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令共和党陷入两难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0 次 更新时间:2016-03-29 19:25:51

吴万伟  

   万百安 著 吴万伟 译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占尽优势令共和党人陷入两难困境:共和党是该害怕1964年提名巴瑞·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为总统候选人的那种全国代表大会,还是该害怕1968年民主党人提名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为总统候选人的那种全国代表大会?

   在1964年的总统提名大会上,温和的共和党人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被代表们抛弃,选民要求他们断绝与本党内右翼分子的联系。不是抛弃本党内更加保守的派别,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提名党内多数人更喜欢的候选人:来自亚利桑那州的戈德华特(在此透露一个消息:我父亲是戈德华特的强烈支持者)。

   戈德华特在接受提名的演讲中说,“我要提醒你们,在为自由辩护时,极端主义不是罪恶。让我提醒你们,在为正义辩护时,温和并不是美德。”这些话引发支持者的欢呼。作为“在为自由辩护时的极端主义”的一部分,戈德华特呼吁美国人有更大的意愿使用核武器去对付包括越南共产党分子在内的坏蛋。他还引用让人想起特朗普的笑话,“让我们给克里姆林宫的男厕所中丢一个原子弹。”这类言论让那些本来就打算投票支持戈德华特的人兴奋异常。但是,正如保守派评论家马特·刘易斯(Matt Lewis)在其极富远见的新书《笨得不会失败:共和党如何背叛里根革命而赢得选举》中指出,这种声明“在政治上非常愚蠢”,因为它们“强化了约翰逊总统的污蔑,即戈德华特是疯狂的、偏激的候选人”。在任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模仿戈德华特的口号“在你的心中,你知道他是对的”说出“在你的心中,你知道他是怪人”来嘲弄他。在一幅臭名昭著但非常有效的电视广告中,一个捡拾雏菊的天真的小姑娘与倒计时表和原子弹爆炸的场景并置起来,下面出现约翰逊的话“我们必须相互关爱,否则必须死亡。”虽然共和党的普通党员因为戈德华特获得总统候选人资格而“赢得胜利”,但戈德华特不仅在大选中惨败,而且连累好多共和党参选者一起大败。共和党在国会两院的议员选举中丧失了很多席次,这使得约翰逊及其民主党人通过了作为自由派主要政策倡议的大社会法案。

   到了1968年,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约翰逊总统逐渐加大卷入越南战争的力度。但是,当深受爱戴的(通常比较温和的)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发表评论文章要求从越南撤军时,他说出了很多美国人的心声。他们已经越来越厌倦这场深陷泥潭的战争,在半个世界之外且在战略上微不足道的国家却吞噬了美国很多士兵的性命。因此,约翰逊决定不再竞选连任。在民主党初选中,最受欢迎的候选人是越南战争的反对者,尤其是被悲惨刺杀的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和尤金·麦卡锡(Eugene McCarthy)。但是,在任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得到民主党既得利益者的支持,最终通过密室交易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虽然他并没有参加一场初选活动。虽然民主党利益团体的确让汉弗莱“赢得”提名,但这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一场公共关系灾难,几乎可以确保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M. Nixon)赢得胜利。在芝加哥的全国代表大会外面,反战示威者遭到毒打和催泪弹袭击,这后来被称为“警察暴乱”。(在此透露一点儿消息:我有个叔叔是芝加哥警察局的官员。)在会场内部,警察和安保人员使用暴力等强制性策略试图防止反对汉弗莱的代表挑衅。大选中的民众投票非常接近,但尼克松赢得了胜利。

