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灾疫政治伦理学的一般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 次 更新时间:2014-09-24 13:01:41

进入专题: 灾疫政治   伦理   环境软实力   生境文明   可持续生存式发展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在当代社会,频频爆发的灾疫成为其世界性难题,求解这一世界性难题的根本之道,需要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导向。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根本任务,就是导向当代灾疫防治必须以创建低碳社会、提高环境软实力、建设生境文明为实质目标,为此,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引导当代灾疫伦理防治遵循全球生境原则、共生互生原则、普遍利益原则,构建生境主义价值体系,探索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重建以限度生产和简朴生活为基本诉求的生境主义存在方式。

   关键词:灾疫政治 伦理 环境软实力 生境文明 可持续生存式发展

   当代世界,因为气候失律,而导致了灾疫伦理失律。灾疫失律的突出表征,就是雾霾暴虐和气象灾疫频发。并由此将整个"世界被带到生态灾难的边缘,并不是由于什么可以某种聪明的规划来纠正的管理上的错误造成的,而是由于构成这场历史进军的强大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力量的方阵。任何提出要治理环境危机的人,都因此承担着变革这个历史进程的责任。但是,这是被历史自己所保留的特权,因为彻底的社会变革,只能在有效的、自觉的、集体的社会行动中,才可变为理想。我们必须行动,这点现在已经很明白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去行动。"[1](P242)为当代灾疫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难题,它不仅正在从根本上打破高速运转的现代文明秩序,也改变了人类生活关注的重心,并且也从根本上改变着世界政治经济的格局,改变着各国政府管理国家、治理社会的要务和重心。不仅如此,灾疫还从根本上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安全,更威胁着国家的安全。因此,要从根本上消解这一世界性难题,必须从根本上考虑灾疫政治伦理学问题和灾疫教育伦理学问题。有关于灾疫伦理教育学问题,已在《展开全民灾疫教育的伦理方向》一文中了初步阐述;本文则围绕灾疫伦理的政治学问题而展开。

   1、构建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基本理念

   客观地看,灾疫伦理学是一门综合众多学科视野于一体而形成一种新型的应用指导型人文学科。这门新型的综合性应用指导型人文学科所涉及的对象范围和研究的主要内容,可以简要概括为下图表:

  

                                    →灾疫重建治理伦理学

                 →灾疫伦理实践研究→

                                        灾疫预防治理伦理学

                                      →灾疫政治伦理学

   灾疫伦理学→  灾疫伦理动力研究→

                                      灾疫教育伦理学

                                     →灾疫伦理方法论

                   灾疫伦理基础研究→

                                      灾疫伦理基本理论

    

   从上图可知,从上图可知,灾疫政治伦理学构建,实际上构成了灾疫伦理实践研究的动力内容。换言之,灾疫伦理研究是围绕灾疫而展开的。在当代社会,灾疫防治和灾疫后重建,既需要正确的伦理理念、伦理方法指导,更需要政治和教育两大动力的启动。前一种动力指涉的是在灾疫防治和灾疫后重建中政府应该以如何姿态来面对,并应该怎样采取行动,才体现其合理合法合情的引导效果;后一种动力指涉的是在灾疫防治和灾疫后重建中,如何才可能实施社会整体动员,做到灾疫防治和灾疫后重建能人人担当责任。

   什么叫灾疫政治伦理学? 从根本上讲,灾疫问题,始终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灾疫问题始终包含了特定的政治内容,并体现出具体的政治取向。这可以从三个方面看,首先,从灾疫的孕育生成角度看,特定的政治推动了灾疫的生成与爆发。因为,当代灾疫更多地融进了人力因素,而全部的人力智慧最终变成灾疫生成的源泉,恰恰是特定的时代政治的推动。比如传统的放任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现代的由政府进行宏观调控的市场经济,以及现在流行的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等等,都由具体的政治所导向,并最终实现和回归这种政治。其次,无论是过去或现在,防治灾疫都不是个体或民间社会组织所能做到的,它必需政府的参与,并且必需政府居其主导地位,担当起组织者、领导者、应对策划与实施督促者的职责。否则,灾疫防治会成为一句空话。三是灾疫后的重建,同样需要以政府为领导者、组织者、应对策划与实施督导者。尤其是在灾疫连绵的当代社会,灾疫后重建如果离开展政府,离开展政治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做任何事情。所以,无论是灾疫预防治理,或者是灾疫后重建治理,都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政治化的社会运动。正是基于如上三个因素的规范与要求,灾疫伦理探讨,必不可忽视政治维度。探讨和构建灾疫政治伦理学,变得十分的重要和根本。

   灾疫政治伦理学实际上存在着两个层面的自我规定性:首先,它是指面对频频爆发的当代灾疫,探求一种全新的政治伦理出路,进行一种灾疫化的政治伦理构建,以此为灾疫全球化和日常生活化的当代社会,开辟一条更卓有成效的自救道路。其次,它还指对灾疫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过程出现的全部政治问题予以系统的伦理拷问,并通过这种伦理拷问,为更卓有成效地展开灾疫预防治理和进行灾疫后重建治理,提供生境化的政治伦理方案,以规范和指导灾疫防治和重建朝着低碳化的生境文明方向展开,提供政治动力和政治保障。

