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春华:论美国侵权法限制运动及其发展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2 次 更新时间:2014-05-22 19:34:44

进入专题: 美国侵权法   限制运动  

董春华  
侵权责任限制措施实现了“限制原告权利”的目标,而对现实社会的危机和困难并无多少改善,他们的真实意图和真实面目一览无遗。在未来的运动中,尽管他们屡次故伎重演,相信民众的支持只会越来越弱。

    

   五、结论与启示

   美国侵权法及其改革受到人们长期和普遍的关注,原因在于:(1)比起其他国家的侵权法系统,美国侵权法系统对经济的影响更大。估计,美国侵权法系统耗费2.3%的GDP,其他国家没有超过1.3%的。这是一个相当耗钱的系统,它只有提供实质性的威慑力才有存在的合理理由[88](2)不仅影响美国人的生活,还会影响其他国家人们的生活。近几十年的实践证明,美国的侵权法系统对全球经济和各国人们的生活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通过两种方式产生影响:在特定个人之间重新分配财富;威慑特定行为。”[89]而侵权法的威慑功能一直具有争议。然而,不管侵权法扩张是否会实现它的威慑功能,侵权责任限制支持者不仅对“威慑”提出质疑,身受侵权法扩张之害的经济利益集团已经开始反击,这就是本文主要论述的侵权法限制运动。

   笔者已经提及,实际上,侵权法改革发生在侵权法发展的多个历史阶段。早在19世纪90年代,“发展”运动(Progressive Movement)在美国社会取得主导地位时,侵权法就曾以“保护工人并提升社会福利”为主要内容进行了扩张。侵权法扩张直至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严格产品责任的确立才达到顶峰。对于这一阶段的侵权法扩张,美国学界的认识是:“侵权法扩张是学者和法官智识上的运动,他们发生在法院和法学界,与改革倡导者的经济利益没有任何关系。”[90]与此完全不同的是,以限制权利为特征的新侵权法改革的原动力是经济利益群体,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侵权法系统的不利影响。因此,从历史大背景来看,侵权法限制运动是对20世纪五六十年代侵权法扩张运动的反应。

   但是,不管改革的初衷是什么,也遑论改革的目的是什么,侵权法限制运动的理论基础和改革理由都很薄弱。虽然因政治营销手段的使用和现实生活中法律困境的存在,使得他们获得了民众的芳心,但在理性的学术界和现实的司法界,他们并未获得支持。所以,笔者认为,尽管美国侵权法限制运动是对侵权法扩张运动的反应,只此一点并不会给其合法性提供多少正能量,其改革结果的不尽人意正在使民众渐渐地如梦初醒。

   我国侵权法发展相对较晚,很大程度上还处于侵权责任的扩张阶段。《侵权责任法》扩张权利表现在很多方面,以产品责任法为例:第41条扩大了产品责任损害赔偿范畴,第59条将医疗产品侵权视为产品责任,适用产品责任相关规则,扩张了医疗机构的责任范畴。有学者认为,“中国的侵权责任法律制度更加关注对受害人提供充分的救济,为达这一目的甚至不惜以扩大承担责任的主体范围和牺牲责任承担上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基础为代价。”[91]但法律的平衡和价值的取舍不能偏离理性的轨道,法律改革也不能成为政治营销的手段和筹码,毕竟无论是侵权人还是受害人的权利和自由都需要保护。所以,我国将来的侵权法改革是扩张权利还是限制权利,都要理性衡量。而美国的侵权法限制运动,因其改革动机不纯及政治营销手段的使用,不仅不可能获得学界和司法界的支持,也会渐渐丧失民心。它给我们的教训是:法律改革非政治运动,理性当头。

    

   注释:

   [1]Dian Dickson Ogilvie, Judicial Activism in Tort Reform: The Guest Statute Exemplar and a Proposal for Comparative Negligence, 21 UCLA L. Rev. 1566 (1974).该文赞扬了罗格·崔纳(Roger Traynor)法官和加利福尼亚州,其带头将侵权责任施加于有能力分散损失的当事人身上。

   [2]美国侵权法改革协会(American Tort Reform Association)每年都会公布各州改革的情况。这些领域包括:连带责任、间接来源规则、惩罚性赔偿、非经济性赔偿、迟延支付、产品责任、集团诉讼、上诉保证金、陪审团制度等。

   [3]See Marc Galanter, Predators and Parasites : Lawyer-Bashing and Civil Justice, 28 Ga. L. Rev. 633,644-681(1994);Marc Galant-er, The Day After the Litigation Explosion, 46 Md. L. Rev. 3,3-6(1986);Marc Galanter, Reading the Landscape of Disputes: What We Know and Dont Know (and Think We Know) about Our Allegedly Contentious and Litigious Society, 31 UCLA L. Rev. 4, 6(1983);Michael L. Rustad&Thomas H. Koenig, Taming the Tort Monster: The American Civil Justice System as a Battleground of Social Theory,68 Brook. L. Rev. 1,1-5 (2002).

