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汪丁丁 所有专栏
汪丁丁
 
汪丁丁
 
汪丁丁,北京人,经济学教授。北京师范学院数学学士(1982年),中国科学院理学硕士(1984年),美国夏威夷大学经济学博士(1990年)。现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东北财经大学行为与社会科学跨学科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教学及阅读领域:经济学思想史、制度分析基础、行为经济学、新政治经济学——公共选择理论与社会选择理论、演化社会理论——演化认识论与演化道德哲学。在公共领域内所持的矛盾态度:批判主流,关注思想,拒绝媒体。


经济学角度解释大国特殊性
汪丁丁 贾拥民:社会偏好的神经基础及微观结构
论中国社会基本问题
行为金融学基本问题
启蒙死了,启蒙万岁
经济学视角下的行为与意义
试述新政治经济学的三个维度
财政理论:西方与中国
语言的经济学分析
经济学理性主义的基础
从“交易费用”到博弈均衡
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
社会科学及制度经济学概论
资本概念的三个基本维度
汪丁丁 贾拥民 :一个嵌入社会网络的市场经济:义乌案例
“资本主义”的实质是什么?
叶航、汪丁丁、贾拥民:科学与实证
社会过程及其评价
关于腐败的经济学分析
医生、医院、医疗体制改革
“卢卡斯批判”,以及批判的批判

中国改革过程的逻辑
互联与深思
微信时代的读书捷径
微信行为学(六):肤浅与独裁
鼓励大众媒体竞争 避免新闻双重不幸
微信广告与理解自我
微信行为学(三)——人以群分
微信行为学(二)——转发与人品
微信行为学
陈嘉映、常识与科学
我们的市场经济为何不健康
禁爆竹的政策基础初探
反思公意的边界与底线
许多坏的开端和一个好的开端
我对国五条的批评
创新与标准化
中国劳动工资问题
阴谋论为什么不正确
中国经济危机与政府“掠夺之手”密切相关
何谓“新闻敏感性”
温州的投降
中国还有企业家吗?
骆家辉的中国效应
官僚们的另一企图
必须放弃旧能源生产方式
关于互联网的若干问题
为什么中国人均GDP未来的增长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
工资问题
春运期间火车票价格不应上调
智识与豁达——未来十年政治领袖的品质
对加入共产党的朋友们的评价
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或不维护学术规范?
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
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
如何弥补市场不足
中国社会官僚化问题
怎能以“人均污染”为中国碳排放立场辩护?
假如你不想亡党亡国
我对“郎咸平现象”的看法
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
政府应以招标方式补贴新能源汽车
工资超常增长以补偿计划生育的负面效应
消费主义时代的情感不再有真实可言
我看油价
官僚与资本结合将成为社会的死症
“公共领域-官僚政治”与“劳动-资本”两个平衡机制至关重要
再谈中国的劳动工资问题
市场,社会,民主
善意的恶法
游戏,意义,知识结构
丧失了道德基础是伪市场经济
老龄化时代的智慧
可惜,中国的精英似乎没有希望了
制度的文化合理性
再谈“医”的问题
为中国股民找一个理由
再谈香港经济
中国经济发展的正常与非正常阶段
财政民主化的原理与表达
表达权是关键——继续关注-黑窑童奴
我们能否认真对待权利?
水知道你的罪孽
中国的汽车文明与中国人的汽车文化
不要人为扭曲“劳动-资本”比价
社会的官僚化与“公务员热”
远比学术腐败更普遍的学术浮躁
健康的制度与病态的制度
“孟母堂”与“中国人逻辑”
愚蠢的教育管理者
持续增长以创新为基础
认真对待新闻的权利
企业家的自杀现象
关于汽车的猜想
知识产权不是霸权,过度保护应当叫做“霸权”
再论工会
财富与司法独立性
老龄化的经济学含义
权利·权力·自由
水资源经济学的问题
市场、教育与消费主义

