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寒冰:新中俄关系的走向及其影响因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01 次 更新时间:2001-12-24 16:04:00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孔寒冰 (进入专栏)  

  

   所谓新中俄关系,指的是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中国与俄罗斯之间政治、经济和外交等方面的交往与联系。作为两个相互毗邻的世界性大国,它们之间关系的走向如何不仅对中俄两国至关重要,而且对欧亚大陆而且对整个世界的和平、稳定和战略格局都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因此,新中俄关系一直都是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研究领域中的一个重要课题。本文将从总体上考察近10年来中俄关系的基本走向,分析影响对其产生影响的主要因素,在此基础之上展望新世纪中俄关系的前景。

  

   一、 新中俄关系的基本走向及其特点

  

   苏联解体之后,中国政府根据和平共处、不干涉别国内政、尊重各国人民自己选择的基本原则,表示愿意继续履行与苏联签署的各项条约、协定和有关文件所规定的义务,同时也希望有关国家也能履行这些义务。话虽然是这样说,中国实际上对苏联解体、叶利钦在苏联解体过程中及新俄罗斯诞生初期全面倒向西方的言行实际上是有自己的看法的。

   至于俄罗斯,国内外学者有一种共识,那就是在1992年它实行了政治、经济和外交全方位倒向西方的政策。为了争取西方的经济援助和政治支持以摆脱国内危机,俄罗斯全面加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外交上交往几乎全部集中在西方大国身上,在国际事务中也盲目追随它们,与时同时并不是很看重甚至有些轻视同远在东方的中国的关系。作为当时的回报,英国、法国分别对俄罗斯许诺提供2.8亿英镑和50亿法郎的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就支持俄罗斯经济改革的一揽子计划成盖达尔政府达成了协议,而最令俄国人兴奋的是美国答应提供240亿美元的援助。所以,与叶利钦接连访问西欧、北美的轰轰烈烈场面相比,与俄罗斯同西方国家签署了一项又一项的“友好宣言”、“合作声明”相比,李鹏总理与叶利钦1992年1月底在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首脑会议上半小时会晤实在算不了什么。中俄两国关系则一度处于冷漠甚至停滞的状态。

   然而,对俄罗斯来说,许诺是甜蜜的,期待却是焦急的,失望更是痛苦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994年2月1日发布的简报,1992年俄罗斯获得的西方财政援助共150亿美元,其中125亿是由西方政府提供的出口信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10亿美元,而西方政府给予的援助只有15亿美元。这点钱对于偌大个而且又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俄罗斯,实在是杯水车薪,很难起到什么作用。面对着慢条斯理的西方“情侣”,渴望尽快得到援助的俄罗斯先是心急如焚,继而开始失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俄关系出现的转机。1992年底,叶利钦以俄罗斯国家元首的身份第一次来到北京。在访问期间,叶利钦总统与杨尚昆主席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相互关系的联合声明》。原本比较冷漠的中俄双方也因此“互视为友好国家”、“按照联合国宪章,本着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等原则和其他公认的国家法准则,发展睦邻友好互利合作关系。”同时两国政府官员还签署经济、贸易、科技、文化等方面的文件24项。中俄关系也随着叶利钦这次访华上了第一个新台阶,1993年,中俄之间的贸易总额近78亿美元,是两国贸易史上的最高记录。

