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展:美国民权运动中的中国因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1 次 更新时间:2015-12-12 16:23:08

进入专题: 美国   民权运动   毛泽东  

于展  
《毛主席语录》成为黑豹党的必读书目。例如,牛顿在回答“黑豹党如何让无权的美国黑人在美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下获得一种革命的和民族主义的重新安排”的问题时,其答案就是毛泽东的口号“枪杆子里出政权”。(37)可见黑豹党强调武装夺取政权的座右铭主要来自毛泽东。1969-1971年,黑豹党又提出新的“为人民服务”计划,内容包括儿童免费早餐、自由学校、免费诊所等,其思想基础就是毛泽东所倡导的“革命者为了革命成功要表达对大众需要的关注以赢得大众,必要的支持”。(38)黑豹党还努力学习毛泽东的政治教育、政治工作和大众宣传。认为击败敌人不仅依靠军事行动,也依赖于政治工作,后者包括在大众中进行政治宣传。(39)在对黑豹党党员的政治教育中,《毛主席语录》是地方分支机构的主要教学工具。在黑豹党重组过程中,尤其是1969年1月4日黑豹党首先公布自己的26条规则时,整个借用毛泽东思想的纪律原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后来又添加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看上去与中国共产党是一样的。党员们因此被要求礼貌讲话,公平买卖,借了东西要还,损坏了东西要赔,不拿穷人一针一线,一切行动听指挥。毛泽东的不破坏庄稼的禁令被黑豹党改成不破坏财产。这些调整使得原来对中国农民士兵的指示变得更适应美国城市中心的黑人市民。(40)

   黑豹党的多位重要领导人都非常崇拜毛泽东,如克利弗家中的墙上挂着巨幅的毛泽东画像,当有人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他回答说“毛主席是地球上最伟大的领袖”(41)。在建立黑豹党之前,牛顿已经沉浸在毛泽东思想当中了。毛泽东的著作尤其给他留下了深刻而持久的印象,他写道:“当我读了四卷本的《毛泽东选集》,获悉了更多中国革命的事情时,我的转变就完成了。”(42)原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主席后成为黑豹党领导人的斯托克利•卡迈克尔在底特律事件后指出:许多参加斗争的美国黑人手上拿着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他说,毛主席的许多教导正在帮助美国黑人觉醒起来。(43)1969年后,卡迈克尔、克利弗、牛顿等黑人领袖也相继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70年克利弗访问中国时,他感谢毛主席支持美国黑人的斗争,他的发言发表在1970年6月12日的《北京周报》上,使其在中国获得很大的名声。(44)1970年,当黑豹党的领导人伊菜恩•布朗访问中国时,她被中国革命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大大震惊了。1971年,牛顿应邀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前率黑豹党代表团访华,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回国后受到美国媒体的广泛关注。他描述自己在中国的经历是“一种自由的感觉,好像千金重量从我灵魂中被搬走了,我真正能成为我自己……我第一次在生命中感到绝对自由了”(45)。

   在思想方面,毛泽东的暴力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等思想也深深影响了黑豹党的意识形态。因为中国的例子可以赋予黑豹党成员发展自己独特计划的力量,使他们抛弃了马列主义中不适合黑人现实的一些理论观点。克利弗清楚地阐释了毛主义和朝鲜金日成的思想在为民族解放斗争或第三世界人民利益而重塑马列主义方面的作用。在1968年题为《论黑豹党的意识形态》的小册中,克利弗清楚地表明,黑豹党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但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等人及其信徒都没有提供太多有关对种族主义的理解和斗争的思想。他写道,“随着1948年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一些新的东西注入到马列主义当中,它不再是狭隘的排外的欧洲的现象。金日成和毛泽东同志把马列主义的经典理论运用到他们自己国家的环境当中,因此使意识形态有益于他们自己的人民。但他们拒绝吸收无益于他们自己而仅仅与欧洲有关的部分”(46)。

