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党国英 所有专栏
党国英
 
党国英
 
党国英,1957年6月出生。陕西子长人。高中毕业后到当地农村插队,恢复高考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获哲学士学位;兰州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社科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出版有《政治经济学的范围与方法》(与刘惠合作翻译)、《驻足边缘》、《经济学理性》、《中国农村改革》、《中国农业、农村与农民》等。


中国乡村社会治理现状与展望
中国土地制度为什么要改
苏格兰的土地改革及其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中国农业发展的战略失误及其矫正
西部山区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执行偏差研究
农村产权改革:认知冲突与操作难题
在高度城镇化基础上实现城乡一体化
何得桂 陕南避灾移民搬迁中的社会排斥机制研究
新世纪中国农村改革:反思与展望
关于土地制度改革若干难题的讨论
重中之重的新疆开发
村民自治理论需要在实践中创新
国家形态的演进与大国崛起
腐败,良药还是毒药?
我国乡村治理改革回顾与展望
农民组织与农村社会稳定
统筹城乡发展要有更积极的城市化政策
论取消农业税背景下的乡村治理
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现状与问题
民主政治的动力:国际经验与中国现实
中国农村改革:一种政治经济学的审视

城乡社会治理二元体制趋于消失
良好制度是财富分享的基础
从人口布局看城乡一体化的预期目标
坚守信念方可豁然开朗
亟需清晰界定“城乡”概念
打胜农村综合改革攻坚战
农业要强,就是要降低农业的成本
提高城镇化质量必须深化土地制度改革
人大制度应是未来全面改革的核心所在
小城市户籍放开意义不大 不会有很多人要迁入
不尊重土地收益权,还确权干嘛
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的乡村治理问题
根除秘书特权现象需要深化政治改革
土地改革不能老是试点
农业是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
合理的产权制度是民主政治根基
土地制度与吃饭问题
城市化使改革更加迫切
推动第三次思想大解放
农地流转如何推而不乱
我的三个“美丽中国梦”
是什么困扰着乌坎的民主步伐
家庭农场应避免急于求成
破解“乌坎困局”,先推动产权改革
应该允许土地私有制存在
“提高十倍补偿”是计划思维
改革应与中产阶层崛起相伴
关于农村发展的若干焦点问题
发掘变革的理性
中国当前存在“城市化陷阱”吗
我们如何面对腐败 
多数派和少数派
正前方:陷阱还是坦途?
成都改革: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三板斧”
可以不要集体经济 不可不要集体产权
经济增长的癌细胞
建立社会信任需要深化改革
惟有改革才能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外汇储备不可轻言无偿分配
对农地产权关系几个实际问题的看法
帮助农民进城
尊重人的价值 推动全面改革
土地换稳定,确立城乡居民土地财产权
让传统乡村社会成为一个传说
有最后否决权,农民才会被尊重
北大校园里的一组雕塑
督察土地违法需要体制支持
农民到底能不能住楼房?
成都城乡一体化改革的方向性意义
对中国城市化应多维度观察
实现城乡平等须向农民敞开城门
城乡土地资源管理的大局观
深圳而立:改革需要理性与勇气
关于粮食的“大道理”
城乡土地利用的“一少三多”
“十二五”农村改革的基本任务
我对土地改革难题的解决方案
中国已经进入一个“争户口”的时代
关于户籍制度的幻想
如何看“迁村并居”热潮
户籍制度改革本来不是难事
股田制不是农村土地改革的方向
节制资本,但不要消灭资本
以民主自治攻克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难题
把握公权在不同层级政府之间的合理配置
“微服私访”可以保持为官者的警觉
房地产业规划与管理需要思路大调整
警惕政治激进主义:如何改变农民的弱势地位
粮食安全问题的出路不在于强力打压
传统穷人和现代穷人
农村社会保障改革任重道远
从进城起,做个幸福的人
农村发展:政策明朗 大势向好
现代性批判中对贫穷的无知很可怕
政治体制改革也要走渐进式道路
深化户籍登记制度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产阶层不仅是风云
农村土地政策改革八议
农村改革面临的12个挑战
打破“永不合作”的社会均衡
通过渐进办法改变人民代表结构
一个省市能否独自建设和谐社会?
谁送神,谁接神
立足民族特色,拥抱普世价值
中小学人文教材要以人为本兼顾社会
让市场经济更自由,让社会主义更民主
未来为“基因平等”而斗争
政治正确:精细的和简约的
公正、财富与社会主义
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要解决体制问题
中国改革中的四个底线和三个风险
该不该把《出师表》从课本中剔除
国家越民主,爱国主义越成熟
财产税出台要慎之又慎
从《大国崛起》看大国怎样才能崛起
医改本就未走市场之路
劳动力市场正在起变化
撤消乡镇政府 并非改革目标
农村民主的和平发展需要新的推动力
大城市的户籍制度还有多大价值?
商业欺诈与民族性无关
开启中国社会转型和农村发展的新时代
深化土地制度改革再创农村辉煌
在中国建立和谐社会的可能性
在中国建立和谐社会的可能性
农民要多久才能变成中产者
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契机
弱势群体的“强”与“弱”
SARS冲击下的农村改革

中国人集体饥饿记忆导致什么后果
建立“现代型熟人社会”
中产阶层壮大与否关乎改革成败
中国人的饭碗与政治
让理性之光亮起
美德的价值有几何?
思绪纷飞悼定剑
总有些事情不能似是而非
历史没有跳跃
一代宗师和他的政治学遗产
经济学大堂的门票
阿伯丁淘书
关于算计的学问
关于潜规则与坏规则
政治专业化的意义——冲突与秩序漫议
杨小凯的工作有多重要?
撩开农村社会的面纱

高效农业是国家繁荣的基础
实现中国梦,需先提高独栋住宅区比率
农地所有权不稳定导致农民短视行为
顶层的人要适应顶层设计的要求
30年改革的逻辑
中国改革的逻辑与策略
社会转型时期的冲突与平衡

公正社会中的农民权利——《农民权利论》序
文化研究要深化对人本主义的认识

祭50年前的新农村建设运动
关于1958年一个公共食堂的回忆

张英洪 党国英 朱启臻 等:保障农民权利是法治中国建设的基本内核
改变住房形态 刺激一千万亿消费
农村土地制度需完善产权改革和用途管制
于建嵘 党国英 吴忠民 丁宁宁:“新底层”的现实意义
许耀桐 党国英 陈红太 辛鸣:谈“我们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