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八路军缴获的〝日军砍刀〞

——评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展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85 次 更新时间:2016-02-28 12:53:49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  

姜克实  

  

   宣传是政治的需要,即使失真,从政治统治的角度来看并无可非议。因为其目的是实施统治,并不是要尊重事实。如同外交的技术,策略一样,只要是为了国家利益,对事实的掩饰,诡辩也可谓正当手段,并不会有人去追究外交官,政府发言人说谎的责任。可是很多下层庶众,并不通晓这个简单的道理,诚心实意,总愿意把当局的宣传内容当真。当然宣传者也欢迎这种效果,因为,目的中的政治统治,会变得更容易。

  

   可是若把宣传和事实混为一体,把宣传、教育的手段看作成历史事实,历史记录的方法时,就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混乱。不仅愚民,更会害己,最终使宣传丧失其本来应有的政治效果,成为削弱统治威信的消极要素。这种混同政治宣传与历史事实的现象,多见于国内的以宣传为目的的,国家级战争纪念馆中。

  

   两年以前的2014年3月18日,笔者为了进行实地调查,在山西大学有关部门的协助下,走访过平型关。目的是调查平型关战役的全体情况。当然,其中也包括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为此,笔者专门挤出了约一个小时,匆匆走访了乔沟近旁的平型关大捷纪念馆。这是一座雄伟的建筑,坐落于战场东方的半坡上。基底部的群雕背衬着白云顶的殿堂,五星红旗下,“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金字闪闪泛光。在从正面看不到的山顶部,更有一个广阔舒适的生活,办公的空间。

  

   承蒙某领导的好意,在午休未开馆的时间里,纪念馆专门为笔者打开了展示室,得以匆匆在馆内浏览了一遍。说实话,像预料中的一样,里面并没有多少笔者期待的文字,档案史料,展示的不过是一些照片,图片和为数不多的,如图1所示的約数十件实物展品(此外还有一个展窗)。

   值得吃惊的是,馆内年轻漂亮的讲解员们,除了按部就班地背诵讲词,說明之外并没有任何对战役,战斗的基础知识,也难见有对历史事实求实探真的兴趣。对于这些来自于城市的大学毕业生们来说,此处只不过是一个幽静,清闲,寂寞的工作场所。不了解国军在七、八公里外平型关口作战的事迹,不知道团城口,鹞子涧,跑池村等有关平型关战役的地点地名也罢,工作了几年只是进出于纪念馆内外,很多人甚至没走过一次八路军作战的乔沟现场(现在有旧道但不通汽车)。结果是在当地出身的工作人员引导下,才和我们几个来访者一起,第一次体验了每天都出现在讲词中的乔沟底天险。

  

   更令人吃惊的是展示的内容和展示品的解说。如下图,曰115师686团 “缴获日军胜利品”。仅一眼就发现了许多不应有的错误。

  

图1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实物展示

   首先,是国军使用的大刀,日军的记录中称“青龙刀”。是国军进行“夜袭”, “逆袭”作战中让日军闻而生畏的武器。在笔者阅览过的,日军有关在平型关口正面战场作战的记录中,经常可看到这种“青龙刀”出现。这种大刀,亦是抗日歌曲《大刀向日本鬼子们的头上砍去》[1]的主角。歌颂的是国军第29军(宋哲元军长)的大刀队,1933年3月在喜峰口战斗中奋勇杀敌时的情景。此代表着中国军人脊背骨的典型武器,不知为何在此处却被标为八路军在平型关战场上缴获的“日军砍刀”(见下图白圈中的小字)。

  

图2 青龙刀部分的扩大图。白圈内字为“日军砍刀”

   此刀来自何处?若真是平型关战场的遗留品,不用说应来自于关口的正面战场,勇士们血溅沙场,人去名陨,并没留下什么纪念碑,散落在战场墟土中的大刀,应是这些抗日英雄曾存在过的唯一见证。怎么能不进行调查研究轻易称是“日军砍刀”呢。使被排斥在馆外的大刀的主人死不能瞑目。

  

