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展:美国民权运动中的中国因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1 次 更新时间:2015-12-12 16:23:08

进入专题: 美国   民权运动   毛泽东  

于展  
是帝国主义统治最薄弱地区,是目前直接打击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风暴地区。这些地区民族民主革命运动同国际社会主义革命运动是当代两大历史潮流。”中国作为正统的社会主义国家支持这些国家民族民主革命是理所当然的,是中国国际主义精神的表现,也是中国进行“反帝反修”、“世界革命”的直接诉诸形式。(18)在这一思想指引下,中国对亚非拉的民族解放运动进行了大量物质和道义上的援助和支持,而美国黑人作为世界黑人的一部分在美国国内直接对美国帝国主义发起了冲击,这就自然引起了中国更多的关注。1959年,毛泽东邀请已在加纳定居的著名美国黑人杜波伊斯到中国来度过他的91岁生日,杜波伊斯对中国人的变化,尤其是对中国妇女的解放感到震惊,这使他确信中国将领导发展中国家走向社会主义。(19)作为一名世界闻名的黑人领导人,杜波伊斯由此成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盟友。但1963年杜波伊斯去世后,中国迫切需要找到一名新的黑人领导人来支持中国的国际斗争。就在这个时候,威廉出现在中国的视野中。早在流亡古巴期间,威廉就写信邀请毛主席发表支持黑人斗争的声明,得到了毛主席的热情回应。在此期间,威廉的思想日趋激进,并利用自创的广播和报纸不断向美国黑人宣扬暴力革命。此时古巴内部的保守派因为国家安全问题对威廉进行了压制,不允许他再发表过激的言论。(20)同时,由于中苏分裂后,古巴跟随苏联反中,而威廉却日益与中国关系密切,他在古巴的处境不断恶化。威廉由此对古巴心灰意冷,而此时中国的外交正日益激进,宣扬世界革命,与威廉的思想主张异曲同工。这样到1965年,双方一拍即合,威廉很快就携全家来到北京,成为中国主张世界革命的黑人代言人。中国政府鼓励威廉继续主持《改革者》报纸的出版和“自由南方电台”的播放,主要是进行“反帝反修”、“世界革命”以及介绍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的宣传,这些信息连同《罗伯特•威廉在中国》的纪录片等材料不断向美国黑人乃至亚非拉第三世界广泛传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例如很多美国黑人和组织给威廉写信来表达他们对威廉、中国及毛泽东的支持。这样,威廉就在中国和美国黑人之间建立了跨国的联系,有助于美国黑人激进分子把自己看作一个全球运动的一部分。(21)

   但在北京期间,由于威廉已远离自己美国南方的根基,脱离了地方制度,还陷入了革命的狂热中,认为美国黑人的罢工和游击战将颠覆美国政府,所以他对美国黑人斗争的影响有所减弱。尽管如此,他仍是黑人自由运动最好的组织者之一,很多黑人还把其作为自己的偶像和领袖。(22)例如,1968年3月底特律召开一次黑人会议,宣布在美国南部五州建立一个独立的“新非洲共和国”,在北京流亡的罗伯特•威廉被推选为首任总统。同期的激进的“革命行动运动”组织也推举威廉为主席。激进的黑人组织黑豹党的成立更是受到他的直接影响。(23)可见威廉虽然远在中国,但他对美国黑人激进运动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而通过他这一中介,中国尤其是毛泽东的影响在美国黑人尤其是城市贫民窟中的黑人中不断扩大了。

   中国对革命行动运动组织的影响

   革命行动运动组织是因受到威廉的影响而建立的,而这一组织又促进了黑豹党的创建。因为后来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等黑豹党的创立者都是革命行动运动组织的成员,在组织中受到很多激进思想的训练和熏陶,为他们后来建立黑豹党奠定了基础。所以说革命行动运动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黑人激进运动中起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

