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庆昭:苏格兰公投的诱因与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6 次 更新时间:2014-10-25 00:21:48

进入专题: 苏格兰公投  

华庆昭  

    

   【摘要】苏格兰的独立活动,跟世界上许多地方出现的不一样,它是没有外国的挑动或支持而是按自身的逻辑发展起来的。

   【关键词】凯尔特人 联合王国 威斯敏斯特

   【中图分类号】K1

   【文献标识码】A

    

   苏格兰独立公投,以略超10个百分点的差距落败。当公投的喧嚣成为过去,尘埃开始落定,在就像坐了一次过山车那样惊魂甫定的英国人当中,一定会有人在想,“我们国家出了什么问题,竟会有160万人要求脱离?”

   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姻缘”

   说起来,苏格兰和英格兰不应该有多大解不开的矛盾。名义上,苏格兰人是凯尔特人,英格兰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实际上,英格兰人早已不那么纯了,作为掌权者,盎格鲁-撒克逊人早在11世纪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在此后的一千年里,诺曼人的王室血统一直传留到了今天。多种外来民族涌进并融入了英格兰。而在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当中,相互通婚融合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在语言上,苏格兰说英语,带地方口音。有两种地方语言:一种苏格兰盖尔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会说。另一种苏格兰语,是从早期和中期英语转化过来的,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说。这样看来语言也不是分离出去的理由。

   在宗教上,现在两家都是以基督教新教为主,没有明显的矛盾。

   在地缘政治上,几百多年前有法国搅局。苏格兰一度还要跟法国合并。但是现在法国虽然在经济上希望英国弱下去,政治上的影响小下去,但是在安全问题上,它希望英国担负更大的责任。如果苏格兰独立了,英国的军事能力将大幅度降低,这时欧洲一旦有事,法国担当的责任就大了,这是法国不想看到的前景。在俄罗斯跟西方大顶其牛的今天,法国更不会做釜底抽薪削弱英国力量的傻事。

   有的人强调英格兰杀了苏格兰玛丽女王,认为这个历史问题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玛丽被杀的确是苏格兰人的一个心结,但是其影响会大到400多年以后让大批苏格兰人非要独立不可吗?光讲玛丽被杀,只是事情的一半。玛丽是因为在苏格兰跟涉嫌谋杀她亲夫的人结婚,本身嫌疑重大,而逃到英格兰去的。如果当初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没有杀她,她在苏格兰也并没有多少拥趸。另外,玛丽的儿子以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的身份入主英格兰,成为始建斯图亚特王朝的詹姆士一世。后来的汉诺威王朝和温莎王朝,直到今天都是她儿子的血统继承。英格兰欠玛丽的债能不能算两清了呢?

   苏格兰独立活动的自身发展逻辑

   苏格兰的独立活动,跟世界上许多地方出现的不一样,它是没有外国的挑动或支持而是按自身的逻辑发展起来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这么多苏格兰人想要独立出去的原因,至今都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说法。笼统地讲,历史和现实、政治和经济、文化和情绪等各方面的因素都有。表面看来,独立公投的失败,是由于威斯敏斯特在最后关头加大了胡萝卜的个头。胡萝卜固然重要,但是光是物质利益是赢不过来人心的。真正的原因还需要继续努力探讨,但是以下几点可能成为较近的诱因:

   欧洲现在成了小国的乐园,做小国的滋味不错。在苏格兰北海海区的油田,本可以为苏格兰提供可观的资源,但是现在石油红利的大头被中央政府拿去,看到与自己情况相近的小国挪威自主的日子过得红火,让苏格兰人羡慕不已。伦敦威斯敏斯特的大佬们实际上鼓励进行公投,他们认为在苏格兰独派还没有壮大到有威胁性的时候抓紧公投,可以一劳永逸地否决独立课题,而没想到威胁性提前来到了。

   苏格兰的公投之所以最终成为可能,是因为苏格兰所处的特殊宪法地位。苏格兰跟英格兰是联合关系,所以它跟联合王国中央政府不是像一般单一制国家里的那种纯粹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而从联合王国治国方略来说,苏格兰的独立之风劲刮,乃是因为中央政府的民族政策出了问题。简单说来就是两条:对苏格兰不够平等,而且一再收权,有民怨;没有建立起有效防止联合解体的反分裂国家机制。其结果是造成国家认同感缺失。

   然而联合王国不是过家家,可以今天结合,明天散伙。联合王国成立至今已经300多年,其寿命早已超过许多欧洲大陆国家。它的问题是,一方面各成员之间不是完全平等以致发展程度有差,少数民族地区不断提出诉求,主政者疲于应付也不得不妥协;另一方面,没有反分裂的机制来避免像苏格兰那样拿退出联合来做人质,不断提高要价。有人说这次公投是民主的胜利。客观点看,反倒像是民主的失败。这次公投双方的差距为略超10个百分点,也就是40万张。就是说,只要赞成独立的一方再多20万张,公投的结果就能颠覆过来。试想,将近6000万人口的联合王国,命悬在苏格兰(人口只占全联合王国十分之一)的20多万张选票手上,这能算是民主吗?

   一向老谋深算的威斯敏斯特,300年来早就该做好顶层设计,既平等发展,又防止分裂。但是两者都没有做到。这样一来,在王国兴旺上升的时期,大家都愿意搭车,在王国走下坡路的时候,就想飞鸟各投林。通过这次公投我们看到,女王可能比较有远见:威廉王子早在10多年前就去苏格兰上大学,这绝非偶然。虽然我们无法量化女王在公投前去苏格兰做礼拜,并且劝告苏格兰人要谨慎,对于选民的取舍起到了多大影响,然而可以想见,王朝会继续发挥王国有限的粘合剂的作用。

   公投以后面临两个大课题

   威斯敏斯特在公投以后面临两个大课题:一是要动自己物质和政治的奶酪让苏格兰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分享;二是需要建立某种“保联合,反分裂”的国家机制。通过上面这两点来增强国家认同。前者已经做出了一些允诺,还需要继续不断让步,这已经实属不易。至于建立反分裂国家机制,恐怕就更难了。即便做到利益真正共享,如果还是只讲平等不讲反分裂,只讲多下放治权财权而不讲国家认同,在联合王国国运疲软的情况下,苏格兰(以及威尔士和北爱)的独立戏、自主戏以后还可能以各种不同形式一出出接续上演。

   苏格兰公投这一插曲的世界意义,也许在于它提供了一个值得重视的案例,告诉人们:平等相待和反对分裂都得着力而不偏废,乃是国家藉以长治久安的重要因素。

    

   (作者为英美历史研究学者)

  

    进入专题: 苏格兰公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233.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