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笔会 > 章诒和 所有专栏
章诒和
 
章诒和
 
章诒和,章伯钧之女。1942年9月6日生于重庆,安徽桐城(今枞阳)人,1954年起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1960年起就读于中国戏曲研究院戏曲文学系,1963年起就职于四川省川剧院艺术室。1968至1978年,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78至1979年,获平反、无罪释放,恢复名誉,后在四川省文化厅剧目室工作。1979年起就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2002年至今,退休,写作。


谁能整出一个谭鑫培来?
京剧进校 重新开始总比不开始好

问病记
汪精卫的才情与人品
水深水浅东西涧,云去云来远近山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行者思之》张思之回忆录序
杜月笙的两个故事
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
空一缕余香在此——奚啸伯往事
我和我的先生马克郁
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中国文人的别样文字——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我不能原谅自己——悼常丹琦
吐尽平生冰雪肠
山川何处走豪杰,弦管谁家奏太平
章诒和 贺卫方:关雪“梅兰芳”
为你疯狂
章诒和 贺卫方:也苍郁,也清冽
卫石成痴绝 沧波万里愁
若生在明清,就只嫁张岱
章诒和 贺卫方:黑夹白
章诒和 贺卫方:《四手联弹》自序
他那支笔是怎么练的?
陈姑娘,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
顺长江,水流残月——泪祭罗隆基
我没错
卧底
由电影说梅兰芳 戏子生涯君子人格
看坂东 想梅郎——从坂东玉三郎演出中国昆曲《牡丹亭》说起
把心叫醒 将魂找回
君子之交——张伯驹夫妇与我父母交往之叠影
两片落叶,偶尔吹在一起——储安平与父亲的合影
正在有情无思间——史良侧影
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之印像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马连良往事
一缕余香在此——奚啸伯往事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杨宝忠往事
细雨连芳草,都被他带将春去了——程砚秋往事
“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尚小云往事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情可荫绿,亦可枯黄——言慧珠往事
马连良的如烟往事
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忆父亲与翦伯赞的交往
历史学家翦伯赞之死
储安平与章伯钧
人生不朽是文章——怀想张庚兼论张庚之底色
斯人寂寞——聂绀弩晚年片断

资中筠 章诒和 杨照:走出瞒天罩地的时代
何必“跨疆域”
获国际笔会奖的答谢辞

将军空老玉门关
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我所悲兮在远道
三千丈清愁鬓发 五十年春梦繁华

章诒和 颜长珂:从电影《梅兰芳》谈梅兰芳
越是崎岖越坦平——回忆我的父亲章伯钧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