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孔丘梦见周公的生存谋略意味

——论孔之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5 次 更新时间:2011-08-14 14:17:50

进入专题: 孔子   周公  

李劼 (进入专栏)  

  

   周公姬旦当年建制之时,无论如何想不到,为他的政治蓝图完成另一半景观的,竟然是被他所敌视的殷商遗民。姬旦虽然知道殷商贵族当中,有完全臣服姬氏家族之人如微子启者,但他绝对不会料到,那样的臣服经由数百年的演变,会发展成崇拜;最后,再由崇拜上升为构建相应的话语系统。

   应该说,孔丘之于周制的心仪,确实带有某种使命感的成份在内的。但是,假如说孔丘完全是因为承担历史使命而述而不作地四处宣讲他的主张,却无疑是拔高。孔丘并没有耶稣那样的自觉。孔丘自己都承认,与神有距离,“子不语乱力怪神”。孔丘的野心,只是想做一个世俗世界里的高于一般人的圣贤。而这种野心与其说是存在的心灵指向,不如说是生存的本能需要。

   不管孔丘如何熟悉诗书礼仪,但孔丘所面临的却是生存的迫切。孔丘的生存境地,相当逼仄。不仅是野合而生,而且还是借鲁国一方宝地落脚谋生的外来户。本来作为苟活在宋国的殷商遗民,已经够可怜的了。不料,其祖上还要被宋人追杀,不得不逃到鲁国谋生。而孔家想要在鲁国站稳脚跟,必须得跟从国君到村夫的鲁国人,搞好关系。因此,孔丘之于鲁国的认同,几乎就是能不能好好活下去的生存前提。

   就此生存前提解读孔丘为何唠叨梦见周公,许多迷惑便得 以廓清:这是孔丘之于鲁国最高明的认同方式。因为鲁国者,当年周公的封地也。这就好比一位华侨,不管是来自东南亚,还是来自欧美某国,想要在毛时代的中国落脚谋生,最聪明的认同方式,便是自称经常梦见毛主席。不管这种梦见是真是假,但因此会被大家认作同类,当作自己人,却是可以肯定的。由此可见,孔丘是否真的梦见过周公或者孔丘是否真的知道周公到底是什么模样,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孔丘以这样的方式,既标明了自己的信念,又不动声色地表达了一个外来户之于当地人的攀附。

   攀附,是异族认同或者异类认同的基本特征。道理非常简单。在一个红小鬼出身的红朝官员和一个非红五类出身的红色官员之间,哪一个更可能持极左立场?答案往往是,后者更可能极左。因为红小鬼官员不需要追红买红就已经红在那里,而非红色出身的官员则需要通过诸多极左的表示把自己染红。这是异数认同或异族认同的必经之途:通过表忠,求得人家的认同,从而融入人家的组织、人家的族群,由此完成自己的攀附。这在攀附者既是必须的,也是本能的。这就是为什么孔丘老是说梦见周公,而鲁国的国君从来不说梦见周公的原因所在。孔丘需要经由追周崇周,以此获得鲁国人的认同。倘若鲁国的国君整天唠叨梦见周公,世人会以为国君出了什么毛病。但鲁国人听到孔丘说梦见周公,却会自然而然地将孔丘看作了自己人。

   梦见周公和在鲁国谋生之间的这种联系,这种奥妙,还可以从相反的角度,获得证实。试想,假如孔丘在他国谋生的话,还有没有必要声称梦见周公?绝对没有必要。不要说在楚国、秦国,即便是在齐国,都不能老说梦见周公。因为齐国当年是姜尚,亦即吕望的封地。在齐国谋生,应该说经常梦见姜太公才是。

   事实上,不要说梦见周公这样的夸张,即便是孔丘的政治主张,在齐国也行不通。孔丘的梦见周公,孔丘的政治主张,也只有在鲁国,才会有听众,有市场,从而有意义。一出鲁国,孔丘便成了丧家狗;在鲁国的生存策略,在其它国家根本不管用。孔丘去鲁之后,就算没有困在陈蔡之间,也不会有其它诸侯国的君王,对他那套宣讲有兴趣。他国有他国的政治理念和利害考量。因此,孔丘对齐国宰相管仲的非议,有如北韩攻击改革开放的中国已经变修一样,纯属多管闲事。就算管仲越了礼法,也该由齐国的国君来纠正,根本轮不到孔丘说三道四。

  

  

   ――选摘自李劼《中国文化冷风景》第六章

进入 李劼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周公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102.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