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昌武:关于佛典翻译文学的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9 次 更新时间:2015-05-31 16:54:49

进入专题: 佛典   翻译文学   佛学  

孙昌武  
《鲁迅全集》第7卷)

   前此的1914年,鲁迅曾出资刊刻《百喻经》,次年并亲自校阅,写有后记。鲁迅十分重视《百喻经》所代表的佛典譬喻文学的价值。

   印度佛教对佛典进行分类,有所谓“十二分教”或称“十二部经”,其中一类“阿婆陀那”(avadāna)意即“譬喻”(注:《〈百喻经〉校后记》,《鲁迅全集》第10卷45页。),本意是“英雄行为的故事”,这些故事作为教义的例证,是一种譬喻(注:在汉语翻译里“阿波陀那”经常译为“譬喻经”或“譬喻”,如《增一阿含经》卷一七:“或有比丘高志颂习所谓契经……譬喻……。”又《四分律》卷一:“契经……譬喻经……。”说的都是专门一类关于“英雄故事”的经典。)。十二部经里的尼陀那(nidāna)即因缘,记载佛陀说经或制律的缘起,也是一种譬喻故事。全部佛典又随处可见譬喻情节。而专门以“譬喻”立名的经典,汉译现存多部:有题为吴唐僧会所出《旧杂譬喻经》、题为支娄迦谶所出《杂譬喻经》、失译《杂譬喻经》、比丘道略集•鸠摩罗什译《杂譬喻经》(有异本《众经撰杂譬喻经》)、僧迦斯那撰•南齐求那毗地所出《百句譬喻经》即《百喻经》等。又西晋法炬•法立所出《法句譬喻经》是解释偈颂“法句”的,同样以譬喻故事为主要内容。上述“譬喻经”中前两部从译语和译文风格看均不像是康僧会或支娄迦谶所出,但它们早期传入中土则是可以肯定的。见于资料记载的《譬喻经》的名目还有很多。僧祐指出,这类经典一卷已还者五百余部,“率抄众经,全典盖寡。观其所抄,多出《四含》、《六度》、《道地》、《大集》、《出耀》、《贤愚》及《譬喻》、《生经》,并割品截偈,撮略取义,强制名号,仍成卷轴”(注:《新集续撰失译杂经录》,《出三藏记集》卷四,第123页。)。多数“譬喻经”就是这种出于中土的经抄(注:现存的“譬喻经”除《百喻经》有梵文原本外,其它均不见外语原典,所以有人认为它们都是“在中国结集成书的抄译经”。参阅丁敏《佛教譬喻文学研究》第六章《譬喻佛典研究之三——六部以“譬喻”为名的佛典》,第275-388页,东方出版社,1996年。)。正因为是抄撮而成,这些经典收录的故事多有相互重复的。

   除了这些名为“譬喻”的经典之外,还有两种经典亦属同类。一种是单本譬喻经,如《箭喻经》、《奈女耆婆经》等。周叔迦论《天尊说阿育王譬喻经》说:“东晋佚名译。按此经所记,率取故事以证嘉言,约如我国《韩诗外传》体例。凡十二则……大率取譬浅近,引人皈信,与《杂宝藏经》、《百喻经》等,殊途同归。取此种经典,与六代《搜神记》、《颜氏家训》诸书互相辜较,天竺思想影响中土程度,亦可窥一二矣。”(注:《释典丛录》,《周叔迦佛学论著集》下集第1024-1025页,中华书局,1991年。)另一种是别有标题的譬喻故事集,如题为支谦译《撰集百缘经》、姚秦竺佛念译《出曜经》、马鸣撰•鸠摩罗什译《大庄严论经》、北魏慧觉等译《贤愚经》、北魏吉迦夜共昙曜译《杂宝藏经》等。

   “譬喻经”的结集情况是多种多样的。有些故事是从“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抄出”(注:《百句譬喻经前记》,《出三藏记集》卷九,第355页。)的,有些则是创作的。活跃在贵霜王朝的部派佛教论师,曾热心地搜集、创作譬喻故事并编辑成书。窥基说:

   佛去世后一百年中,北天竺怛义翅罗国有鸠摩罗多,此言童首,在九百论。时五天竺有五大论师,喻如日出,明导世间。名日出者,以似于日,亦名譬喻师。或为此师造《喻鬟论》,集诸奇事,名譬喻师。(注:《成唯识论述记》第八卷本,《正》第43卷第274页。)

