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48 次 更新时间:2015-07-22 10:48:44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姜克实  

    

   笔者按:本文内容略同于《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的一部分(历史学家茶座总第35辑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5),在此发表之际,进行了内容,注释,图表面的充实。

    

   1.平型关战役的主角是谁

   “平型关大捷”被称之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历史上最光辉的战绩之一。现在作为中小学的教学题材或爱国主义宣传的典范被广泛传播,更出现于文艺作品,小说,电视,电影剧本中,可以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普通历史常识。与此相反,在作战对手国的日本,几乎没有人能知道这样一个名词。从小接受“和平教育”的日本青年,对于过去的侵略战争,不管是胜是败,几乎没有人去关心。因为它绝不是一个愉快的记忆。可是若从史料面看,日本却是一个丰富的宝库。中国方面对平型关大捷的研究众论纷纷难于定论的理由,一是因为研究的依据很多是靠见闻等口述资料,含有相当多的水分,错误,证据不确凿。二是还有政治面的影响,因为需要教育宣传中的英雄形象,所以不乏人为的塑造,美化,几经辗转,越来越失真。从此目的上讲,等身大的历史像并不重要。所以事实往往要遭到掩盖,歪曲。而众多的受教育者们,往往也愿意接受这种塑造出来的英雄,传奇式的形象。“平型关大捷”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个后发性的,塑造出来的政治形象。

   幸好的是,平型关并不是一家的形象。日军的档案(防衛省防衛研究所蔵)中也可以发现它的记录。并且没有口述加工,政治宣传的水分,可以说是一个经过加工,塑造前的原始形象。日军档案的贵重在一,多为事件当时的记录,如战斗详报,命令,统计,电报,报告书等,其价值远远要超过带有主观性,时间差的回顾谈。贵重在二,是军内的机密资料,给自己看,为自己留下的记录。用于总结经验和作为下一步作战的参考,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宣传的水分。对再现,复原战斗过程,用兵部署,死伤,损失情况等都具有很高的价值。本论即以此种第一手资料为中心,以八路军小寨村伏击战为焦点,意图重新复原一下日军档案中的“平型关大捷”实相,以资为国内同行们参考。

 【此图是当时国军使用的10万之一地图(图标为笔者),地形标识并不正确。但日军甚至连这种地图都不具有。其战报记载的地名,地形错误百出,地名之半数,都不能与现地兑实】

   关于平型关战役,日军记录的正式表记为《内长城线附近的会战》、各战斗名称更细分为《小寨村附近的战斗、关沟村附近的战斗、平型关口附近的战斗、团城口附近的战斗、一九三〇高地附近的战斗、鹄子沟(正字:鹞子涧)附近的战斗》等[1]。期间为1937年9月22日至30日、主要记录的是与阎锡山的国民党晋绥军(日方资料称山西军)(第六集团军)的作战过程[2]。而关于共产党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因其不属于正面战场,又没有过大规模,正式的战斗(即与主力作战部队的战斗),所以几乎没有公式的记录。应该说是属于战斗详报以外的话题。在上述战斗名区分中,我们亦可看到《小寨村附近的战斗》一题,但内容记录的并不是9月25日和八路军的战斗,而是是9月26日至28日、在小寨村东、西方高地展开的,日军第42联队增援部队的主力与国军某部?间的攻防[3]。

 

 

国民党第六集团军担当的是“平型关战役”的正面战场。虽没取得最终“胜利”,但也坚守抵抗达一周之久。在此期间,我们可以从日军的战斗详报等记录中看到其重创日军的累累战果。如9月23~24日、平型关口南侧的争夺“三角山高地”的激战中,重创第21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平岩釚彦少佐)的记录﹔被包围在平型关口的三浦部队弹尽粮绝的“苦境”(9月25-28日);从浑源指向团城口的粟饭原部队(第21联队主力),途中在羊投崖村受阻后“转进”;在棚子沟阵地前自动“脱离”战场(26日)的记录[4];折田大队(42联队第二大队)的尖兵小队在团城口隘路冲锋中“全灭”的记录[5]、及1930高地上两军浴血争夺的记录等。不否定,山西军肯定比日军付出的牺牲要更惨重,更大,但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溃退,而是在30日凌晨,埋下地雷从容地利用夜雨悄悄地撤离了战场。

 

 

 
 第五师团平型关战役的死伤统计,
此数不包括在茹越口作战的东条兵团

 

一方面、在大陆,“平型关大捷”的定义只限定为共产党指导下的八路军115师在小寨村附近对日本军辎重部队进行的伏击作战,期间也只限定为9月25日午前7时至午后3时(经最近研究,作战持续到25日深夜,或次日晨说应是正确的[6])。此次伏击战歼灭了从蔡家峪奔向平型关口的第21联队的一个小型行李(辎重)部队、并重创了从平型关口驶向灵丘的日军的两个自动车中队。切断了日军的后方补给线。

   从战役全局看,八路军的小寨村伏击战,即使是取得了全面胜利,也不过是“平型关战役”的一个插曲。而在中国大陆、关于战役的整个布局,国军的地位作用,牺牲和战果,普通人很少知道。板垣第五师团在平型关战役中的死伤者统计为1075人[7],其九成以上出在一周间与晋绥军作战的正面战场上。以在小寨村附近遭到伏击的第21联队的死伤统计为例,其在小寨村附近与八路军作战的死亡记录是80名,负伤18名,而此前后一周间在平型关口,大梁,团城口,涧头村等正面战场与国军作战的死伤数达589(死亡128)名[8]。

 

   2.山西作战开始于偶发性的报复行为

   关于平型关作战,首先必须掌握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即日军进攻山西并不是什么被国内研究者描述为“蓄谋已久”,“以机械化师团大举进犯”那样的当初预定的计划作战。而是第五师团擅自行动的偶然结果。参加平型关战役的日军部队主要是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中将)下属第21旅团(三浦敏事少将)为中心的部队、兵力最终增加到约10000人前后,占师团所有兵力的一半。

   此时大本营参谋本部和北支方面军的作战计划是准备发动10月上旬的河北《正定附近会战》。交付第五师团的任务是“集结于新楽以南以期扩大会战成果”[9]。师团长板垣按方面军命令,一面将主力的一部分(第九旅团)由蔚县调往河北保定方向,一面私下想趁全部队调离之前,利用位置于浑源,灵丘等地的部队“就近”进击一下山西,“宣扬一下皇军之威武”[10]。其积极策应者即是具有同样意图的关东军察哈尔兵团(部队长东条英机)。在此时,第五师团并没有什么进击山西后的战略构想,不过是想惩罚一下桀骜不驯的晋绥军,来昭雪一年前《绥远事件》败北之辱。板垣征四郎曾是策划绥远事件时的关东军参谋长,而协助板垣山西作战的东条英机,则是其后任。《绥远事件》的阴谋受挫于傅作义的晋绥军,所以板垣一直在寻找报复的机会。

 

 

   为此目的,坂垣临时就近拼凑了歩兵约三个大队、野炮兵一个大队及山炮兵一个大队约5000人马组成“三浦部队”,命令三浦敏事少将率领其部先占领平型关口,再进军大营镇”[11]。若战事进展顺利的话,大营镇(团城口西南15公里处)就应是此次作战的终点。

而此时在内长城平型关天险一线(平型关口至团城口约4公里)严阵以待的却是国民党第六集团军(杨爱源总司令)的8万余人马。对这种草率的冒险计划(山西作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64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