   该党的思想主张,前期侧重于自卫、黑人自决等黑人民族主义,后期则转向革命、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等激进思想。正如牛顿在1971年写的那样:“黑豹党从黑人权力运动中成长起来,但是这个党已经从黑人权力的意识形态转向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我们已经不像以前的黑人权力那样,是民族主义者,我们变成了国际主义者。”(47)为此,牛顿设计出新的计划:“建立一个社会联合的框架,在不同社会间,提供成比例的代表和进行世界财富的平均分配。”他希望:“在那样的社会里,人们快乐幸福,战争被废弃,国家本身不复存在,我们将拥有共产主义。”他甚至异想天开,要领导世界人民进入国际共产主义革命的时代。(48)可见牛顿完全放弃了黑人自决,认为唯一可行的战略是全球革命。在很多方面,牛顿关于民族问题的立场比所有自封的毛主义的组织都更接近毛泽东的本意。毛泽东认为美国的黑人大众与统治阶级的矛盾是阶级矛盾,黑人斗争一定要与工人阶级运动和推翻资本主义结合在一起。(49)

   在斗争手段上,黑豹党的领导人大都强调暴力、革命和战争等。克利弗在1968年就预测了大屠杀年代的到来:“我毫不怀疑,大屠杀即将到来。黑人解放的暴力阶段来临了,它将广泛传播。在射击与鲜血中,美国将被染红。死尸将散堆在大街上……”(50)他公开宣称,“为了改变美国的社会秩序,我们必须破坏美国现存的权力结构,我们必须颠覆政府……唯一可能的方法就是以暴力颠覆压迫人民的统治阶级的国家机器”(51)。牛顿也指出:“我们鼓吹废止战争;我们不想要战争;但是战争仅仅能通过战争来废除;为了废除枪就有必要举起枪。”(52)在斗争的具体方法和策略上,牛顿主张以游击战术取代街头骚乱。克利弗也号召在美国开展游击战,他甚至支持恐怖主义行动,为恐怖组织“气象员”的策略辩护:“在革命的时代,仅仅有战争和战争的自由,我喜欢破坏和混乱的天使,反对保守以及法律和秩序的魔鬼。”他鼓吹,为了革命的利益可以做一些恐怖主义的行动,如刺杀总统和官员、绑架和放炸弹等。(53)

   成为合并后的黑豹党主席的卡迈克尔此时也日益变得激进,主张推翻资本主义,鼓吹暴力革命。他说:“美国资本主义已经建立了一个国内殖民主义的制度,因此在这个国家里争取黑人权力的斗争就是把这些殖民地从外来的统治者中解放出来的斗争。……我们企图在黑人中建立的社会不是一个压迫人的资本主义社会……我们是为争取在美国国内进行财富再分配和结束私有财产而斗争的。……为了在我们的社会内拥有土地、房屋和商店并控制那些社会里的政治活动,我们只能使用攻击性的暴力而没有别的选择。”(54)

   但值得注意的是,牛顿与激进的克利弗决裂后,开始变得日益温和,甚至主张选举政治和社会改革。这与中国的影响也有一些关系。1971年尼克松访华后,中国在世界左派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甚至遭到他们的严厉批评。然而,牛顿和布朗不仅在尼克松访华前访问了中国,而且宣称他们参加选举政治是受到中国加入联合国的鼓舞。牛顿认为黑豹党转向改革主义和选举政治并不与中国推翻美国资本主义的目标相矛盾,也不违背革命的原则。它只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策略。(55)

   此外,在思想的一些具体细节方面,黑豹党也受到毛泽东的影响。如毛泽东“妇女能撑半边天”的名言以及他对妇女平等和参与革命运动的论述赋予了妇女解放运动以革命的合法性。毛泽东关于妇女平等的语言在黑豹党中为即将到来的黑人女权主义提供了空间。新任的宣传部长布朗在1971年从中国回来后不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黑豹党承认我们的中国同志在革命的所有领域的积极领导。尤其是我们赞成中国有关妇女与男人有同等权利和地位的立场。”一些黑豹党的女党员在组织内开辟了争取自由的空间。例如,通过设计运作免费早餐和教育计划,黑人女性党员挑战了资本主义、种族主义和父权制。一些黑人女性激进分子还上升到领导地位,这有助于发展一种激进的黑人女权主义。(56)

