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萧瀚 所有专栏
萧瀚
 
萧瀚
 
萧瀚,浙东天台人,2001年北京大学法学硕士。现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主授宪政史及社会理论相关领域。


罗马法——权力边界观念的起源
中国历史上的自杀性震荡
论官僚社会的宪政转型
诽谤诉讼中的新闻自由评纽约时报诉沙利文等媒体诽谤案
科举宪政制论略
公平绝不意味着软弱——评纽伦堡审判
妥协如何成为可能——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另一个启示
后极权时代的改革困境

政治海洛因:帝国崛起的幻觉
贺卫方等:关于夏霖律师一案的法律意见书
期待公正公信的司法
知识分子有多糟糕?
台湾“服贸风波”与政治自由的边界
乌克兰血火启示录
薄熙来案的程序意义
朱令案的舆论矛头应该指向谁?
长在集中营里的玫瑰也是玫瑰
从周克华到国家政权
秩序与程序正义——兼评周吴约架事件
关于刑诉法及其修正案的若干想法
方舟子是扭曲社会里的伪公正
践踏人格的转基因文革
疑韩案的私权与言论自由
作为制度恶果的医患冲突
聂树斌冤案为何难纠正
那些被忽视的财富——兼评《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
伪公权与正当防卫——评夏俊峰案
直面药家鑫案再谈废除死刑
立法的德性
转型时代的公共理性
令人质疑的司法判决
死刑:民意与法意间的尴尬
非暴力解决纷争
服从与背弃
如何面对连环惨案
“这个世界会好吗?”
尴尬的正义
律师应该对什么负责
信息审查背后的权力与权利
善治之路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金正日
法官为何自损威仪?
大师满天飞,我心西悲
浅析中国的社会性人质综合症
“邓玉娇案”的启迪是多维度的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社会和法治未来
公盟给韩寒发奖没错——答鲁国平先生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二十一:故意伤害罪,免除处罚…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二十:观剧指南:关注邓玉娇者看过来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十九: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十三:警惕法学界的法盲专家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十一:邓玉娇的爷爷惨遭代表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四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三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二
邓玉娇事件评论之一
致高一飞教授
强奸与无限防卫权
群体赔偿:权宜与久安
范美忠先生勇敢错了
遭到重创后的规则
恶意推定:当代中国社会心理痼疾
超越校正性正义
“艳照门”的法律关系与道德关系
请不要继续伤害她们
贺卫方做了些什么?——一个“有机知识分子”的个案分析
卢雪松老师已被取保候审——复眼看待“声援加重迫害”论
给吉林艺术学院负责人的一封信
卢雪松事件中的几个如果
劫波渡尽续公法
从喻华峰案看司法的职业尊严

浮花碎影说日本
开会的技艺
“怀着温情热爱正义”
关于面包、自由与幸福
哈维尔:真实生活的面向
圣徒与自由主义者:哈维尔与昆德拉
祝福铁生
回首百年共和之路
逝者蔡定剑
远行的路上,你能听见吗?——痛悼蔡定剑先生
我梦见了中国崛起
回归司法理性
五毛类型学
关于人性和学术的随感——和邓文初先生
有没有通往阳光的桥?——看《心慌方》
反省与呼吁:面对遇害同事的灵魂
死刑的黄昏
法官:以公正为志业
被流放的大师——《卡米耶.克洛代尔书信》阅读札记
说偏激
蔑视母亲的民族没有未来
澄澈之心与智慧之脑——论社会行动者的素养
来自青春的感动——我课堂上的学生
法治,权力与财富的规范者
从土地所有权看3000年中国
季卫东教授
孔历纪元法的悖谬
转型时代的司法改革
拒斥虚名得自由
狂的三种境界
张思之大律师
再造礼乐神州
皇权与文人
时光顺逆中的生死情愛——看《返老还童》
神性与魔性之战——看《南京!南京》
风雨百年说共和
土地征收与“非公推定
论司法不作为
学界怪状与学者尊严
野蛮计生何时休?——郭玉闪、滕彪、涂毕升临沂计生调查简评
感怀陕北油田事件

公民精神与教师职业素养
最后一课:如何度过我们的一生?

极权阴影下的宪政——读《超验正义—宪政的宗教之维》
权力下的自由
“丧家狗”才是真圣人
交易社会的政治伦理——读《硬球》
法律与芭蕾舞——读《在法律的边缘》
虔诚阅读下的生存敬畏

中国历史上的自杀性震荡

萧瀚 :致云飞兄
就教授自由问题请教薛刚凌院长
致付成励同学的公开信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