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成:“第二轴心时代”的宗教间对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2 次 更新时间:2016-06-04 10:17:06

进入专题: 第二轴心时代   宗教   全球化  

王志成  

   在进入第二轴心时代的今天,我们看到依然有大量的宗教存在,人们依然需要宗教为他们提供生活意义。基于此,我们需要呼吁各大宗教进行自觉地转化,适应第二轴心时代,培养全球意识。我们也需要呼吁各大宗教展开持续的对话,并努力让宗教超越历史意识。

  

   记者:众多思想家们认为,全球各个宗教、甚至各个文明正在进入所谓“第二轴心时代”。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第二轴心时代”的背景?

   王志成:在几万、几十万甚至一百多万年的史前史里,人类的文化很少有变化,或者说变化很小。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KarlJaspers)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说,在这个过程中,大约从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的时候,在中国,印度,波斯(今天伊朗这一带,还有两河流域),希腊,这 四个板块下涌现了一批思想家、哲学家、精神之师、智慧之师。这一批人好像突然从天而降,给这个世界 带来了全新的观念、理念。在中国,特别是先秦诸子百家,主要是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墨子等等, 这些人作为先秦文化或中华民族文化的缔造者涌现了。同时,在印度,佛陀大约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这个世 界;耆那教的教主和创始人大雄提出了非暴力思想;婆罗门教最重要的经典,诸如《薄伽梵歌》等定型了 ,这些均是印度文化的基石。在两河流域、波斯这一带,琐罗亚斯德在世。在希腊,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一系列不同的思想家、哲学家形成了不同的思想和哲学观念形 态,影响了之后的人类文化格局。这个时代称为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形成了我们人类的基本观念、价值取 向以及人类文明的基本形态。

   这个时代人类生活的特点是什么呢?一般说来,在轴心时代之前,人类缺乏个体意识,如蚂蚁,有集体意识而没有个体意识。这当然是比喻的说法。就是说,个体价值没有体现,更重要的是整体。正如军队 ,作为整体,军人的个体意识不重要,打仗强调严格纪律,枪毙逃跑者是没有罪的,因为集体意志和个体 意志不一样。而轴心时代的人们,特别强调个体意识——即“我”出现了。直到现代,我们越来越强调“ 我”,“我”是一个中心。这个“我”观念在轴心时代发展起来了,而且很快。这个“我”是问题的根源 。

   那么,这个“我”的发展朝内还是朝外呢?朝内发展就是修行。在中国成为圣人或仙人就是一种修行 。基督教说的上天国是一个朝内修证的追求,伊斯兰教的乐园也是如此。佛教要达到的朝内修行就是涅槃 或觉悟。印度教说解脱。这都是“我”朝内的证悟。作为个体要达到自我超越,就要朝内走。

   朝外走的“我”则发展出了一个历史的观念,特别是在西方一神教传统下,历史朝前走,从起点走向终点 是越来越进步的过程,就是说,要走到“天国”——历史的发展要符合这个倾向。

   人类要实现外在的追求,就会发展科学技术,物质技术力量是外在追求的最大体现。人类一直在努力 要跳出地球,要跑到月亮、火星上,要到更远的星球去,把人类的发明放到宇宙里,希望能找到外星人, 如此等等。

   在很大程度上,人类传统的艺术、宗教、哲学等是朝内的是超越自我的。但这些都基于 “我”,如果 “我”不出现,则既没有朝内走也没有朝外走。修行高的人或思想家说,天堂没有,地狱也没有,因为他 没有前也没有后。但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发展,它要朝内拼命走,朝外拼命走。人类文明的发展就出 现了一个历史运动,而且历史似乎是“进步的”,是一个从低级或初级到高级的进程。基督教认为,天国 向人类展开,即人类走向末世是发展的历史性进程。但是在印度教和佛教里面则没有这样的观念。对于他 们来说,宇宙历史似乎是循环的。以基督教为背景的西方传统,和印度教、佛教的传统不一样,但它们都 是从轴心时代中发展而来的。不过,不管是哪种传统,历史还是“朝前”运动的。在今天全球化背景下, 在很多方面,人们似乎都在学习西方、借鉴西方。人们学西方的历史观念,讲科学的终结、哲学的终结、 历史的终结、艺术的终结,什么都讲终结。为什么呢?在这个时代,人们开始纷纷重新反思宇宙和人类的 大问题,众多的思想家们发表各自不同的看法,之前的一切自然也就终结了。

