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奥多·阿多诺:为什么宣传能奏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8 次 更新时间:2010-11-23 22:29:44

进入专题: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教育  

西奥多·阿多诺   吴万伟    

  

  一、情感与群体

  

  我们受情感支配。一个情绪激动的人可以被诱惑做出无助于自身利益的决定。蛊惑人心的宣传就是煽动人们情感,然后诱惑人们做决定的艺术。

  情感是缺乏理性的。在《笛卡尔的错误》中,安东尼奥·达马西欧(Antonio Damasio)认为情感涉及到在没有时间进行认真推理的条件下快速决策。1 情感不是“坏”思考,不过是在信息有限情况下最轻松的思考而已。如果爱的情感让一个人保护其社区,那他做出最好的决策,节省了重写柏拉图《理想国》的精力。在需要做出快速的、异常复杂的决策时,情感也可以发挥非常宝贵的作用。

  一旦大脑中的情感中心遭到破坏,决策过程就受到影响。达马西欧讲述了弗尼亚斯·盖奇(Phineas Gage)的故事。此人失去了负责情感的左前额叶皮质。盖奇有能力进行逻辑思考,但情感上受到影响,无法做出合理决策。情感不是尴尬时代的野蛮倒退,而是遭到误解的生存特征。

  情感体系还可以被激发,就像“神秘眼睛”海报上的深度感知。一个人一旦受到错误信息的误导而激动起来,他可能做出违背自身利益的决策。蛊惑人心的宣传平常靠的基本手段就是混淆和欺骗。2

  我们必须区分宣传和革命。宣传操纵群体但并不寻求改变人们的基本价值观。宣传不过是追求权力,而革命则要改变人的基本价值观。革命行动要求不断的、系统的宣传,我们这里暂且不表。

  对大部分历史来说,群体观察家还没有认识到大脑的生理学,但他们明白情感的用途。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在他1890年的著作《乌合之众》中回顾了领导者是如何娴熟地利用合适的情感带领民众,但从来不求助于理性。乌合之众的操纵者只需要赞同民众的观点,重复他们的观点,通过聚集人群来传播这些观点即可。

  可操纵的最好情感是那些基本情感如饥饿的恐惧、家人或圈内人的威胁、死亡恐惧等。性是让思维短路的最佳手段。3 这些是引起种族斗争、阶级斗争和“性革命”的根源。

  人群中的个人智慧根本无法阻碍人们受到操纵。我敢肯定读者知道许多本来聪明但不思考的人。群体有同样的缺陷。

  勒庞认识到挑动情感就是求助于人们的最根本价值观。要操纵他人就需要与他们交流,这意味着理解他们的文化。群体对形象最容易做出反应。如果宣传家能够激发美好东西的文化记忆(民主或者自由)和糟糕的(大屠杀或者奴隶制)的文化记忆,然后把这些形象和自己的信息联系起来,群众就会跟从他,并感到这样做是合理的。这些文化形象的真正历史或它们与领袖信息的逻辑联系就无关紧要了。

  文化是群体成员相互交流和理解的方式。一个民族的语言不会用同样方式与其他语言交流。强大的宣传家了解不同的族群,能够用不同的方式给人讲话。4

  勒庞认识到最难操纵的群体是那些对相互拥有强烈感情和责任的人。这些群体往往是同属一个文化、种族或者职业背景。而相互之间联系很少的多样化的族群是最容易被操纵的。这些群体的成员是孤立的,他们对其他成员不承担责任,也不相信他人会保护他们,所以单个成员在无条件服从领袖的时候感到最安全最强大。

  勒庞是个有经验的游客,在全世界看到同样的模式一再重复上演。没有普遍性的文化,但确实存在着操纵文化的普遍方式。

  美国现在有了新总统。他是通过蛊惑人心的宣传上台的。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将再次经历缓慢而痛苦的幻灭过程。我们将逐渐认识到自己做出的决定并不符合自身利益。