   这里所说的《喻鬟论》,本世纪初在新疆发现了梵文残卷,作者即题鸠摩罗多,陈寅恪与德国梵文学者刘士德勘同于旧题马鸣所造、属于《法句譬喻经》类的《大庄严论经》(注:参阅陈寅恪《童受喻鬘论梵文残本跋》,《金明馆丛稿二编》第207-211页。)。窥基所谓“佛去世后一百年”计算时间有误,实际应是贵霜王朝的产物。同时代的法胜、法救(下面将要讲到的《法句经》是他编订的)、众护(作有《修行道地经》)(注:参阅吕澂《印度佛学源流略讲》第54、5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9年。)等论师都是具有卓越文学才能的人物,更对发展譬喻文学做出了巨大贡献。另有些“譬喻经”是中土人士辑录的。如北魏时河西沙门释昙学、威德等凡有八僧,到于阗听三藏诸学说经讲律,各书所闻,集为一部,号曰《贤愚经》(注:《贤愚经记》,《出三藏记集》卷九,第351页。)。康法邃编辑的《譬喻经》也有序记说:

   《譬喻经》者,皆是如来随时方便四说之辞,敷演弘教训诱之要。牵物引类,转相证据,互明善恶罪福报应,皆可寤心,免彼三途。如今所闻,亿未载一,而前后所写,互多复重。今复撰集,事取一篇,以为十卷。比次首尾,皆令条别,趣使易了,于心无疑。愿率土之贤,有所尊承,永升福堂,为将来基。(《出三藏记集》卷九)

   这表明康法邃这部《譬喻经》是考虑到同类经典记载混乱而编辑的。

   这些譬喻故事许多应出于印度或西域民间传说,或是模仿民间传说制作的,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民间文学表现质朴、风趣的艺术特色。

   譬喻故事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往往具有普遍的哲理或伦理意义。例如失译《杂譬喻经》卷下“瓮中见影”故事讲新婚夫妇二人见瓮里自己的影子怀疑对方藏有情人;《旧杂譬喻经》里二道人从象迹判断出怀孕母象事;《百喻经》的《三重楼喻》写愚人盖楼房不想造下两层而直接造第三层。三篇经文后面对故事寓意都有说明:第一个故事讽刺“世人愚惑,以虚为实”;第二个故事说明“学当以意思维”;第三个故事要人“精勤修敬三宝”,不要“懒惰懈怠”。这些说明都具有明显的宗教意味,但读者可以体会到与宗教全然无关的更深一层的哲理。再有一部分故事原来是指示修道方式和态度的,但往往关系一般的伦理修养。如《旧杂譬喻经》的《鹦鹉》,讲鹦鹉以翅羽取水欲扑灭山中大火,表现了“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不屈意志;《杂宝藏经》的《弃老国缘》,说过去有一弃老国,国法驱弃老人,有一大臣孝顺,在地下掘一密室孝养老父,借老父的智慧解答了天神的问题,终于使国王改变了弃老法令。这则明确地宣扬仁孝敬老意识,十分符合中土伦理观念。

   譬喻故事形成于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其背景或内容又往往反映当时的社会矛盾,体现一定的社会意义。《旧杂譬喻经•祸母》说,过去有个国家,富足安乐,但国王贪心不足,忽发奇想,派人到邻国买“祸”,结果祸害了民众,闹得饥荒遍地,故事结尾说:“坐厌乐,买祸所致。”其寓意是戒“贪”的,客观上也是对统治者残暴荒唐的揭露和讽刺。在一些有关国王的譬喻故事里,常常拿贤明的国王与残暴的国王作对比,揭露暴君滥杀无辜、贪得无厌、盘剥百姓、侵略别国的罪行;而对仁政爱民的国君加以赞扬。《杂宝藏经》里的一个故事揭露国王“七事非法”:“一者耽荒女色,不务贞正;二者嗜酒醉乱,不恤国事;三者贪著棋博,不修礼教;四者游猎杀生,都无慈心;五者好出恶言,初无善语;六者赋役谪罚,倍加常则;七者不以义理,却夺民财。由此七事,能危王身。”又指出“倾败王国”的“三事”:“一者亲近邪佞谄恶之人,二者不附贤圣,不受忠言,三者好伐他国不养人民。”(注:《杂宝藏经》卷八《拘尸弥国辅相夫妇恶心于佛佛即化异得须陀洹缘》,《正》第4卷第485页。)这是对残暴的统治者的十分全面而尖锐的揭露和批判。

