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林:父亲郭小川之死的相关文章

郭小林:父亲郭小川之死

到今年的10月18日,父亲郭小川已离开我们整整39年了。 1976年的十月金秋,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春天:历时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漫长严冬终于过去,人民、祖国迎来了精神解放的春天。 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个秋天却不啻严冬,因为我的父亲倒下了,倒在春天即将到来的门槛上…… 噩耗、噩耗…… 1976年10月18日下午,我   更多...

父亲为师

父亲教了一辈子书。听母亲讲,父亲五十年代大学毕业就到中学任教。那时父亲年轻,书教得好,受学生爱戴;每逢节日,同学会送许多贺卡,五彩缤纷,撒在地上,就像一片怒放的山花,这便是父亲在我童年时留下的最明丽的回忆。我不曾见过父亲对学生发脾气。“文革”中,父亲没受太大冲击,但还是当了几天“反动学术权威”。那天开批判会,人群中有人   更多...

摩西:父亲的死期

中国人没有在世“寄居”的观念,在中国人看来,土地就是人死后永恒的家乡,因此,中国人对埋葬自己和亲人的骸骨的地方就特别重视。父亲要走常人都要走的路,那就该为他筹备后事。首先要定的是:父亲埋葬在哪里?叔叔通晓风水,他说,在这个年分这个季节去世的人要埋葬在向着东方的山坡,但是我山坳上的老家山势一律朝西,镇上的山倒是有向东的,   更多...

阿城:父亲

一九八七年三月某晚我正在纽约夏阳的画室里,这个画室是仓库改建的。旧得好象随时要出危险,但实际上什么意外也不会发生,意外是绕了半个地球从电话里传来的:父亲病重,我立刻准备自美国离去。从六十年代初,家里就笼罩在父亲病重的气氛里,记得夏天我们在院子里与邻居喧哗,母亲出来制止,我们还小,还不能随时将父亲的病重放在心上。父亲的   更多...

周启博:我的父亲周一良

(一)尴尬群体中的一个 父亲周一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去世,享年八十八,当属高龄。遗憾的是他未能把想说的话全部形诸文字。 父亲对子女随和,不象母亲有时不严自威。但他少与子女谈心。以我观察,他有两批较能推心置腹的朋友。一是留学哈佛的“学友”,青年学子在异国共度寒窗,铸就友谊。二是文化革命中因“反聂(元梓)”而同被关押   更多...

旷新年:父亲

一2000年12月底,当我接到父亲脑溢血病危的电话,犹如五雷轰顶,头脑顿时一片空白。父亲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六十四岁。曾祖父和祖父都活到八十岁,曾祖母甚至活到八十四岁。父亲的身体是那么强壮,除了胃病之外,几乎从来没有生过病,更没有吃过药。父亲这样早去世,他自己没有想到,任何人都不可能想到。农村的老年人都有预备棺材的习惯,人   更多...

陈忠实:父亲的树

又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原下的老家了。离城不过五十华里的路程,不足一小时的行车时间,想回一趟家,往往要超过月里四十的时日,想来也为自己都记不清的烦乱事而丧气。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也有了回家的轻松,更兼着昨夜一阵小雨,把燥热浮尘洗净,也把心头的腻洗去。进门放下挎包,先蹲到院子拔草。这是我近年间每次回到原下老家必修的功课。或者说   更多...

许知远:父亲的告诫

你不要太肆无忌惮,父亲在电话那边说,语气急促,带着明显的焦虑与愤怒。他刚刚看过我写的一篇文章,有关中国日趋明显的“向左转”的思潮。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在为我的安全担忧。他这一代人,体验了太多暴风骤雨式的政治运动,更了解,仅仅因为一篇文章、一句话、甚至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个人就可能被丢入了命运的谷底。他出生在一九四九年,是   更多...

梁文骐:我的父亲梁实秋

父亲学了一辈子英文,教了一辈子英文。晚年尚编写了《英国文学史》和《英国文学逊。14岁入清华读书8年,留美3年,退休后又居美七八年。似乎应该西化颇深。其实不然,父亲还是一个传统的中国读书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父亲身上,似乎获得成功。祖父是前清秀才,家境优裕,所以可以不仕不商读书为乐。祖母育子女12人,2夭折。存5子5   更多...

吕鹏:父亲、丈夫、儿子与情人

表现家庭生活的电视剧一般有两类:一类是家族剧,一类是家庭伦理剧。所谓家族剧是以“两代及以上的大家族的兴衰变迁作为叙事主干”反映家国同构的长篇镜像叙事艺术[1];而家庭伦理剧则是以社会学意义上的“核心家庭”为基础,“表现当下普通人家庭生活的电视剧”[2]。因此,家庭伦理剧的主要特征是以核心家庭为主,时间跨度较小,体现当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