  人们把情感作为低能量的生存战略。在政治的不诚实环境中,情感是个陷阱。无论是君主还是共和国,带领愿意跟随的民众前进总是当权者的职责。

  ---------------------------------------------

  [1] Descartes' Error: Emotion, Reason, and the Human Brain, Antonio R. Damasio, 1994.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Inc. ISBN 0-399-13894-3

  [2] 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Gustave Le Bon, 2002. Dover Publications. ISBN 9780486419565

  [3] Justine, Philosophy in the Bedroom, and Other Writings, Marquis De Sade, 1990. Grove Press. ISBN 0802132189

  [4] What is Art?, Leo Tolstoy, 1996. Penguin Classics . ISBN 0140446427

  

  二、性和力量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情感以及孤立的个人组成的群体最容易受到操纵。这个月,我们看看令人们陷于孤立的最好方法。

  无论是君主还是共和国,带领愿意跟随的民众前进总是当权者的职责。跟随为民工作的领袖是高尚的,但这种领袖很少见。通常情况下,领导人都是为了捞取个人利益。当政权的负担过于沉重时,那些强者就开始造反。

  什么让人强大呢?按照勒庞在《乌合之众》中的说法,他们相互之间拥有强烈的责任纽带,能够交流并拥有共同利益。1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更容易辨认出自身利益所在。他们能保护和支持那些反抗暴政的人。

  一个紧密团结的群体是对任何不为群体利益服务的领袖的威胁。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认为家庭和氏族部落是国家和个人间的中介。2任何有头脑的独裁者都试图找到消解部落意识和家庭的方法,因为那样的话,个人就完全受制于国家了。

  破坏家庭和部落纽带的最容易方法就是让人们忽略传统的行为规范。如果邻居的行为不像邻居,或者父亲的行为不像父亲,那邻里关系和家庭就要解体了。性是割断这种纽带的最好办法。

  法国革命者萨德候爵(Marquis de Sade)是认识到性可以被用来作为社会力量的最伟大的现代哲学家。3 改变性观念是真正具有革命性的变化,因为性规范是人们最根本的信仰。性也是情感话题,具有良好的控制群体的潜力。

  萨德的方法是:不断地让群众接受性的刺激。这将刺激他们的情感,使其更容易听候调遣。婚姻内部的异性恋应该遭到贬低和打击(被称为剥削)。破坏家庭的性变态(乱伦)或终止家庭的行为(同性恋和兽奸)应该得到鼓励。

  萨德看到群体内部的性侵犯使得人们相互孤立并破坏成员间的信任。性泛滥的个人将得不到群体支持,在遭到国家侵犯时也不会获得群体的保护。纵欲无度的个人将没有力量起来造反了。萨德的色情出版物是富裕国家力量的生活方式的广告。

  勒庞认识到带领人们的最好方式是玩弄其情感。最强烈的情感是饥饿的恐惧、家人或圈内人遭遇威胁、死亡恐惧、和性欲望。

  利用性的好处在于人们仍然能够白天工作。在不破坏税收的情况下实现孤立个人的目标(至少在患病前)。依靠食物供应或个人安全操纵他人对经济来说太麻烦了。在法国革命者看来,性是反抗工具,这种反抗也把新的共和政府置于牢固地位。

  萨德确实有点反常,但他很诚实。他承认“放荡”对国家的用途。他很恶毒和自私,为了得到权力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六十年代的《性革命》(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就是追随萨德的著作。4 每次革命的结果都造成个人对国家的更多依赖,如单身母亲对福利国家的依赖或被管教的不良少年。需要依靠政府生存的人被告知要投票支持政府,他们是弱者。

  强者拥有对自己文化的爱,愿意保护它不受伤害。文化反映了人们的基本价值观。共同的文化帮助人们相互交流,认识到自己是谁。5 攻击一个群体的文化将破坏成员之间的联系,使人们陷于孤立。

  强者是独裁政府的包袱。独裁者希望臣民容易控制,因此会鼓励人们中破坏文化的行为,使其养成一些习惯从而更难再造强大的文化。

  这里有个思想实验:如果我是独裁者,我想改造臣民---让我们坦率地承认吧,就把他们称为奴隶,我要做下面的事:

