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友:解读修正主义国家:概念、指标及涵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93 次 更新时间:2006-05-25 22:34:26

进入专题: 修正主义  

韦宗友  

  

  库格勒在最近与罗纳德·塔门(Ronald L. Tam2men) 合写的一篇文章中,则分别从领土争端、军备、对国际规则的态度、意识形态以及贸易等五个方面来判断一国是否具有修正主义倾向。〔16〕

  上述学者给出的评判标准表明,判断一国是否是修正主义或具有修正主义意图,不能仅仅关注权力,还要关注该国对置身其间的国际体系规范的态度。本文在上述两位学者研究的基础上,综合考虑权力以及制度规范两个层次,认为修正主义国家有以下一些指向性特征。

  第一,军费开支大幅度增加。修正主义国家谋求的是根本上改变或颠覆现存秩序,并不惜为此动用武力,因而维持庞大的军费开支和军事力量是其政策的基本支柱。而这也是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具有修正主义动机的一个重要指标。其军费开支可从两个方面进行量化:一是军费开支占该国GDP 的比重;二是军费开支的绝对值。如果一国军费开支占GDP 比重有较大增加,或军费开支的绝对值较同期的其他国家有较大增长,那么该国很可能具有修正主义动机。

  第二,以武力威胁或武力解决问题。由于修正主义国家具备相当的军事实力,又对现存秩序极为不满,因而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成为它们改变现状的主要工具。希特勒德国在迫使捷克斯洛伐克割让苏台德地区时,就是以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为后盾,迫使张伯伦签订了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协定》,满足了希特勒的领土要求。此后,他更是不惜发动世界大战来建立一个德意志民族主宰下的“欧洲新秩序”。日本则以武力侵略中国、东南亚地区, 妄图建立一个日本主宰下的东亚秩序。

  第三,漠视或违反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虽然不同历史时期,人们对国际关系准则的界定有所不同,但在同一时期内,仍然存在一些为绝大多数国家公认的准则或行为规范。这些准则和规范反映并规定了一个时期内国际关系的基本现状或秩序。如果一国无视或公然违反这些准则和规范,那么很难认为该国是个维护现状的国家。就当前国际关系而言,主权和领土完整、和平解决国家间争端、反对侵略、维护基本人权无疑是主要的国际关系准则。至于人权与主权的关系,虽然存在争论,但国际社会的主流意见仍认为,一方面各国负有维护国内人权的责任和义务,另一方面,除非一国发生严重或大规模践踏人权现象(如种族屠杀或灭绝) ,原则上不应以此干涉他国内部事务,更不能以此推翻他国政权。

  第四,对主要国际组织的参与度和认同度低。国家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其对现存秩序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在它对现存主要国际组织的参与度和认同度上。如果一国根本游离于主要国际组织之外或对其充满敌意,则很难说该国对现状感到满意。概言之,如果一个国家军费开支大幅度攀升,动辄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漠视或频繁违反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不愿受国际组织的约束,那么该国即便不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至少也是正在滑向修正主义的国家。

  

  四、美国:正在生成的修正主义国家?

  

  德国历史上著名的宰相俾斯麦在德国赢得三场精心策划的统一战争后曾说,德国已经是一个“心满意足的国家”,别无他求,惟一的任务就是消化战争的胜利果实,巩固德意志的统一。〔17〕从某种意义上说,冷战后的美国也处于类似俾斯麦口中的德国地位,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拖跨了半个世纪来一直对其安全构成威胁的惟一强大竞争对手苏联,赢得了冷战。它的经济、军事、科技实力以及文化吸引力无人能望其项背。它还拥有广泛的军事联盟网络,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化国家是其盟国或朋友。它是惟一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庞大军事基地网络的国家,在全球主要的战略要津或“枢纽地带”拥有“前沿军事基地”。它也是惟一具备在全球范围内投送常规和非常规力量的国家。它没有理由不“心满意足”。实际上,冷战后美国国内也一度升起要美国压缩军费开支,分享冷战结束的“和平红利”的呼声。〔18〕

  那么冷战后的美国有没有“心满意足”呢? 有没有顺应体系结构变化和国内舆论要求压缩军费开支,安享和平的红利呢? 有没有如美国一些学者所言,是致力于维护体系稳定的现状国家呢? 我们不妨以上述四项指标为参照,对美国的行为进行判断。

