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雷颐 所有专栏
雷颐
 
雷颐
 
雷颐,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史、中国近代知识分子与当代中国史。著作:《取静集》、《时空游走:历史与现实的对话》、《雷颐自选集》、《经典与人文》、《图中日月》、《萨特》、《被延误的现代化》、《历史的进退》、《历史的裂缝》。译著:《中国现代思想中的唯科学主义》、《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胡适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选择》。 


制宪权之争:《钦定宪法大纲》的合法性危机
“天国”:一场腐败的乌托邦试验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从自由主义到国家主义:森有礼的悲剧
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商人和政治
李鸿章的“思想错误”与“组织错误”
“四种人”与“出版湘军”的兴衰
甲午战争与现代国家建构
近代中国民主与专制大论战反思
“国学热”、民族主义转向与思想史研究
中国近代国家观念变迁与反传统思想源流
雷颐 石云:狂热·幻灭·批判——“文革”10年青年思
“流行”的流行
1978年伊斯兰革命的宪政意涵
启蒙的坚守
土耳其现代化历程的启示
50年来的海外中国近代史研究著作译介
警惕法西斯
臣不得不死
“拯救美国”的“扒粪运动”

中日关系可借鉴的国际样本
中日关系解扣:借鉴法德“方法”
音乐产生于人类狂放不羁的那部分本性,在艺术和政治之间,永远存在深刻的对抗
“合法性”重构——从“集体总统制”到“禅让色彩”
雷颐 秦晖 毛寿龙:中国需要正常的观念市场
理性面对日本
“一九四二”的意义
公众参与外交的理论与机制
“文革”记忆与现实选项
改革已到攻坚时 文革教训须记取
胡适论乡村教育的当代意义
解读与结论之谬(上)
音乐的“背景“与“去政治化”
外交重视公众意见的制度保障
专业水平与参政能力
“孔教拜孔子,孔子要上吊”
学问的“通”与“深”
越改越坏:中国“教改”十年总批判
“用脚投票”才是真选择
“绿坝风波”检验“执政能力”
让“周森锋”成为新制度的“符号”
丧失底线的陆川
“名”易改,“实”难变
“骨灰级”语言冲突与社会鸿沟
“利润管理”和“官僚管理”
“帝国民主”的结局
哈贝马斯谈中国新左派
爱护“民间”——“长江《读书》奖”浅议
专业水平与问政能力
“为获得认可”
大学自主考试招生的前提
“形象工程”与“学术泡沫”
教育与社会
“猎狐”“狐兔”与“数字鸿沟”
恐怖主义与意识形态