   威廉流亡到古巴激发了革命行动运动组织的建立。1961年,学生民主社会组织的黑人成员和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及种族平等大会的一些积极分子在俄亥俄会面讨论了威廉在门罗的著作以及他后来流亡的重要性。在唐纳德•弗里曼的领导下,他们组成了一个叫挑战的组织。后来在1962年春他们解散了挑战组织,又建立了革命行动委员会。几个月后他们把基地搬到费城,开始印刷杂志和报纸,其目标是建立一个以革命民族主义、年轻人组织和武装自卫为核心的全国性运动。革命行动运动代表了战后第一次把马克思主义、黑人民族主义、第三世界国际主义融合进一个连贯的革命计划中的严肃而持续的努力。在该组织的一名领导人马克斯•斯坦福看来,“革命行动运动努力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运用到黑人的环境当中去”,并宣扬“美国的黑人解放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先锋”。(24)

   威廉虽然流亡海外,但是对革命运动组织仍有很大的影响,他在很多方面被看作革命行动运动组织之父。组织主要从威廉和以前的一些共产主义者那里寻求政治指导。1963年组织的重要成员建立了非洲裔美国人民族解放党,选举流亡中的威廉为主席。他们鼓吹武装起义还直接利用了威廉在美国城市开展游击战的理论。(25)一些领导人,如斯坦福去古巴会见了威廉。一些组织成员利用威廉的《改革者》报纸和相关材料把组织扩大到美国其他地区。(26)

   主要通过威廉的间接影响(27),中国对革命行动运动组织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斯坦福这样的领导人认同中国农民的起义,认为农民起义帮助共产党取得胜利。他们宣扬的游击战利用了毛泽东的名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组织的领导人相信城市中的游击战不仅可能,而且能在90天内获胜,认为把大众和革命纪律结合起来是胜利的关键。斯坦福的文章《黑人游击战:战略与策略》很多地方充斥着毛泽东式的语言,如:“美国黑人将成为黑人世界革命中‘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城市骚乱“是美国黑人人民战争的序幕,人民战争不可避免会遇到很多困难,在它发展的过程中会有起伏和后退,但没有力量能改变它最终走向胜利的趋势”,“战略上藐视敌人是革命的基本需要”,“对革命者来说策略上重视敌人也是很重要的”。(28)可见他已经熟知毛泽东的游击战理论,并希望将其用来指导美国黑人的斗争实践。同时,他也认为,不考察具体的条件,不在每个地方的具体革命实践中采纳合适的斗争形式,人民战争不可能获胜。因此从美国的具体情况出发,他主要采纳了威廉的城市游击战的理论,与毛泽东强调的农村包围城市的农村游击战有所不同。

   组织领导人还把自己城市中的黑人游击队和中国的红军相对比,深信毛泽东对党和人民军队制定的革命伦理道德。他们制定了自己的行为规范。例如“革命民族主义者要对党内的所有权威保持最高的敬意,不能被金钱、荣誉或任何个人所得腐化,要毫不犹豫地让个人利益服从于党的领导利益,将保持最高水准的道德,不从大众中带走一根针或一片面包那样小的东西。兄弟姐妹们将对彼此保持最大的尊敬,将从不会为个人所得而误用或利用彼此,将从不会为任何理由而误解革命的信条”(29)。这些规范与毛主席语录非常相似,最后的例子甚至直接来自毛的三大纪律中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30)毛主义强调革命伦理和道德改造至少在理论上可以与黑人宗教的传统产生共鸣。信奉毛主义的黑人宣扬自我克制、秩序和纪律。威廉从中国回国后,要求所有的年轻的黑人积极分子进行个人的道德改造。对黑人革命者来说,毛泽东思想的道德和伦理维度集中在个人的改造方面。这与黑人穆斯林领袖马尔科姆•X的人生经历非常相似。毛主义的伦理道德最终加强了马尔科姆作为革命者典范在美国黑人中的地位。(31)

