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兵:无调哲学:否定辩证法的理论前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2 次 更新时间:2010-04-15 22:17:42

进入专题: 阿多尔诺   辩证法  

张一兵 (进入专栏)  

  

  无调哲学:否定辩证法的理论前提 阿多尔诺在《否定的辩证法》一书中描述的辩证法不是关于联系和发展的学问,而是一种革命的批判理论。这是青年卢卡奇以降西方马克思主义对辩证法的界定域。也由此,辩证法的表述形态也必然会丧失其总体性的逻辑体系结构,成为一种解构式的反体系的不断打破自身凝固化的否定性思想活动。在该书的导论中,阿多尔诺所展现的否定的辩证法只是一种话语,一种现代音诗,一幅动感很强的印象派画卷。不留意定神,你肯定一无所获。阿多尔诺将理论的建构视作相互作用的无等级的思想群落,所以,他选择了星丛与力场表达这种新的非中心非奴役性的想法。实际上,这给任何一个仍然使用传统解释性话语的后来者都设置了无法超越的栏栅。

  

  1、批判性的解构原则与理论结构?[1]

  

  一上来,阿多尔诺就宣称要讨论辩证法,但这是在尼采、海德格尔之后讨论辩证法,意思就很不一样。他对辩证法的讨论,有黑格尔和马克思的影响,但显然不是在“联系与发展”这个语境中肯定性地描述外部事物的尺度上,而是定位在历史辩证法的批判和革命语境中的。所以他也学着海德格尔说,早在柏拉图时,“辩证法就意味着通过否定来达到某种肯定的东西”。[2]这似乎是说苏格拉底的归谬产生式的对话辩证法。这一点,在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史上,自然与青年卢卡奇对恩格斯的辩证法规定的批判性指认相关。[3]在阿多尔诺这里,他硬硬地宣布就是要使辩证法摆脱“肯定的特性”。因此,他挑出了黑格尔对辩证法的一个特殊规定,即否定的辩证法。这是一种直指,即将过去作为黑格尔、马克思辩证法结果的东西浮现到基本规定上来。

  我认为,这个否定性的指认实际上是具有本体意义的。因为,斯宾诺莎受到黑格尔肯定的一个观点是,“否定同时是一个肯定”!在阿多尔诺这里,否定性等于辩证法的本体脉动,这是一种内在于辩证法逻辑的客观矛盾,辩证法以否定和批判为本体,“但同时又不减弱它的确定性”。固然阿多尔诺坚决否定任何本体论,但解构辩证法外部描述的肯定性,建构一种立于否定的具体的确定性,这是阿多尔诺总的理论目的。

  进一步的规定是,“否定的辩证法是一个蔑视传统的词组”。[4]需要辨析的是,这里的传统不是说对辩证法的解释传统,而是在尼采-海德格尔语境中对全部西方形而上学的统称(按照尼采-海德格尔的解读逻辑,准确地说是从笛卡尔开始的西方哲学史传统)。他认为,在这种形而上学的逻辑中,“占统治地位的哲学观点假定事物是从一个基础中产生的”。通俗些讲,就是讨论哲学总是从某个何者第一性的基本问题出发,而阿多尔诺就是要批判这种基始性或第一性(primacy)的哲学。这是一种大的理论冲击。阿多尔诺的这段话需要作一点说明,否则会导致一种对哲学常识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其实,阿多尔诺这是站在一种他所谓的否定的辩证法和历史哲学的立场上(他也自认为是马克思哲学的真正逻辑,这种“自以为”是也是音诗性的),反对过去一切本体哲学、主义哲学和体系哲学。这当然包括历史上一切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只要是遵循一种“基础(foundation)概念以及内在思想的第一性”原则,均在此矢之靶心内。这明显是海德格尔对西方哲学的颠覆性的反思逻辑。这里有两个关键性理论质点:

  第一,因为过去的所有哲学讨论,无论是物质本元还是精神第一性,或者说近点,不管是无意识为基始还是先验理性构架为前提,都没有逃出一种深度逻辑陷阱,即那种作为本体基础的东西客观上都是一种思想的结果。什么意思呢?这是说,过去的哲学家们都以为自己标注为世界本原的东西就是真实的实在,而实际上,真实的情况是哲学家们“在讨论了事物之后很久”,那些被形形色色哲学奉为基始的东西(“物质”、“意识”、“自然”、“人”、“类”、“实体”、“逻各斯”、“理性”、“无意识”、“意志”、“生命”、“意向” 和“存在”等等)“才会在这里发展起来”。因为,这都是人对各种事物和现象所历史地抽象命名的属于一定时代的概念。这也意味着,“只是由于思想家形成了思想,我才意识到思想的运动”。而当我们将这些实际上是自己思想的结果的东西,理想化为一种世界的本元时,这些“客观存在”的东西就必成为由我们的观念制造出来的抽象观念本质(“在者”)。这就是在存在意义上死去的概念的形而上学。第一哲学的奥秘常常是我们制造出来的概念奴役我们,这是一种很深的自拘性。这是海德格尔而非思想原创!

