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世伟:甲申三百六十年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70 次 更新时间:2004-03-25 09:36:15

进入专题: 甲申  

辜世伟  

  败坏出如此迅速,实在令人惊讶。这使人想起刚被他们取而代之的崇祯王朝。可叹的是殷鉴未远,大顺政权就陷入了同样的覆辙。这个王朝正是在崇祯的蛀食和纵容、以及他的官吏们的努力蛀食下归于灭亡。可以想见大顺的政权组织,并没有建立强有力的集体约束机制,甚至也没有建立或试图建立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合乎一个稳健政权应有的集团意识。牛金星、刘宗敏等政权里的大小官吏都沦落为了最无理性的白蚁,以为政权已经不朽,人人都化成了凶猛的白蚁,拼命地啮嚼大树,拼命地内耗相争,悄然制造自己的末世,挖掘自己的坟墓。他们似乎并不明白人人所寄生的这棵大树正是他们的依赖,也不明白他们的最大利益在于这棵大树之不倒。在上下一心的咀嚼啮咬下,可怕的结果果然很快就发生了,树倒蚁亡,作猢狲散,人亡政息重做流寇,只是这时的觉悟已经于事无补了。集体性政治意识的缺乏,终究葬送掉了大顺政权这棵大树,也毁灭了依托大顺而存在的每一个人。那些早早就灰黑帮化了的大小头目,也必须为自己缺乏政治责任和集团利益必须建立在多赢共存生态意识的短见所带来的恶果负责。

  

  这次进京赶考的恶果直接决定了李自成集团的最后结局。他们在京城的表现,使得溃出京城的大顺政权被公众视为了黑帮集团。其实人民并不相信李自成当了皇帝社会就真的进入了“不纳粮”圣境的表白,中国老百姓几千年的观念中,从来就没产生过当政者是“公仆”的念头。只是与明王朝贪官酷吏的比较中,他们寄希望于新的政权清明一些、廉洁一些、公正一些。他们心目中对政权形象的诉求,更接近于期盼皇帝和政权系统能是一个好的利益代理人、经纪人和保护者,是一个在黎民百姓法理中符合公正、仁道、宽厚等特征的青天老天爷的观念。他们对皇帝和政权官吏适当的特权与待遇也并不反对,也乐于支付适当的报酬来换取官吏们提供公正、仁道和宽厚,甚至对各级官员额外分摊的“粮耗”、“火耗”、“羡余”12等负担,只要不危及生存,黎民们都采取容忍的态度。他们对崇祯政权的放弃正是因为他们受到了难以忍受的横征暴敛和欺凌敲诈,由此他们将明王朝视为了欺民肥已只图私利的灰帮集团和黑帮分子。李自成集团进京后的急剧变质,使他们既无奈又伤心。这种民心的丧失从以后大顺政权残部的结局中可见一斑。

  

  李岩、宋献策这样有头脑的人被杀被逐,从上到下迅速的灰黑帮化,内树强敌外招强患,苦心换取的民心又迅速丧失,这个刚刚长成的大树随同白蚁一同倒塌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李自成率军退出京城就再也没能东山再起,溃逃各地的各部也没能建立根据地,自成本人躲藏在九宫山,怏怏不起,落魄而亡,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和辉煌一时的大顺政权就此彻底覆灭。

  

  大顺的组织者们对集团意识和政权意志的构建缺乏重视还可在组织机构上找到确证。不论在进京之前还是在进京之后,大顺政权内部都没有形成正确的掌握政权、建设政权的必要意识,也没有清晰并富有远见的政治理念,自然也还没有维护政权意识的《内部监督条例》之类的东西。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李自成领导才能和政治资质的低下。

  

  事关政权前途的大政方略未能成为政治集团的政权意志,未能在制度和人事组织中得到体现,未能在集团成员中贯彻为集团意识,集团成员从上到下始终受狭隘短视和自私的农民意识所支配,这是李自成政权如此短命并迅速失败最根本性的原因。骄傲自满只是其表象,腐化堕落同样也只是其外在的表露。就如严、和、胡、成13等辈明知人生消耗甚少却偏要贪敛巨大财富并且为财而亡,其实贪财暴虐只是外在,人生观念和政权信念的缺失才是内在的根本。

  

  对这次几乎就要大功告成的王朝梦的最终破灭,我们无法找到李自成入主紫禁城后的李氏皇家档案来追寻他们当时的思想状态,而各方流传下来的史实记录给人的印象,是这些胜利者的目标仅在于占据社稷,仅停留于占据社稷,而不是经营社稷。因为他们并没在经营社稷的课题上下功夫。李自成起于草莽,出于草莽,最终还是没逃脱草莽的心态。与雄才大略入主中原的敌人皇太极相比,与虽负恶名却异常勤政的雍正相比,与三百年后未雨绸缪深谋远虑的共产党人相比,甚至与同样起于草莽的刘邦、朱元璋相比,自成委实算不得真豪杰。

  

  事件的偶然性往往昭示着历史的必然性。假如李自成创业时是什么风范成功时还能保持那种风范,假如大顺集团进京前是什么风范进京后还能保持那种风范,假如李自成集团能够将李岩的政经理念上升为政权意志,假如大顺的官兵们具有足够理性的集团意识,假如集团由白变黑的进程不那么快或者稍稍迟缓一点,假如李自成作为集团首脑的政治理性和资质稍稍多一点,假如政权官兵此前也经历过整风运动、脑筋里有那么一丁点儿大局意识……如果这些假如有一个存在并发挥作用的话,即使后来退出京城与清军进行长期抗战,其胜负仍难预料,不至于落到一败涂地的地步,历史的图景也未必是现在的模样。然而种种假设都不能替换历史的真实性。就如法国人的假设不能改变滑铁卢的泥泞已经带给拿破仑的失败一样14,三百六十年后今天的中国人也不能依靠假设来重塑大顺政权的命运。

  

  北京依然还是北京,紫禁城也还是那个紫禁城。可曾经端坐里面的崇祯、李自成、溥仪都先后离开了那个地方;把紫禁城从北京搬到台北的蒋家父子也离开了他们心仪的城垣。不知今天到北京故宫、或台北故宫旅游的人们面对斯城斯殿,还能感受多少触动,还能发出多少感慨!

  

  记于甲申2004年2月19日夜

  

  1均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引马懋才《备陈大饥疏》。

  2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引《流贼传》。

  3毛泽东在西柏坡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4见《李自成传》

  5前述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引《北略》。

  6见《明史》。

  7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引《北略》。

  8秦末各地起义蜂起,众人推陈婴为王;陈婴审时度势,坚不称王。

  9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引据《北略》和《甲申传信录》。

  10见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

  11崇祯《罪已诏》。

  12中国封建社会各级官吏除领取皇帝薪银外,还巧立名目捞取私财,如补征粮税耗损的部分叫“粮耗”,补征上缴银两溶铸耗损的部分叫“火耗”,皇帝默认各级官吏以这类方式获取的收入,并将这部分收入称为“羡余”。两千年封建历史中,它们都是官吏们合法的非法收入,皇帝和黎民对此都采取容忍的态度。

  13严世蕃、和绅、胡长青、成克杰皆前朝今世以贪贿奸恶著称的历史名人。

  14至今仍有相当多的史学家认为,拿破仑在滑铁卢具有转折点意义的失败纯属偶然,如果当时那名信使顺利将信息送达增援部队,滑铁卢之役将不会战败,欧洲历史也将改写。

    进入专题: 甲申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1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