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齐勇:《正本清源论中西——对某种中国文化观的病理学剖析》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3 次 更新时间:2014-05-26 12:19:27

进入专题: 中国文化观  

郭齐勇 (进入专栏)  











《正本清源论中西——对某种中国文化观的病理学剖析》


郭齐勇主编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内容提要

  

   邓晓芒教授基于对西方文化的偏爱而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持续而严厉的批判。诚然,如同包括西方文化在内的人类一切文化系统都有其弊端一样,中国传统文化也并非完美无缺,所以是可以甚至应该加以分析批判的,不过这种批判必须是在理解前提下的内在的批判。但邓教授的批判却往往存在着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误解乃至歪曲,往往是隔膜而外在的批判。由于邓教授的影响力,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在学界、社会特别是青年人中间形成了不小的负面作用,助长了对于固有传统文化自暴自弃的社会心态,其危害性不容忽视。有鉴于此,15位哲学研究者撰写文章,集成此书,以说理的方式和充分的论据,反驳邓教授的反传统观点,指出其学理上的诸多谬误以及某些常识性错讹,相应地阐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内涵和不朽价值,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克服非理性的反传统心态,培养对于传统文化的“了解之同情”以及“温情与敬意”,并予以创造性转化。

  

   目 录

   郭齐勇:序

  

   丁为祥:百年来儒家人伦观念所遭遇的批评及其心理根源

   王兴国:也论孝与腐败——以《孟子》中的孝“以天下养”为例

   龚建平:“亲亲相隐”的伦理教化意义

   林桂榛:再论邓晓芒谈“亲亲相隐”的系列谬误

   顾丽玲:苏格拉底眼中的游叙弗伦问题——以柏拉图的虔敬观为视角

   刘水静:也谈“亲亲相隐”的法律实质、法理依据及其人性论根基——兼评邓晓芒教授的《儒家伦理新批判》

   刘水静:重析西方文化传统中的“亲亲相隐”与“大义灭亲”之道德意涵——再评邓晓芒先生的《儒家伦理新批判》

   周炽成:是西非中:对邓晓芒文化批判的批判

   周海春:对《中西怀疑论比较》解读老庄文本的方式的怀疑

   姚才刚 范欢:评邓晓芒教授《灵之舞》中的中国传统文化观

   王  锟:“有我”与“无我”之辨——邓晓芒中西文化比较“前提预设”的审视

   崔  涛:错谬百出的“镜喻论”

   谭绍江:儒家文化没有真正的信仰吗?——与邓晓芒教授商榷

   俞  跃:中国传统文化、西方文化及中国现代性的考量——与邓晓芒教授商榷

   介江岭:仁心显发的自由——对邓晓芒教授“从心所欲不逾矩”解读之批判

  

郭齐勇序

  

   邓晓芒教授写了大量论文与著作,评论中国文化、中国思想与中国哲学。他的相关著作有:《灵之舞:中西人格的表演性》、《人之镜:中西文学形象的人格结构》、《中西文化比较十一讲》、《新批判主义》、《在张力中思索:极高明而道中庸》、《儒家伦理新批判》、《中西文化心理比较讲演录》等。在他有关西方哲学史的著作中,也有相关的内容,如他的成名作----关于黑格尔哲学研究的《思辨的张力》中就有他对中国文化的系统批判。

   邓教授的有关论著,一般都是以中西文化与哲学相比较的面目出现或展开的,宗旨是对中国文化的全面批判。诚然,如同包括西方文化在内的人类一切文化系统都有其弊端一样,中国传统文化也并非完美无缺,所以是可以甚至应该加以分析批判的,不过这种批判必须是在理解前提下的内在的批判。而邓教授的批判却往往存在着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误解乃至歪曲,往往是隔膜而外在的批判。

   学术乃天下之公器。既然邓教授的论著公开发表,且影响不小,我们就不能不认真地读一读、评一评、辩一辩。拜读之后,我与我的同道认为,他的立论、论证与资料分析往往是大有问题的,是偏颇、片面、武断且站不住脚的。鉴于他很有权威性,名气很大,不少青年人对他盲目崇拜、追捧,确实有误人子弟之嫌,助长了对于文化传统自暴自弃的社会心态,其危害性不容忽视,不加以批驳恐怕会贻害无穷。为拨乱反正、正本清源,鄙人邀约了一些中青年学者对邓先生的所谓“新批判主义”予以反思与批评,收入本书的十五篇论文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从学理上,从内在逻辑与资料分析上,深入评论、批驳了邓先生的中国文化观以及他在西方哲学研究上的缺失,对今天的中国思想界极有价值与意义。

   针对他的《儒家伦理新批判》一书,我曾主编了《‹儒家伦理新批判›之批判》一书(武汉大学出版社,2011年)予以回应与批评。而环绕有关“亲亲互隐”、“孝道”与儒家是否是当今腐败之根源的问题,还有必要继续辩论。收入本书的若干篇论文继续深入地讨论以此为中心的儒家伦理及其现代化的问题,另有一些论文则分别就邓教授的其他相关著作与思想,如集中就其一书、一文、一个观点、一段资料,加以剖析。收入本书的所有论文都是理性论辩式的,而且不限于就事论事,有的作者进而认真分析讨论了邓先生错误、缺失产生的背景、原因,特别是邓教授的逻辑理路与思想方法论的弊端。