  第二,在这种形而上学之中,又会形成一个由那个本原性和至上性的本体概念居全部哲学演绎的最上位,以同一性的强制逻辑,构建起林林总总的等级式的概念体系。与上一个理论质点不同,这并非直接承袭海德格尔了,因为在阿多尔诺看来,海德格尔也没有逃出这一同一性的逻辑。应该说,这倒是直接通达后来的德里达。也就是说,后来那种所谓后现代的解构理论的出发点是从这儿历史地生成的。因此,阿多尔诺说为了打破这种所有哲学体系的等级结构,他自己试图将所有的牌都“摊在桌上”(这可苦了我和其他所有与阿多尔诺非同一的读者)。将所有的观点非等级化地构成星丛,“用那种不被同一性所控制的事物的观念来代替同一性原则,代替最居上位概念的至上性”。在这个意义上,否定的辩证法必然是反体系(Anti-system/anti-system)的。[5]他早早地就将自己的思想运作的这些关键词都抛了出来。

  阿多尔诺自己真是这样做的。在同期开始的《美学理论》的写作中,阿多尔诺自己说,他完成的“第一稿总是一种有组织结构的自我欺骗之作;在第二稿中,我自己潜入其中,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了批判”。[6]这是由于,即使是阿多尔诺自己的写作过程中,他也时常受到传统的“第一哲学”很大的诱惑,通常的情况是,第一稿的写作还是在同一性逻辑中完成的,此时,“我自己那个没有哲学上‘第一事物’的原理又返回来困扰着人”。写成一个有第一哲学东西,然后再消解它。这是一种阿多尔诺式的写作方式。在自我批判的第二稿中,他就自觉地不再继续建构一个通常序列方式的理性思维的宇宙,于是“只好把一系列不完全的合成材料汇集在一起,并根据同一轴心的思想将它们加以编排,使其具有相同的份量和相关性,它作为这些不完全的合成材料的星座或格局,而非逐一相连的序列,便产生出意义来”。这也要求,第二稿的写作是“从同一轴心出发来写,这就要求处于并列关系的各组成部分具有相同的分量,并将它们围绕一个引力中心加以编排,该引力中心是各部分通过其格局表现出来的”。[7]这种各部分、各种理论观点“具有相同的分量”的文本,也就是阿多尔诺制造出来的理想化理论星丛。我得说,这里我们看到了本雅明的影子。因为本雅明说过,作品往往是思想的死亡面具,所以只有在“正在进行施工的地方”,才能从“碎屑”中发现没有经过逻辑座架的真实。[8]阿多尔诺是在造完理论大厦后,再将其拆卸为“建筑工地”。我有理由相信,这一解构性的写作路数也是《否定的辩证法》的文本秘密。阿多尔诺拆碎了,我再一点一点建构。这也许就是后现代思想正史的发端。

  在阿多尔诺自己给出的文本指南中,《否定的辩证法》的内容是这样的:导论解释了哲学经验的概念。在这个导论中,他不象一般哲学概论中首先设置一些抽象的概念来座架读者的理论兴趣,而谈论一种新的哲学经验。按照阿多尔诺的指点,我们应该在导论中感觉到一种新的哲学经验。请一定注意,不是一种由概念体系为中心的理性逻辑,而是一种由批判性的辩证法思维活动出来的哲学经验。从直觉上看,这有三个方面,一在哲学前提上,阿多尔诺反对传统哲学建构的总体性与绝对本质,而倡导-种非总体性与游戏性的思维;二是在概念建构上,他明确否定同一性逻辑而肯定非同一性的消解;三是在辩证法运动中,他反对虚假的以同一为目的的矛盾而力推真正冲破总体统治的异质性辩证法,这当然也就是否定的辩证法。这说明,我们第一章讨论的这一导论非常重要。

