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台儿庄战役日军死伤者数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77 次 更新时间:2015-06-12 16:04:25

进入专题: 台儿庄战役  

姜克实  

  

   凡例:为查询资料方便,本论对固有名称不加翻译(如北支方面軍)、引用文献名不加翻译。

  

   一、关于11984名的记录

   1938年2月下旬至4月7日的“台儿庄大捷”,在中国可谓是八年抗日战争中最为众人所熟知的战役之一,被视为抗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重创日军的“大捷”,“大胜”传诵于世。可在日军的战史记述中,台儿庄之战仅作为一次战斗,被计入第一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之中。也有将其列为“徐州会战”一部分的分类法。

   台儿庄之战是否能算入徐州会战,在中国是一个禁忌。不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而是一种政治的区分。因为台儿庄是胜仗,而徐州却是败北。为了宣扬这一胜利,甚至出现了一种“台儿庄会战史观”,以台儿庄的胜利为中心,加上滕县保卫战,临沂阻击战,池淮阻击战等其他英勇抗战事例,勾画出一幅国军抗战至胜的历史图画。在此很少有愿意分析台儿庄胜利和徐州败北的关系。

   围绕着这一胜利,仅中国大陆方面就有500篇以上的期刊论文,和30册左右的专著,更有众多的文学作品,小说,电影,电视剧等符合大众口味的作品登场。此等人气,不用说,来源于对日军战斗的“大捷”。可是“大捷”之实体如何?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问题,在偌大的中国却没有一个准确的日军伤亡统计。此战斗中日军死伤了多少人?在解放之前,依照着新闻报道以及李宗仁,陈诚,郭沫若等战斗指挥者和名人的记录与回顾,其“歼敌”数字被称为2至3万。建国后,特别是“文革”后,出现了以史料论史的新风气,同时日本防卫厅的战史资料也开始对外公开,利用军队档案对台儿庄作战进行实证考察的论文也在1976年出版1◆。经过学者们对日本文献的考察,各路学说逐渐向一个具体的数字靠拢,即台儿庄会战共歼敌11984名之说。

   殷廉等《台儿庄战役概况》2◆首先采用此数字,之后被张宪文编《中华民国史纲》沿用3◆。之后不仅被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山东枣庄市)的解说词所引用,而且贯穿于1993年《台儿庄大战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基调中,在苗枫林主编的会议论文集《台儿庄大战和中国抗战》4◆中,刘培平,张玉法,高鸣等均在论文中使用或引用,介绍了此数据。此外像韩信夫“歼敌万人左右”说5◆,马仲廉“消灭日军一万余人”之谈等6◆,也大致都采用了这一数据的概数。这个在中国近代史学界渐渐成为定论的11984名说,到底来源于何处?不过是借用了上述『戦史叢書支那事変陸軍作戦〈2〉』中伊藤常男之说(41页),若调查日军的战史记录,我们可以在日本防卫研究所藏《北支那作战史要》7◆第3章第4节的《参考诸表》8◆中找到这一学说的原本。为保持史料原件的完整,在此将其出示于下(表一):。

   此表是北支方面军第二军(军长西尾寿造中将)在1938年5月作成的“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损害调査表(Ref.C11110928200,1425页),11984之数字出于其中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死伤数6759和第十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死伤数5225的总和。

   调査表是第二军为了掌握“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损害情况而作的专门统计,其特点是调查范围不限于主要参战部队的第五,第十师团,还包括了军直配属部队的统计,时间也针对着这一作战,所以关于“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来说,可认为此表比一般常见的师团级伤亡统计和联队级战斗详报的精度要高,理由在能掌握整个作战的全局。但如同后述,如何使用和解释这一统计,却存在着很多问题,甚至能导致致命的大错。

  

   二、初歩的计算错误

   首先须指出的问题是使用者在算出11984数字之时,第一,忽略了出于专门将校之笔的事后修正(“再记”)部分。第二,断章取义,只采用了第五,十师团的数字,而忽视了之外军直部队等被称作“配属部队”部分的统计。

   死伤统计,在一段时间后,会发生变化,越趋于精确。统计时的重伤者也许会死去,而失踪跑迷者也可能归队。旧日本军的死伤统计,为求结果的准确性,在作成后,或使用时总要由担当者的将校进行事后的修正,确认,在原表中加注最新的修改结果。此表也一样,如《备考二》所述,“其中的阿拉伯数字为将校的追记”。此修正数字,即在各栏上方用手写加入的横文数字。我们可以看到此表中,第五师团的栏中增添了232人,第十师团的栏中增添了161人。所以正确数字不应是11984人,而是修正后(+233+161)的12377人。对第五,第十两个师团来说,12377这一伤亡数,可以说是一个正确的数值。

   可是只进行以上修正,问题还不能真正解决,如表全体所示,若不加算百十四师团的181名和“军直部队”的561名,亦不能称其为“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死伤统计总数。因为此作战绝不是第五,第十两个师团的单独行动。当时作表的军人,比我们现在的学者军事专门知识要丰富得多。所以在此不能断章取义,要虚心领会做表人的意图。这里表示的“军直部队”,是指虽参加了作战,但又不属于各师团管辖,而置于第二军战斗序列(所属)之下的部队。内包括独立机关枪第六,第十大队,独立轻装甲车第七,十,十二中队,野战重炮兵第六旅团等9◆,这些军直属的部队,以第二军“配属部队”的形式参加了“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若参考下第63连队的战斗详报,我们即可看到这一事实:10◆(表二)。