   轴心时代出现了各种观念。过程哲学家阿尔弗雷德?怀特海(Alfred Whitehead)认为,2000多年来的西方文明只是在注解柏拉图。也就是说,两千多年来,西方文明没有根本的改变,西方文明只是在不断地被阐释,而不是一种创造性的转化。特别是,从西方的角度看,18世纪以后,技术发生了重大的变革,西 方的精神也动荡得激烈。动荡的结果就是西方传统的观念受到了颠覆,例如,受到进化论的影响,传统的 基督教观念就遭到了颠覆。西方启蒙运动的发展使得人文主义的力量越来越强势。到了20世纪初的时候, 整个西方文化开始大动荡。两次世界大战则加速了全球化的进程。战争结束后,大量的第三世界的人们, 诸如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移居到了西方国家。大移民的结果是不同文化和信仰的流动加速起来。在18世 纪,可能我们对印度的理解、印度对外面世界的理解都很少。但是现如今,由于技术、战争、人口的流动 ,全球化开始发挥它自身的威力。就是说,人类外在扩张的要求已经成为一种技术,人类内在的冲动和追 求成了一种修行的方式。朝内发展就沉淀为“内丹”,出现各种修行方式;朝外发展最后就是技术,变成 蒸汽机、火车、各种武器。内外的发展导致了地球上的搅动。

   20世纪50年代初,雅斯贝斯说,我们遇到了时代的间隙期,新的时代可能要来临了。当时他预感到、 但是没有觉察新时代已经到来了。20世纪60、70年代以后,技术继续大规模的发展,特别是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爆炸式发展,信息的累积以几何级数加速发展,最终导致一切人卷入了一切。网络的出现,不是一小部分人流动的现象,而是一切人流动的事实。一切人流动了,文化的大融合、大碰撞出现了。

  

   记者:“第二轴心时代”主要的特征是什么?

   王志成: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论”。文明之间 的关系问题成为了热点。随着东欧社会主义纷纷崩溃,很多人以为两种制度间的斗争也终结了。西方文明 好像独孤求败,忽然没有了对手。亨廷顿发现,文化冲突体现或取代了传统意义上的制度冲突。在这样的 背景下,学界引发了争论,文明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亨廷顿第一个发起了这个问题。1993年,他在美 国《外交》季刊上发表了一篇重要的论文,即著名的《文明的冲突?》。1993年也是非常特殊的一年。这 一年的最大事件,就是由孔汉思(Hans Küng,1928-)为代表的、组织了全球各个宗教传统的代表人物, 一起召开了世界宗教议会(Parliament of the World’s Religions)。这种议会只有在全球化的时代才 能真正做得到。事实上,在一百年前的1893年就已经开启了宗教文化的全球化进程,那年召开了第一届世 界宗教议会。应该说,宗教全球化作为一个事件在1893年就发生了。在之后的一百年中,世界发生了根本 的转变。孔汉思提出,要建立全球伦理,因为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文化,彼此之间的相处需 要有共同的底线。孔汉思希望,人类要以共同的伦理底线来解决问题,这是他到现在还在不断呼吁的。全 体人类面临着很多共同的问题,面临一个时代的转向问题——即,从轴心时代转向新的轴心时代,也就是 国内汤一介先生说的新轴心时代、杜维明先生讲的第二轴心时代。在这个过程中,各国的思想家们都在关 注和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关于“第二轴心时代”这个词的来源,美国哲学家、天主教思想家尤尔特?卡曾斯(Ewert Cousins) 首先提出“第二轴心时代”的观念。英国的凯伦?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也倡导这个观念。她写 过非常有名的《神的历史》(海南出版社,2007年),给西方人介绍佛陀(《佛陀》),对轴心时代的整 体研究的《大转变》等。

