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武:严复的异性情缘:性别关系与思想境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2 次 更新时间:2015-10-06 18:59:46

进入专题: 严复   性别关系  

黄克武 (进入专栏)  
前往福建。而第三位夫人则是他生活上、情感上的重要支柱。

   忘年之交吕碧城与何纫兰

   除了妻妾之外,严复一生还接触到许多其他的女子。在他的日记之中,有几处证据显示严复曾召妓冶游。1908年8月31日的日记中,他记下几位妓女的名字:“孟双宝、小金子、三福、翠升、得福”;10月11日“到全乐班,叫素云”;10月14日“下午到全乐班,方仪廷请。又到翠升班”。此外在他的诗词之中,也时有与女士们的应答。例如有一首“如梦令”,其下注明“答某女士”,内容是“赠我琼瑶一纸,记说暮山凝紫。何许最关情?云裂夕阳千里。罗绮罗绮,中有清才如此”,其中爱慕、怜惜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严复最亲近的一位异性朋友无疑是他的学生吕碧城(1883~1943);此外他妹妹的女儿何纫兰,因母亲早逝,从小在舅舅家长大,也深得严复的喜爱,两人常常通信。吕碧城生于1883年,比严复小近30岁。其父吕凤岐(1837~1895),光绪三年进士,累官至山西学政。碧城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12岁丧父之后,至塘沽依舅父严朗轩。碧城十五六岁即才华出众,善书法、绘画,长于诗词。1903年赴天津求学,结识《大公报》创办人英华(字敛之,1875~1926),深受赏识,受聘为助理编辑,在天津名震一时。

   严吕两人最密切的来往是在1908年,吕碧城在天津随严复学习名学(逻辑),并促使严复把耶芳斯的《名学浅说》(Primer of Logic,初译名为《名学启蒙》)一书译为中文。严复在该书序文中提到此事:“戊申孟秋,浪迹津沽,有女学生旌德吕氏谆求授以此学,因取耶芳斯浅说排日译示讲解,经两月成书。”严复并“为书‘明因读本’四字于课卷”,吕碧城为了感激严复,遂以“明因”为字。

   除了翻译、讲解《名学浅说》之外,还有几件事情显示严复与吕碧城之间密切的关系。第一,严复很欣赏吕碧城,因而介绍甥女何纫兰和碧城相识,甚至代替甥女致书碧城。第二,碧城有意去美国游学,托严复向学部疏通,而严复因其“一字英文不识”,爱莫能助。第三,严复很关心碧城的婚事。1909年6月13日的日记中,严复写道:“下午,吕碧城来视,谈极久。此儿不嫁,恐不寿也。” 1909年秋天,严复在写给朱夫人的信中又透露,当时的驻日公使胡惟德因断弦,有意要娶吕碧城,却遭婉拒。男女交往到关心对方婚事,不可谓不亲密。碧城后来皈依佛门,终身未嫁,活到61岁。第四,1908年严复曾与吕碧城以诗相应和。

   严复与吕碧城之间固然为师生之情,然而从上文“早觅佳对”、“立志不嫁以终其身”等语所隐含的言外之意,以及两人在思想上的亲近,似乎透露彼此均对另一方有爱慕之意。唯两人或许恪于师生礼法,未敢逾越。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或许一直存在公、私、情、礼之交战。吕碧城终身未嫁部分应缘于此。

   “既批评固守传统而不知变通,又反对激烈反传统的革命理念”

   在近代中国的历史上,严复是一个引介西方文化的先驱人物,他早年译介西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逻辑学等,呼吁求新求变,对思想界、政治界产生重大的影响。后期他又特别强调将西方近代文化与传统文化的优越面结合在一起,以为“吾国旧法断断不可厚非”。严复一生最重要的一个挑战无疑是沟通中西文化而为中国寻找一个合理的出路。

   严复沟通中西的志业,尤其是他引进西方却又不忘情传统的思想特质与他的生活情境有密切的关系。他的婚姻与家庭生活一直是非常传统的,其中“礼”的成分或许要超过“情”。他希望他的太太尽一个做太太的“天职”,少出门、多顾家;希望他的妾室为他捏腿、捶背,凡事受他调度;也希望他的儿女完全依照他的意思来择偶。严复返国之后,官场失意、考试受挫,加上家庭生活不睦,使他染上鸦片烟瘾,后来又因为生理的病痛,持续吸食鸦片长达30余年。这些经验使他认识到要改革中国当时所要面对的各种困难,尤其是早婚、鸦片、八股文等对国人身体与思想上的禁锢,也深刻体认到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严复提倡禁绝鸦片以强国强种,自己却身陷烟瘾无法自拔,为此一落差的最佳例证。在与何纫兰、吕碧城的接触过程中,他又注意到女子教育的重要性。然而由于他的性格、生活经验,以及对“国情”的考虑,他从不提倡一夫一妻,也一直反对婚姻自由,对于儒家所强调的伦理道德,如恕道、忠孝、节义,“女必贞,男必勇”等则坚守不移。他与女学生吕碧城的交往,虽萌生爱慕之意,但仍是谨守礼法,毫不逾矩。

   在严复贯通中西文化的过程之中,因为新旧交杂,因而出现了许多看似矛盾却又能奇妙地结合在一起的行为与理念。他以“古文”来“开民智”;他批评鸦片吸食,自己却无法戒除;他提倡自由、民主、平等等新的价值,却实践多妻制、反对婚姻自由;他鼓吹科学,又相信命定、占卜、果报、鬼神等。这些事情一方面显示严复内心矛盾、彷徨,但是另一方面也使他走出一条温和渐进的“中间路线”——既批评固守传统而不知变通,又反对激烈反传统的革命理念。遗憾的是,他在世时(特别是晚年)备受他人批评,在百年之后他的理念才得到人们较普遍的赞许。

  

进入 黄克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严复   性别关系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720.html
文章来源:鸣沙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