   看一下1937年当时日军的《诸部队兵器表》(装备表)[2],只见有两种军刀,一种为士兵每人必备的30年式枪用刺刀(30式銃剣)、另一种是下士官(准尉以下,曹长,军曹,伍长等称下士官)配备的32年式军刀。(将校(少尉以上)的军刀规定为自行购买,并没有统一制式)。这两种军刀,其实展示品中也有收录,如图一中的左中(枪用刺刀)和右上(下士官军刀)。


图3 日军装备的两种军刀

图4  1937年日军部队的装备表


图五 日军的92式重机枪与99式轻机枪

   第二个错误是轻机枪的种类。图1中下段出示了两种轻机枪,不错,都是日军的武器。左边的这种是11年式轻机枪,在中国称“歪把子机枪”,特征是枪身和枪托不在一条线上。日中战争初期普遍使用于国内各战场。在八路军打伏击的小寨村附近的两个战场(汽车队的乔沟战场,和行李队的小寨村南战场)的日军作战记录中,都可确认这种轻机枪的出现。据文献考证,在总数为450余人的两支部队中,至少有8挺左右11年式轻机枪的出现。虽然日军部队没有被“全歼”,但战斗中缴获三,四挺,当然不足为奇。问题是陈列窗右方的两挺重机枪,从形状可确认是92式重机枪,也是当时日军使用过的主要武器之一。只是其使用场所不是小寨村,而应该是与国军作战的平行关口正面战场。

  

   《滨田连队秘史》中的士兵岸本清之,曾描写过国军夜袭时抢夺这种机枪时情景。那是9月27日夜,地点在长城线团城口内鹞子涧村外。枪口下遗留了58具国军士兵的遗体,其中一位“勇敢的中国军人”挺身夺枪战死在枪口之前。此令日军震惊的行为描写,也说明了这种重武器的威力和夜袭战斗的惨烈[3]。我想,那位无名的勇士牺牲前紧握的,应是几乎已经被弹火烧红的枪管!可叹的是我们的平型关大捷念馆,其雄伟的建筑可曾为这些在平型关前线牺牲的国军勇士们分祭过一石,一砖?

  

   相反,在和共产党八路军115师的作战记录中,笔者并没有见过这种重机枪的出现。这是一种重型武器,操作一挺机枪,若加上弹药班成员,平均需要约15个人,两三匹马[4]。主要装备给前线作战部队(重机枪中队),而在小寨村战场被伏击的辎重兵(汽车队和行李队)不可能有这种装备和专门操作的战员。

  

   更滑稽的是图一中黄线圈中的这种轻机枪,从外表看是11年式轻机枪后一代的96式(6.6MM口径)或后两代的99式(7.6MM口径)轻机枪制品(仿捷克制,外表相似,仅口径,重量不同,如下图)。平型关战役的1937年9月,这两种后续武器并没有问世[5],怎么会出现在小寨村战场?肯定是事后从哪里借调来为八路“助威”的武器。若借用老式机枪,或许还会蒙住一些人,错用了新的,不免要露出马脚。

  

   还有,所谓缴获的战利品中展示了6种手枪,却不见一种是日军装备的武器。若仔细观看,会发现至少其中四种都是弹仓在前部的驳壳枪(Mauser,毛瑟),应该是中国军队的代表性武器。

图六 展示手枪和日均装备的14年式手枪的比较


图七 被称为是在平型关的八路军战士的照片

   图出示的为当时日本陆军甲师团装备的14年式手枪,比较一下很容易确认其外形的不同。

  

   此外,还有那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的1938年4月,国军在台儿庄附近战场歼敌作战的照片,在此被称为“八路军第115师伏击日军”。对此照片的滥用,笔者已有过详细考察[6],请自行参考,在此不多赘言。

  

   总之,要想使人相信“大捷”的事实,必须要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和专门学识。拿出史料,史实,证据等来说明,使参观者从心里信服。要知道,纪念馆,展览馆并不是政治的宣传的工具,也不是教育机关。而应是历史事实的记录,研究的神圣场所。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现在日本和国外的各种有价值的博物馆,纪念馆都是在进行展示的同时,以收集,收藏资料,文物,进行研究为目的的组织。其中要有被称作为“学艺员”(英語: curator)的,有国家资格并具有研究生以上学历水准的专门人才。他们不仅是讲解员同时也是馆藏文物史料的专职研究者。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4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