螳螂自语
理解作为过程的经济变迁
抛弃“二手货”人生,过上“第一手”生活
为什么跨学科教育重要?
从诺奖谈防止“知识的僭越”
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他刺痛了这个毫无希望的世界
为什么经济学研究生应该读科斯的书
关于观念在网络社会里的传播模式
复杂思维为何艰难
我理解的自由
值得国人借鉴的俄国故事
写给年轻人
浅谈读书以及我的微信体验
学术与政治的双重变奏
探寻转型期中国社会的政治哲学
浅议手相
常识丢失
什么是“跨学科教育”
寻租中国
何谓“直面现象”的经济学?
论虎妈和狼爸教育
市场,价格,理性控制的根本谬误
自由与自律
怎样设计一个阻止恶棍官僚上升到高层的官吏制度
互替与互补
教育的问题
我们这一代人的未来
与民间力量一起成长
汪丁丁 :竞争与合作
从哲学到经济学
现代化不适应症
再谈经济学的关键词
自由移民--后工业时代经济一体化的最终议题
试说现代性
工薪税负问题
写给儿童节吗
常识与社会交往
表达与理解
从1955年到2005年——谈诺思关于经济变迁的理论
家族、亲信、黑帮、裙带资本主义
出租车业的垄断与既得利益
房地产市场可引入地价补偿拍卖机制
犯罪,价值观,流行病学
斗斗,丹尼尔的寄托,以及他们那一代人
从大学教师没有办公室说起
与王元化先生的最后交谈
常识与判断
常识、假设、真理
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09年春季“人文与社会”跨学科讲座撰写的海报
关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与社会哲学”教育委员会的初步设想
合作的发生学或为了正在被忘却的纪念
符号与意义——纪念董辅先生
激情,论说,官僚铁笼
白头山传说
社会交往与数学直觉
直觉与早期教养
脑科学视角下的儿童早期教育
新世纪周刊荐书
教养何以缺失
我走了,平静地
穿越沼泽
涉及腐败官员或任何行恶者的心理分析
残疾——一种可能的生活
怀着乡愁,寻找家园
流萤穿过空庭——拉姆齐生平略述
企业文化的三个层次
殊相与非攻
“主义”与“科学”
师权与学权
消费主义时代的情感
中国人口与人力资本问题
发展,从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
人力资本与教育
资源与环境
乌托邦与传统---永远的徘徊
实践高于理论
科学精神与科学主义
知识过程与人生感悟
为什么“边际效用递减”?
社会科学学术中心的三个必要条件
《风的颜色》自序
纪念王小波
社会官僚化与“公务员热”
论政治家的品格
关于中国的问题
历史责任感其实是敬畏感
知识与灵魂
制度是人际关系的总合
行动者杨小凯
重遇五常
什么是“精英意识”
愚民政策与社会动乱
为什么逻辑不能与历史完全重合——元化先生对我的意义之一
需要重温孙中山先生的建国理念
逝者:季羡林、任继愈
历史责任感其实是敬畏感
简论王元化先生自由主义思想的复杂性
王元化:思想不为它自己送行
愚民政策与社会动乱
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官员自杀及其人格分裂
创造财富与毁灭财富的公共选择机制
再谈“脚踏实地的自由”
文物的权利
政治现象学视角下的经济学
生活与人格
怀着乡愁,寻找家园
身份与资源的游戏
企业家、经济学家与媒体的分工
集体的困境
自由的思想与自由的言论

有智慧的地方没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行为经济学讲义》前言及鸣谢
周其仁 国有企业:不能不谈“方丈”只说“庙”
周其仁 “庙”里的“好方丈”为何那么少

教育是如何演变成公共之恶的?
经济学与人文关怀
知识与信仰
忙碌时代的阅读和思考
社会科学的根本问题:社会何以可能
理性选择与道德判断第三文化——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讲演

荐书(《财经》2007年10月)
新世纪周刊荐书(2011年4月)
新世纪周刊荐书(2011年3月)
道不远人——评林毅夫《论经济学方法》
试说现代性
生命,激情,理性
盘旋的思想——知识、秩序、自由
中国问题与复杂的自由主义
拯救市场
掠夺之手:政府病及其治疗
知识论视角下的哈耶克

关于设立国家发展学院2007年初致函林毅夫
关于跨学科教育致艾洪德校长

周濂访 复杂自由主义的解释力
周濂访谈汪丁丁之二:复杂自由主义的解释力
周濂访谈汪丁丁之一:中国问题的复杂性
中国转型的可能性及其道路
汪丁丁 信力健:教育对话录
让心灵在所有方向上充分涌流
学术与人生
汪丁丁 罗卫东 叶航:跨学科的范式
汪丁丁 叶航:理性的危机
汪丁丁 刘苏里:中国问题及其复杂性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