   按照卡曾斯的理解,由于全球化的发展,人类会出现两个特别重要的意识转变:第一个是个体意识向 集体意识或共同意识发展。现在不能只有个人,要有全球性的、和他人一体的集体性意识,就是人和人、 人和社会的关系。这个意识的出现,其实早已经隐含在轴心时代之前的原始时代了。这是一种意识的回归 。还有一个是生态意识,也即人和自然、人和地球的关系。今天,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面临重大问题。生 态问题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国家的问题,更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难题。全球化时代,人的 得救不是个人的事,而是全人类的事;自己的命运就是他人的命运,个人和集体是关联在一起的。根据菩 萨精神,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地藏菩萨的命运。第二轴心时代首先就体现了个人和 整个人类命运关联在一起、人类命运和地球命运关联在一起的意识。生态意识是人类重新认识我们人类与 地球、自然之间的关系,环保主义运动是一种新态度,素食运动是人类重新认识自己的一种方式。

   还有一位思想家雷蒙?潘尼卡(Raimon Panikkar)被视为第二轴心时代的倡导者。据我所知,他曾经每天坐禅入定。他写书写得很快,超过50本了,还有500多篇文章。他个人生命进入了四个传统:他既是 天主教的神父,又是印度教的古鲁(guru,导师),他既进入佛教,同时还是一个世俗主义者。因为这四 重身份,他发现了一个新观念。他说过一句非常精彩的话:服务地球就是服务上帝。他的生态意识非常明 显。他在关注和重新认识人和自然关系的时候,超越了人类中心主义和所谓的物质主义、消费主义。从某 种意义上来说,在全球范围内流行的消费主义是摧毁性的。事实上,消费主义加剧了人和地球、自然的紧 张关系。某种意义上讲,经济的发展、繁荣是和毁灭挂钩的。我们要重新认识人类自身的意义究竟意味着什么。

   潘尼卡说,轴心时代之前,社会的关系是以自然为中心的,人类敬畏自然;但轴心时代之后,人慢慢发展成为了中心,也就是人类中心主义,人类要控制自然、征服自然。特别在西方,人类中心主义高度地突显了出来。基督教原本并不是人类中心主义的,但是现代化的思想被带入了基督教,这对基督教可能是一场“灾难”,因为基督教的本质并不以现代化为动力。但是,很多人已经被现代性的观念所束缚, 并以为这是最好的。所以,很多人把现代化的发展归功于基督教信仰。但,我要说的是,这只是一个Maya (幻觉)。今天的人类可能进一步面对潜伏的灾难,比如说核泄漏、核武器的阴影;比如说过分攫取自然 资源面临的生态灾难。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中。以前,我们不担心世界会怎么样, 因为我们对世界充满了信任。但是今天的金融风暴、各种生态灾难等等使得人的确定性和信赖感在下降。 我们的生活质量在下降。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轴心时代之前是以自然为中心的,对自然我们充满了敬 畏与恐惧;轴心时代以来,我们发展了历史意识的观念,人慢慢发展成了中心,自然被当作攫取资源的对 象,超越自身的神性或神圣慢慢被淡化了。今天,我们已经发展成了一切以人为中心、一切都为了人的图 景,最后形成了以消费主义作为搭档,整体地发展消费主义的文化。

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们反思着人类的命运,人类的这种消费主义生存方式是不是可以不断进行下去?今天看来,这显然是一个大问题。消费主义生存方式充满了危机,也许这个危机会使得我们后代的后代无法生活。今天的污染已经导致环境越来越不适合人类的生活。从自然环境上说,杭州可能比北京舒服 多了,上海还有其他很多城市都是大马路和水泥房子,生活在其中其实很压抑。不少人开始怀疑,这些城 市是不是适合我们一直生活下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第二轴心时代   宗教   全球化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99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