  《否定的辩证法》的第一部分是讨论本体论,从主要内容上看实际上是批判当时在德国哲学界最重要的海德格尔哲学。这是阿多尔诺继克尔凯郭尔和胡塞尔批判之后的又一次对当代德国哲学的清算。但据他说,这“不是居高临下地裁判这种本体论,而是出自它自身的成问题的需要来理解它并内在地批判它”。[9]这是黑格尔的批判策略。第二部分是从批判本体论再进到讨论否定辩证法的观念。具体作法是,讨论一些范畴,但又使之发生质的变化。第三部分是否定的辩证法的几种模式,一是由自由的辩证法来完成的“哲学伦理学”讨论,二是由“世界精神和自然历史”的讨论完成的历史哲学,三是以批判的自我反思讨论形而上学问题,最后这一点是想以此“给哥白尼的革命提供一个逆转轴(Achsendrehung/an axial turn)”。[10]我认为,阿多尔诺做到了这一点。在以下的讨论中,我们主要来看阿多尔诺在导论中奏鸣曲式的哲学之思。

  

  2、重解辩证法:市场中哲学的败落与拯救

  

  与任何布尔乔亚哲学截然不同,阿多尔诺是从现实谈及哲学的命运和现状的。他说,马克思在1845年曾断言,过去的哲学只是解释世界,而重要的是变革世界。在那以后,哲学似乎真的在理论联系实际或接近现实化,可是由于对马克思的这种走向改变世界的冲动在理解上的“不充分”,哲学的现实化运动实际上成为一种实用主义的市场化媚俗。我不认为阿多尔诺这里的语境是清楚的,因为,西方哲学主流从来不会去理解马克思;而将斯大林以后的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用市场化来指涉,显然又是不准确的。阿多尔诺如果直接说,当代西方整个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都在将哲学变成市场上的各种学术摊位,这是能够接受的。这也有一种历史的照应:过去,哲学是从感性的多中抽象出的“第一”之上产生的,现在,它倒真的又回到朴素的现实。在现代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中,“内向的思想家躲在被外向的技术专家掌握的月亮背后”。[11]这意味着,传统型抽象思辨的神秘化被商品和技术打破了。过去,哲学家神秘兮兮地向人们讲解感性现象背后的理性本质,并以这种透视性的精神能力要求一种权力话语,而今天在一切都可以得到科学技术的破译的市场中,“这种权力要求却遭到被理解的东西的驳斥”。阿多尔诺的所思所言,我们在今天走向物化的此岸世界的中国真的遭遇到了。人们常向哲学家的提问是,你有什么用?!哲学家真的破落了。

  阿多尔诺认为,在资本主义体制的统治下,“任何理论都躲不开市场”。其实彻底一些说,只要市场存在,任何理论都难逃罗网。中国古人说过,“无求品自高”,可是只要知识分子自己或者家人的灵与肉是置身于现实中的,那实际上就高雅不起来的。这不管哲学家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阿多尔诺发现,黑格尔在19世纪就已经意识到,哲学本不是一种超越生活的东西,“哲学是现实的一个纯粹因素,劳动分工的一种活动”。因此,黑格尔聪明地对哲学作了历史性的限制。阿多尔诺接着说,任何哲学理论,无论是在它的内在构成上,还是所声称的“永恒真理”,其实都不可避免地依赖于现实总体。这可能是马克思那句“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的反语。更可悲的是,在今天的市场世界中,哲学“随着社会的广泛扩展和实证自然科学的进步开始成了工业资本主义后期阶段上的一种简单的易货贸易的遗物”。[12]或者换句话说,哲学在一个到处讲究实效的年代里,“各具体科学迫使它重新成为一门具体科学”。一门跟着市场中心讲废话的具体科学。如在实证主义“拒绝形而上学”逻辑一统天下中跟着经济学后面的关注效益实现的经济哲学、跟在政治学后面关注权力机制的政治哲学等等。阿多尔诺这里的隐性话语还将哲学定位于形上之说。

  阿多尔诺认为,这是哲学本身的失败。当然,言其失败并非因为哲学转为形下之说,也不在于外部社会关系的改变造成的巨大外部压力,而恰恰在传统哲学自身的逻辑构架之中,这也就是上述传统哲学自身逻辑中那种强制性的同一性体制的必然结果。因为,在那种将一切事物与现象强制地包罗到一个概念框架中去的理论惯性中,必然是今天哲学与整个世界都被迫钻过同一个“圆中方”。[13]这是一种同构关系。在市场经济的现实中,居最上位的一定是这个抽象的“一”,即使一切联结起来的价值等价物――货币(资本)。这是今天哲学在全球化市场同一性铁的牢笼中的无处可逃性。

  当然,阿多尔诺认为,如果想跳出同一性的逻辑,真正避免死亡,还有一条明途:这就是通过辩证法。这乍一看,像是一种旧式的指认,可我们要知晓阿多尔诺对辩证法的界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一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阿多尔诺   辩证法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008.html
文章来源:学术中华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