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健:我信仰,因我敬畏

——拉德布鲁赫《社会主义文化论》译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8 次 更新时间:2015-01-20 16:11:59

进入专题: 拉德布鲁赫   社会主义文化论   信仰  

米健 (进入专栏)  

   如果说思想者就是能够以其睿智和思想启迪社会人生的人,那么我认为拉德布鲁赫就是一个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思想者。当然,如果说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判断会举出完全不同的,很可能是更多的思想者,那么我就说拉德布鲁赫是离我个人最近的思想者。我读拉德布鲁赫的文章著述,每每有接受启蒙,开发心智的感觉。如果说我最初选择翻译他的《社会主义文化论》是出于一种模糊的直觉和某种实用的需要,那么当我进入此书开拓的思想世界时,则很快有了一种清楚的感觉和某种精神的需要,而当我译完此书时,真的已经获得了不少思想上的顿悟和一种精神上的满足。所以,我觉得翻译此书的过程实际是一个与思想者进行心灵对话的经历,尽管这个已经逝去半个多世纪的学者根本想不到他的言论会在其身后这么多年被传译到遥远的东方国度。或许,这就是思想的力量、精神的永存、灵魂的不灭。

   在私人事务活动中,在个人与个人的交往关系中,在私法秩序保护的社会关系中,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意志负责,即为支配自己个人行为的意思和判断负责,这是私法秩序最起码、最一般的要求。在公共事务活动中,在个人与社会的紧张关系中,在公法秩序保护的社会关系中,每个人都要必须为自己的信仰,即左右自己社会行为的思想和选择负责,这是公法秩序最基本、最实质的要求。当然,私人事务活动中的个人意志往往也受信仰的左右,而信仰有时也会受到意志的影响。不过,归根到底,信仰是人类社会生活最根本且又最高层次的精神元素。无论一个人是否意识或承认他有信仰,其内心深处实际上都不可避免地有一个类似信仰、接近信仰或等同信仰的确认。这可能是迷信、是宗教、是理想,也有可能是痴想和狂妄。所有这些形式其实都表明了不同层面的生活样式和境界。人与人的不同,清雅或卑俗,高贵与低贱,其实不在金钱的多少,不在于对物质的把握与挥洒,而在精神的有无,在于对信仰的选择与追求。即使是拉德布鲁赫本人这个无神论者,实际也是以其生命方式和精神思想实践并完成着其"无信仰的信仰"。总之,信仰决定生活、信仰决定品位、信仰决定境界。我既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信仰论者,但我却是一个信仰的崇尚者甚或主张者。我相信,宇宙之间、天穹之下,总有那么一种洞察一切的目光和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观察、安排和主宰着这人世间的生活。所以,我虽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我却越来越有一种产生于内心深处的生活敬畏。这种敬畏可能源于我自己的内心和本性,但更可能是来自于古老中国文化中"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的"天人合一"启示,来自于我对古希腊罗马"正直生活、不害他人、各得其所"和"按自然生活"宣示的信服。当然,更直接的、更近的是我从拉德布鲁赫《社会主义文化论》这本其实最为世俗和实用的著述中所得到的领悟。就此而言,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则说"人生识字敬畏始"。总之,我信仰,因我敬畏。