   [4]他是思嘉贝律师事务所(Shook, Hardy&Bacon LLP)的合伙人,美国法律界毫无争议的“侵权法改革之父”,美国侵权法畅销书《侵权法》 (Tort, Prosser, Wade)的合作作者。他出版过一些专著,也常在各种法律期刊发表论文,其主要基调是批判侵权法,倡导侵权法限制运动。

   [5]F. Patrick Hubbard, The Nature and Impact of the“Tort Reform” Movement, 35 Hofstra L. Rev. 437(2007).

   [6]Kenneth J. Chesebro, Galileo's Retort: Peter Huber's Junk Scholarship, 42 Am. U. L. Rev. 1637,1710-1711(1993).

   [7]Joseph A. Page,Deforming Tort Reform, 78 Geo. L. J. 649, 655(1990].

   [8][英]唐纳德·哈里斯的“美国侵权法的改革”(肖后国、杨小强译,《环球法律评论》1992年第2期),评价了两位美国学者关于侵权法改革的著作;李清林、梁文彪的“美国侵权法改革述评”(《红河学院学报》2004年第3期),陈述了侵权法改革的历史、原因、内容和评价;F.帕特里·哈伯德的“美国侵权法改革运动的本质与影响”(王晓明译,载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43卷,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探讨了侵权法改革的本质和影响。

   [9]Craftsman Builder's Supply, Inc. v. Butler Mfg. Co.,974 P. 2d 1194, 1217 (Utah 1999)(Stewart, J.,concurring)

   [10]Leev.Gaufin, 867 P. 2d 572, 588(Utah 1993).

   [11]Hoemv·State, 756 P. 2d 780, 783(Wyo. 1988).

   [12]Douglas A. Kysar et al. , Medical Malpractice Myths and Realities: Why an Insurance Crisis Is Not a Lawsuit Crisis, 39 Loy. L. A. L Rev. 785, 811 (2006).

   [13]Robert S. Peck, Tort Reform’s Threat to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33 Rutgers L. J. 835,851(Summer 2002).

   [14]Id. at 852.

   [15]“What Insurance Crisis?”,Business Week 154 (January 12, 1987).

   [16]In re Ins. Antitrust Litig.,723 F. Supp. 464, 468 (N. D. Cal. 1989),revd, 938 F. 2d 919 (9th Cir. 1991),affd in part and revd in part sub nom, Hartford Fire Ins. Co. v. California, 509 U. S. 764(1993).

   [17]Judy Greenwald, Antitrust Settlement to Alter ISO, Industry, BUS. INS. 1 (Oct. 10,1994)

   [18]Marc S. Galanter, The Day After The Litigation Explosion, 46 Md. L. Rev. 3,4(1986).

   [19]John G. Kester, Rule of Law: Appeals Courts Keep More and More Opinions Secret, Wall St. J. A 15 (Dec. 13,1995).

   [20]John T. Nockleby, How to Manufacture a Crisis: Evaluating Empirical Claims Behind “Tort Reform”,86 Or. L. Rev. 533,539 (2007).

   [21]亚力桑那州、康涅狄格州、佛罗里达州、明尼苏达州、密苏里州、内华达州、纽约州、北达科他州以及俄勒冈州。

   [22]supra note 20, at 593.

   [23]Thomas A. Eaton et al.,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n Empirical Look at Georgia Tort Litigation in the 1990s, 34 GA. L. REV. 1049,1094-1095 (2000).

   [24]Marc Galanter, The Day After the Litigation Explosion, 46 Md. L. Rev. 3, 16 (1986).

   [25]Id.

[26]Michael J. Saks, Do We Really Know Anything About the Behavior of the Tort Litigation System-and Why Not?, 140 U. Pa. L, Rev.1147,1201 (1992).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侵权法   限制运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9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