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盛洪 所有专栏
盛洪
 
盛洪
 
盛洪,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1954年12月生于北京,198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1986年和1990年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相继获得经济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致力于宏观经济理论和中国宏观经济问题的 研究;产业经济理论和中国产业政策的研究;制度的结构、起源和变迁的研究;文明的冲突、融合与整合问题的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组织翻译罗纳德·科斯的论文集《论生产的制度结构》,主编新制度经济学经典论文集《现代制度经济学》。著有《分工与交易》、《治大国若烹小鲜》、《经济学精神》、《在传统的边际上创新》、《为万世开太平》等。


儒家与经济自由
天道与神意:宪政主义的形而上起源比较
天下文明——论儒家的国际政治原则
天下文明——论儒家的国际宪政原则
盐铁论——二千年前“国进民退”大辩论
经济自由与富国强兵
天命与民权
社会成本问题的问题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论儒家宪政原则的历史维度
《土地管理法》及其“修订草案”批判
从民族主义到天下主义

部门僭权,宪法高悬
望执政者放眼,知识分子超越
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双重身份
思想无形,力量无穷
反对宪政就是伤害自己
刑法为谁定,死刑如何判?
重庆模式只是“中国模式”的一种极端形式
从经济价值走向道德价值
从国企改革到改革国企
北京雨灾的政府责任探讨
为什么要研究土地制度?
禁止“部门立法”
“顶层设计”,亦或“宪政原则”?
应该关闭的是北京市教育管理当局
先把房子变成“问题”,再去“解决”
有成千上万个药家鑫,只是有一个不小心撞了人……
“财散则民聚,财聚则民散”
“会打架,就能当县委书记”
南海:新的国际规则诞生的地方
农地征收的法律反思
“打倒坏蛋”还是“昭示公正”?
不成文的合约
头顶星空,地上功利
志愿者的人性基础与制度含义
统一比分裂好,和平比战争好
为什么要容忍异教徒?
文化精英与宪政民主
关于高等教育改革的经济学思考

关于杨小凯的后发劣势及其争论
邓小平的转型智慧
可惜科斯未圆中国之梦
思想市场会失灵吗? 
莫言是条漏网之鱼
英国的“自由贸易”----一个划时代的谎言
《盐铁论》的难题——经济自由与富国强兵
交易的含义
让生命变得有意义
为万世开太平
傲慢的和谦卑的经济学家
科斯教授和新制度经济学理论
从宋代书院到现代大学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改什么?
小产权房与土地制度改革
改革无需大动干戈 
为什么精英重要?
禁止部门立法的宪政含义
中国现有教育体制下资源空间分布的不公平性
美还是性?
宪政为什么重要?
一个充分表达民意的人大对执政党有好处
万亿地租流失,“国有”徒有其名
个人主义与社会达尔主义
论家庭主义
国家与宗教:以日本为例

为什么科斯的名字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了?
在儒学中发现永久和平之道
今天我们说的话,以后还有谁能记得?
在传统的边际上创新
怎样用自由保卫自由?
布坎南《宪政经济学》中文版序

范式转移与学统重建——现代学科分化背景下的儒家天命
国企利润应百分之百上交
于建嵘 合法性与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当前意识形态争论之评价
儒家思想与中国改革——《天府新论》创刊三十周年学术专题
盛洪 茅于轼等:为什么市场制度是配置土地资源的决定性制度
真正的红线是市场
全国人民在养国企
利率改革装样子,发改委是个负数
民企本就有权进入所有市场
中国继续改革需要有魄力
公有制身上已经没有道德光环
中国要配合美国的逐渐衰落
应该让更多中国人了解科斯
茅于轼 盛洪 高放:社会经济问题只能靠政改解决
组成“新中国”的是人不是房子
新制度经济学与中国的制度变迁
天则所作为一个民间智库
东西文化交融与中国经济学家的历史使命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