   1994年北约吹响了向东扩展的号角,其目标一部分是属于前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另一部分就是前苏联的一些地区。这样一来,俄罗斯不仅经济上没有从西方得到所期待的好处,而且在军事上又面临着西方的“挤压”。针对这种情况,俄罗斯进一步调整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原来全都朝西的俄罗斯双头鹰有一个头转向了东方。这便是所谓“双头鹰”的新外交战略,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俄罗斯同西方的关系由热变冷,即由同盟变为“成熟的战略伙伴”,而同中国的关系由冷转热,即由“友好国家”升级为“建设性的伙伴”。就后者而言,先是在1月,叶利钦让来华访问的外长科济列夫将一封亲笔信转交给江泽民主席。在这封信中,叶利钦建议中俄两国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接着,俄罗斯政府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于5月来华正式访问,钱其琛外长于6月访问俄罗斯并向叶利钦总统转达了江泽民主席对确立中俄之间“建设性伙伴关系”建议的积极回应。在这期间,两国还签署了一系列经贸、科技和文化方面的协议。正是在中俄关系不断升温的的基础之上,1994年9月,江泽民主席正式对俄罗斯进行友好访问,与叶利钦总统签署了《中俄联合声明》。《中俄联合声明》不仅正式宣布两国要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还从政治关系、经贸和科技关系、军事政治关系和国际关系等四个方面详细地规定了中俄两国应当积极采取的步骤。中俄关系又上了第二个新台阶。

   随着北约东扩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俄两国也越走越近。1996年4月,叶利钦第一次出访就到了中国。在广泛交换意见的基础之上,两国首脑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宣布,双方“决定发展平等信任的、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与“建设性伙伴关系”相比,“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起点更高并以双方的长远战略利益为根本出发点,从而大大提高了两国合作的水平。正因如此,两国不仅决定保持各种级别、各个渠道的经常性对话机制、建立北京与莫斯科之间的热线电话,而且签署了一系列具有战略意义的合作协定,比如《关于在能源、和平利用核能和和平开发宇宙领域合作的协定》、《关于在核安全领域合作的协定》等等。同月26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元首在上海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11月中旬,中俄共同开发勘界后将划归对方的一些地段的第一轮谈判在北京举行;12月,国务院总理李鹏对俄罗斯进行了工作访问。所有这些都标志着中俄两国落实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步骤。这是中俄关系的第三个新台阶。

   1997年,除了两国总理、外长的会晤将定期磋商机制确立下来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两国领导人实现的互访。1997年4月江泽民主席访问莫斯科并与叶利钦总统举行了中俄确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来首次首脑峰会。1997年11月中旬,叶利钦来到北京对中国进行第三次正式访问,与江泽民主席举行了中俄两国元首第五次最高级会晤并共同签署了第五个《中俄联合声明》。作为对1992年以来中俄关系不断发展的总结,这个声明指出:“国与国结成针对第三国的联盟和战略联合的时代已经过去,各国特别是各大国应该顺应世界多极化的趋势,并在相互尊重、平等、有益于各方及照顾各方利益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关系,这对世界和平与发展至关重要。”

  

   1999年北约轰炸南联盟期间,中俄关系的“热度”也达到了项点。刚开始轰炸的时候,尽管中俄两国都反对北约的做法,俄罗斯是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不仅冻结了与西方的各方面的关系,而且派了几艘船只驶往亚的里亚海;相比之下,中国的反应并不算激烈,没有中断与西方的任何往来。然而,北约轰炸中国驻南使馆之后,中美关系急剧恶化。俄罗斯也旗帜鲜明地站在中国一边。叶利钦不仅亲自打热线电话给江泽民主席,而且还派特使切尔诺梅尔金来到北京。中俄关系急剧升温。对中国人民表示同情和支持,同时对北约的暴行进行严厉的谴责,俄罗斯的这些做法百分之百是值得赞赏的,也充分地反映出中俄两国的良好关系。不过,在这种热情的背后,俄罗斯似乎也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希望在同西方的对抗中由中国能充当“先锋”。

   总之,从相互之间比较冷漠到“互视为友好国家”,再到“新型的建设性伙伴关系”,最后确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是近10年新中俄关系的基本走向。粗粗地观察一下新中俄关系的发展过程,也不难发现中俄关系的正向发展往往是俄罗斯或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反向发展相吻合的。后者走得越远,前者离得就越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新中俄关系带有某种被动性。

  

   二、 三角关系与中俄两国的西方“情结”

  

