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陈子明 所有专栏
陈子明
 
陈子明
 
陈子明,(1952年1月~2014年10月21日),生于上海,1980年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1984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著作有《西方文官系统》,《职位分类与人事管理》,《现代政治学导论》,《陈子明反思十年改革》,《阴阳界——陈子明王之虹书简》,《四五运动:中国二十世纪的转折点——三十年后的回忆与思考》。等,译著有《波普》。主编《外国著名思想家译丛》、《现代化与政治发展》丛书、《青年理论家文稿》辑刊。 近十几年来,以王思睿、喻希来、吴紫辰、沈延生、华伟、于鸣超、丁超、何明虹、王子雍、陈大白、高健杰、洪民、董罗民、郭奈仁、余韧、之民等笔名,发表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论文和译文百余篇。2014年10月21日因胰腺癌在北京逝世,享年62岁。


梁启超与五四运动
文革:一场游戏一场梦(下)
文革:一场游戏一场梦(上)——兼与“人民文革”说商榷
梁启超的国民运动思想——国民运动便是共和政治唯一的生命
陈子明 何家栋:周恩来的军队国家化思想
自由主义者往何处去?——杨人楩的自由主义理念
“中产阶级”如何形成?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七)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六)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五)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四)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一)
基于宪政与宪法的区分:对几部宪草宪法的比较
从“改革”到“革政”——近三十年话语与思想史片论
谈谈“中国模式”问题
论中国革命及其反对派
州政中国:大国民主中的地方自治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另一种解读——从文明到文化的转向
六十年:拨乱反正还是一脉相承?
中国宪政民主的实现途径(下)
民意变迁的两个轮回
中国宪政民主的实现途径(上)
为什么不是“中国的民主”?
中国人口的谎言与神话
梁启超与五四运动
“高级民主”还是“幼稚园民主”
陈子明 何家栋:论中国革命及其反对派——兼析李泽厚“告别革命论”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亢奋到疲顿(下)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亢奋到疲顿(上)
1957年“主动右派”的三种类型——“右翼知识分子”、修正主义者、维权者
民主“必然性”还是民主“必要性”
一百二十年和两个六十年:中国现代化历程的连续性与曲折性
宪政旗帜下的左右翼联合阵线
“特色民主”还是“民主特色”
陈子明 何家栋: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
民主政治价值观是出路所在
1976四五运动的背景:七次冲击波
五四与四五:中国现代化的两个转折点
民主在中国的本土资源
儒家思想与现代民主制度
陈子明 何家栋:民族民主主义在中国
文革,一场游戏一场梦
何家栋 城乡二元社会是怎样形成的?
陈子明 何家栋:顾准的议会政治思想
陈子明 何家栋: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
新兴世界大国的成长之旅:光荣与梦想
“新民主主义”的命运——兼论当代中国社会性质的三种判断
被绑架的宪政:党国与邦联的缠绕政体
自由民主主义在中国
陈独秀晚年的民主思想
儒家思想与中国民主
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兼评“精英联盟”论与“反精英主义”

陈子明 何家栋:学统和师道的重建——不能回避教育改革的根本问题
试析今日中国的毛派光谱
“本土资源”还是“本土法治”
罗隆基的人权思想
如何避免“民主的悖论”
民主是思想体系——为什么不是中国的民主?
中国教育需要来一场革命
教育垄断——扼住国运民祉的腐败黑手
改造国家治理结构:划分政府与治府
昨日重现 文革回潮
台湾威权体制与大陆专政体制的比较
简析两种毛派:保皇派与造反派
“保党护国派”是什么派?
宪政民主主义者眼中的“新民主主义”
“大部制”与“社会建设”
“五四”90年:历史转折关头的战略抉择
狭义五四运动及民族主义的走向
五四时期的新政治运动及其走向
从奥巴马当选谈起——民主政体的“试验—纠错”机制
中国经济危机的主要受害者
行政溃败与社会动荡
从重庆出租车罢运联想政改“三步走”
真相的遮蔽与还原
北京奥运后的两条路线之争
城乡教育资源的有效利用与受教育权的“国民待遇”
政法系:与公民社会一起成长
团结在民主的旗帜下
“全国一盘棋”与“国民待遇”

丁文江的政治改革思想
“西柏坡精神”是什么?
梁启超时代——被遮蔽的新中国
林彪的双重角色:神像制造者与毁坏者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三)
历史大视野中的四五运动(二)
独立知识分子与公共知识分子
未来的中国宪政民主体制
中国道路的连续与断裂及其他
我们的老大哥——悼念曹志杰
我们更需要顾准的精神

思想分野与政治整合
“改革开放”已经成为正统意识形态的文化霸权的一种体现

对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的拷问
中国人口的谎言与神话——读易富贤《大国空巢》有感
“新欧洲”对中国的启示——金雁《从“东欧”到“新欧洲”》读后感
企业家视角中的改革史
政学往事与路径选择
真相的遮蔽与还原
走出知识分子的精神炼狱——读《夹边沟记事》手记
新文化运动的路径反思
陈子明 何家栋:社会公正应成为改革的旗帜
新威权主义与新左派的历史根源
最后的大国
民主化:“明制度”取代“潜规则”的进程
后极权社会的两种前景

关于八十年代——文化思想派别等的通信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