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泳:胡适与厦门大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46 次 更新时间:2009-03-08 19:27:59

进入专题: 胡适   厦门大学  

谢泳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梳理了胡适与厦门大学及前后两任校长的关系,发现了一些新史料。特别是由鲁迅在厦门大学期间的议论,分析了鲁迅及“胡适派”文人行事作文的不同风格,同时对鲁迅关于厦门大学的评论进行了辨析和重新评价。

  [关键词]胡适 鲁迅 厦门大学 自由主义

  

  中国1949年以前的私立大学(包括教会大学),在这之后依然存在的很少(主要指校名和校址),复旦大学和厦门大学是少数在校名和校址方面没有发生根本变化的大学,所以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相对而言是最容易保存完整校史的大学,而其他早年的私立大学就没有这样幸运,甚至包括一些当时的国立大学(比如中央大学后来就消失了)。在这一点上,复旦大学和厦门大学的校史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一样,有完整的连续性,这为保存一所大学的历史提供了完整的历史记忆。本文研究胡适与厦门大学的关系,主要是想在这种历史的连续性中重新发现历史记忆中较容易忽略的东西。

  从现在保存下来的史料中,大体可以判断,胡适成年后没有到过厦门,自然也就没有到过厦门大学,但胡适的父亲胡铁花病逝于厦门。胡适在《四十自述》中说:“六月廿八日到厦门,手足俱不能动了。七月初三日他死在厦门,成为东亚第一个民主国的一个牺牲!”〔1〕胡适父亲在厦门的住处叫“三仙馆”。〔2〕

  本文注意到胡适与厦门大学的关系,主要基于两种历史事实,一是厦门大学对胡适的敬意,二是胡适一生与厦门大学校长的直接和间接关系。考察这种关系,对于深入了解厦门大学早年的学风和它所追求的基本价值有启发意义。

  胡适一生对私立大学的评价很高。凡谈论中国高等教育,他始终把私立大学放在与国立大学平等的地位上,无论是在抗战前的庐山谈话会上还是1947年写的《争取学术独立的十年计划》中,在胡适的大学观念里,从没有把私立大学排除在外。胡适在《谈谈大学》的演讲中曾说过:“记得二十余年前,中日战事没有发生时,从北平到广东,从上海到成都,差不多有一百多所的公私立大学,当时每一个大学的师生都在埋头研究,假如没有日本的侵略,敢说我国在今日世界的学术境域中,一定占着一席重要的地位,可惜过去的一点传统现在全毁了。”〔3〕胡适认为私立大学有其优点,就是“比较自由,更少限制”。胡适的这个评价中,自然包括当时的厦门大学。

  20世纪20年代,厦门大学建校初期,曾从全国各地聘过许多教授,其中尤以1926年前后从北京大学聘任的教授为多,如鲁迅、林语堂、沈兼士、顾颉刚、孙伏园、川岛等等,这些人多数与胡适有密切交往。因为这些交往关系为人们所熟知,本文不再涉及,这里只对以往研究中为人忽略处略作说明。

  

  一、厦门大学拟聘胡适当校长

  

  一所大学追求的主导价值,常常可以从他聘任何种类型的大学校长的选择上看得出来。1949年前,对于私立大学来说,大学教授自由流动和大学校长自由聘任方面尤为自由。今天谈论厦门大学较为人注意的是它和鲁迅的关系,但一个基本事实是鲁迅对厦门大学的评价并不高,《两地书》原信中曾有“厦大是废物,不足道了”〔4〕的说法。1927年1月,鲁迅离开厦门大学后给韦素园写信,提到该校“是一个不死不活的学校,大部分是许多坏人,在骗取陈嘉庚之钱而分之,学课如何,全所不顾。且盛行妾妇之道,‘学者’屈膝于银子面前之丑恶,真是好看,然而难受”。〔5〕

  鲁迅在厦门大学短暂的经历并不愉快,而且这一经历很可能直接影响了他后来的职业选择,因为1927年后鲁迅选择了自由作家的生活方式,终身不再进入大学。

  1926年秋天,厦门大学聘任鲁迅的时候,鲁迅45岁。10年后厦门大学拟聘胡适作校长时,胡适恰好也是当年鲁迅到厦门大学时的年龄。厦门大学选择胡适来做校长,至少可以说明厦门大学当时认同胡适的社会声望和他的思想倾向,同时说明厦门大学期待追求的学风和大学的建设目标与胡适的理想相近。

  厦门大学拟聘胡适做校长的历史根据出自台静农,是台静农晚年和胡适的助手胡颂平说起的,胡颂平把这个信息记在了《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中:“1937年4月18日:今春,厦门大学拟聘先生为校长,托由台静农代为接洽,先生婉谢。”胡颂平特为此条加一注解:“台静农与编者谈起先生复他的谢绝之函,惜已遗失。”〔6〕