   那么,所有这些与当今的共和党初选有什么关系呢?唐纳德·特朗普似乎会以较大差距赢得胜利,但大部分共和党“圈内人”不喜欢这个结果已经不再是个秘密。部分抗拒是共和党大佬如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等人的真诚信念,即特朗普不适当当总统。但是,共和党战略家中也有一种担忧,特朗普到现在为止是在美国选民的右翼或者主流,在总统大选中注定要失败。几乎所有最近的民调都显示希拉里·克林顿将战胜特朗普。(在最新的民调中,若桑德斯与特朗普对决,结果更好。)“让我提醒你这一点”是民主党选举活动针对特朗普的攻击性广告宣传的前兆。特朗普说过很多可能被民主党对手抓住把柄的极具破坏性的时髦语言,而黑人和拉丁裔美国人遭到毒打和被驱逐出聚会场所的视频将是产生极具冲击力的视觉画面。特朗普也可能令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席次上遭受损失,因为民主党候选人会使用特朗普来污蔑共和党的竞争者。民主党人只需要再赢得五个席位就能重新控制参议院,而与民主党议员相比,共和党参议员在2016年有更多人需要竞选连任。

   但是,一直有传言说共和党人已经有了应对这种糟糕处境的策略。如果卢比奥(Rubio)、克鲁兹(Cruz)和卡西奇(Kasich)能够赢得足够选举人票,从而阻止特朗普获得确保获得提名所需要的1237张选举人票,共和党就将举行讨价还价的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激烈的政治运作下选出被提名者。如果大会上有多数代表反对特朗普,他们将“只需要”同意支持某个替代特朗普的人即可。但是,这将激怒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为他们的候选人虽然获得最多的支持却被取消提名资格。大会上的勾心斗角将非常丑陋,自然也令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感到疏远,他们很可能在大选中并不会支持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共和党先前举行过的协商大会发生在1948年,他们选出托马斯·杜威代表共和党与哈里·杜鲁门对决,我们都知道结果如何。)

   简而言之,2016年的共和党面临一个两难处境,要么像1964年那样选出像戈德华特那样的候选人或像1968年那样选出汉弗莱那样的候选人。如果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他的极端观点或许可以保证共和党在大选中遭遇惨败。但是,如果该党大佬们找到办法提名特朗普之外的人作为候选人,将可能导致共和党分裂或被妖魔化,共和党在大选中也必然惨败。

   无论哪个选择胜出,全国代表大会上肯定会出现抗议者,焦点议题之一将是特朗普竞选中的种族主义。考虑到弗格森和巴尔的摩动乱之后出现的种族关系紧张情况,共和党全国大会上看到类似1968年民主党全国大会那样规模的动乱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正如伟大的棒球选手尤吉·贝拉(Yogi Berra)所说,“比赛没结束之前,一切都没有结束。”唐纳德·特朗普在全国大会第一轮投票中或许赢得提名所需要的选举人票。而且,西方其他民主国家的选举都证明极右翼政党的威力惊人,如法国的国民阵线、芬兰的正统芬兰人党、奥地利的自由党和希腊的金色黎明党。

   美国或许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这里透露一个信息:我有一则保险杠贴纸(贴在汽车后保险杠上、通常印有政治、宗教标语或幽默言语---译注),上面写着“2016年除了特朗普谁都行”。(这个口号并无必要,因为我的汽车是丰田普锐斯(Prius)的事实就说明我不大可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所以,请允许我最终以带有党派偏见的话作为本文的终结:特朗普先生,如果你真的当选总统,如果你仅仅因为美国同胞的种族、性别倾向或者宗教信仰而被骚扰的话,真正的爱国者决不会袖手旁观。我就是那些爱国者之一,因为我父亲的遗体就埋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紧挨着他是上士艾曼·阿卜杜拉·拉赫曼·塔哈(Ayman Abdelrahman Taha)。

   作者简介:

   万百安(Bryan W. Van Norden),瓦萨尔学院哲学教授,著有《中国经典哲学简介》(Hackett Publishing, 2011)等。

   译自:The Dilemma Trump Presents for the GOPbyBryan W. Van Norden

   http://read.hipporeads.com/the-dilemma-trump-presents-for-the-gop/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30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