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光:文革是增长社会理性认知最好的历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81 次 更新时间:2016-03-12 11:57:13

进入专题: 文革   社会理性认知  

王海光 (进入专栏)  

  

学术经历与感悟

  

   爱思想:您是怎么投入到当代史研究领域的?能回顾一下您的人生经历与学术研究的关系吗?

  

   王海光:我们这代人的人生经历都大差不差,都不是少儿有志,少儿成学或者当过兵,或者务过农,下过乡,或者像沈志华还下过海,我没下过海,比他的阅历少一块。但是大致都随着时代的潮流上下颠簸,可能有极少数人就在一边颠簸中一边想问题,想着想着最后就成了学者。更多的人想着这些东西太沉重了,就不想了,该发财的发财,该当官的当官,就这些人就走到别的路上去了。其实大家的起跑点都一样,都是没有什么学问知识,没有什么学术积累。文革的时候,我小学刚毕业,在上初中。大学读的是政教系。政教系是个大杂烩,现在文科基本上是从政教那一块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中共党史、党建,所谓的“老五门”就是这些东西。那时候所谓的学习其实都是一塌糊涂,学的那些东西,也都是垃圾知识,或许后来成为学者的这些人比较早的知道这些东西是垃圾知识,所以就不满足于上他们的课,听他们讲那些东西,也可能是这些人有点感知吧。

  

   爱思想:您如何评价海外史学界对于当代史的研究?

  

   王海光:他们做的比我们纯粹。他们有事业心,研究问题比较单纯,不像中国学者有这么多的私心杂念,也比较单纯,比较投入,对于学术有崇敬感。在方法论上,他们也很少有国内的这种桎梏,思维都比较活跃。所以,海外学者对中国的当代史学界的发展是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当然,他们也有短项,比如他们不是生活在中国,对一些东西的感知是有些隔膜,但是他们的敬业态度,做研究的那种细致、认真的态度,那种纯粹性,那种忘我精神,对学术的崇敬心理,都是大陆学者所不具备的。所以我给他们校正的时候,我也很有收获。除了方法论以外,我觉得海外学者做研究的认真程度是我们大陆学界做不到的。我还算是比较认真的,但是相对于他们做出来的工作我比较惭愧。

  

   爱思想:在您的研究中,哪些题目是受到他们的启发?

  

   王海光:也会有,你看到他们研究问题,他们怎么思考问题,他们为什么把这些问题当成一个问题进行理解,我在《时过境未迁》书中也讨论过。美国马里兰大学的高峥教授,在《中共党史研究》上发表了一篇书评,就是评《时过境未迁》这本书。书评中我觉得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角度,因为他是从大陆出去的,所以他提出的这几个问题是有针对性的。他说我们历史研究对象,有些人总是说一个大象你就研究一个鼻子,一个脚一个腿,这是破碎化的问题。他说你研究它的整体,你看到的也是整体的表相,也是局部,这个话也就他们经过海外训练的能够讲出来,我们一般都讲到我们把整个大象画出来,我们就掌握了全貌了,但人家就说全貌是不可实现的,这只是全貌的表相。他的这个说法,让我非常受益。

  

*《时过境未迁:中国当代史采薇》书影

  

   爱思想:您如何评价已故中国学者高华教授的研究?

  

   王海光:高华是个很不错的学者,发现问题的敏锐性,文字的表达能力都不错。这是从方法论的意义上讲的。我们可能看十本材料,才能构想出一个大概念,他看一本材料就能给你说一段故事,这是具有天才的。但对他的评价还得再过一段时间。

  

   爱思想:金冲及先生说,“未公布档案有些确实没法公布,但是公布的档案却没有充分利用”,材料占有对于当代史学者研究的限制有多大?

  

   王海光:材料占有的多少不构成对当代史研究的限制,关键是学养的多少。现在有很多人都是到街上,到潘家园去讨很多材料。但是做社会史研究,做个案研究,得有一个深厚的积累,就是需要的预备知识会非常多。比如,户籍制度研究,你要了解当时国民党怎么管理人口,世界管理人口的方式是什么?这个人口管理和不管理的差异性在哪里?民政是管什么?公安管什么?它都需要很多背景性的知识。做土改也是,你也得知道,地亩怎么回事,一地多主是怎么回事?一担的分量有多少,农民的土地哪些是一年两熟,哪些是一年三熟,一年三熟庄稼未必能够超过一年两熟的的庄稼,核算性在哪?还有农村工分的评定,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很细碎的,包括生活类的知识。这些东西如果你不清楚,给你材料也无法进去,也看不懂。所以这需要的预备知识很多。不像做高层研究,道听途说他就可以给你编故事,反正真假你也不知道。我们现在流传很多都是这样的故事,就是在高层研究中编造了很多谎言,然后下面就有人信,拿来当真正的史料去用,这种就是学养不够。但是它说明一点,做高层的研究门槛实际上是很低的,你编造都可以编造,做底层研究,做社会史的研究,它的学术门槛很高,不是人人能够做的。

  

   *访谈内容有删节。

  

进入 王海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革   社会理性认知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