   如果把对西方共同的“恨”是中俄的主要“粘合剂”的话,那么,两国各自与西方国

   家的关系,特别是经济上的“情结”,又便得它们与西方的“分”以及它们之间的“合”都会有一定的限度。近些年来,两国关系尽管“炒”得比较热,可实质性的进展似乎并不太大。所以,对中俄关系要现实地考虑,不能过于理想化了。

   首先,观察中俄关系不能单单从俄罗斯角度,还要从中国的角度,更要从世界的角度。中俄两国之间这种红红火火、不断升温的交往实际也是中俄美、中俄日、中俄西欧等大国三角关系的组成部分。就第一个三角关系而言,1997年,在江泽民主席访问俄罗斯前夕,叶利钦3月前往赫尔辛基会晤了美国总统克林顿;江泽民主席在访问俄罗斯半年之后前往华盛顿,对美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在第二个三角关系方面,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11月便装来到俄罗斯与叶利钦进行了“私人会晤”;中国总理李鹏于同月访问了日本,后又于1998年2月访问俄罗斯。在第三个三角关系方面,俄罗斯与欧盟国家首脑来往频繁,希拉克、普罗迪、赫尔佐克、布莱尔相继访问俄罗斯。叶利钦不仅三次与希拉克会晤,而且在欧洲委员会首脑会议上还提出确立俄、法、德三国首脑定期会晤、共商欧洲事务的建议。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签署的《伙伴合作协定》也于12月正式生效;与此同时,欧盟国家的领导人也纷纷访华,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5月访问了德国、希腊和葡萄牙。1998年2月主管外贸的副总理李岚清访问比利时、丹麦和欧盟,李鹏总理访问卢森堡和荷兰。

   在林林总总的这些双边会晤或交往中,几乎没有一次不是取得了“重大的”或“突破性的”。从实际情况看,这也并不是浮夸。江泽民主席访美、中俄两国首脑互访、李鹏总理访日的成果自不必说,美俄首脑赫尔辛基会晤在裁军问题上达成了协议,俄日首脑会晤不仅使相互关系转暖,而且在加强两国安全合作方面也达成了一些协议,俄罗斯与西欧之间除了经济关系更加密切之外,甚至还出现了“联合抗美”的迹向。不难看出,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都非常重视与各大国的等距离外交。各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调整和发展的结果,就是各式各样的“伙伴关系”的出现,充分地说明了世界多极化发展的趋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将对华关系放在其外交政策极为重要的位置,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想改善俄罗斯由于北约东扩而处的不利的外交环境,拓宽外交空间,加重与西欧、北美打交道的筹码。中国则是一直接保持着全方位、等距离的对外政策,与此同时还确立了同美国的“建设性伙伴关系”、同英国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日本的“睦邻友好合作伙伴关系”、同法国的“全面伙伴关系”等等。这符合中国一贯主张的多极世界、反对霸权主义的政策。

   更重要的是,还要从俄罗斯经济发展、中国经济发展以及它们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关系

   角度来观察中俄关系。在当今世界上,经济发展对于中俄这两个世界性的大国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恰恰在这方面,中俄两国之间的互促性不大,互补性则在低层次上,而对西方有很大的“依赖性”,在吸收西方的资金上甚至还有一定的竞争性。

俄国与西方的经济关系,主要表现在处理外债上面。1999年以来,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出现好转的迹象,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工业生产增长近8%,消费品增长更是高达两位数,财政预算收入好于预计,退休金能及时发放等等。尽管如此,俄罗斯的经济形势还是不容过于乐观,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其中之一就是外债的压力。目前俄罗斯共有外债1550亿美元,其中苏联时期的外债约1050亿,1992年以来的俄罗斯新借外债约为500亿。到1999年底,已有175亿美元外债到期,当年俄罗斯偿还了95亿,其中83亿用于偿还俄罗斯的债务,12亿用于偿还苏联的旧债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孔寒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