  第一,军费开支。冷战结束后,由于苏联这一致命威胁不复存在,而且美国经济一度陷入困境,因而国内要求压缩军费开支的呼声甚高。在这一背景下,克林顿上台后,开始逐年削减美国的军费开支,军费开支占GDP 的比重由1992 年的4. 8 %下降到2000 年的3 %。尽管如此,由于美国军费开支的基数很大,因而绝对值仍然很高,2000 年时仍高达3223. 09 亿美元。而且同一时期,世界上主要大国的军费开支均呈现下降趋势。〔19〕克林顿压缩军费开支的做法受到民主党、特别是共和党内保守派的强烈抨击。一些里根政府时期的军界要人以及保守派知识分子甚至成立了一个名为“新美国世纪计划”的组织,鼓吹重振美国军备。〔20〕2000年,共和党保守派小布什入主白宫后,将一大批里根、老布什时期的共和党保守派分子揽入外交及国防等政府要害部门,重振美国军备正式提上议事日程。2001年的“9 ·11”恐怖袭击则加速了这一进程。从2001 年开始,美国的军费开支每年急剧上升,到2004 年更是高达4620. 99 亿美元,短短四年里军费开支增幅高达14 %。〔21〕无论是增长幅度,还是增长额在世界主要国家中都是绝无仅有的。

  第二,对使用武力的偏好或使用武力的频率。冷战结束以来,在所有的跨国界军事冲突或战争中,除了1990 年伊拉克对科威特发动的战争外,美国几乎全部参与进去。这在世界主要大国中是绝无仅有的。不仅如此,随着美国在1991 年的海湾战争以及1999 年在科索沃战争中的“轻松”胜出,美国已经决定性地走出了曾困扰美国多年的“越南战争后遗症”,对在海外使用武力的意愿显著增强,使用武力的门槛大大降低。〔22〕“9 ·11”恐怖袭击则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美国先后以反恐为名对阿富汗、伊拉克动武,并对伊朗、朝鲜、利比亚乃至叙利亚等国发出战争威胁。与此同时,布什政府在2002 年通过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指出传统的“威慑战略”已不适应新形势,鼓吹对恐怖主义、“失败国家”以及“无赖国家”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以确保美国的绝对安全。〔23〕这一新战略大大降低了发动战争的门槛,认为既便不存在“迫在眉睫的”威胁,只要对方具备了对美国造成伤害的能力、并具有使用这种能力的明确意愿,美国就可以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或战争。美国2003 年对伊拉克发动的战争,正是这一新战略理念的首次实验。正如一些学者所言,这一“先发制人战略”已经大大突破了西方几个世纪以来的正义战争理念,恶化了国际关系,并可能由此引发其他国家的效尤,加剧国际紧张局势。〔24〕

  第三,对国际关系准则的态度。虽然全球化以及地区整合使得主权已不具有先前那样的“不可渗透性”,出现了将部分主权(如经济主权) 部分(而非全部)让渡的情况,但不可否认的是,主权独立(及平等) 仍然是当今国际关系中的一个基本准则。而且,既便出现部分让渡的情形,那也是在一国自愿的基础之上,如果一国不愿意,它可以选择不让渡。不久前,法国及荷兰国民在全民公决中对欧洲宪法说不,清晰说明既便在一体化程度走在世界前列的欧盟,主权依然是一体化难以逾越的一道槛。美国对自身主权的维护更是极为重视。它拒绝加入国际刑事法庭,理由之一是它可能损害美国的司法审判权。然而,美国对自身主权的重视似乎并没有妨碍它对别国主权的漠视,也未能阻止它以各种借口干涉他国的内政。小布什的新国家安全战略公然提出,为确保美国安全,可以更迭他国政权。伊拉克战争后,推进民主、更迭政权甚至成了布什每次发表演说的口头禅。这一“革命性”的新战略,无疑对几个世纪以来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构成了挑战。此外,鼓吹不必等到威胁“迫在眉睫”、只要发现他国具有敌意并具有造成危害的能力就可以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其实质乃是试图模糊“自卫”与“侵略”的区别,借自卫之名行侵略之实。〔25〕而这无疑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的基本原则。