   既然信仰决定一切,那么信仰是什么?如果说信仰是一种内心确认,那么我们内心确认了什么?进一步说,我们是否知道自己内心确认的到底是什么吗?可以说,我最初选择翻译拉德布鲁赫的《社会主义文化论》,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长久以来,我一直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是在实践社会主义,但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这一代人是所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依偎和成长在革命前辈们打造的社会主义江山之中,接过革命的红旗,继续高唱着社会主义的颂歌,推行着社会主义建设,然而我们当中究竟有多少人真正了解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仅仅是一种实现国家统治的口号或手段,抑或一种科学的世界观理论?我以为,正是因为对社会主义的一知半解,正是将社会主义这种科学世界观的工具化,才使得许多人在时代变迁,世事动荡的情况下对社会主义产生迷惘乃至迷失。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重新回到起点,回到信仰的实质内容上。如同前面所说,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信仰负责,对信仰负责,就是对社会负责,对社会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只能在社会的状态下实现自我,没有社会就没有自我,绝对孤立的自我永远不会实现。所以,要想不迷失,要想实现自我,就必须要有信仰,就要知道自己在信仰什么。我们既然选择了信仰社会主义,那么就必须了解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就要将社会主义作为后一种科学或不完全科学的世界观来认识。只有这样,才有资格说自己有信仰,才能说自己是社会主义者,才能说自己实践的是社会主义,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坚持社会主义。应该指出,我们这一代中的许多人都曾经或者至今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为信仰。我们曾在社会主义旗帜下和共产主义理想的感召下做了许多事情。但我们为什么总是政治运动不断?为什么时而反右时而反左?为什么有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有批林批孔?为什么有深揭猛批"四人帮"?为什么要进行改革开放?为什么每次运动都有那么广泛的民众参与?这是文化传统的惯性使然,还是信仰的力量在发生作用?如果是信仰在起作用,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这种信仰的后果负责。也就是说,这里存在着一种"集体过错",至少是"相与过错"。如果不是信仰在起作用,那是什么原因呢?谁来对这些历史的变故承担和负责呢?我们从十月革命到今天为止的社会主义进程究竟都是有信仰的自觉奋斗,还是有许多无信仰的自发斗争,甚至有某些不明不白地被引导的政治斗争呢?其实我们在此不妨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即自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以来,除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马克思的《资本论》、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以及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以及其他有关论著之外,我们对于"社会主义"这个本来也非中国产品的思想方法或世界观还有什么了解?我们对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列宁以来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知道多少?我们是否真的了解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等与经典社会主义理论之间的必然或不必然联系?我或许可以冒昧地坦言,在当今中国,真正认识和懂得社会主义的人可能并不如我们想象和宣扬的那么多。

   拉德布鲁赫的这本小书名为《社会主义文化论》,但实际上是在讨论信仰问题,讨论什么是社会主义世界观,这个世界观为什么能够成为一种信仰以及如何去信仰。虽然拉德布鲁赫在此书中阐发的思想观点大体上是基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的社会历史背景,从时间上讲似乎已经有些陈旧,但从思想理论上讲对我们仍然有别开生面的意义。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讲,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所经历过的社会政治制度变革与社会思想变迁,恰恰是今天的中国正在或即将经历的。当年德国社会政治生活和所遭遇的问题,许多恰恰就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因此,当我们阅读拉氏的《社会主义文化论》时,很容易获得思想上的共鸣和方法上的启示,甚至会觉得拉德布鲁赫所阐释的立场观点似乎就是为了帮助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反思。对此,只要读者稍微留心,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感悟。在这本篇幅不大的著作中,拉德布鲁赫所阐释的内容涉及到了现代社会生活中政治思想与意识形态的一些基本问题方面。包括:经济与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社会主义共同体思想具有的基本内涵、社会主义的文化观念、社会主义与当代思想潮流、社会主义国家的和革命的任务、民主政治的本质及其运行、民族国家与民主政治、法权及其对于人民国家的意义、宗教的本质及其与社会主义的关联,等等。总的来说,读了这本著作,我们可能会对许多以前不甚明了的问题获得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对有些困惑已久的问题得到豁然开朗的领悟。对于信仰社会主义的人来说,对于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人来说,对于勇于对自己信仰负责的人来说,对于忠实于自己的信仰而且要用尽毕生精力去实现其信仰的人来说,阅读这本书无疑具有很现实的意义。

   信仰是人们发自内心,完全自主的精神寄托或价值取向,它是理想的精神源泉。因此,它必然是自觉的而不是自发的,自发可能是信仰的起点,但却不能是信仰的终点。民主政治只能在民众信仰的基础上建立,没有民众信仰,就没有民主政治。要确立民众信仰,就必须让民众知情、了解和确认。进一步说,被作为信仰的社会主义世界观,必须为民众真正了解,否则就没有什么民众信仰。孔夫子很伟大,但他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毕竟是2000多年前的古训,与当今的时代精神,与民主政治的思想格格不入。源出于此的口号、榜样以及运动,都是与我们今天的信仰背道而驰的,因而也是对民主的戏谑和对民众的不尊重。总之,明确信仰、尊重信仰、实践信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因为社会主义的现在和将来必须建立在信仰之上,没有信仰就没有社会主义。那么,你有信仰吗?你了解你的信仰吗?

进入 米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拉德布鲁赫   社会主义文化论   信仰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885.html
文章来源:《比较法研究》2006年6 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