   革命行动运动组织制订了12点计划,呼吁发展自由学校、全国黑人学生组织、步枪俱乐部、黑人农民合作社等,不仅是为了经济发展,也是为了维持黑人社会和游击队力量。组织特别强调国际主义,承诺支持亚非拉的民族解放运动,也采纳了泛非的社会主义。(32)其成员把自己看作殖民压迫的对象,要在国内发起反殖民的斗争。正如斯坦福在一篇内部报告中写的那样,“革命行动运动组织的立场是,美国黑人不是美国的公民,他被剥夺了权利,只是殖民主义压迫奴役的对象。这一立场说明美国黑人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他们战斗的目标不是为了整合进白人社会,而是为了争取民族解放”。因为殖民地有自决的权利,革命行动运动组织把美国黑人看作不结盟国家中的一员。一些成员甚至把自己认同为“万隆世界”的一部分。斯坦福就曾说,“我们的斗争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必须与‘万隆力量’团结起来”(33)。他们把美国黑人的自由斗争与中国、赞比亚、古巴、越南、印度尼西亚和阿尔及利亚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把他们的工作看作毛主席包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挑战帝国主义的国际主义战略的一部分。为了解释黑人国际主义,组织在1966年印刷了题为《黑人世界革命》的小册子。小册子强烈认同中国既反对西方资本主义,又反对苏联。认为革命的中国加速了殖民地人民和西方的矛盾。革命行动运动组织不相信社会主义革命将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发生,坚持认为唯一真正的解决方法是通过黑人世界革命建立黑人底层阶级的世界统治。这里的黑人底层阶级指的是亚非拉等殖民地世界的人们。他们还要求其他黑人世界的人们必须效仿中国努力争取自己自由的模式。为了联合发动革命,革命行动运动组织呼吁创建一个黑人国际主义组织和世界范围的人民解放军。(34)

   与黑豹党不同,革命行动运动多年来一直作为一个地下组织秘密活动,因而被美国主流媒体看作一个阴谋对白人发动战争的首要的极端主义组织。这个所谓北京支持的组织被认为不仅拥有武装、极其危险,而且还广泛阅读一些革命著作,包括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格瓦拉和法农的著作等,思想极其激进。组织遭到警察的攻击。1967年一些组织成员被指控阴谋发起骚乱。1968年在联邦调查局的镇压下,组织被迫改名为黑人解放党。1969年组织基本解体。一些成员转到其他组织,如新非洲共和国和黑豹党中。(35)

   虽然在实践上并不成功,但在理论上,革命行动运动有自己的贡献。他们在毛泽东思想中发现了革命黑人民族主义的理论根据,并把毛泽东思想和黑人世界革命结合起来,尤其是培养了牛顿和西尔等一批骨干力量,为后来黑人的激进运动尤其是黑豹党的活动提供了思想和组织基础。

   中国对黑豹党的影响

   黑豹党是1960年代美国一个活跃的黑人左翼激进政党,也是一个典型的毛主义政党,于1966年10月15日由休伊•牛顿和博比•西尔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创立。1967年,黑豹党召开了党的第一次首脑会议。这时,贫民窟的骚乱、街头枪战、纵火、抢劫等就在好几个城市爆发,牛顿由此强调黑人美国不是通过传统的政治渠道,而是直接通过黑豹党的破坏能力来行使权力。黑豹党采纳了毛泽东的口号——“枪杆子里出政权”。牛顿从奥克兰的黑人社会中招收很多心怀不满、处于犯罪边缘的黑人成员以发展革命的骨干力量。1968年,黑豹党开始引起全国范围内的注意并获得迅速发展。它与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进行了合并,但旋即分裂。4月4日,小马丁•路德•金被刺后,骚乱开始在80多个城市爆发。三个奥克兰的警察受伤,黑豹党的财政部部长鲍贝•胡顿被杀,宣传部部长埃尔德瑞•克利弗等领导人因为街头枪战入狱。黑豹党开始训练游击战的战术,并提出“让这些猪滚开”的极端口号。1969年,黑豹党的组织更为严密,纪律性也加强了。它又提出了“为人民服务”的口号,除了继续重视军事上的作用,开始更强调政治上的作用。他们还建立了“自由学校”和“共产主义政治教育课程”。党的高级领导人公开鼓吹准备革命斗争,颠覆美国政府,把社会主义推广到全美国。1970年,在很多成员被捕后,黑豹党迅速走向衰落。1971年,黑豹党的两位重要的领导人牛顿和克利弗发生了公开的分裂,黑豹党逐渐失去了在美国公共生活中的影响。(36)

黑豹党无论从外在形式上还是从内在思想上都受到了毛泽东思想的直接影响。首先从外在形式上,黑豹党无论是口号还是行动都有很多毛泽东思想的表现。毛泽东思想中耳熟能详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为人民服务”、“所有权力归人民”、“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口号都被黑豹党所借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   民权运动   毛泽东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027.html
文章来源:《全球史评论》(京)2014年第7辑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