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平型关大捷”中的“辎重兵特务兵”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6 次 更新时间:2015-10-16 21:27:07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姜克实  

  

   如果能摆脱政治的影响,各国的研究者在研究(并不是宣传)战史时,应努力运用本国的史料去研究自己的损失,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因为对自己的死伤,自己是最明白的,档案资料也容易留下真实的记录。日军的文献档案贵重之处就在于此。特别是死亡者数,可以算得很精确。据日本厚生省的资料统计,从1937年至1945年,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日本军人、军属中战死者为45.57万人,加上在“满洲国” 战没的4.67万,总数为49.24万人[1]。这是一个能找到几乎所有死者姓名,出身地和家族关系的准确记录。而靖国神社和各县的护国神社中,也都保存着全国,各县几乎所有战死者的名册,可寻到每个人的出身,所属,死亡时间,地点等情报。不管是“大捷” 还是“大败”,若各国研究者能利用这种真实记录史料去研究自己方面损失的话,两者合一,历史会更接近于真实,当然也不会出现各国天壤之别般的数字差距了。这应该是战史研究的方法,特别是在战争结束后已经过70年,已经出现了这种客观研究环境的今天。若还一如既往地虚报战功,宣扬武威的话,历史就会越来越失真。试问,若八年抗战八路军在华北歼敌125万,新四军在华南歼敌35万[2]的数据是事实的话,先别提和日方的客观统计无法接轨,让我们国军大哥的面子往哪里搁?

一.“平型关大捷”一个的场面

   1937年9月25日11时,山西省灵丘县平型关口东方8公里处的乔沟山谷的道路中(小寨村西一公里处),八路军115师包围了一个从东河南镇出发行军向平型关口的小型混合行李队(辎重队)[3],经过约4小时的战斗,名副其实地将其全部“歼灭”。战斗中,日军死亡94名(有6名逃生),其中包括一名重要的指挥官桥本顺正中佐,一名少尉(高桥义夫)。缴获一门驮运中的92式步兵炮和步枪数十枝。以及42辆辎重车(载重量220公斤),30匹驮马所搭载的近13吨的干面包,冬装,及弹药等物资。

   同日,9时30分至午后1500时,在此地西方一公里处另一地段(现平型关大捷纪念馆所在地),也击溃了一支来自相反方向,即由平型关口驶向灵丘方向接迎援兵的汽车队(空车队,两个中队约350名司机助手,7-80辆卡车)。日军在付出死亡41人(包括本部长新庄淳中佐),负伤50人,烧毁汽车约50辆的代价后,被迫退回后方基地的关沟村(平型关口东3公里处),这次战斗并没有达到包围,歼灭的结果。此两次战斗即为国内通称的 “平型关大捷”。是共产党第一次在对日作战中取得全面胜利的战斗。关于战斗过程,笔者已有过详细研究[4],在此毋庸赘述。此文章主要是利用日方史料对小寨村西战场被歼灭的行李队进行进一步考察。此歼灭作战的最大特点是死亡的94名日军官兵中,有67名是“辎重兵特务兵”。国内,包括官方的宣传中,最近也开始直言不讳地承认歼灭的是“辎重部队”这一事实。但对这一部队的数量,构成,作战能力等还似乎还没能取得正确的认识。

二.行李队的构成。

   在小寨村遭难的部队是步兵第21联队(粟饭原秀大佐)本部,第一大队(山口厳少佐),第二大队(中島徳夫少佐)所属的,部分小型混成行李队,远离此刻在羊头崖,小道沟(平型关东北约30公里处,浑源方向)等山地作战的联队主力,远离本部队的理由尚不清楚,推测此部分的行李队被赋有临时为在关口苦战(对手是国军第六集团)的第三大队(平岩釚彦少佐)紧急运输物资的特殊任务,运输的大行李(粮秣等生活物资)为干面包,冬装等,小行李(武器弹药)中有一门92步兵炮,和部分弹药,枪支,炮弹。

   行李队由72名辎重兵特务兵和第三大队第12中队(预备队,神代竹則中尉)所属步兵高桥小队15名,及归队兵5名,和赶往前线的桥本中佐一行7人构成,合计人员约为97-100名。輓马,驮马匹70,39式辎重马车42辆,约占联队运输能力的四分之一强,相当于一个大队行李队的总和。

   此数据的根据之一来自《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死伤表》中记载的非战斗员死亡67名(联队本部13,第一大队35,第二大队19),非战斗马死亡70匹(联队本部14,第一大队32,第二大队24),损失三九式辎重车42辆的记录[5]。统计表范围是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在 9月17-9月30日两周间战斗损失的合计,其中201名死伤者的记录,多数应出于和国军正面激战的平型关口前线,但三个平时作战罕见的数据,即非战斗员,非战斗马匹和辎重车辆大量损失的数据,无疑是出于小寨村西的伏击战场。70匹非战斗马的死亡,也说明辎重兵特务兵的人数应在70名以上。

   根据之二来自特务辅助兵大贺春一的以下证言。

   “9月25日,辎重车輌约70辆满载着粟饭原部队〔第21联队〕的大行李与山口〔第一〕、中岛〔第二〕両大队的大行李、小行李加上部队将校行李,兵士的冬装、食粮、弹药等从灵丘出发,由辎重兵15名,特务兵70名编成…,护卫由神代中队的高桥小队与病后归队的士兵四、五名担当[6]。”