   百十四师团是北支那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大将)直属的乙级(特设)师团,此时主要担任后方守备,但其中的一部分在四月之后接替了赴台儿庄前线的第十师团长瀬支队(第八旅团)担任济宁,滕县,临城地域防守。并在台儿庄附近的“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吃紧时,直接将下属的精锐第六十六联队,投入到前线第十师团的指挥下11◆。与长瀬支队(长瀬武平少将)的作战方向同样,虽和4月7日为止的“台儿庄大战”关系微薄,但从作表的目的——两期“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期间的全体统计——上看,是绝对不能省略的一个部分。

   所以,如同表一所示,将此表中各部死伤者数加上将校修正数总和的13168名,才接近“南部山东剿灭作战”参战部队全体的伤亡总数。在此使用“接近”一词的意思,是指此表还有一些缺陷,即还没有把北支方面军直属的参战部队,或协力部队的死伤者数加入。方面军直属的部队中,有支那驻屯兵团,临时航空兵团,独立混成第五旅团等部队,特别是在台儿庄战役中,由方面军本部配属的支那驻屯軍炮兵联队的一部分(包括两门最新式的96式十五厘米榴弹炮),临时坦克兵部队在战斗中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参照表二)。临时参战部队的死伤在表一中并没有计算,因为它超出了做表者(第二军)的管辖之外。但通过其它统计,还是可以算出其概数的。本论的计算结果,此部分的死伤数合计为392名12◆。若加上这一部分,“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死伤者总数可达13560名。

   必须注意的是,这个数字决不是狭义的“台儿庄大战”的伤亡者数,而是广义的“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伤亡者数总和。一,其中包括在济宁西一带作战的第十师团长瀬支队(第八旅团)13◆,和在胶济铁道沿线担任警备任务的第五师团国崎支队(第九旅团,国崎登少将)的死伤者数;二,也包括从2月20日到5月15日期间的,即第一期和“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死伤者数的总和。

  

   三、“大捷”史观的战斗区分方法

   通过以上演算,我们算出了比11984要精确得多的13560名这一新数据14◆。但若称其为“台儿庄大捷”的死伤者,还有致命的重大缺陷。因为这个死伤者数,并不是对台儿庄战作的专门统计,如表名所示,是第二军所称“南部山东剿灭作战”全体的统计。

   像备考栏记载的一样,从统计期间看,第五师团是从2月20日至5月10日,第十师团是从3月14日至5月12日。其后半,即4月8日以后到五月中旬的期间,并不属于台儿庄的大捷,不管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现在一般被认为是“徐州会战”(战役)的一部分。

   如前所述,中国方面的“台儿庄会战史观”的特征,是以胜利来描画会战全体,当然,它的起点要放到阻止了日本中支方面军北上的所谓“池淮阻击战”开始之后,而终结也必须设定在日军在台儿庄败北,撤退的4月7日之前。

   对此,日本军方将北支方面军和中支方面军的作战计区分别论,当然不会将担当地方守备,并不具备北上作战意图的中支方面军第13师团的地方扫荡(=“池淮阻击战”)算入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范围中15◆。并且,对此作战,也以台儿庄的失败(“反转”)为基点划分为两期16◆,前期起始于第五师团坂本支队(旅团长坂本顺少将)从胶济线向沂州方面挺进的2月下旬,或第十师团瀬谷支队(旅团长濑谷启少将)编成的3月10日,终了于从台儿庄战斗中撤出(所谓反转,转进)的4月7日。第二期起始于在峄县南山区待机的4月8日,终止于第二军作战部队撤离山东南部,转入徐州战场的5月上旬以后。

   在这里,无疑4月7日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包括北支方面军参谋部,一般都从战略布局上,将4月7日以后的“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划归为徐州会战的第一阶段。但对于第二军来说,由于作战地域(山东南部)和敌手(国民党第五战区所属部队)未变,所以从连续作战的含义上将2月至5月15日的前后两期,连结为山东省南部剿灭作战一整体。

   1938年5月15日,为了参加徐州会战,“第十师团向微山湖方面转进,渡河挺进”,第五师团也“越过大运河一线向南进击”17◆。上记的死伤统计(表一),即在第二军主力结束了剿灭作战,撤离山东之后作出的。其准确的作表时间,应考虑是在徐州会战结束后的6月中旬。

   到此已经很明白了,13560的死伤统计包括自4月8日至5月15日之间,即“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死伤者数。对此数据不加区别,轻易借用称其为“台儿庄大捷”的死伤(或歼敌)统计,可以说是犯了一个重大错误。而这一错误现在却不受任何指责,出现于中国的“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会战”的公式统计中。所谓“重大”,是因为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整体中,第二军死伤的大半并不是出自于第一期(所谓“台儿庄大捷”),而是出自于第二期(4.8-5.15)的作战之中。详细请看下节。

  

   四、“第二期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的实态

如前所述,北支方面军参谋部从战略上也将第二军的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第二期”,规定为徐州会战的“第一期”,其作战意图在于“吸引牵制徐州附近及津浦线以东的敌军主力南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台儿庄战役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21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