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中国的礼物

——霍查时代的阿尔巴尼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20 次 更新时间:2013-10-17 16:12:27

进入专题: 霍查   阿尔巴尼亚   对外援助   联合国   困难时期  

杜君立 (进入专栏)  

  

   当年斯大林死的时候,中国为他举丧吊孝;毛万岁死的时候,阿尔巴尼亚为他举国节哀。眼泪过后是真正的悲哀,在新的一年里,来自中国的援助被削减了4千万美金。随着毛时代的终结,兔死狐悲的霍查越来越感到,1976年的中国已经不再是那个兄弟的中国。

  

   随着新宪法开始颁布实施,阿尔巴尼亚国名新添了“社会主义”的前缀。霍查发誓“不同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调和”,将长期斗争视为“推动全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在霍查看来,没有中国的阿尔巴尼亚还是阿尔巴尼亚,甚至从离开毛万岁和中国的那一刻起,他才认识到自我的价值。阿尔巴尼亚成为“唯一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典范”,而地拉那就是“国际马列主义运动的中心”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橱窗”。至于其它国家的权力大佬,在霍查眼里都是一群独裁者、叛徒、匪帮、疯子、小丑、修正主义分子、法西斯分子或饶舌者等等,而霍查自己则是仅次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国际共产主义领袖,“毛泽东的思想绝不是马克思主义”。

  

   在这场蜜月结束前,最难熬的是同床异梦的冷战。1977年7月7日,阿尔巴尼亚的党报发表长篇檄文《革命的理论与实践》。文章抨击“中国要当第三世界的领袖,坐不结盟的第一把交椅”。一年后,即1978年7月7日,中国外交部发布了关于停止对阿尔巴尼亚援助的报告和照会。报告称,阿尔巴尼亚对中国由影射到攻击,以怨报德,所谓的“社会主义明灯”已经熄灭了,其分量和作用微不足道。从全球战略考虑,中国已经下决心甩掉这个无足轻重的“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从“社会主义明灯”到“茅坑里的石头”,小小的阿尔巴尼亚就这样成为中国政治的历史杰作。

  

   人们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阿尔巴尼亚不信;人们又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阿尔巴尼亚还是不信。中国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21天之后,阿尔巴尼亚党中央和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致函中共中央和中国国务院,长达22年“情同手足”的蜜月以始乱终弃的方式彻底结束了。中国已经进入一个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的后毛时代。

  

   1979年的新年来到了,阿尔巴尼亚,这个曾经被赞美为“社会主义明灯”的乌托邦之国,只能以“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名义,为纪念斯大林诞辰一百周年举办了官方的、民间的庆祝活动。对所有自称社会主义的权力者来说,斯大林比希特勒更成功,也更完美。

  

   在后来的日子里,霍查如同一个悲愤的弃妇,或者如同一块被用过丢弃的抹布,他将当初所有的爱都转化为此时此刻的仇恨,诅咒中国和中国的一切。对于中国停止对阿尔巴尼亚的无偿援助,这是霍查最无法容忍的,这完全是“反革命、反动行径,是中国对阿的出卖”。虽然这种伤害不至于引发两国之间的战争,但却足以导致一场不大不小的内部大清洗,大批亲中国的官僚干部遭到逮捕。

  

   中国之后,霍查试图与南斯拉夫再续前缘,因为铁托死了,但科索沃问题很快击碎了这场美梦;走投无路之际,霍查甚至向资本主义的联邦德国抛去媚眼,但狮子大张口的“47亿美金”立马吓跑了德国人。

  

