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国家发达并非必须工业化及新西兰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9 次 更新时间:2015-04-28 20:54:56

进入专题: 工业化   新西兰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请到新西兰看一看。 这里没有飞速的节奏也没有紧张的拼博,没有精密的科技也没有高端的工业, 纯然一个养牛放羊的“大农村”, 洋溢着田园牧歌的心闲气定。而就是这样子的新西兰成为举世闻名的发达国家。经济繁荣,生活富裕,社会秩序安定, 世界人类发展指数排名第3位。2014年人均GDP高达4万美元,堪与日本比肩。更令人艳羡不已,竟能保持着如此超高标准的优美环境,蓝天白云,催人“氧醉”,成为地球上最后一块“桃源”净土。这就是“新西兰奇迹”!“新西兰现象”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奥秘?给予世人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启发?本文是一篇游记,不妨耐心一顾。

  

   这里是新西兰奥克兰皇后街和维多利亚路的十字路口。从一座座楼宇的缝隙往上望去,是南太平洋岛国城市深海般湛蓝的天空。与上海具有五个钟头时差的太阳,挂在深邃的天幕,有似舞台剧开幕前突然点亮的灯球。新西兰的盛夏,只属于太阳光照能够到达的道路中央,坐在绿荫下的长椅上饮着随身带的茶水与咬吃路边刚买的牛油果,穿着粗布长袖衬衫,感觉到阵阵凉意,仿佛大陆适意的十月金风季节。

   沿着皇后街从AOTEA广场向海港的方向慢慢走过去。这是奥克兰,也是新西兰最繁华和最聚人气的街道,有似上海的南京路和东京的银座。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大家在休假中,所以街上特别热闹。在国外旅行,常常留心街上行人的仪表服装与神色表情,将其与并以此观察一个国家的民族特色。

   游历过不少“西方世界”,见识过德国与日本,这两个在世界上以勤奋严谨出名的国家。尤其日本,有长期留学的经验,先在爱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又在东京大学任客座研究员。来来去去,从1988年往后扳指十年,生活状态一直与日本相连。到日本的最初落脚处是靠近名古屋的爱知大学,所以飞机在大阪降落。飞机一着地,就看到地勤人员紧张忙碌的身影,一色土黄色的工作衣,穿梭不停而有节奏。

   记得每天从中野宿舍到东京大学的驹场校区,要坐半个小时的地铁。进入地铁站,甬道中众人哗哗的脚步声急促而响亮,震响着这个扶桑帝都的紧迫心弦。 “求生存”是世界人类的第一理念,是让每一个民族警戒忧患的生命意志。岛国日本,人口众多,资源贫乏,做梦也在害怕“日本沉没”,所以变成“拼命三郎”,拼技术,拼工商,拼勤奋,把一个弹丸之地,搞成经济一流的发达国家。

   请到新西兰看一看。这里没有飞速的节奏也没有紧张的拼博,没有精密的科技也没有高端的工业, 纯然一个养牛放羊的“大农村”, 洋溢着田园牧歌的心闲气定。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居然成为一个发达国家。经济繁荣,生活富裕,社会秩序安定, 人类发展指数世界排名第3位。2014年人均GDP高达4万美元,勘与日本比高低。更令人艳羡不已,竟能保持着如此超高标准的优美环境,蓝天白云,催人“氧醉”,成为地球上最后一块“桃源”净土。这就是“新西兰奇迹”!“新西兰现象”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奥秘?给予世人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启发?