  鼓励借债和放纵地消费,这样我的奴隶就没有经济能力。我还要通过输入劳工促使奴隶“保持竞争力”以确保他们永远驯服。

  我将用自我破坏性理想如赞美吸毒和犯罪的文化取代如教育和道德高尚等建设性理想。

  我将鼓励奴隶永远不结婚,如果他们和大家族之间关系紧张就会赢得赞扬。

  我将教育奴隶对自己的传统文化遗产感到羞耻,鼓励他们扔掉。我将资助那些强化其孤立性并与过去割裂的艺术。让他们用我设计的语言谈论自我。我将设计一个永远衰弱的次文化。

  我要确保每条街道的拐角处有一个妓女,任何人只要有欲望就可以找到发泄对象。我将把性扩展到所有人际关系中,驱除人们探索性快乐的所有顾忌。

  我要建设一个“歹徒流氓”和“欲望都市”的文化。

  我不喜欢人们特别有创新精神。柏拉图承认雅典人的“弱者价值观”使得他们软弱,所以遭到斯巴达人的征服。这是2500年前的事了。

  柏拉图的天才在于看到了艺术和教育可以被用来阻止文化堕落的过程并破坏独裁统治。艺术必须教育人们尊重令他们强大的东西。柏拉图希望建造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民族,当国家侵犯其利益的时候,拥有反抗的手段和意志。

  ----------------------------------------------------

  [1] 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Gustave Le Bon, 2002. Dover Publications. ISBN 9780486419565

  [2] Republic, Plato, 2004. Barnes & Noble. ISBN 9781593080976

  [3] Justine, Philosophy in the Bedroom, and Other Writings, Marquis De Sade, 1990. Grove Press. ISBN 0802132189

  [4] Libido Dominandi, Sexual Liberation and Political Control, E. Michael Jones, 2000. ISBN 1-890318-37-X.

  [5] What is Art?, Leo Tolstoy, 1996. Penguin Classics . ISBN 0140446427

  

  三、艺术和教育

  

  柏拉图的天才在于看到了艺术和教育可以被用来阻止文化堕落的过程并破坏独裁统治。。当柏拉图撰写《理想国》的时候,雅典还在斯巴达人的征服下,遭受了一个又一个独裁政府的折磨。1

  不是询问自己同胞的受害者状况,柏拉图提出的问题是雅典人自己做了什么招致他人的征服。他问道“什么能够让雅典人成为强大的民族?”

  柏拉图辨认出毁灭城市的罪恶:爱好诉讼、贪婪、自私、无知、放荡、男人缺乏阳刚之气和堕落。他看到了重建文化在年轻人身上应该培养的传统美德:荣誉、责任、对同胞的爱、节制、男子汉气概、理性和逻辑。

  柏拉图认为需要新式教育让雅典人强大起来:诚实教育。艺术是这种道德教育的最好载体。音乐、诗歌和其他艺术应该传授理想,英雄从来不是女人气的。上帝是诚实和公正的,不是淫荡和前后不一的。偶像必须展现他们所代表的美德。

  在艺术和随后的教育中和谐与均衡发挥了关键作用。美是任何与美有关的东西的代言人。在现代,使用年轻模特做广告的实践就是建立在同样原则基础上。虽然美的定义有文化差异,一旦“美的标准”确立起来,美就成为教育的工具。

  柏拉图看到人们必须非常谨慎地使用美。与放纵和死亡有联系的乐器不应该受到鼓励,因为从这些乐器中演奏出来的音乐赞美放纵和死亡。

  2000多年后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在他的书《艺术是什么》中做出了类似的观察。艺术是交流文化理想的东西。“好的艺术”是对文化有益的艺术,强化了该文化的理想。“坏的艺术”则破坏了该文化的理想。2

  在柏拉图的教育体系中,科学和数学应该像艺术一样受到珍视,因为它们推动理性。柏拉图尊重逻辑思维。军人集团应该接受军事教育,农民集团应该接受农业教育,柏拉图强调义务和卓越的价值。

  柏拉图认为用这种均衡方法教育出来的孩子能更好地捍卫自己的利益不受独裁者侵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教育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42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