   丁为祥教授的《百年来儒家人伦观念所遭遇的批评及其心理根源》一文认为,20世纪以来的新旧文化交替使儒家人伦观念面临着三个方面的责难与批评:其一是源自墨家立场上的批评,主要指责儒家人伦之爱陷于“亲疏尊卑之异也”;其二是来自基督教立场上的批评,主要指责儒家人伦之爱的血缘性;其三则是在上述两种积习下所形成的一种心理习惯,主要是一种出发于社会现实的“买单”或“归罪”意识,意即正是儒家重视血缘亲情的文化传统才导致了当今腐败的泛滥,也是现实社会一切负面因素的总根源。这三种批评固然表现了国人力图摆脱人之血缘限制的努力,同时也表现着人们对普遍、公正之爱的期盼,但却一致忽视了儒家人伦之爱的现实性、理想性及其具体统一;而这三种不同角度的批评也都蕴含着一种强烈的民粹心理,并以毕其功于一役的浪漫情怀作为精神动力。面对新的世纪,如何对20世纪以来一直长盛不衰的民粹思潮进行深入反省,既是对儒家人伦观念的一种正本清源,同时也是正确面对传统文化的一个基本前提。

   王兴国教授的《也论孝与腐败——以‹孟子›中的孝“以天下养”为例》一文指出:“尊亲”之孝与“直养”是根本不同的。孟子所说的“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的“养”并非“直养”或供养。其实,对于孝子来说,最大的孝不是对于父母的“直养”,而在于“尊亲”和以天下人的孝养为父母“养志”、明“道”,使父母享受到最大的尊敬。孟子关于孝“莫大乎以天下养”的思想是对孔子和曾子孝道思想的继承与发扬,具有巨大的综括性和超时代的前瞻性,不仅有将“仁、义、礼、智、信、强”相结合与统一的特征,而且透露出我国古代社会的生态孝道文化的特征,这是东方文明所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孟子关于孝“莫大乎以天下养”的观点或儒家的孝道思想不仅不是“腐败宣言”,而且是有助于抵制与预防社会滋生腐败的一剂“良药”,值得我们重新认识。

   龚建平教授的《“亲亲相隐”的伦理教化意义》一文认为:包含“亲亲相隐”内容的三条材料成为对传统儒家伦理进行分析和批判的主要材料。对这三条材料的解读并不能导致对儒家伦理的根本否定。同时,儒家伦理在家庭领域和在公共社会乃至政治领域的原则既有相通之处但也有不可完全通约性。家族或家庭伦理不同于政治伦理。伦理政治的基础是伦理,但政治本身有其伦理。对于彻底人文主义的儒家而言,即使伦理作为政治基础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但是,伦理作为教化的重要内容却不可完全否定;同时,不同情景中的具体伦理原则之间的适应、转化乃至冲突难免,故“亲亲相隐”的家庭伦理虽不一定能重新成为政治伦理的基础,但其教化上的意义仍然不可否认。

   林桂榛副教授的《再论邓晓芒谈“亲亲相隐”的系列谬误》一文指出:邓晓芒在史料文本方面的失真、失证及“混逻辑与历史为一谈”推理模式、命题模式决定了他谈“亲亲相隐”问题不得要领,他不明白该“隐”究竟何指,且后来说“隐”是“隐瞒”义恰回到了林桂榛释“隐”为知情不说、知而不告的学术辩正上。论《欧绪弗洛篇》问题,邓教授也首先自陷不攻自破的自我逻辑否定,且他对柏拉图文本的思想义理及前贤注疏缺乏深入研思,导致得出苏格拉底“赞同甚至鼓励”欧绪弗洛告父的西方哲学研究之奇见。邓晓芒错解古人说的“相隐”,又以幻想的“相隐”继续幻想“相隐”文本与现实权力腐败的关联,出现执意于社会批判而罔顾学术求真及中西学术史真相的尴尬结局。

顾丽玲讲师的《苏格拉底眼中的游叙弗伦——以柏拉图的虔敬观为视角》一文指出:游叙弗伦“子告父罪”问题,是儒家伦理争鸣中的焦点之一,但它的一些基本方面尚未得到彻底澄清。这一问题本质上归摄于柏拉图对“虔敬”问题的整体思考,因此,我们必须将其置于柏拉图对希腊社会传统虔敬观的批判、继承和改造的大思路下加以把握。传统虔敬观是维系古代社会家庭和城邦的根基所在,对虔敬问题的探讨是关乎家庭和城邦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柏拉图在《游叙弗伦》中揭示了传统虔敬观的困境及其内在依据即诗人神学的局限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齐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文化观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0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