   最早来到新西兰的是毛利人,然后是欧洲人。其中多数是英国人,而英国人中又有不少苏格兰人。苏格兰人在本土以畜牧为生,来到这片新的热土,同样经营畜牧业,也算是重操旧业,驾轻就熟。新西兰以畜牧业为立国之本,得力于苏格兰人、和他们一起来到新西兰的英格兰人、爱尔兰人以及法国人等的倡导与坚持。他们特别重视环境保护,口口声声宣传:片面发展工业必将破坏蓝天绿水,牺牲人类最宝贵的健康。表面看这是“阻止现代化”的保守思潮,会“妨碍”新西兰现代化的进程,然而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努力实践,新西兰没有发达的现代工业,没有领先的科学技术,然而照样创造出经济领先、政治民主的现代发达国家。

   这就使得人们产生这样的遐想,甚至可以说对传统现代化理论的修正与质疑。难道所谓的“现代化”一定等同于“工业化”吗?尤其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当其于“现代化”的道路上开步走的时候,最先几步一定得走重化工业的道路,一定得走血汗工厂的道路,一定得走制造业的道路,非将自己的国家弄得烟霾笼罩、灰头土脸,喘不过气来,方可赢取“高速度”,得到大发展?

   当然,这条道路确实具有“普世”意义,看看我们的东亚,无论日本、韩国还是宝岛台湾不都这样走过来?陈文茜的一篇纪念著名歌手凤飞飞的文章记录台湾当年的实情: "不过四十年前,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区及台中潭子加工出口区,每日数十万摩托车大队女工们,戴着口罩,一片污浊灰烟的空气,清晨骑车进入作业工厂。日间如机械般工作;在违反人性的工作环境中,陪伴的只有凤飞飞的歌声。”

   在太平洋最南端的新西兰,用它的亲身经历,不事张扬地叙说另外一个道理。这个道理世界上除新西兰外没有一个国家试验过,只有新西兰试验过,而且成功了。这个道理就是,“现代化”的根本奥秘不在于“工业”与“科技”,而在于“市场”,以世界市场为目标,以全球化为前提的真正的市场化。

   这篇散文写到这里,算是在思路上有了一个眉目,肯定新西兰的畜牧立国、农业立国不是去否定工业立国、科技立国,不是说日本、韩国不必发展丰田汽车、三星手机。新西兰的道路正确,日韩的道路也正确。中国从新西兰得到的启发,也不是去养牛放羊,或者回到农业立国的老路。中国第一大问题是人口问题,人多地少,回到土地,挤不下,问题大。不如照现在的做法,发展制造业,人人有工作,温饱求发展。肯定新西兰是再次肯定全球化“世界市场”的作用。它是一个“宝匣”,打开了财源滾滾。它是一辆“便车”,搭上了锦程绵绵。

   只要你融入全球市场的大家庭,提供优质产品,哪怕仅仅是牛奶与羊毛,照样可以发财致富,发达富强。是的,“全球市场化”才是真正的市场化。融入主流世界的市场化才是真正的市場化。遵守国际经济法则的市场化才是真正的市场化。而这一切新西兰明白了,做到了,做得很好。

   作者曾写过文章,说的是国家发展与海洋生命线。一个已经卷入世界经济体系的国家是有生命线的,这条生命线简单地说由海洋航线与海外市场连接组成。拿新西兰举例羊毛再柔,牛奶再鲜,生命线一断什么都黄了。日本、韩国也是如此,生命线一断,产品再科技一流,销不出去,经济必然萎靡。再说中国也靠这条生命线,这么多人口,靠制造制造产品销往海外市场,如果海洋航线不畅,如果海外市场不振,产品滞销,人口滞胀,问题就来了。考量新西兰经验再次证实了这个想法

   因为強调全球化,新西兰大开门户,接纳移民,文化上五光十色、四方杂处。这一点使新西兰在英语世界中处于特殊地位。不用说与英国有差别,就是与同样主张吸收移民的美国及加拿大也不尽相同。在皇后街稍微站站就会发问:占新西兰人口主体的白人哪里去了?怎么满街都是毛利人,再有就是中国人、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印尼人、马拉人、菲律宾人等被叫做“亚裔”的人群。另外还有许多长得近似于黑人的南太平洋岛国人种。

