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吴敬琏 所有专栏
吴敬琏
 
吴敬琏
 
吴敬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改革》、《比较》、《洪范评论》杂志主编,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大学荣誉社会科学博士。1930年1月出生,江苏武进人,195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系。主要研究领域:理论经济学,比较制度分析,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论和政策,现代公司治理。著有:《经济改革问题探索》,《通向市场经济之路》,《现代公司与企业改革》,《当代中国经济改革:战略与实施》,《改革:我们正在闯大关》,《十年纷纭话股市》,《转轨中国》,《当代中国经济改革》,《中国增长模式抉择》,《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等。1984~1992年,连续五次获得中国“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03年获得国际管理学会(IAM)“杰出成就奖”;2005年荣获首届“中国经济学奖杰出贡献奖”。


从以产业政策为中心转向以竞争政策为基础
以深化改革确立中国经济新常态
中国的两种前途
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不改革国有经济无法实现共同富裕目标
加快增长模式转型是我国彻底走出危机的必由之路
中国经济转型的困难与出路
让历史照亮未来的道路:论中国改革的市场经济方向
中国经济六十年(下)
中国经济六十年(上)
中国经济转型的困难与出路
经济学家、经济学与中国改革*
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思考
邓小平经济思想的战略意义
中国腐败的治理

理清商会和行业协会发展定位
选择什么样的产业政策是至关重要的
产业政策讨论中的两点不足
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行动纲领
没有产业支撑的增长都是空谈
“真刀真枪”地把重点改革推进下去
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的关键一步
化解“僵尸国企”退出障碍 我们有办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府如何“有所为”
在阅读中求思路,在比较中取经验
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正确指向
中国的改革前景
供给侧改革具有稳定预期作用
改革面临四大阻力
修正“三驾马车”确立新常态
再看路径依赖与中国改革
修正“三驾马车” 确立新常态
经济下行期,推进改革方能治本
用大规模投资拉动增长不可再行
如何顺利实现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
如何确立中国经济新常态?
新常态下需转变“三驾马车”的分析框架
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一步
中国经济最根本的一条出路在哪里
中国经济面临发展困局
经济“新常态”对绿色经济转型是挑战更是机遇
努力确立中国经济新常态
发展方式转型的体制性障碍
通过改革消除体制性障碍才能实现新常态
厉以宁:当前经济形势的几大前沿问题
旧常态已破,新常态未立
要以冷静的平常心态来对待GDP的减速
新常态需要新心态新作为
如何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下致胜下一个十年
以切实自由的理论讨论,推进中国改革
切中当前经济体制时弊 市场起决定作用有五项要求
市场起决定作用有五项要求
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助力利率市场化
改革要聚焦有效有限政府
吴敬琏等:优先序下的改革还需抓重点
改革不能回避7个问题
中国改革的未来方向
改革顺序以何为先
吴敬琏纵论深化改革的三大障碍
全面深化改革应关注的几个问题
建设竞争性市场体系要进行七方面改革
2014年改革走势
新型城镇化不可恋“旧”
应尽快消除出口导向政策的负面效应
再谈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为即将到来的系统改革做准备
制定全面改革的行动规划
中国经济的未来方向
推进改革对中国性命攸关
当代改革的源起回溯
政治改革,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
中国改革还在半路 旧体制仍在阻碍改革
中国新时期的改革议程(下)
中国新时期的改革议程(中)
中国新时期的改革议程(上)
“最小一揽子”改革要先行
从转变经济方式和解决腐败入手设计改革路线图
我国城市化面临的效率问题和政策选择
制度创新的春天来了
城市化最大问题是效率低下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陷入两难困境
慈父主义会害了企业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即经济改革的顶层设计
中小企业融资难有“药”可医吗?
2012,我的担忧——增长模式有根本缺陷
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误读顶层设计
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
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高铁奇迹掩盖的问题正在暴露
中国企业角色转换中的新挑战
中国腐败已深入基层
“左”倾解决贫富差距是转移视线
改革要让老百姓富起来敢说话
我国市场化改革仍处于“进行时”阶段
经济增长不能总靠堆积资源实现
角色转换的新挑战
华尔街是个极为复杂的机体
艰难时刻易于达成改革共识
中国经济“大关”尚未过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破除体制障碍
未来五年,中国宏观经济态势和展望
中国模式,还是过渡性体制?
不改革国有经济就无法实现共同富裕
市场化改革任重道远
缩小收入差距不单靠再分配
转变发展方式从哪里入手?
行政干预的功效不应夸大
辩证地看以行政手段调控经济
改革成败在此一举
政府应远离微观经济活动
体制改革需要制度环境
转型要清除障碍,改革要增强动力
转方式,政府自身改革更关键
发展转型系于改革
“十二五”,平衡的难点在哪里?
精心《华尔街》,透彻华尔街
国有经济改革仍然任重道远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成败在此一举
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
旧体制惯性使劳动者生活水平提高过慢
改革要让老百姓富起来
我们的经济为什么失衡
极左极右都危险
管住“闲不住的手”
这几种干预经济的方式不值得提倡
信息化是转型期核心命题
经济转型三件事
政府抓经济应该有管有放
“中国模式”会成为全球榜样吗?
成败在此一举
全球经济失衡的出口
政府管经济四点不应提倡
政府高强度介入经济是福是祸?
中国模式祸福未定 我们不要忘乎所以
对如何走出宏观经济两难困境的思考
“经济转型”不能变成政治口号
“转方式”是根本之策
转变发展方式还要靠改革来推进
转型的关键在于推进改革
推动高技术创业企业发展是历史性事业
新“国进民退”风险与改革攻坚战
经济转型说了27年,什么时候能够真正转变?
落后体制之压制——中国急需破解的课题
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挑战权贵资本主义
陈清泰 新能源汽车需要一个国家战略
吴敬琏 周瑞金:关于拆迁问题的三点意见
国有金融企业改革
发展“供应链金融” 改善金融生态环境
抓住大危机下的大机遇
世界金融海啸的由来和应对
从发展供应链突围金融危机
我认同“我们仍然处在政治经济学时代”这个重要提醒
政治改革应加快 为市场经济护航
应对经济危机货币政策不宜大量放水
中国应对危机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治本
中国应该怎样应对经济危机
吴敬琏 周瑞金:无规则的经济必然导致混乱
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历程的制度思考
中国发展新阶段需要研究的若干重大问题
从《大国崛起》看各国富强之道
2007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把愿景变成现实
社保基金如何亡羊补牢?
反思出口导向政策
商会的定位及其自身治理
收入差距过大的症结
对改革的争论应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
妥善处理收入差距过大
边生产边寻租
增长方式转变与全面小康建设
改革是治理腐败的根本手段
超越“左”与“右”:建立法治的市场经济
我对证券市场的看法
当前中国经济政策解析
中国经济的求本之道是提高效率
制造金融黑洞的机制并未消失
金融危机已是“现实危险”
建设一个公开、透明和可问责的服务型政府