“从军女性”变“随军女性”背后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勿忘极端的年代
出售月球土地该当何罪?
读史阅世何炳棣
茨威格、罗曼·罗兰和纪德的莫斯科行
一本书与一个时代,托夫勒和他的《第三次浪潮》
《能静居日记》对清王朝的预测
相对论“遭遇”中国政治
从共和国发展模式选择看中国当前的社会转型
革命记忆:波兰与中国
“天国”:一场腐败的乌托邦试验
爱国还是误国?
法西斯主义的形成与终结
抛弃“人道”之后
历史的“心理投资”
战争遗产与价值共识
一生背时米瑟斯
“白”与“黑”——伊朗的两种“革命”
历史脉络中的大宪章(上)
知识分子与国家观念的变化
“孔教拜孔子,孔子要上吊”
封建专制下的君臣关系
“命名”的危险
珍宝岛事件与“九大”
甲午战争与现代中国国家观念变迁
文革“梦魇”为何成某些人的“梦想”?
甲午战争——天朝最后的崩溃
自将磨洗认前朝
王朝的面子
从甲午战争到一战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跌宕人生(上)
甲午之败与中国首次现代化转型
“一蓑烟雨任平生”——郭嵩焘的崎岖人生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周年祭
一本书与晚清的“命运”
从“起朱楼”到“楼塌了”——国民党的大陆岁月
张申府的思想脉络
列宁为什么会讨厌瑞士?
拒当“音乐沙皇”
清朝覆亡前两次改革的教训
“心理投资”的背后
“政治资源交换”与国共博弈
清遗民为何与时代为敌
清王朝的最后时刻
语言如何“保卫”?
莫名遭禁的经典红歌
波兰与中国
郭嵩焘的反腐悲剧
历史的“心理投资”
巴黎的“文化地图”
周恩来文革接待外宾 服务员背“魔鬼会被消灭”
改革之门越窄 革命之门越宽
宋教仁的社会主义观
外国人眼中多彩的文革生活如何被制造出来?
宋教仁的政治思想
20世纪“极端年代”的反思
近代首位驻外使节的悲剧人生——“名教罪人”郭嵩焘
西学东渐,传统创新——中国红十字会的创立
日本侵略的危险理论
历史写真:徐铸成档案(下)
历史写真:徐铸成档案(中)
历史写真:徐铸成档案(上)
“记忆洞”与“绊脚石”
闻一多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历史命运
白修德与“中原大饥荒”
乱扣“崇洋”帽子误国——晚清悲剧启示录
有关西哈努克的民间记忆
“国企”的解魅:改革开放之初的南共思想影响
从“爱国”到“革命”
改革初期的思想历程
何以“激进”?
历史之结
苦难与辉煌
严复的进化与保守
无书的“图书馆纪念碑”
有关群体性狂热
辛亥革命为何跑赢“清末立宪”
辛亥革命产生的历史逻辑
捍卫常识的代价——纪念遇罗克
拯救美国的“扒粪运动”
时代变化与个人命运
从“天下”到“国家”
数码时代的历史书写
政坛更浊的清末地方改官制
梅花劫与几何之难
丁末政潮
解读与结论之谬(下)
“革命”“立宪”大辩论
警惕“真理”
一位“红色老报人”的回忆与思考
推助革命的“改官制”
表态的“艺术”与“胆魄”
清王朝到底还能撑多久?
“声音”的故事
从历史性思维看辛亥革命何以发生
“文化”人生
鲁迅手稿大风波
艺术的“驯服”
歌功颂德也危险:两枚闲章引发的灾祸
鲁迅手稿风波
一言难尽张申府
晚清“立宪”为何输给“革命”
生命的呐喊:悼念蔡定剑
被动的“新政”
一言难尽张申府
被禁与解禁
国民党的大陆岁月
当年校长
当谎言成为准则
失去历史、没有背景的《唐山大地震》
抛“温情”弃“人道”之后
“黑锅”与“王八”
那些当年的校长们
明治维新后日本为何一步步滑向国家主义
沉重的“外交笑话”
冯英子:傲对烈日炎阳
词汇的禁忌
有些词是不能说的
一个时代的“阅读史”
在“论语”与“算盘”之间
工会角色的历史追溯
一位革命者的反思
国家观念:从维新到五四
王重民之死
当容闳遭遇太平天国
“太阳”故事
在“论语”与“算盘”之间
“瞿秋白冤案”的起源与平反
太后修园之名与实
曾赵之辩:清王朝的命运
从海外华人的命运说起
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1968:电影《南京长江大桥》音乐事件
“立宪”为何被“革命”遏制
张之洞的困窘与央视的尴尬
林则徐与“文化安全”
从李鸿章隐瞒疫情说起
“抒情”的解放
麻雀与曹操
语言中的性歧视
“国进民退”引爆辛亥革命
义和团的悲剧
贝多芬中国“获胜”记
愚昧与开放
“粪桶妙计”与“师夷长技”
良知为何瘫痪
改革与革命赛跑
“蔡文姬”向“曹操”忏悔
“灯塔”与“大桥”的命运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晚清荒唐外交:驻英大使馆官员疯狂内斗
列宁为何讨厌瑞士?
“崇洋”不“媚外”
“日常生活”的历史
加德纳的“万岁”和华生的“刺儿头”
刘铭传:主张民营而丢官—— “官不过问”的失败
被《梅兰芳》省略和歪曲的
“国学热”中说国学
启蒙先驱容闳
晚清垮台前的两次失败改革
新文化与新教育
因为“五四”
“为获得认可”:尽快废除“身份制”
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
“声音”故事
保持真切的“集体记忆”
被打出来的“海军司令部”
避免体制性荒诞
公园姓“公”也不易
通海地震与刘心武的“亏心事”
梁启超与哈耶克
梁漱溟的意义
宪政经济学
梁启超:“吾爱孔子,吾尤爱真理”
为历史“填空”
一百五十年前关于“特殊”与“普遍”的激辩
“特殊”与“普遍”的激辩
是是非非话卢梭
“突出政治”观念史
“万岁”故事
为清廷“打工”的美国外交官
“和平之战”与“和平崛起”
“军”、“队”的命运
曾、赵之辩:清王朝到底还能撑多久
被打出来的“海军司令部”
“文革”中的三次地震
罗曼·罗兰的担忧与胡适的反悔
清廷制造的革命党
何以激进
“大跃进”五十周年祭
“千人糕”与“小铅笔”
晚清电报和铁路的性质之争
“史”与“法”
记住过去,心灵才能不在“黑暗中行走”
测谎器的哲学原理
再谈五四的启蒙意义
日俄战争与立宪风潮
“分配正义”的前提
闻一多的两次转向
“天国”一场腐败的乌托邦试验
帽子、辫子与传统的形成
康有为的理性与激情
中国现代史上的张申府
偶贩书记
奥斯维辛:人类苦难博物馆
托斯卡尼尼的洞见和良知
公正·闲暇·记忆
传统也有“发明”的
“五四”雕塑与“公共记忆”
校长当如竺可桢
麻雀的劫难与人的悲剧

