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遂昌县公安局就像凯恩公司的私人家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3 次 更新时间:2010-08-04 11:08:12

进入专题: 记者权利  

杨涛  

  

  7月27日,一则有关“经济观察报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的微博消息引爆网络。发帖者称,《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为报道了上市公司凯恩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到凯恩公司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网上通缉,他所涉嫌的罪名是“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经济观察报一高层人士证实了网帖的真实性。他说,仇子明先后3次对凯恩公司涉及的关联内幕交易做了报道,除了两篇后续报道刊载在经济观察报官方网站外,其余全部文章均刊载在经济观察报上。(新民网7月28日)

  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以涉嫌“诽谤罪”跨省追捕的《法人》的记者,河南灵宝以涉嫌“诽谤罪”跨省追捕正当举报的公民王帅,河北沧州以“敲诈政府罪”追捕上访者。如今,浙江丽水遂昌县又创造性地拓展了“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来追捕进行正当舆论监督的《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泛滥的公权布下了天罗地网来对付媒体和公民的舆论监督。

  任何看过仇子明写过的揭露凯恩公司关联交易内幕的报道,都能感觉出这是一篇摆事实、讲道理的舆论监督报道,绝不是故意散布谣言,无中生有,故意损害公司信誉的报道。凯恩公司对于报道有不同意见,可以通过媒体进行公开反驳,如果认为涉及诽谤,甚至可以去法院起诉,何以心虚到要直接动用警察的力量来对记者跨省追捕呢?

  更荒唐的是,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就像是凯恩公司的私人家丁,凯恩公司说立案就立案,说追捕就按追捕。众所周知,立案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尤其面对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时,而网上通辑更是需要慎之又慎,尤其面对进行舆论监督的记者。对于遂昌县公安局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对记者仇子明进行立案并网上通缉,我有几点追问:

  根据刑法的规定,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构成这一罪名的前提是,记者要“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但是,记者的报道首先就是一封举报信,举报凯恩公司涉嫌关联交易等犯罪,那么,遂昌县公安局有无首先对该公司立案侦查,查清其有无涉嫌关联交易等犯罪,为何对于这一公开举报置之不理,首先对记者进行立案侦查呢?

  其次,即便遂昌县公安局不对凯恩公司立案侦查,那么,至少也应当有证据证明记者“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 遂昌县公安局也首先应当对报道中的事实进行核实,以查证报道是捏造事实,那么,遂昌县公安局有无去核实呢?而且,遂昌县公安局有无找到《经济观察报》和记者仇子明进行核实,如果没有进行核实,单凭凯恩公司一面之辞就对记者仇子明立案并网上通辑,这不是帮着一方搞打击报复又是什么?

  再次,仇子明是《经济观察报》的记者,他所写的报道发表在《经济观察报》和经济观察报官方网站,而且报道也是经过报社严格的“三审”流程后刊出。所以,仇子明所写报道完全是职务行为。那么,即使是这些报道是所谓的“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涉嫌“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那也是单位犯罪,遂昌县公安局也应当针对《经济观察报》进行立案侦查,而不是直接针对记者仇子明本人,“柿子挑软得捏”。

  公权力机关是由民众赋权而行使权力,公权力所谓的宗旨就是为民服务,主持正义,所以,公权力机关必须保障和支持正当的舆论监督,而不是充当被监督对象的“打手”和“家丁”。我劝遂昌县公安局回头是岸,及早撤消立案和追捕,当然,上级检察机关和纪检更应当介入这一事件,及时还记者和舆论监督一个公道!

    进入专题: 记者权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234.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