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周其仁 所有专栏
周其仁
 
周其仁
 
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生于1950年8月。早年在黑龙江下乡,其中在完达山狩猎七年半。1978年至1982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1989年至1995年在英美访问求学。先后在科罗拉多大学、芝加哥大学和洛杉矶加州大学学习,获得博士资格。1996年起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任教。主要研究领域:产权与合约,经济制度变迁,人力资本与企业理论,竞争、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著有:《农村变革与中国发展》,《真实世界的经济学》,《收入是一连串事件》,《世事胜棋局》,《挑灯看剑》,《中国做对了什么》,《病有所医当问谁》等。


邓小平没有完成的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做对了什么”
城市化、土地制度与宏观调控
产权改革与新商业组织
竞争、垄断与管制——“反垄断”政策的背景报告
增加中国农民的家庭财产性收入
研究真实世界的经济学
公有制企业的性质
市场里的企业
农民、市场与制度创新
农地产权与征地制度
中国农村改革:国家与土地所有权关系的变化*
“控制权回报”和“企业家控制的企业”
公有制企业的性质

为什么有硅谷,中国还要造世界级湾区?
中国未来10年最大的两个机会
分享经济的产权界定
想法的“生产力”
反思农村金融
创新的两条中国路线
改革突围、创新突围
上行和下行,创新的两条通道
解析2017年中国经济
让制造业回美国?中国开门对冲的时候到了
网约车地方立法应多一些城市意见讨论
影响中国经济的五大体制成本
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互联网+遇到的法律问题
如何渐进式改革?
怎么理解创新?
真正的创新可以对冲经济下行
国企改革必须继续 不改代价是全局性的
中国经济不缺“动力”,关键是克服“摩擦力”
城市化的下一程:为城市“加密”
改革最重要贡献是制度成本曲线大幅下移
厉以宁:当前经济形势的几大前沿问题
中国经济“靠得住”的四大支点
2015年中国企业家如何不恐慌
空城不是好政绩,要让城市骨架上长肉
未来5年,中国经济“靠得住”的4大支点
增强中国改革的穿透力
看好未来就不该把钱压箱底
一张房产证引发的经济学思考
辩“建筑不自由”
不能再让户籍的阴影笼罩一代又一代
为什么城市化离不开农地农房入市
马云王健林身上最值得学的是什么?
土地入市的路线图
不能否定土地财政的功绩
土地制度改革有四方面值得关注
改革应及时吸纳底层经验
土地财政功不可没 遗憾的是只改了一半
城市带动的农村改革
打开城乡间的市场之门
房转地转,帮衬人转
改革要改也要革
改革陷入“只改不革”境地
当今中国必须重视改革中出现的问题
农地农房入市,会天下大乱吗?
土地改革的半拉子工程困扰其他改革
改革要成功,市场逻辑一定要战胜官场逻辑
管制不当激活黑市
吴敬琏等:优先序下的改革还需抓重点
给农民权利会损害农民利益?
改革是解决新事物合法化问题
国土部怎么成了“供地部”?
为什么土地自由交易是不可阻挡的
市场版的“挂钩”
走出“半拉子”改革工程的第一步
改革需要摸石头过河与顶层设计相结合
逼出来的“增减挂钩”
改革的力量不会停
创业、创新与法治
为什么中国的体制改起来特别难?
超强的土地需要
房地分离是奇迹
企业家慎言不是犬儒主义
分宅基地的游戏