  第四,对国际组织的态度。冷战结束之初,由于苏东集团不复存在,老布什政府一度对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寄予厚望,视多边制度为其设想的“世界新秩序”之基石。〔26〕1991 年的海湾战争也是在联合国的授权下由美国率领的多国部队发动的,并成功恢复了科威特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其继任者克林顿也是多边主义的信奉者,认为多边主义是分担领导责任、获得行动合法性以及实现美国外交政策目标的合适工具。〔27〕克林顿执政时期推行的“接触战略”也是以多边主义为外交手段的。然而,即便在大力提倡多边主义的克林顿时期,对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不满甚至敌意也时常显露,单边主义幽灵若隐若现。1994 年美国在索马里维和遭遇挫折后,干脆撤出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对联合国的维和行动采取日益不合作的态度,并长时间恶意拖欠联合国会费。1999 年美国在未获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率领一些北约成员国悍然发动对科索沃的战争,挑战联合国的权威。美国参议员杰西·赫尔姆斯(J esseHelmes) 曾傲慢地说,联合国可以成为美国发挥世界作用的有用工具,但如果联合国“渴望将自己标榜为新的国际秩序的道德权威⋯⋯那么它将招来对抗,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将最终退出”。〔28〕

  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单边主义倾向骤然增强。持保守主义理念的小布什政府认为,多边主义不是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合适工具,只会束缚美国的手脚,甚至侵害美国的主权。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只是“空谈馆”,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效率。美国坚强的实力以及运用这种实力的意愿,才是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有效手段。〔29〕很快,小布什政府就对多边主义“操刀一割”:不愿介入由联合国主导的国际维和行动;退出克林顿签署的《京都议定书》;废除克林顿签署的任何关于国际法庭的协议,并拒绝签署任何有关设立国际刑事法庭的条约;不顾多数国家的反对,执意发展和部署国家导弹防御体系, 追求一己的绝对安全。

  “9 ·11”恐怖袭击后,出于反恐需要,小布什一度收敛了单边主义作风,但一俟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轻松”结束,其单边主义苗头便“报复性”反弹。他宣布单边废止《反导条约》(ABM) ;重申反对强化《生物武器公约》;要继续将反恐战火烧到他国国土,明确表明将不惜单方面对伊拉克动武,推翻萨达姆政权。美国的单边主义做法,不仅引起中、俄等国家的疑虑和不满,也导致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与之离心离德。一位欧洲政治家警告美国应与欧洲“协商”,而不是将后者视为其“卫星国”。〔30〕此后,围绕伊朗核查问题,欧洲与美国也数度发生“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外交解决”与“武力解决”的矛盾。美、欧分歧与矛盾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31〕当前,由于美国在伊拉克陷入的窘境,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行为开始有所收敛。

  从上述四项指标来看,很难将美国在冷战后、特别是小布什上台以来的对外政策行为理解为“维护现状的”。其军费开支、对使用武力的态度和频度、对国际关系准则的看法、对国际组织的态度,都与国际社会的主流观点有较大出入,某些方面甚至背道而驰,表现出较强的修正主义国家倾向。

  

  五、结论

  

  在考察修正主义国家时,权力虽然是个重要的概念,但却不是惟一重要的概念。正如本文及一些学者的研究表明,一国是否是修正主义国家并非取决于该国的权力是否正在急剧上升,而主要取决于该国对现存国际秩序的态度以及所作所为。换言之,崛起国并不必然就是修正主义国家,而霸权国也并非“天然的”现状国家。如果一国的军备相对于他国大幅度上升、动辄威胁或实际使用武力、无视或践踏国际关系准则以及对国际组织的参与度和认同度低,那么即便该国是个霸权国而非崛起国,也可能是个修正主义国家或至少具有修正倾向的国家,正如本文对美国的分析所表明的那样。

  当然,任何指标的设定都带有一定程度的片面性或不准确性,因而,按这一指标作出的判断也可能存在不足和需要进一步修正的地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如果一国在上述各项指标中都不能“过关”,那么很难说该国是一个坚定的维护现状的国家。同样,如果该国在上述所有指标中都显示出较强的“现状倾向”,也很难说它是个修正主义国家。

  

  [注释]

  〔1〕E. H. Carr , The Twenty Yearsp Crisis 191921939 :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修正主义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17.html
文章来源:《国际论坛》2006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