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日军山西作战的经纬

——从日军作战机密资料看太原会战的起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79 次 更新时间:2016-04-29 16:09:06

进入专题: 太原会战   抗日战争  

姜克实  

  

   1937年9月的平型关战役(内长城线作战)和之后10月开始的忻口,太原攻略战,从战略角度看是性质不同的两次战役。前者属于进行河北正定会战前的收场戏,而后者则属于以攻略太原为目的的山西作战。一方面,两者虽性质不同,但并不是没有关联。平型关战役的扩大,最终成为了太原会战的导火索,而在其中点火引线,积极推进山西作战实现的则是北支那方面军第五师团长板垣征四郎(1885-1948),和关东军察哈尔兵团长东条英机(1884-1948)。此二人曾先后出任关东军参谋长,前任板垣亦是1936年9月-11月绥远事件[1]的策划者。进军山西雪洗绥远作战傀儡蒙军和关东军的败北之辱,可以说是两人心照不宣,默契配合的理由。

  

*板垣征四郎与东条英机

   山西作战,并不是一个大本营陆军部既定的作战方针。当时北支方面军和大本营参谋本部的战略目标,是实施攻打石家庄的河北《正定会战》(后军方正式称《石家荘及子牙河、滏陽河附近ノ会戦》)。从进击平型关,大营镇发展到南下忻口,太原方向的山西作战,可以说是第五师团的一部(三浦(敏事)旅团)和关东军察哈尔兵团(篠原(诚一郎)、本多(政材)二旅団),不顾方面军指导部的禁令,肆意冒进,扩大战线的结果。山西方面的战局变化,迫使陆军指导部(大本营参谋本部,北支方面军)最终改变了战略方向,在平型关战役(内长城线作战)结束后,实行战略方向转变重新部署了以攻略太原为目标的山西作战。

  

   日军内部的机密作战资料,详细地记录了这一战略转变的全部过程。下面,以解读日军的资料为中心,介绍一下此次战略转变的详细经纬,借此也可以了解平型关战役的起因和特征。

  

*板垣征四郎

  

   一 、第五师团调往保 定的方面军决策

  

   第五师团(广岛)是日军的精锐师团之一,此时属于北支那方面军直属部队。北支方面军是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在华北地区作战的日军最高指挥机关,8月31日创设,下属第一军(香月清司中將),第二军(西尾寿造中將),分别在平汉线和津浦线两个地域作战。第五师团独立于两军之上机动的理由,来于大本营参谋次长8月30日的指令,即“将来有意将第五师团抽出增援中支方面的登陆作战[2]。之后第五师团国崎(登)支队(第九旅团为基干)之所以参加杭州金山卫登陆,并在南京攻略中担当浦口作战主角的理由,就出于大本营这一既定方针。

  

*冈部直三郎

  

   在1937年8月的南口山地作战(第五师团的初战,死伤1123名)结束后,9月初,第五师团西进进入河北怀来平原。此时,关于将机动的第五师团转用于山西作战,还是增援于河北第一军的正定会战,出现了两种意见对立。方面军指导部认为,“若实行山西,绥远作战,会出现过度分散兵力之弊,所以不可轻举[3]。但是实行察哈尔作战的关东军,从推进北方战线的角度,极力怂恿北支方面军进军山西。为此达到此目的,9月17日,曾专程派遣作战参谋绫部橘树大佐前往天津本部,说服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將),以实现第五师团与同关东军协力进行山西作战[4]。

  

   此时,北支方面军参谋部内有也有两种意见。第一课(作战指导)幕僚下山琢磨大佐主张不可将大部队集中于河北保定附近,若攻打保定,仅第一军主力(第六,第十四,第二十师团)足够。此时须要将第五师团用于山西作战,配合关东军迅速攻克太原,以达到从后方切断平汉线,一举歼灭敌军主力目的。强硬主张进军山西的,是第一课派到第五师团指导作战的方面军参谋辻政信大尉。辻在9月17日,曾借受命回天津汇报之机,向首脑部建议山西作战。此时,板垣师团长也越级直接向大本营参谋本部次长今井清中将呈递了同样意见。第五师团参谋部对此双管齐下的策动,曾寄予了很大期待[5]。

  