   与阿尔巴尼亚相比,中国与其说“地大物博”,不如说人多,中国让3000万人下地狱,就可以马上让300万的阿尔巴尼亚上天堂。用毛万岁的原话说,就是“我们把他们包下来,我们一人少吃一口,他们全国都饱了”。因此,中国可以是阿尔巴尼亚的唯一,但阿尔巴尼亚绝不是中国的唯一。没有中国的日子里,从苏联到美帝,从中国到南斯拉夫,“唯一的”阿尔巴尼亚举目世界皆仇寇。失去中国这个慷慨的施主,阿尔巴尼亚顿时陷入经济困境。没有阿尔巴尼亚的日子里,中国还有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美人迟暮的霍查既怒且哀,甚至担心中国将在巴尔干和欧洲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阿尔巴尼亚人民是全世界最幸福最自由的人民,过着天堂般的生活”,“阿尔巴尼亚是世界上唯一既无内债也无外债和不纳税的国家”,“阿尔巴尼亚的声音是真理的声音,全世界都倾听和尊重阿的声音”。因为霍查,阿尔巴尼亚人似乎比中国人更幸福。中国人走了,但那些中国工厂留了下来。从1978年起,阿尔巴尼亚终于开始自力更生,生产出了第一辆国产拖拉机。但大多数中国遗产遭到废弃,在未来的日子,春暖花开,生锈发霉,尘归尘,土归土。据说中国援建的100座工厂中,只有极少数水电厂和水泥厂还在运转,仅仅是为了建造那些沉默的碉堡。

  

   当中国回到地球时,阿尔巴尼亚彻底成为月球上的国家。1981年12月18日,阿尔巴尼亚官方宣布,穆罕默德·谢胡因神经崩溃而自杀身亡。自1954年以来,谢胡就一直担任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在党和国家的权利地位仅次于霍查,其受宠程度堪比中国的林彪。不久,霍查就任命阿迪尔·查尔查尼担任新的部长会议主席。查尔查尼宣布,他将继续执行党的领袖霍查的“真正的马列主义路线”。

  

   1985年4月11日,霍查寿终正寝,但霍查时代并没有结束。对一个已经被禁锢成僵尸的国家来说,一个死去的霍查与一个或者霍查没有什么不同。作为霍查遗产的继承人,拉米兹·阿利雅仍然继续着霍查的思想及其政治路线。

  

   对一个权力帝国来说,国家就是政府,政府就是权力,权力就是领袖,因此领袖之死也是权力之死、政府之死和国家之死,如果要帝国不灭,那么领袖就永垂不朽,万岁万万岁。权力的逻辑从来都是这样的——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在霍查盛大的葬礼上,阿利雅对霍查的遗孀说:“像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死,他只有一个日子——生日!”在霍查的墓碑上,只刻着“恩维尔·霍查1908——”。没有霍查的阿尔巴尼亚流行起新的标语,大街小巷无处不在,“霍查同志只有生辰,没有冥日”。

  

   从前的皇帝有一件不存在的新装,如今的却有一个不存在的皇帝,但一切都没有改变,人们继续赞美皇帝和他的新装。更多的霍查塑像被树立起来,阿尔巴尼亚最大的港口都拉斯港被改为霍查港,阿尔巴尼亚最好的地拉那大学改名为霍查大学;少先队组织改称“霍查少先队”;霍查的继承者争相亲吻他冰冷的额头,然后宣誓:“亲爱的领袖恩维尔同志,我们将高举你的利剑,砍倒一切内外敌人!”

  

  

   历史的终结

  

   对阿尔巴尼亚来说,阿利雅既是一个旧时代的继承者,又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创者;如果说霍查是阿尔巴尼亚的毛万岁,那么阿利雅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戈尔巴乔夫。在后霍查时期,他仍然长期坚持霍查的一党集权道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当柏林墙倒塌之后,面对世界民主大潮的主流文明,阿利雅以一个现代政治家的正直和敏锐立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国家虽然是一个庞大而僵硬的机器,但却总是被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操纵着;历史在最关键的时刻,常常被一个人正确或愚蠢的决定引向天堂或者地狱。作为霍查亲自选定的接班人,阿利雅最终还是成为霍查的终结者。

  