   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时代视域灾疫政治伦理学,就是对灾疫的政治问题予以伦理审查的新型学科。灾疫政治伦理学的认知出发点,是生命,特殊地讲,是人。人和生命都不是孤立的,无论是具体的个人还是具体的生命,他们的存在和生存都与世界整体联系在一起,都不可忽视或离开其整体性。以生命和人为出发点,对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探讨,必须具备如下两个方面的认知视域;

   首先,必须具备一种整体化的空间视野。这种整体化的空间视域,具体展开为自然、生命、人、社会四者的共生互生。这一共生互生视域的形成,要求对灾疫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过程中出现的政治问题予以伦理审查时,必须考虑自然、生命、人、社会这四个基本因素的动态协调。

   其次,必须具备一种动态生成变化的历史视域,这种动态生成变化的历史视域,具体展开为过去、现在、未来的过程化。这一动态生变的过程化视域,同样要求在对灾疫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中的政治问题予以伦理审查时,必须立足于未来、以过去为反思的参照系,考量当下应该怎样做才能最终实现其自身目标。

   以如上两维为参照,探讨和构建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把创建低碳社会、建设生境文明、提升环境软实力纳入其中来予以整体考察。

   灾疫政治伦理学的时代目标由于灾疫政治伦理学是面对频频爆发的当然灾疫之难而重构其全新的政治伦理蓝图,开辟全新的政治伦理道路;也由于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要全力解决其当代灾疫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中所出现或面临的全部政治难题,而谋求真正的解决之道,为灾疫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提供政治引导、方案蓝图和行动规训。因此,灾疫政治伦理学探讨必然同时展开为两个维度:首先,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为创建灾疫背景下的生境政治学学科蓝图、学科理念、学科理论和学科研究方法而努力;其次,灾疫政治伦理学必须为当代灾疫的防治及其灾疫后重建,提供切实可行的资源节约型和力量整合的整体思路、行动方案和实施方法,具体地讲,当代灾疫的预防治理和灾疫后重建治理,必须以创建低碳社会、提高国家环境软实力、建设生境文明为三维目标体系。

   2、构建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基本原则

   从根本讲,灾疫政治伦理学就是从根本上化解灾疫的政治伦理学。从根本上化解灾疫,其远景目标是全球生境文明,其面向国际社会的现实国家目标,是全面提高国家环境软实力;其引导人们秩序而安全地生存的实际社会目标,是积极地开创低碳社会。此三者从三个方面对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创建做出了规范要求,由此,灾疫政治伦理学的创建必须遵循如下三大基本伦理原则。

   全球生境原则当代灾疫问题作为一个世界性难题,要获得真正的解决之道,要产生真正行之有效的行动方案,单靠局部地区或国家的孤立行动,是不能做到的,必然构建全球视野,寻求国际合作。比如暴雨、洪水、地体崩塌、泥石流等,我们确实可以凭一国之力解决,并且也只能凭自己国家之力来解决,但我们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暴雨、洪水连续不断的泛滥,因为暴雨、洪水,当然还包括山体崩滑、海潮、台风、海啸、地震、高寒、酷热或者说极端天气、流行性疾病等等灾疫的发生,不是一个单纯的地质问题,也不是一个单纯的气象问题,它们实际上是包括地质、气象以及地球生态链等综合因素而形成的。但无论是地质问题,还是气象问题,或者是地球生态链问题,都不是一个地区问题或一个国家范围内的问题,而是一个全球问题。比如,地质问题实际上是地球的内部结构运行的动态平衡问题,而地球生态链问题,却是地球表面动态运行平衡的问题。而气候问题--具体地讲比如雾霾问题--却是综合此二者而形成的一个具有更高整合度的整体问题。因而,要根治暴雨、洪水、地震、极端天气和失律的气候、雾霾,必须打破地缘思维模式,构建一种全球战略。这样一来,灾疫的防治与生境重建,必须遵循全球原则,这是灾疫政治伦理学所必须正视的现实要求。

遵循全球原则,构建全球灾疫防治的政治伦理框架,这是当代人类存在的迫切需要。至少,这种迫切的需要目前已经变成一种全球性共识和跨国化的行动。比如,气候是当代频频爆发的灾疫之难的一大根源。因为气候在事实上构成地球与宇宙循环的晴雨表。20世纪后期,温室气候的形成,在急剧地改变着一切,气象灾害频频,雾霾暴虐,生物世界失律,人类存在进入高风险状态。为改变存在危机,扭转失律的气候,控制碳排放--而探索新型的社会行动方式,包括经济方式、生产方式、技术方式,这些方面已经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了全球性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唐代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灾疫政治   伦理   环境软实力   生境文明   可持续生存式发展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