   相反,以大城戸三治大佐为首的第二课(情报)出于战局变化对既定作战方针(正定会战)影响的顾虑,反对山西作战。第三课(物资调配)同样也以维持后勤供给困难为由,反对第五师团的单独冒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9月15至16日,听取了“东条部队的意见具申”和下山大佐的山西作战主张之后,以“无可首肯之理由”加以否定[6],认为山西(太原)作战一,会过度分散兵力,二,孤军深入容易造成第五师团孤立,三,太原的占领对石家庄方面的战局影响甚微[7]。

  

*寺内寿一

  

   全面斟酌的结果,9月18日,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采用了岡部参谋长的建议,最终决定“将第五师团主力调往保定方面”。另称“即使此行动不能赶上正定会战,也无须顾虑”[8]。此时,第五师团的主力远在蔚县,广灵,浑源,灵丘方面作战,即使按计划调往保定,由于山路行军困难(由涞源至保定要经过紫荆关等难路),也不能期待在会战开始预定的十月初赶到[9]。其实,方面军首脑的真正用意并不在正定会战本身。而是为了遵守大本营参谋本部意图,保存第五师团的实力以预备今后抽调到上海方面作战。此外,“按军命令从事,严禁轻率非议”(寺内语)[10],利用此机会压制下级参谋的盲动,严明军纪亦是寺内寿一司令官的由衷。第五师团方面称寺内的执意为“意味不明”的“感情面的否定”。

  

   在方面军作出将第五师团调往保定方面的决定后,9月18日,军内又传来中国军有迹象弃守保定的新情报。若保定轻而易举,第五师团调往河北的意义也会随之大大减低。得此情报后,方面军第一课的参谋下山大佐等人,于9月18日夜说服冈部参谋长再次向寺内建议要求立即开展山西作战。可是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大将固执己见,再次给予否定[11]。

  

*辻政信

  

   辻政信(1902-1968)是一位能言善辩,经常以出色的口才,按照自己的主张强行推动战局的参谋。作战参谋在日军中发言权很大。多数是陆军大学校出身的高级人才,辻在平型关战役时虽只是一位35岁的大尉,却已成为能影响第五师团首脑和方面军作战计划的出头人物。他在陆军幼年学校和士官学校都以首席毕业,陆军大学校的毕业成绩也是当年的第三名。属于被御赐军刀的“天保钱组”。巧舌如簧的辨术,过度的自信和强大的推进能力,曾使日军作战遭到多次重大损失。如在平型关作战中,晋军全面反击之时怂恿三浦旅团长下令前进大营镇,造成前线部队的大量伤亡和孤立。之后1938年诺蒙坎战役指挥中,也无视中央意图,极力主张扩大战线,是造成日军大败的责任者之一。虽世评不佳,战后仍能凭借优秀的口才连任四届众议院议员。在任中1968年,失踪在东南亚的旅行途中。

  

   二、第五师团的消极对抗和局部冒进

  

   以上是方面军首脑部的动向,下面了解一下第五师团和关东军是怎样扩大局部战斗,把战火引向山西的过程。

  

   寺内寿一决策后,第五师团无奈何接受了命令,做好了调往河北保定的准备和部署,并使国崎支队先行出发。但在全局上仍按兵不动,借口路况艰难消极对抗。9月21日,方面军要求第五师团9月末抵达保定平原,可第五师团则称9月末师团主力最多只能离开涞源,预计到达保定附近的时期为10月10日前后[12]。言外之意是即便进军保定,部队也赶不上10月上旬中预定的正定会战。

  

   第五师团一方面消极抵抗,拖延赴保定的日程,一方面却利用处于灵丘,浑源附近的现地部队继续扩大在内长城线附近的战斗。辻政信参谋在自己的意见被否定返回第五师团后,仍一如既往地继续怂恿师团参谋部推进局部的山西地区作战。在其影响下,9月21日,师团参谋长樱田武大佐赴方面军司令部进行联络时,对方面军参谋部称“若不清除盘踞在内长城线之敌,从涞源到保定的转进也必将受到妨碍”。樱田企图从上司口中得到在内长城线局部作战的许可。对此,冈部直三郎参谋长却再次申明了方面军企图。并叮嘱,即使转进前有此必要,也只能动员现地兵员,绝不能增大作战兵力[13]。之后向各部门布置了转移准备,对此樱田武大为不满[14]。

  

此时,以第21旅团为中心的部分部队,正在向灵丘方面推进。9月20日傍晚,步兵第21联队的平岩大队占领了灵丘县城,翌21日,步兵第十一联队的尾家大队也进驻灵丘。回到师团本部的辻政信参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太原会战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1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