全世界所有理论中,只有自由主义一支是和专制主义不融合,别的理论都不行,比如集体主义、儒家主义,所有东西都不行,必须是个人为基础才行,理论基石是一个人才行,两个人都不行。我的自由主义朋友很多,有的比较真诚,我和一位曾经谈六个小时,按照逻辑推,把他说败了。

  他原来是造反派头,到1985年我研究生毕业,他还坚决拥护毛泽东和文化革命。后来过了13年,1995年自由主义进入中国以后,他接受自由主义十分虔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景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7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