   “战友从约百人一挙只剩下了五人”[7]。

   严密地讲,这种事后的口述回顾,若不经过对照核实,不能成为历史考证的主要根据。但大贺证言,可以经证据一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死伤表》等记录文献得到核实。证言谈到的联队本部和第一,第二大队的所属情况,和文献史料记载的一样,文献中非战斗员死亡67名若加上大贺证言中出现的6名(实名)生还者,再加上樱田武(第五师团参谋长)报告[8]中记载的步兵高桥小队,及桥本参谋一行7名,总数字也应该是100名前后。也就是说大贺春一证言中出现的三个单位“约百名”人员,是一个可以核对的准确数字。只是70辆车若参看文献记录可得知实际应该是70匹马的误记。另外70余名辎重兵特务兵,70匹马和42辆辎重车的搭配,若参考下节中的装备介绍,也可看出是一个合理的数据。

三.行李队的战斗力

   以上的实证中得出行李队的所属,人马、车辆数,伤亡、损失程度的结果。但还有一个没解决的问题。即这支约有百人的行李部队,到底有没有战斗能力?此系当前研究论争中的一个焦点。国内的官方言论(宣传),包括多数专业研究者,为了显示“大捷”之功绩,总愿意把敌军描写的很精锐,顽猛,很有作战能力。还由于国内搞了近80年的研究,甚至连日军是来自两个方向两股部队的基本事实也没搞清,所以至今还把两个战场混同而谈,称“歼灭”的是来自一个方向,即“从灵丘至平型关”的“坂垣师第二十一旅的辎重和后卫部队”共有1000人[9]。实际上,有一定战斗力的并不是这个行李(辎重)队,而是在乔沟西部地段(老爷庙附近)八路军没能形成包围网,也没有达到歼灭目的的那个350余人的汽车队(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所属的第2,第87中队)[10]。

   据笔者考察,与行李队作战中日方的对战者中并不包括70余人的辎重兵,应只是步兵高桥小队15名,归队兵5名,加师团司令部桥本中佐一行7人,共27名。最大可能拥有2挺11年式轻机枪(国内称歪把子,步兵每小队装备2挺)[11],其余的70余名特务兵,基本上没有步枪。虽可能出现用护身刺刀,马枪抵抗的行为,但不会去参加步兵组织的作战,因为其一,此种辎重兵特务兵没有受过任何战斗训练,其二是没有枪支弹药,其三,当事者的证言中也只有逃窜的记录,没有抵抗,参战的记录。

   下面先参考1937年度日军步兵师团的人员,武器编制表,了解一下辎重兵特务兵的情况。

   步兵第21联队所属的第五师团,属于甲种常备师团,1937年,陆军全体共有17个甲种师团。每师团内有4个步兵联队。每联队编制上人员总数为3747名,其中包括非战斗员491名。非战斗员中最多的就是“辎重兵特务兵”共382名。其次为卫生兵38名、辎重兵(有军阶)22名、“馬取扱兵”(驯马员)28名。

   辎重兵特务兵382名到底是干什么的?从装备上即可看出。联队共有马526匹,其中运输用的马为466匹,314匹为輓马(各配一辆辎重车),152匹是驮马。164匹是战斗部队用马,剩下的302匹是行李队用马。

   大行李用輓马配车141套,小行李用驮马101和輓马配车60套。此302匹马,201辆39式辎重车就是装备给这382名辎重兵特务兵的工具。这个数字也显示了每一步兵联队的全部运输能力。小寨村受难的这个行李队,从数量上看,正好相当于一个大队的行李队。382名辎重兵特务兵的所属单位主要是掌管行李队的联队本部(117名配88匹马)和大队本部(84名配68匹马,(三个大队共252名配204匹马),平均1.2-3名辎重兵特务兵要管拉一匹马,而每一匹輓马配有一辆39式辎重车(载重220公斤)。辎重兵特务兵的任务主要是牵马和装卸,搬运物资[12]。

   辎重兵特务兵装备有什么武器?特务辅助兵大贺春一在证言中说“从事搬运任务的辎重兵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作战都委托步兵”。又说“骑兵用的步骑枪,两人约有一支”。“我捡到的那支枪中只有两发子弹”。从此话中可了解军队中的任务分担情况,可两人约有一支步骑枪的说法(证言)并不准确。至少从编制上的武器配备情况来看,这说法是错误的。

   看一下部队的兵器装备编制表,可知道辎重兵特务兵并不配备步抢,每人配备的武器只有一把“30年式步枪刺刀”(30年式銃剣)。此刺刀的数量和士兵数量几乎同等,也就是说军人最低最基础的武器装备。长512MM,平时挂在皮带上,战时装配到枪口即成枪用刺刀[13]。

参考一下拥有135名非战斗员的联队本部的例。全体224名官兵中,有38式步枪66,步骑枪5。手枪3。而30年式步枪刺刀有201把,将校用32年式军刀16把。也就是说其中有151人不装备枪。当然其所属的117名辎重兵特务兵不会装备枪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9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