为什么宅基地流转后来居上?
拖延改革,永无宁日
农村确权要到户
政产不分遗祸无穷
拖泥带水的新体制
中国经济新增长需具备三个条件  
湄潭的贡献(上)
厘不清使用权,何来转让权
“土地转包”打开的第一个口子
中国未来十年最大的两个机会
城镇化不能再走政府主导老路
林毅夫 周其仁等:制度与变革——破局中国城镇化
接着石头过河
土地不准流转的由来
数目字的城乡差别
兰田村的重要一课
“血战到底”的逻辑
“确权”究竟有何难?
如何应对改革触发的深层风险?
城镇化要汲取国家工业化教训
老百姓没钱谈什么消费 经济跑起来不容易
这又是哪一门“市场竞争”
改革是对未来最重要的投资
国家权力与国民财产的边界移动
城市土地国有化之谜
香港地制的另一面
土地制度变形:把“民地”转为“官地”
土地权利的变化线索
城市化的权利不平衡
用抽象的原则保障具体的自由
抽象的目标很重要
经济自由是城市化的根基
和平年代罕见大饥荒的根源
城乡分割 影响深远
制度安排非同小可
老大哥的坏榜样
限制迁徙自由的理由
重工轻城,由来已久
“接单化”了的中国制造怎么办
工业化超前、城市化滞后
抑制城市成长的传统原因
“中国制造”的转型前景
经济密度甚于人口密度
城市的能耐
货币制度重于货币政策
美元大量涌进外储被套 人民币越稳定危害越大
货币准则才是问题的根本
货币超发才是通胀根源
人民币以何为锚
真金白银约束下的利害计算
人民币汇率问题的重心所在
大刀阔斧改汇率
货币稳健不应该是短期政策目标
通胀没有那么多的类别
如何打开内需市场?
流动性创造流动
货币是怎样炼成的
政府主导投资的经济性质
中国人均所得很低 巨资建最快铁路根据何在
货币调控的中国特色
管价限购无助于抑制通胀
货币无侥幸
扩大进口 抑制通胀
从海外代购到境外直购
卖官鬻爵的权利界定
最便宜的企业家和最昂贵的企业制度
货币老虎越养越大
水多了加面
出口导向带给国内的麻烦
人民币当然要择善而从
以央行行长为锚的货币制度
这世界刮的是什么风
制度变量影响货币与物价
“货币深化”与改革的风风雨雨
被动超发货币的教训
人民币盯美元的由来
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
央行购汇的支付手段
口水能定汇率吗?
刺激政策必须退出
后危机时代复苏与不平衡相伴而生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风险
2010中国经济形势预判
中国经济持久增长的挑战
为什么“后危机时代”来得这样快?
从卖产品到卖方便
市场间竞争与股市规范
土地制度改革应还权赋能
医疗服务还须加快开放
经济缘何大起大落
经济大起大落的最大原因是金本位的消失
不能仅靠政府拉动经济
当下的困难可能推进改革
改革土地制度 促进城乡协调
体制政策要靠前
向内转型的困难
中国经济衰退几率等于零
农地制度改革需“上下互动”
中国有争取独善其身的条件
不要给楼市“松货币”的预期
中国要争取独善其身
通货膨胀与价格管制——谨防一错再错
人人享受卫生保健的限制条件
社保的初衷
毫不含糊地反对通货膨胀
非营利医院以民办为优
营利医院与非营利医院
医院本位论
宿迁医改的普遍意义
行医资格的国家管制
中医与西医的分叉
重乡岂能轻城乎
兼顾城乡是正确的方针
全盘公费医疗是个梦
从赤医到乡医
解读赤脚医生
不妙的组合 ——“鲁能”事件的含义
国家药监局的教训
医疗服务的资源动员
天下没有免费的医疗
反对教育产业化是空洞口号
多发牌照、少管价格
要紧的是界定权利
政府管的是90平米 什么时候会管立方米
公务员收入偏高了
难得的教材
三十六条看铁本案
也谈
放手一搏 发展金融
以法律约束政府总开支
“广东油荒”与价格机制
市场成城与企业家活动之果
挽救中航油的代价
用三个变量看中国经济
农民收入是一连串事件
另一条印度道路
“国土制”剥夺农民