晚清新政是一场革命与改良的竞逐
中国知识分子的百年孤寂
晚清大变局——清王朝的失误
杨天石 吴思 雷颐 周思源:《帝制的终结》沙龙
百年前的立宪者
“日常生活的历史”最重要
制度滞后与清王朝的覆亡
近代史思考:以改革遏制激进
语言的力量
晚清变革的动力与空间

“民族”何以成为“主义”
“黑暗时代”的本质
税收与宪政——读《宪政经济学》
启蒙与儒学:从维新到五四
点击历史——读徐友渔《直面历史》
以自由为本:读《改革放言录》
关于卡夫卡的“另类阅读”
勿忘“极端的年代”
一身跨两代
战争、外交与社会变动
《昨日的世界》序
相对论“遭遇”中国政治
沉重的记忆 ——读《人·岁月·生活》
“六经皆史”说《论语》——《丧家狗——我读〈论语〉》的意义
毛骨悚然的“细节”──斯大林“大清洗”实录
阳光原来是有味儿的
文章千古事
民国政治的逻辑
历史的“灵感”——读《人类的群星闪耀时》
现代政坛的“潜规则”?

拿伯的葡萄园
立宪派政闻社的成立与解散
总体性失败与革命起源
清末李鸿章修铁路:通车后自己率先亲身体验
国民党60年前为何大溃败
百年义和团
臣不得不死
大学不是衙门
一多的两次转向
历史的“伤疤”
清末“国有”与“民营”的激斗
任鸿隽与“中国科学社”
使清王朝“起死回生”的关键奏折
晚清的两次行政改革
最高的“接轨”

周质平 雷颐 欧阳哲生:今天,如何解读胡适?
周濂、杨奎松等: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及其现代命运
雷颐 郭世佑 邵建等:今日中国,史家何为?
贺卫方 传教士眼中二十世纪初的中国
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清政府从反对修铁路到修铁路用了十七年
郑仲兵、韩钢、雷颐、李郁:漫谈文革座谈会
朱学勤 30年左右之争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