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梅:隐痛难消的男尊女卑心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3 次 更新时间:2011-07-31 15:07:05

进入专题: 男尊女卑   心结  

李秋梅  

  哺乳、抚养、教育,绝大多数女人尽到了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怎么能说这样的母亲是在为别人生儿育女呢?谁能说她们不是在养育自己的孩子?

  

  村里还有一句俗话就是“八十婆婆没有家”,意思是说那些失去老伴的妇女,若不受儿子和媳妇待见,就没有去处。按照许多农村地区的传统,女孩子在娘家没有继承权,出嫁之后娘家的财产就和她无关了。如果父母健在,还能收留她一阵子。在她自己年事已高时,娘家当政的早已是弟兄甚至是侄儿了,哪儿还容得下她?娘家是肯定回不去了。问题是她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家”,怎么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呢?如前面所说,生儿育女被作为工具,而不被看作主体;一辈子操劳,种地、养猪、喂鸡的收入被忽略不计了;做了一辈子家务无人给计薪酬,算一算她在家里简直没有什么贡献,现在还得养活她,越想越容纳不下。男人则一般不会有此遭遇,即便丧偶,子女也认为这就是他的家,觉得他曾经是家里的顶梁柱,不敢对他有太过分的不敬。按照继承法,丈夫去世后一半家产归妻子所有,剩下的一半里还有她的份,可这些她们哪里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要妇女运用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可法律是她们能掌握了的吗?可怜那些娘家回不去、家里容不下的“没有家”的婆婆,有的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保障,这种情况在经济落后的农村并不少见。

  

  四

  

  我认识一个基层女干部,她敬业、工作泼辣、有点子,我曾亲耳听到她上级单位的一位领导夸赞她的能力和工作精神。他振振有词地说:“像这样的女同志有什么不好?我们看的是她的工作,不要人家工作得好,就往别的方面想,太庸俗了。”孰料没过几年,他就来这个单位任“一把手”。这位女干部根据自己的情况欲谋求一个副职,未能获得通过,而按照她的资历和能力本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有人问及那个领导,他又换了一套说辞:“一个班子免不了晚上要开会,有时会开到很晚,班子里有个女性,总是不方便,有时有些问题不好说。”关乎掌权者的利害,无辜的女人就成了牺牲品。一个有魄力的女干部,就因为当权者为了避嫌而把前途葬送了!

  

  我一个同学的妻子也是老高中毕业生,人品、工作能力都很出众,组织上动员她入党,她死活不干。她的理由是,努力工作是她的本分,因为入党、提干被泼一身脏水太不值得。显然,她是看到别人被蛇咬后,自己害怕了井绳,虽有懦弱之嫌,但也不失为一种自我保护办法。

  

  这些看似独立的特例,却有它的普遍性,它向世人昭告:女人工作不易,被提拔更不易。即便侥幸拼搏到一定高度,说不定因为什么想不到的缘由也会前功尽弃。《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政治权利;妇女有权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国家积极培养和选拔女干部;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在任用干部时必须坚持男女平等的原则,重视培养、选拔女干部担任领导成员。条条款款规定得都不错,但放眼望去,有多少妇女享受到了与男子“平等”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五

  

  男女的差别到底在哪儿?从生物学上来说,女人是两个X染色体,男人是一个X、一个Y。染色体带着基因,基因表达的是男女从生理的角度来看分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由于男女染色体的区别仅表现在23对染色体中决定性别的一对,所以至今也没有关于男女在身体其它部位结构和功能差异较大的报道,尤其是智力方面。

  

  我想,男女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尊重女人的独立人格。把属于女人的权利还给女人。《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诚能如此,夫复何求?《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的生命健康权不受侵犯。禁止溺、弃、残害女婴;禁止歧视、虐待生育女婴的妇女和不育妇女;禁止歧视、虐待、残害妇女;禁止虐待、遗弃老年妇女。不过,规定只停留在纸面上,往往是令而不行、禁而不止。就以用不同方式残害女婴为例,可以说是屡禁不止的。那些个残害女婴的人,就是要男孩子传宗接代。可我们要是逐个家庭来看,有多少个家庭是一代代传下来了?比较典型的就是孔子的家族,据说已经到了七十几代孙。我们周边的寻常人家,一般连曾祖父的名讳、生平都不知道,他们是给谁传宗接代?说穿了,还不是男尊女卑在作怪?认为男孩就是继承人,女孩就不是。一个人从生到死几十年或者有长寿者百年左右,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过客。把自己的人生打理好,赡养好自己的长辈,把自己生的孩子抚养成人,任务就算完成。祖先、自己或子孙若不是出类拔萃者,很快就会被人遗忘。传宗接代,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可有的人为了这个愿望,不惜残害女婴,这样的人多了,必然会造成男女性别比例失调,贻害社会。至于那些虐待生育女婴的妻子的人,他自己就是无知的。追根溯源,谁让在孕育新生命的那一刹那,他的含X染色体的精子强于含Y染色体的精子呢?这和无辜的妻子有何关系?她们为什么要承担这个责任?那些虐待自己老年母亲的人,是禽兽不如的人,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文化教育权利,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必须履行保障适龄女性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学校和有关部门应当执行国家有关规定,保障妇女在入学、升学、毕业分配、授予学位、派出留学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这些规定全面而合理,可执行起来呢怎么样呢?现在,成年妇女似乎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掌握了文化知识、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少数妇女,这些人虽然免不了受到种种歧视和责难,但物质生活基本上还有保障;另一类则是缺少独立经济来源的大多数妇女,不得不沦为丈夫的附庸。这到底是男人的悲哀、还是女人的悲哀,抑或是我们全民族的悲哀?

  

  作为一个年近“古稀”的普通教师,囿于学识和能力,我没有去追踪男尊女卑的源头,没有分析它赖以存在的土壤和缘由。我写这篇文章只是想表达一个直感:尽管我国近几十年来确有很大进步,但距离男尊女卑寿终正寝之日仍然遥遥无期,这实在让人可悲可叹、心痛不已!

  

  (草于2009年10月,修改于2011年7月)

    进入专题: 男尊女卑   心结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63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