   有些譬喻故事短小精悍,富于情趣。如《百喻经》里的故事,日本学者岩本裕以为是从古印度民间流行的愚人故事脱胎而来(注:《佛教说话研究》第二卷《佛教说话の源流と展开》,第118页,开明书院,1978年。),明显显示出民间文学的幽默特色。又如《旧杂譬喻经》里妇人富有金银、为男子骗取被狐狸嘲笑事;什译《杂譬喻经》里田舍人至都下、见人以热马屎涂背疗鞭伤、命家人鞭背事;一蛇头尾争大、尾在前行堕火坑而死事;《百喻经》的“效其祖先急速食喻”等等,都十分风趣,充满机智。虽然这类故事往往附带教理说明,但其训喻意义是明显、深刻的。

   法句经:

   所谓“法句”(Dharmapada),意谓真理的语言,即传达佛陀教法的偈句。古代沙门从众经中把它们拣选出来、分类加以编辑成《法句经》。汉译存四部:吴维祗难等译《法句经》二卷,法炬共法立译《法句譬喻经》四卷,姚秦竺佛念译《出耀经》三十卷,宋天息灾译《法集要颂经》四卷。据考前二者是出于巴利文系统的,后二者是出于梵文系统的。它们的内容大体相同。不过第一、四两种全是韵文偈颂;二、三两种则韵、散间行,以散文宣说义理或举出故事为例证。法句偈颂只取句式整齐,基本不用韵,廉悍生动地说明道理,可以看作是哲理诗。如吴译《法句经•教学品》:

   若人寿百岁,邪学志不善,不如生一日,精进受正法。若人寿百岁,奉火修异术,不如须臾顷,事戒者福称。

   《多闻品》:

   斫创无过忧,射箭无过愚,是壮莫能拔,惟从多闻除。盲从是得眼,暗者从得烛,亦导世间人,如目将无目。(《正》第4卷第559-560页)

   法句本来是宣说佛理的,但许多都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有着普遍的教育意义。它们的表现方法对中国诗歌创作影响很大。如唐代的王梵志诗、寒山诗就类似法句。这种影响在文人的创作中也有所体现。

   此外从一定意义上看,有些大乘经的文学性同样是十分明显的。大乘经的结构,均组织在佛陀于某时、某地、对某某说法的框架里,这就决定了它们的叙事和描述性格。而其叙事和描述又大都富于想象和玄想。当然,就具体经典来说各有特征。如各种《般若经》,基本是思辨说理,谈不到文学性。而如《维摩经》、《法华经》、《华严经》等则更多叙事和描述,更富于故事性和形象性。就论书而言,从性质说它们本是解经的,以议论为主,但也包含不少譬喻故事。所以如《大毗婆沙论》、《大智度论》等大、小乘论书,也被看作是譬喻文学的宝库。

   大乘经中《法华经》被称为“经王”。本经一再说到“以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演说佛法”(注:《妙法莲华经》卷一《方便品》,《正》第9卷第7页。)的道理,其表现的重要特点之一即在利用譬喻说法。道宣总结说:

   朽宅通入大之文轨,化城引昔缘之不坠,系珠明理性之常在,凿井显示悟之多方,词义宛然,喻陈惟远。(《妙法莲华经弘传序》,金陵刻经处本卷首)

胡适也指出“《法华经》(《妙法莲花经》)虽不是小说,却是一部富于文学趣味的书。其中的几个寓言,可算是世界文学里最美的寓言,在中国文学上也曾发生不小的影响”(注:《白话文学史》第126页,东方出版社,1996年。)。道宣讲的“朽宅”(火宅)、“化城”、“系珠”、“凿井”四喻,加上“穷子”、“药草”、“医师”喻,构成有名的“《法华》七喻”。这是用来说明教理的七个十分生动的故事。如“三世朽宅”、“导师化城”等故事不论是观念还是文字,都已深入中土人心。《华严经》规模更为宏大,全经按说法地点是七处,按场面是八会,是充分发挥大乘佛教玄想性格的经典。这里说法的佛陀已不是通过修道成佛的沙门释迦,而是遍满十方、常住三世、总该万有的真理化身、十相具足的法身佛卢舍那佛;说法的对象不仅有佛弟子,还有众多菩萨、天神。其中展现了万德圆满、妙宝庄严、无限华丽神秘的诸佛境界,以至有人把它比作规模宏大的神魔小说。在第九会里,佛陀现种种神变,使诸菩萨得到无数大悲法门,文殊师利率大众辞佛南行,到福城东庄严幢婆罗林中说法,有善才童子—心求菩萨道,在普贤教示下辗转南行,寻访五十三位善知识,终于证入法界。这就是六十《华严》里占十七卷的《入法界品》。善才童子的寻访经历,情节生动,形象鲜明,含义深刻,有人拿它与英国著名宗教小说柏杨的《天路历程》相比。《华严经》把大胆玄想的境界描绘得极其恢弘开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佛典   翻译文学   佛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37.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2000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