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拉卡什·卡拉特: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替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3 次 更新时间:2013-12-03 21:29:24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新自由主义   帝国主义  

普拉卡什·卡拉特  

    

   一、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发展中的理论

   自苏联解体以来,已过了20个年头。当年资本主义胜利嚣张的气焰,今天业已烟消云散。随着21世纪第一场旷日持久的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现在人们已经把目光集中在资本主义的未来命运及其所面临的诸多不确定性上。正如一位银行家在《金融时报》中所承认的一样,资本主义正在经历一场“非常马克思主义式的危机”。

   马克思主义曾被视为19世纪的哲学而备受鄙视,20世纪末又被诋毁为一种陈旧、落伍的理论。然而,现实的情况再一次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分析当前资本主义危机的唯一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仍然是指导人们超越资本主义、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剥削和社会压迫的新社会的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不管作为一种理论还是一种实践,必须与时俱进。必须总结将理论应用于实践的经验。基于这种判断,马克思主义理论需要不断更新和改进。马克思主义必须是一种发展中的理论。它不是一套只能用来参考或诠释的知识库。鉴于20世纪苏联对待马克思主义的传统,我们有必要强调这一点。过去马克思主义被视为一整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人的经典文本,要依据这个文本去分析各领域的最新发展成果,并把马克思主义先前的框架套用到这些最新发展成果上。这种做法窒息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产生实践中的教条主义或慵懒主义。

   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必须与这种理论约束传统相决裂,这是将马克思主义发展成为一种活生生的理论、准确指导实践活动的关键环节。

   二、帝国主义依旧是建立公正、民主、和平的世界秩序所面临的第一障碍

   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当今世界,我们发现帝国主义是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观点认为,民族国家在全球化时代变得不再重要了,我们应当摆脱帝国主义概念,因为这一概念是以富裕国家殖民和剥削贫穷国家为研究基础的。这种观点的缺陷在于它没能看清当今世界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主要阶级力量是什么,相反,却将帝国主义某些形式和特征的变化误认为是其本质和内容的变更。

   列宁在20世纪早期对帝国主义的分析立足于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这是由产生了金融资本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资本集中、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的媾和而造成的结果。得到民族国家支持,金融资本集团诉诸于帝国主义手段——掌握贫穷国家的资源和市场。由于各个民族国家之间“势力范围”的不断划分和重新分割,产生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进而引发了像世界大战之类的帝国主义战争。

   列宁时代结束之后,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发展。它虽然发端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但在其形式上已不再是单纯的民族性。如今,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在全球范围内运作,游走于各国市场,以获得最快的投机回报。国际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流动,不拘泥于特定的产业,也不是将世界市场分割为彼此敌对的集团。它需要的是全球性的统一市场,资本的运转不受任何阻碍,这是推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进程的主要力量。

   帝国主义国家间的对立最终屈从于国际金融资本的霸权之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帝国主义的不复存在。相反,在国际金融资本的推动下,帝国主义获得了一种极其恶毒的表现形式。世界主要帝国主义国家在美国的领导下形成一个军事集团,确保清除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国际金融资本所面对的任何挑战。在此过程中,美国政府和美国经济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我们可以参照当代资本主义所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一问题。本次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于2007—2008年间,它是由于金融资本无休止的借贷和投机造成的资产价格泡沫而引发的。危机爆发后,帝国主义国家率先发起成立20国集团,主张通过增加政府开支来恢复经济。但当大公司和金融机构使用纳税人的钱而获救之后,帝国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开始主张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削减公共开支,将经济危机的重担转给广大工人群众,而金融资本则通过牺牲国库的利益来实现自我恢复。如果没有帝国主义国家与金融资本的媾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美元霸权是帝国主义体系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由于美国的霸主地位,目前世界绝大多数金融财富都是以美元的形式存在。这使美国经济能够从全世界吸收资本,并进而主导全球化进程。

   冷战结束后,北约所发挥的作用是帝国主义军国主义行径的另一个符号。北约的活动以所谓的“反恐”或“人权干预”的名义,已经延伸至西亚。其目的是摧毁任何主张维护民族主权、保护该地区石油和矿产资源免受西方石油公司掠夺的国家。它所发起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最近的利比亚战争都是为了实现这一目的。美国军国主义政策是它维护世界霸权的必然结果。

   因此,从马克思主义角度来看,帝国主义依旧是建立公正、民主、和平的世界秩序所面临的第一障碍。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和努力构成了21世纪人民革命运动的核心内容。

   三、反对帝国主义全球化的斗争需要建立一套替代性的左翼纲领

   面对金融危机的阵痛,金融资本对早期资本主义时期所建立的福利型国家制度进行攻击和破坏。反对新自由主义正统理论的斗争需要捍卫工人阶级的权利,保卫20世纪斗争所取得的社会福利成果。

   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平等加剧、失业人数上涨以及无家可归现象增多。目前的危机和资本主义国家对大公司、大金融机构的救助措施向人们生动地展示了一种邪恶的、不公正的社会秩序的存在。欧美地区爆发了反对公司贪婪和财政紧缩政策的群众运动。但是,这些运动尚未发展成为一种强有力的政治替代运动,只有这种替代运动才能带来实质性的变革。

