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徐友渔 所有专栏
徐友渔
 
徐友渔
 
徐友渔,1947年生于四川成都,1977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数学系,1979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后在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工作。现为该所研究员。曾在英国牛津大学、布里斯托尔大学、雷丁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做访问学者,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和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任客座教授。长期研究语言哲学,从上世纪末开始研究当代西方政治哲学和当代中国社会思想。发表《“哥白尼式”的革命》、《罗素》、《形形色色的造反》、《精神生成语言》、《告别20世纪》、《自由的言说》、《直面历史》、《蓦然回首》、《不懈的精神追求》、《哲学家和他的假面具》、《语言与哲学》(合著)等著作。


文革研究之一瞥:历史、现状和方法
简论李慎之自由主义思想的形成
重新理解“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之争
评诺齐克以权利为核心的正义观
中国社会思潮回首
“重新理解“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之争
分化与流变:30年来的中国思想界
进入21世纪的自由主义和新左派
从宪政民主角度看民主社会主义
知识分子与公权——“长江《读书》奖”事件的回顾和教训
自由主义与当代中国
新世纪对自由主义的重新阐释
评中国九十年代的新左派——说崔之元 甘阳 汪晖
新左派与自由主义的分与合
共和主义冲击波
我对“文革”的总结和反思
当代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生成
存在的意义和道德的政治——理解哈维尔
为什么是自由主义,什么样的自由主义?
民间社会和文化问题
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浅议未来中国宪政原理

应对劣质译著亮红灯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
新权威主义,一剂不对症的药方
为“文革”道歉的正面意义
还是要反“左”
中国改革仍在受“左”的干扰
文革对当代中国政治的影响
为什么我们没有实现真正的宪政共和?
为什么我们离科学那么远?
缺失的其实是常识
精英移民潮之忧
现实的期望:一个低调的法治社会
不能把祭孔变国祭
五四,先民主再爱国
应对劣质译著亮红灯——《自由主义者与社群主义者》翻译错误举例
改革开放30年
中国式民主的模式和道路
实施公权力不能随意
“掌权者主动让权”的历史美谈
中国文化有前途吗?
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制度建设
为何扼杀中学历史教材改革
国人何时能人人喝牛奶会游泳
思想争鸣有助于重建改革共识
当前中国思想争论
写小说也会犯诽谤罪?
国学应该怎样热起来
灾难也检验我们的良知和见识
反法西斯战争历史不容消解
理性对待卢雪松老师事件
恐怖主义绝非追求正义
认识恐怖主义,“深刻”向何方?
“郑家栋事件”与儒学无关
讨论国学,该如何讲道理?
陈丹青出走 我们都有责任
不应该制定违背宪法的法律
面对海啸,理性才是力量
警惕大学成为搞笑场所
几个乡下人等于一个城里人?
大学招收运动员不能破坏社会公正
没有品德的“品德门槛”
不应该制定违背宪法的法律
学术不端行为应受严厉惩治
用制度平台建构民间思想的通道
“赢者通吃”绝非正义原则
警惕恐怖主义:理性与力量同在
以理性面对这个世界
乞讨权利无须法律来证明

萧三匝 张岱年写求饶信内幕
经历特殊的一代人
内战和上山下乡
晚霞消失之后的正义
一段被打捞回来的日子
另一个国度的思想和知识分子
毛泽东遗产
我亲历的“自由主义一新左派”之争
记忆犹新的30年
记忆即生命
转型时期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与流变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族主义
热情的启蒙学者陈乐民先生
彻底转变 ——“九一三”事件
昆德拉、哈维尔和我们
李泽厚:80年代独领风骚
“2006·北京·文化大革命研讨会”简报
我亲历过的武斗
写作背后的另一种经验
克服恐惧也是爱国
王小波是什么人?
作文与做人
知识分子与时代
追寻顾准的当代意义
我们敢不敢直面历史
上山下乡闹革命
我的造反生涯
悼念李慎之先生

西方学生的1968和中国学生的1968
李泽厚与80年代中国思想界
“两个文革”说:权力斗争还是社会冲突?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历程的回顾与反思
青春期的躁动和回归
中国三十年各派社会思潮
当代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和对立
家乐福事件与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义
当代政治哲学中的公正与平等
当代中国社会思想——对转型社会的两种解读
西方学术界对于文革的研究
关于修宪的几个问题
西方文革的研究

伯林论浪漫主义
研究文革的又一奠基石
我们都是偷读者
民族的不幸源于政治的不幸
人的道义支撑在哪里?
抗战胜利前后的国共政争
谁反对启蒙,为什么需要启蒙?
“忠实信徒和群众运动”的中外经验
国家强权实施计划的破产
大规模上山下乡运动原因何在
读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笔记
个人主义在中国的命运
回首中苏十年论战
另一种阅读经验
一段打捞回来的日子
读李泽厚新著《实用理性与乐感文化》
思想家和烈士:《遇罗克与出身论》序
武斗的结束 怀疑的开始
深挖极权主义的思想根源

政治运动中的“数目字管理”

卢作孚与宜昌大撤退
毛泽东稿费再思考
“过去年代就没有腐败”?
五四先贤主张打烂家庭吗?
面对文革中多起大屠杀的三重耻辱

致《中国人民大学学报》主编段忠桥先生的公开信

印红标 文革中的青年思潮
丁东 对话徐友渔
周国平等:爱人,才能爱真理
陈来 徐友渔 秦晖 陈明等:儒学与中国现代性
徐友渔、高建平等:80年代氛围中的李泽厚
勿用浪漫主义看待社会转型期
三十年来的社会思潮
乌克兰大选的美国攻略及中国思考
杜维明 黄万盛 秦晖 李强 徐友渔 赵汀阳等:启蒙的反思”学术座谈
知识分子应批判自己所处的现实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