左右极端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
中国改革从何处着手
学术勇气与社会担当
“常怀千岁忧”的思想者——悼念元化先生
经济学家的独立之精神和自由之思想
经济学家不应忘记生活无着落的下岗职工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从需求侧刺激的惯性还在
加强竞争地位不是一蹴而就的
学术研究需要专业精神和理论勇气
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
中国股市监管体系存在路线上的极大缺陷
结构性改革是制度改革 不是政府调结构
经济为何下行?怎样正确应对?
关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供给侧改革与电动车产业的持续发展
靠投资拉动经济是寅吃卯粮
中国唯一的出路是推进改革
我经济学生涯的恨和悔
中国经济如何确立“新常态”
应将土地经营权还给农民
中国经济体制与发展模式转型
我国经济转型20年未实现原因在体制障碍
中国在世界经济变迁中面临的挑战
在不发生危机条件下着力推进改革
经济改革新征程
直面大转型谈全面深化改革
中国的市场仍被条条块块所切断
全面深化改革遏制权贵资本主义
统制经济残留仍旧存在
21世纪改革慢下来了,怎么办?
资产泡沫已经形成 有出现系统性危机的风险
推进新型城镇化需解决体制缺陷
推进改革已成共识 须重建市场体制
中国发展道路与中国改革
向现代市场经济的过渡并没有完成
十八大后的中国改革
构筑竞争性市场体系
经济转型缓慢根本在于体制性障碍
推进改革须克服既得利益阻碍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十四大确定的顶层设计
经济体制障碍没有得到消除
政府要耐得住寂寞
“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误解
挣快钱、挣大钱的日子要过去了
腐败将社会矛盾逼向临界点
提高劳动者收入扭转分配难题
改革成就与经济学进展
吴敬琏 秦晖等:“法治与市场经济”座谈纪要
货币超发是中国消费结构失衡最深刻根源
中国模式还是过渡制?
毕业以后——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1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目前一个大问题是行政主导发展
在清华经管院2011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我国宏观经济现面临两主要问题
关键在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五中全会公报一语中的 成败在此一举
推进市场化改革,保证经济转型成功
吴敬琏 资中筠:寻求中国的富强之道
中国应该怎样应对国际金融危机
通胀与资产泡沫源自难以为继的增长模式
三十年告诉我们什么?
把握三个关键环节 实现可持续发展
妥善处理收入差距过大问题
现代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改革
现代中国:临产前的阵痛
注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谨防结构调整中出现片面追求重型化的倾向
中国金融改革的迫切性

如何认识宏观经济形势?——为《见证通胀》序
我为什么喜欢读资中筠和陈乐民
左右之间:关于社会转型路径的思考
百年追求
吴敬琏推荐书目
我们的大学有问题

改革就要打破党国大公司
明年国企改革或会有大动作
金融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正有序进行
吴敬琏谈邓小平与市场经济改革
反腐治本之策
改革如何过大关
法治不加强 改革要出事
《决定》的精髓与挑战
全面改革的核心是建立竞争性市场体系
警惕权贵资本主义 改革需顶顶层设计
改革急需超脱局部利益的高层机构
实施改革是一场硬仗
江平 吴敬琏 张卓元:再谈法治中国
以最小一揽子方案突破关键领域改革
改革就是要打破“党国大公司”
“两头冒尖”愈演愈烈 改革共识正形成
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改革开放带来的浮财已经挖净
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也落实不了
中国站在新的历史十字路口
论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崛起
寻租膨胀无以复加 改革需要顶顶层设计
谈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崛起
腐败已成中国当前最大问题
中国还处在艰难转型中
金融危机,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
市场不急剧崩盘经济就不会出大问题
“我对中国制造形势感到忧虑”
是中国这个穷债主在每年大量补贴美国!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