   反对帝国主义全球化的斗争需要建立一套替代性的左翼纲领,将斗争的中心指向反对金融资本的进攻、击毁国际金融资本对国家的胁迫、恢复经济主权和人民主权。这样一种纲领应该强调采取强有力的国家干预来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促进就业、缩减收入差距。如果不限制国际金融资本的力量,就无法实现经济政策的进步性变革。因此,第一步必须征收金融交易税、对金融部门进行调控,这是很有必要的。左翼纲领必须把国家接管大公司的金融资产、瓦解大型跨国银行放在优先位置,即使表面上看它们是“力量太大、不可战胜”的。

   帝国主义国家试图将危机的重担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肩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都是这一尝试的工具。因此,必须推动发展中国家反对金融资本和贸易自由化的斗争,尤其是反对有条件的紧缩政策和不公平的自由贸易协定。

   应当根据各个国家的具体国情来推进左翼替代纲领的实施和开展相应的政治运动。虽然国际金融资本的运行是全球性的,但它利用每个具体国家来实施其新自由主义规划。因此,为人民赢得经济主权、人民主权的斗争就变成民族国家内部的一场阶级斗争。帝国主义全球化趋势不会消弭这种阶级斗争的重要性。

   四、工人阶级仍然是挑战资本主义的核心革命力量

   工人阶级仍然是挑战资本主义的核心革命力量。与有些人断言的“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相反,全球范围内工人阶级的数量增多了、力量增强了。去工业化趋势和在发展中国家的海外建厂,导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动力规模骤减。然而,从全球来看,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无产阶级的数量却增加了。此外,服务部门的受雇佣者也属于被剥削的行列。资本主义国家以“劳动力市场弹性”为名,使雇佣的形式和劳动剥削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世界范围内有组织的、正式的行业雇佣逐渐被临时的合同式雇佣所取代。与雇佣和解雇制度化进程同时进行的是,新自由主义制度下经济增长导致泡沫式、非正式经济的发展,其特征是对劳动力日益严重的剥削和劳动力的自我剥削。因此,21世纪马克思主义者所面临的关键挑战之一是制定将临时劳动力和非正式工人组织起来的新形式,因为他们首当其冲地遭到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

   当今世界或许最混乱的过程发生在农村,尤其是欠发达地区——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过去30年间,国际金融资本、国内资产阶级和农村精英将所谓的稳定化和结构调整的政策有组织地强加给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群众头上。这些政策加剧了农村土地危机、恶化了农民的收入水平和生活状况。如今,关于土地、生计和资源等问题的农民抗争几乎席卷所有发展中国家。因此,将农民和农村劳动者组织起来,建立与城市工人阶级的联盟就成为这些社会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也需要将性别问题纳入到对阶级剥削和社会压迫的分析中去。即使是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从实质上解决这个问题,不平等的劳动分工使妇女处于不利地位。相反地,新自由主义制度下,社会就业部门的大量裁员意味着服务经济发展的重担被更多地落到了妇女的肩上。与此同时,对廉价妇女劳动力的剥削仍然是资本主义攫取剩余价值的重要来源之一。

   对妇女的歧视,反映在不平等的工资水平、差别对待的劳动分工和劳动力再生产的政治经济学上,表明它是系统地附着在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上的。新自由主义制度下对妇女劳动成果的无视和贬低,以及占主导地位的家长式生活方式,更加重了对妇女的剥削。左翼替代纲领必须认识到并强调将妇女从家长式管理和阶级剥削中解放出来的重要性。

   当今世界正面临着生态环境恶化的问题,已经威胁到人类和其他生物的生存。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来看,反对新自由主义和构建左翼替代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准确地理解环境问题以及保护环境和生物的斗争的重要性。资本主义的掠夺本性是造成世界环境威胁和生态可持续性问题的主要原因。帝国主义全球化更加重了大公司对环境的破坏和对自然资源的掠夺。虽然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是人类所面临的共同威胁,但富裕的工业国家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保护环境的斗争、实现与帝国主义国家公正地讨论环境恶化问题应当列入左翼替代方案的日程中去。

   五、21世纪的社会主义的基本轮廓

   苏联解体和资本主义制度在俄罗斯复辟之后,人们主要围绕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及其存在的问题进行讨论。世界马克思主义者和工人阶级运动家整个90年代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到了21世纪,人们将讨论的注意力转向社会主义的形态和性质上。

   只有对20世纪社会主义实践进行谨慎的分析,我们才能够形成一种属于21世纪的崭新的、更有价值的社会主义概念。这需要发扬推动十月革命爆发的原始动力和取得的有价值的成绩。同时,必须摒弃20世纪现实社会主义建设中所存在的消极因素以及对社会主义的扭曲。

   关于21世纪社会主义的讨论方兴未艾,而且尚未见底。之所以如此,是因为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不仅仅来源于理论,而且来源于实践。但是,对于21世纪的更新的社会主义的模样,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宽泛的轮廓。在这里,我们只可以说出它的大概。

(一)生产资料社会化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这要求将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人所有制替换为社会所有制。20世纪的社会主义,以苏联模式为基础,生产资料公有制在很大程度上等同于国家所有制。企业由国家所有和管理为主要形式的制度导致官僚主义的产生,以及在管理经济的过程中采取了某些高压手段。中央集权主义的衍生也应当归因于此。21世纪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应当包括多种所有制形式,国家所有制只是诸多形式中的一种。可以包括国家所有制或者公共部门掌握较多的股份,可以是由工人或雇工掌握的集体所有制,也可以是合作制企业。与苏联时期高度集中的体制不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新自由主义   帝国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10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