增加机会是扶贫第一要务
追忆杜润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惟常怀其忧
学经济何处用心?何处用脑?
他是很少的那种不被权力侵蚀的人
杜老风范——一个受教后生的记忆
三种力量促使中国经济高位下行
中国改革的真正逻辑
大国改革的穿透力
一张房产证引发的思考
农民,还能再回村里吗?
纪念杨小凯
收权容易还权难
在1979年读顾准
思想市场与中国下一步
科斯的中国影响力
告别苏联特色的集体经济
湄潭的贡献(下)
神采飞扬杜瑞芝
“先国有化、再市场化”的由来
录以备考的迁徙自由
“城乡中国”开篇的话
新土改的时间已经成熟
民间的金本位
用以致学
访马克思墓地有感
悼念小凯
供应链就是契约链
怎样衡量改制成功
中国还需要做对什么?
旁听张培刚
普遍的自由导致惠及全人类的经济增长
中国的收入差距该怎样衡量
如何定义我们的商业年代
秘笈何以不自珍?
对国际电话费的感受
取之于民易,用之于民难
科斯定理与国资转让
农地制度以俄为师

农村发展离不开城市元素的运用
挥之不去的问题——《产权与制度变迁》序
长沙的路子
市场竞争是一种权利
从IP电话到3G
推进信息化与破除行政垄断
汽车排量与政府职责
纪念D. Gale Johnson 教授
江桂兰的故事
市场成城
市场中人的理念
体外国际循环
浙商之跳
信用三源
竞争后发优势——解释中国经济成长之五
制度费用是大事——解释中国经济成长之四
成本急升的挑战——解释中国经济成长之三
用三个变量看经济——解释中国经济成长之二
挑灯看剑——观察经济大时代
《挑灯看剑》序言
考核学生质量的困难
教育专家系统的可靠性
景气低迷中的企业家行为
新经济与企业家精神
家族经营与非家族经营是一样的
信誉与运气
企业家是钱财不够用之辈
驾驭不确定性
企业家能力竞争的舞台
普通人投资的世纪
入世与中国企业价值的重估
周其仁 汪丁丁:国有企业:不能不谈“方丈”只说“庙”
周其仁 汪丁丁:“庙”里的“好方丈”为何那么少
攫取与公有制企业改革
尴尬的手机单向收费
手机单向收费:投资人的利空
境外上市卖点的教训
手心手背都是肉
看得见的手定价,看不见的手定量
要反对的不是重复建设
高科技永远都很“高”
邮政专营的三个理由
自发的梧桐树
守夜人的经济学说
为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资本市场
转型期城市就业也需“软着陆”
村庄与粮价
高经济成长与农业发展
又见粮改
为市场重组留下空间
民间融资开放的意义
三种私人资本和中国经济
内地农民的稳定还能持续下去吗
《真实世界的经济学》序言
远近高低各不同——解释中国经济(之一)

管制不改革,城市就没希望
中国是如何一步步重新界定产权的?
中国经济高位下行根本原因
城市化的下一程
如何面对不确定的未来
中国城市化的上一程和下一程
加个薪你都这么费劲,就别当这个老板
商界不宜仿官场
确权+流转是配置农村资源的基石
怎样看中国经济
经济低潮要反向思考,寻找动力和空间
中国经济高位下行 未来要延长成本优势
中国经济变化的脉络清晰,危机的根本是心理问题
专车最有价值的就不是全职
优秀公司都是在冬天谋划、布局和跨越
以色列人都在创新吗?
改革风险为什么会被高估?
城市化的下一程,要终止“摊大饼”
为什么创新对中国经济如此重要
为什么要保护企业家
中国经济症结在于制度成本过高
2015可能是一个机会 关键是怎样投资
幸亏国家没有包揽一切
“政商关系”是中国经济最重大挑战
在“冬天”谋划、布局、投资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什么?
市场中的政府应该做些什么
城里人、乡下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土地制度来回变 不能稳定长久
改革仍属于半拉子工程
股市和国民经济增长脱节是某些制度安排没有解决
让更多人在改革中受益
尽快形成跟改革一致的新利益
尽快形成跟改革一致的新既得利益 有效推进改革
当改革与法制矛盾时
城镇化的未来是大城市化
中国经济下一程
成都改革的新进展
提高内需首先应进行市场制度改革
中国经济的平衡与选择
科斯的中国影响力
中国经济、资本输出及民企力量
为什么是国家发展研究院?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角色不能缺失
中国公立机构改革经验
把政府纳入市场经济体系中
中国公立机构改革之经验
货币的教训——美国次贷危机的思想影响
看全球的大势 再来看看中国自己
加快医疗开放 鼓励境外资本参与
反思“后危机时代”
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演讲)
成都经验的启示
“票子毛了”怎么办?
货币制度与经济起伏
中国经济面对的挑战
货币与牛奶一样需提高品质来解决危机
以规则的确定应对结果的不确定
公司理论与中国改革
邓小平做对了什么?
人民币被低估是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
改革就是把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合法化
重新界定产权之路
中国改革与发展
小产权 大机会——农村建设用地转让权的制度变迁
中国制造业成本优势的变化
中国改革的大路向不能错
“价格不管用”的市场经济

改革的逻辑
信息成本与制度变革——读《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记实》
改革的逻辑
制度变迁与知识方向
给农民更多的土地权利真的会损害农民的利益吗?
市长经济学的特别之处
以郁金香的名义

周其仁 高渊:分享经济不亚于当年农村改革
没有比“杜润生的徒子徒孙”更高傲称号
改革不应自我设限
别困在想象里,要向真实求解
在市场的平台上深改国企
邓小平改革与习近平改革有何不同
城市化的本质就是经济自由
土地改革的诱饵与根子
“一场不可逆转、无法阻挡的改革”
改革是一驾停不下来的战车
城镇化首先是人的问题 而不是物理外观  
面对中国经济 有的时候心肠要硬一点
保育钧、陈志武、周其仁等:寻找改革突破口
谁影响了内需
现在须为未来埋下发展的种子
为什么回应郎咸平
民营工业是经济恢复中可倚重的力量
一部未完成的产权改革史
我为什么要回应郎咸平

网约车四年评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