   从身边一阵风似的掠过的是来自世界各国的背包客。有时他们身负的装着换洗衣服和睡袋及饮水、食物后特大背囊会不小心碰着你,会老远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给你打招呼。礼貌地说一声"Sorry",继续赶路。如果是女背包客,更多的是粲然一笑。夏日彩色街景衬托出她们阳光晒烤下小麦色的俊俏脸庞和启口露出的洁白牙齿。这帮年轻人有时也会驻足问候,一句“Where are you from",可以将来八方游子飘忽的心顿时沟通链接。

   墨尔本、伦敦、法兰克福、罗马、纽约……从他们口中蹦出的,知道大都来自、西欧与北美。也有中国、日本、韩国的游子,黑发黄肤,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居无定所,行无踪迹,是混沌天底的一群另类的行者。看着他们消失在大街茫茫人群中的背影,我体会到他们心中的一种文化与宗教。

   新西兰赞同世界各国尤其是亚太地区的人们到本国投资经营,同时也积极输入外国产品。皇后街两旁商店林立,琳琅满目。有一栋高层建筑高大气派,楼前铭牌中文写着某某大厦,里面大都是中国商店。有人问,这样的大楼中国人买下了吗?听者也未觉问得突兀,因为中国人在外国黄金地带购房买地已经不成为新闻。驱车沿新西兰第一大河怀卡托河径直驶入島国腹地,哈密尔顿、罗托路瓦、陶波……从城市到乡村,走进任何一家超市,凡日用百货的货架几乎被“中国制造”占满,衣服、鞋袜、餐具、玩具等一应俱全,琳琅满目。

   有了全球化、市场化,还要社会化。关注社会,关注穷人,抑制贫富差距,鼓励平民创业,维持社会安定。这里的富人不“任性”,这里的“屌丝”不“愤怒”,天下太平,国泰民安。每天下午散步,靠近Train Station一侧的人行道,看到有人散发包装精美的光盘。散发者多数是冠整洁的中年人,含着谦卑的微笑。当行人经过,遽然而不失礼节地伸出手来,持着一枚光盘,冀望的目光示意行人接受他们善意的馈赠。不知道这光盘中所含的内容,也许是一个新开张的公司,在宣传它的产品,也许是一个开设在马路转折的一个小巷的咖啡馆介绍他们浓郁的拿铁品种或新开发的苹果派的香郁。

   在连接皇后街的大街小巷,在超市和麦当劳的出口,偶见流浪汉落漠的身影,对此新西兰的做法友善与温馨。也许走到奥克兰某个街角,会发现一个接济站。向里张望,是一排排整挤洁净的餐桌,热心的义工带着微笑,给饥谨的来客分发食物。新鲜的牛奶,刚出炉的羊角面包,一份翠绿的生菜加上一个嫩黃的桔子可以保证一天的维生素需求。时值圣诞假期,每人领到节日蛋糕与一杯红酒。

   走进奥克兰的超市知道这里的商品价格,是上海的五至六倍。然而从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面包柜稍稍转过身来,发觉日常食品价格有意地偏低。香肠滿满一大袋,大大的个头,十几二十个,标价5新元,合人民币25元。精白牛奶切片面包600克一袋,标价1新元,仅合人民币5元。在别的货架又可以看到便宜的蔬菜。说到香肠,上海日夜店微波炉转上二十秒,热腾腾烫手,味道最好,穿上竹签,也要6元一个。

   新西兰人均个人所得与日本相齐,属于高收入国家,个人所得为中国的五倍,物价偏高可以想见,然而走进超市既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购买高价食品,又可以随心所欲采购新鲜味美的低价食品。这使人想起这个社会是否存心在做这样一件事,想法子让收入窘困的人群也能温饱安生?

   奥克兰中心区的范围并不大,走了三刻钟不到,已经站立在碧海之滨的码头上。不愧是“帆船之都”,只见千帆林立,水路幽远。恍惚间我看见三艘美丽的帆船正在出海,一艘是“市场”号,一艘是“全球”号,一艘是“社会”号。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工业化   新西兰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6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