   如果把黑豹党领导人牛顿、克利弗、卡迈克尔和布朗等人的这些主张同《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两次支持黑人斗争的声明中的话语作比较,就可以看出很多相似之处,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都熟读毛泽东的著作,并十分崇拜毛泽东,所以毛泽东才对他们的思想产生这样深刻的影响。那么,美国黑人激进组织及贫民窟中的黑人为什么会对中国及毛泽东思想如此感兴趣并深受其影响呢?原因很简单,美国城市贫民窟中的黑人大多失业、贫穷,境遇悲惨,他们甚至自称住在“美国国内的殖民地”,(57)认为黑人一直受到美国政府和白人的剥削和压迫,是被压迫的民族,因此要起来“革命”,改善自己的处境。而“红色中国”原来也属于半殖民地的落后国家,如今通过革命成为“红色巨人”,这就提供了被压迫人民革命成功的一个榜样,让黑人感同身受,于是欣然接受。《毛主席语录》更将深奥的理论和思想变成脍炙人口的、简短的、易于理解的口号与短语,更易于被黑人接受,成为他们口中的“革命话语”。因此毛泽东思想在美国黑人中大受欢迎就不难理解了。

   余论

   总之,中国尤其是毛泽东对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黑人激进组织革命行动运动以及黑豹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促进了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向激进方向发展。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影响呢?我们需要把中国对美国黑人的影响放在当时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的国际背景下考察,中国在这样大的潮流和背景下为美国黑人提供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白人的独特的道路,因而才受到他们的欢迎。这条道路提供了有色人种的或者说第三世界的马克思主义模型,使之能够挑战白人和西方的阶级斗争观点,以适应他们自己的文化和政治现实。虽然中国的作用在很多方面都是矛盾的或者有问题的,但事实确实是中国的农民而非欧洲的工人阶级制造了一场社会主义革命,开辟出一条不同于苏联和美国阵营的道路,这赋予了黑人激进分子对革命和权力的深切渴望。毛泽东向黑人民族证明不需要等到客观条件成熟再起来革命,他坚持中国农民的革命能力不依赖于城市工人阶级的观点以及大跃进的实践,尤其对那些怀疑必须等到客观条件成熟才能发起革命的黑人激进分子具有很大的吸引力。(58)而且很多美国激进黑人认为自己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处于国内的殖民主义的压迫中,与历史上深受异族统治及近代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压迫的苦难的中国有相似的经历和相似的感受(59),而毛泽东开出的这种迥异于西方白人的药方正好可解他们的困境,可谓对症下药,容易引起共鸣。由此黑人激进分子把中国看作第三世界革命的象征,把毛泽东思想作为行动的指南。(60)

   事实上,大部分黑人激进分子是通过非洲的反殖民斗争和古巴革命发现了中国。(61)正如理查德•沃林所言:“毛泽东成功地为世界提供了一套全新的以农民阶级为核心的革命模式——一个似乎很好地适应了这个全球反殖民斗争时期的模式。很快中国式农民共产主义的模式通过卡斯特罗在古巴的夺权,以及越南人民摆脱美国帝国主义束缚的英勇努力而被放大了。”(62)很多黑人激进分子不仅公开支持古巴革命,而且还实地去参观古巴。其中有一个人叫哈罗德•克鲁斯,他是一个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者。他认为古巴、中国和非洲的革命将复活激进的思想,因为他们证明了民族主义的革命潜能。在1962年的一篇论文中,克鲁斯写道,“新一代美国黑人正在向以前的殖民地世界寻找领导人和洞见,其中的一位英雄正是毛泽东”。这些英雄还包括非洲的卢蒙巴、恩克鲁玛,拉美的卡斯特罗、美国的马尔科姆、威廉等。在1962年的另一篇论文中,克鲁斯更加清楚地表达了他的革命民族主义的全球特点。他认为美国黑人处在国内殖民主义的统治之下,他们的斗争必须被看作全球反殖民主义斗争的一部分。在他看来,以前的殖民地是革命的先锋,而古巴和中国正处在这种新型社会主义革命的前沿。古巴、非洲和中国的革命对阿米里•巴拉克有同样的影响,他后来建立了深受毛泽东思想影响的革命共产主义联盟。他在给阿尔及利亚革命领导人编辑的杂志《非洲革命》投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当中国人爆炸了他们的第一颗原子弹时,我写了一首诗说,殖民地人民的时代重新开始了”(63)。

毛泽东对文化斗争的强调还深深塑造了围绕着黑人艺术和政治的争论,引发了美国黑人的文化革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   民权运动   毛泽东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027.html
文章来源:《全球史评论》(京)2014年第7辑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