   对任何暴政来说,人们都会用脚来投票,虽然这种自由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当国家成为监狱时,逃离自己的“祖国”就成为获得自由的越狱行为。正如当年中国的“逃港”和今日朝鲜的“逃北”,阿尔巴尼亚在1990年发生了著名的“使馆难民危机”。当时有5000多阿尔巴尼亚人越过警卫,闯入地拉那的外国驻阿大使馆,要求立即出国。这一灾难性事件不仅令世界为之震惊,也让阿尔巴尼亚丢人现眼。

  

   在阿尔巴尼亚党的“十大”会议上,阿利雅推开了改革开放的大门,市场经济和公民身份开始重新回归,阿尔巴尼亚又回到地球。随着苏联的覆灭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阿尔巴尼亚大学生走上街头,民主运动已经无法阻挡,这位“民主进程设计师”彻底迈开步伐,决心带来自己的国家汇入世界主流;从大赦政治犯,取消一党制,反对愚民宣传,到归还公民的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权利,一切都比中国走得更远;甚至就连阿利雅本人,也从一个唯物主义的共产党党魁,重新以一位虔诚的逊尼派穆斯林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阿尔巴尼亚终于走出了将近半个世纪的霍查时代。半个世纪前,阿尔巴尼亚还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国家,经过长期的无神论禁锢,阿尔巴尼亚已经成为一个彻底的世俗国家。

  

   在1991年4月举行的阿人民议会第十二届会议上,国家名称改为“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取消了“社会主义”和“人民”两个单词;阿利雅当选阿尔巴尼亚共和国首任总统。根据宪法修正案规定,阿尔巴尼亚是一个政治多元化的法治国家;阿公民有成立党派和政治组织的权利。作为国家元首,总统由议会投票选举产生,总统不能担任法律规定以外的职务,因此阿利雅辞去了所有党内职务。

  

   1991年6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在“十大”会议宣布改组为社会党,并通过了新党纲和党章。社会党宣称,不再把马列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社会党将成为“欧洲及更广大地区内的左翼社会党。社会党严厉地批判劳动党过去的错误,要求全党与党的过去划清界线,尤其同霍查的错误和个人崇拜划清界线,认为阿尔巴尼亚当前的国家的全面危机是霍查选择和实行的政治制度造成的,要抛弃过去的意识形态,只有建立在人类团结和当代真正文明价值基础上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才是阿尔巴尼亚国家发展的方向。以列席代表的身份出席会议的阿利雅说:“由于劳动党实行的政治、经济制度以及所执行的路线、政策,也由于党的领导人的工作,造成国家目前正在经历的经济危机、精神危机和信任危机。劳动党不仅在经济领域,而且在政治、社会、思想和文化领域都有过错误和缺点。”阿利雅宣称:“我们党有勇气为民主进程打开绿灯。”

  

   1991年9月,阿利雅出席第45届联大会议,这是阿尔巴尼亚国家元首第一次出现在联合国。1992年4月,由于阿社会党在大选中失利,阿利雅辞去总统职务。在此后的岁月中,阿利雅数次遭到起诉,罪名包括滥用职权、侵吞国家财产和种族灭绝等,在监狱和逃亡中度过最艰难的几年后,他得到了一个平静的晚年。2011年10月7日,阿利雅因病去世,终年85岁。

  

   在1990年的民主运动中,曾经担任霍查私人医生的贝里沙成为阿尔巴尼亚的政治新星,他和青年学生及知识分子成立的阿尔巴尼亚民主党成为阿尔巴尼亚第一个反对党。贝里沙被选为该党主席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破除对霍查的神化,他亲自撰文批判霍查的个人迷信。在贝里沙的鼓动下,霍查大学的学生们以罢课和绝食要求更改校名,从首都到各城市的霍查塑像都被推倒,霍查的著作被焚烧,“光荣属于党”的巨幅标语牌被拆除。这场去霍查化和去共产党化的清除运动在贝里沙成为总统后达到高潮。

  

1992年3月,阿尔巴尼亚举行第一次自由选举,社会党一败涂地,民主党的贝里沙因此成为共和国总统。贝里沙上台伊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霍查   阿尔巴尼亚   对外援助   联合国   困难时期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6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