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笔会 > 闵良臣 所有专栏
闵良臣
 
闵良臣
 
闵良臣,河南商城县人。十几岁即开始谋生,文革期间作为“无职业社会青年”下放乡下。做过民办老师,当过工人。上世纪九十年代离开国企,到外地媒体打工谋生至今,主要做副刊、评论版编辑。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先后在海内外约300家报刊发表杂文、时评、学术随笔、文化批评、学术评论等几十万字,另有大量文章散见于网络论坛。文章曾被《作家文摘》、《中外期刊文萃》、《新华文摘》、《读者》、《报刊文摘》、《杂文选刊》、《人文随笔》等多家报、刊转载。2007年曾编著《于丹为什么这样红》一书(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闵良辰:“通报”亦一是非,“撤销”亦一是非
5·20后说台湾
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哪里
六十五年没领导出一个“排队”的民族
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的
如何为时代定义?
意识形态与大学有什么关系
宣传焦裕禄表明中国需要好官
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
一个人的自由也是自由
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
请不要再用善良天真来吓唬“党和政府”
什么叫“牢牢掌握舆论工作的主动权和主导权”
应该告诉人民真相
中国若动荡,是缺少民主法治的结果
也说谁是人民
“鞋子合不合脚”的本意
言者无罪
信念真的一定不能动摇吗
分配方案难制定的根本原因
干部制度为何要庇护官员
关键在于把什么样的路看作“邪路”
秋风为何要建立儒家秩序
发达国家为何不肯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中国民主化路径——是自下而上还是由上到下
我们一直在自欺——不容名古屋市长否定,国人也当反思
简析《环球时报》记者的“烂人”说
韩寒还是那个韩寒
致南开大学逄锦聚教授公开信
一切弊端皆因不承认老路即是邪路而生
《环球时报》的“可恨”之处
不必对西方“集体焦虑”愤愤不平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
郑民生一案留下的另一些思考
中国作协,是该散的时候了
这也能算“不赞成”竞选的理由?
世界上建那么多孔子学院干什么
“祖国万岁”是什么意思
官员的“政治觉悟”有多高
香港是一面镜子
都说逯军“讲实话”,你说可怕不可怕
从逯军事件看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逯军继续为官,百姓就会悲观
逯军能不能向百姓有个交待
给人民随时批评的机会
网民不会“无端”恐惧
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
读“多党制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灵丹妙药”
有些“恶搞”是“禁”出来的
还应允许别人表达“不坚持”的理由
有“历史必由之路”吗?
在又一起“王帅案”中看出什么
什么叫“符合我国国情”
举报何以成“诽谤”、上访何以成“罪状”
“流感”来自哪里
无产有产都过“节”
环保官员听谁的?
在震撼中自强自省──写在影片《南京!南京!》公映之际
国民关系
隐瞒比疫情更可怕
我们的农民买得起什么?
少吃肉,救地球
“不爱国王即疯子”的荒唐逻辑
是谁“害”了原洛阳市委书记之子
这绝不像是人话
“中国农民自杀率高”症结何在
“外国”为何要“轮番羞辱我们”

鲁迅“非常满意自己活成那个样子”吗
闵良辰:“亡鈇”新解
只有疯子才不爱国王?
家长死了,“岂不痛哉”!
那些孩子怕是永远都忘不了了
如此利用傅雷,居心何忍
中国人就是一直不肯说真话
纸老虎二题
胡适之死
一心向学,追比先贤——邓正来辞世一周年到来前
无知是一种恶——2013岁末随想
你爱什么爱啊,那是二
吴江晚年对共产主义的认识
中国封建主义的最后阶段
不要巴望好君主——约翰·密尔如是说
苏共为何会走到穷途末路
假装自信
胡适的“容忍度”
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三题
既得利益者会……吗
且看“中国研究‘西马’第一人”
你们听到了吗——1848年托克维尔一篇演说辞
有关钓鱼岛的题外话
没有哭泣的葬礼
“在魔鬼里找天使”——胡适去世前到底读到一篇什么样的文章
读胡适有感——“亡鈇”新解
解读胡适生前最后一段话
资产阶级还有多少好东西被我们仇视
好个元曲
上帝连天使都不眷顾!
“伟大领袖”好不好
胡适要“毁党救国”
胡适“回家”干什么
汪曾祺喜欢孩子们的“胡编”“胡闹”
胡适与《容忍与自由》
胡适雷人之语的背景——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鲁迅到底“骂”了梅兰芳什么
追忆消逝的“天赖”
追忆消逝的“天赖”
爱怎么画就怎么画
中国人的曲里拐弯
张爱玲只想“能够写得真实些”
“成为你自己!”
胡适不该相信马歇尔的“眼力”
“蒙羞的历史有了一点炫耀的资本”——读《遇罗克遗作与回忆》
“胡耀邦何以不敢想下去”
真话没有什么可怕的
把事实写到纸上
原子弹是个什么东西
一开始是否就错了
闵良臣 :迎接“思想春天”的到来
试解一个奇特的现象
钱锺书“超然物外”了吗
话说“跟着美国跑”
今日中国之大患
关乎历史的真实
更好的民主
对1957年那场“阳谋”的一点“新说”
饿死人是会记入历史的
城市的自由
长歌当哭——30年前清明节
“愚人节”有什么好过的
什么人要“统一思想”?
“愚人节”前感言

美国人民为什么是自由和幸福的
《论自由》的胸怀
舆论如性——读罗素《婚姻革命》
如何看闻一多之死
宽容的真谛
把国王“弄成可以惩罚的”

独裁者下场
辛亥革命颂
官员你不能这样堕落
苏联,一面镜子
有关汶川大地震三题

谁告诉你们“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东西就不能否认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