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东:顾颉刚在五十年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5 次 更新时间:2013-10-19 22:47:21

进入专题: 顾颉刚  

张旭东 (进入专栏)  

   身后声名,至难判断。往往盖棺已久,论定尚难。今日巨公,岂不然哉?

    

   顾之为人

   不仅身后声名至难判断,及其人品之好坏,是非亦全在人口,公说婆说,皆有理由,终将水搅浑。

   朱维铮先生一篇《顾颉刚改日记》(《上海书评》2009年2月1日)、一篇《顾颉刚铭九鼎》(《上海书评》2009年2月22日),于顾氏颇多恶评,于人品质疑最多。章培恒先生亦质疑顾颉刚(《书城》2008年12月《述学兼忆师友》)。若不看顾氏《日记》而听从这两位大家的议论,则直以顾氏为恶人。

   正如人可貌相,读某人的日记,虽然像听他一面之词,诸多的细节,如水的记述,看得多了,综合观之,必得一印象。

   朱氏《顾颉刚改日记》暗示顾口碑极差(“系内十多位正副教授,除了个别紧跟者外,对批胡兴趣阙如,倒是常常议论顾颉刚在北京大会小会的表态,还时而说及他的旧事”),读顾《日记》,知其不然。海上史界,同行相轻或许有之,极力相诋则无。

   顾氏精力过人,每至一地,则成中心。郭绍虞《照隅室杂著》末尾有一篇文章录下少年及青年顾颉刚形象,说“《新潮》社最能做事即其人”。后来与古史辨诸人、禹贡诸人、大中国诸人、复旦诸人及诸甥侄,皆能和谐相处。与学生辈,如胡厚宣、童书业、谭其骧、史念海、杨向奎、白寿彝、贺次君、黄永年皆能十数年、数十年和平相处,很多能一起合作,虽于个别人有意见,却不至于翻脸。(如《日记》一九五九年七月十二号云:“又闻(容)希白言,张次溪为白寿彝所裁,生活大成问题。寿彝独不记从前困厄时耶?”又一九五九年九月廿二号云:“陶梦云[按:丁妻]来,述及丁山之死,主要原因由于杨向奎之倾轧,直欲加以反革命之头衔,渠本有病,因此一气,遂而不救。杨某如此为人,真所不料。渠待人接物一以势利为标准,实远不及童书业之忠厚也。丁山死于一九五二年一月,遗稿零落,梦云嘱予设法出版,当为注意。”九月二十六号陶梦云交来丁山遗稿,不知其后出版是否得顾氏之助。)日记诋之,见面却不表露,是顾氏狡猾处,然尚非人品恶。

   与同辈郭绍虞、周谷城关系良好,于陈守实、周予同虽略有微言,属人情中之小肚肠,不至影响之间关系。至于与鲁迅、傅斯年之大闹,是非存而不论,此二人皆难相与;后与尹达不谐,则责在尹达。

   与鲁迅很僵,与许广平却不错。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廿一号参加全国第三次代表大会组会,“诸同人因批评予立场有问题,赖许广平同志为解围”。十二月九号《日记》记民进开大会选举中委及候补委员云:“选出中委七十六人,候补中委二十九人。予仍在中委中。参加选举者二〇九人,而予得二〇九票,足见会中同人对我之信任,此后当加倍努力!”

   朱先生不知何事极诋顾,必有人事渊源。我听一位老前辈说海上称得上历史学家的只有两位,一位是唐振常,一位是朱维铮。据说史家的底线是求真,我看了顾氏日记,觉朱先生直是求曲。

   纸上识人,虽隔之又隔,却不妨观其性情。一九五九年八月廿八号日记云:“昨日老任辞去,小史(史美英)复职,她是一个极有工作能力和热心服务之人,故住正阳关路十号之病员皆喜。她来后把各处腌臜皆擦干净,地板亦擦光滑。D.D.T.,老任所不愿打者也,她一来即打。打时门窗皆关紧,到晚七时,余归室,开了东边窗,再去开西边窗,一滑跌倒,匆忙中抓住一把椅子,此椅甚重,然不及我身子重,它跳起来打在我的右下颌,登时血喷了一地,且及衫襟。幸尚清醒,即至二病区,由护士王秀兰先行包扎,送至青岛市立人民医院,由李毓香大夫缝了三针,进八号病房。每八小时打青霉素一次,以防发炎。热度幸不高,医谓住数日即可出院。予一生流血事不多,又从未住过医院,此为我破天荒之事,所谓无妄之灾也。”九月三号云:“归疗养院与本舍同人谈,知上月十八日初擦净地板,又打D.D.T.,许多人滑倒,但他们没有攀住椅子,故不至如我之流血耳。”我亦因地板打蜡摔倒,颇有怨词,以己度人,顾氏不错。主要是不害人。

    

   后出不能转精

   文献整理,后出转精,因前者可供参考。《顾颉刚日记》前已有台湾联经版,今由中华书局再出,且有国家大金额出版资助,自当后出转精,然结果却未必。网上读到马建强先生日志,他比较了顾氏《日记》第十卷,并发现了不同。联经版一九六九年八月五号云:“闻白寿彝在北京师大亦已被定为‘三反分子’。此人在解放前靠我周济渡日,垂二十年,解放后即若不相识。以拍陈垣,得任师大历史系主任。以拍尹达,得为历史所兼任研究员。以回民故,得为全国人大代表。以拍吴晗,得为‘历史小丛书’编辑委员。”“解放后即若不相识”以后,中华书局版全删。

   我没有联经版以供比对,但从此处处生疑,难过得紧。就看过的这一部分而言,错误不多,记忆当中有错的有,一九五七年七月四号“点廖平《古今学考》”,廖氏名著为《今古学考》;一九五九年十一月廿四号:“翻杜时对《荷锸丛谈》。”当为林时对。但错误不多,丝毫不能改变这是一部“后出转弱之作”之现实。编辑之底线在于不能轻易举起那把刀砍下去,有万不得已之因,差可以囿;无万不得已之因,则必当责。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进入 张旭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顾颉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69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