  虽然台静农不可能提供胡适的原信,但作为这一历史事实的确切证据,从一般的经验判断,台静农的话是可信的。台静农本人和鲁迅关系很近,晚年在台湾回忆这样的历史细节,没有任何编造历史的企图。另外,如果是私人请托,以后有可能从厦门大学早年领导的相关史料中找到印证;如果是机关决定,有可能在厦门大学的相关档案中发现记录。

  1936年12月21日,台静农有一封给胡适的信,当时台刚要离开厦门大学去山东大学任教。他在信中和胡适谈到厦门大学的情况:“至于厦大,过去两年,辨明先生任院长,力加整顿,情形渐好。本年因辨明先生与陈嘉庚氏有改革学校之约,后为林文庆氏所知,因与其左右力攻辨明先生……辨明先生不安其位,辞去文学院长,厦大一切从此操于林氏左右两三人之手(教育部有国立东方语言学校之创办,赵元任先生推荐辨明先生任校长,就否尚未定)。开学后,学生一度罢课,要求国家收回,校方恳请厦门市长出面调解,风潮始息。政府年出十余万之津贴,竟任其腐败下去,实为可惜。”

  台静农同时还对胡适谈了他在厦门大学的另一种感受:“往年生在北平任事,实为隔膜,近年以来,据所知者与北平较之,相差诚远。如学校当局,除对外敷衍政府功令外,对内唯希望学生与教员相安无事而已;至于如何提倡研究空气,如何与学生及教员研究上之方便,均非所问。长此以往,诚非国家之福。”〔7〕

  台静农此信是在厦门大学拟聘胡适做校长前几个月写的,对厦门大学基本上是负面评价,所以当时厦门大学留给胡适的印象可能不是太好。至于台静农信中所陈述的情况是不是历史事实,其实并不重要。一个学校的职员对于校政有一些情绪化的负面评价,应该说是所有大学中经常存在的情况。鲁迅《两地书》中对厦门大学看法的情形,也大体相同,多偏重于个人感受,难免情绪化,只能作为完整判断历史的参考。

  台静农后来对胡颂平说,胡适谢绝了厦门大学对他的聘任,没有说明什么理由。不过从当时胡适的处境和社会地位观察,他出任厦门大学校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台静农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和鲁迅与胡适同时保持较好关系的一位,晚年在台湾依然保持了与胡适的友好关系。1959年12月12日,胡适给台静农一信:“今天翻检月涵先生送我的《歌谣周刊》合订本四册,其中有你的《淮南民歌》第一集,共有一百十三首,还有你《致淮南民谣的读者》短文一首。你那天说,你已没有存稿了。何不用这本《歌谣》作底本,叫人重抄出来,校勘一遍,重印成一个单行本?”〔8〕

  抗战期间,胡适任中国驻美国大使,对当时厦门的情况很关注。1939年5月13日,胡适给外交部电报:“日机轰炸重庆、福州、宁波、汕头等处,美外交部已令驻日大使根据人道立场,向日抗议。日占领鼓浪屿租界,美外交部已据厦门领事报告,正研究。各报均载此消息,尚无评论。”〔9〕5月27日,胡适给重庆外交部长电中说:“美国海军之调回太平洋已足使敌人震惊,鼓浪屿之美、英、法海军合作尤出敌之意外,号称受中立法束缚之美国,忽然与英法各调兵舰到厦,各派四十二名陆战队登陆,而美国报纸无抗议,国会无质问,岂非揭破中立法之大谎乎?盖美国总统为海军元帅,其权力足以造成作战局面,此点似甚使敌人注意。”〔10〕

  把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大学的历史联系在一起,是中西方所有大学的习惯,有时候因为历史人物的突出重要性甚至会忽略那些重要人物和一所大学关系的真实历史,比如鲁迅和厦门大学的关系就是一例。对于一所今天还存在的大学来说,强调历史人物与它的关系时,真实发生的历史事实常常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历史人物的社会声望对学校会发生另一种意义的影响。同样道理,也可以用来解释胡适与厦大的这一点关系,不过这是没有发生关系的关系。

  

  二、胡适与萨本栋

  

  萨本栋是著名物理学家,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这在当时是中国学术界的最高学术荣誉。萨本栋在整个抗战时期都担任厦门大学的校长。他离开厦门大学校长一职后,转任当时的中央研究院总干事,负责日常工作。1948年,中央研究院完成中国学术史上第一次院士选举工作,当时具体负责此事的就是萨本栋。

  抗战前厦门大学曾拟聘任胡适出任校长一职,胡适没有答应,这一职务最后落在了当时在清华大学任教的萨本栋身上(当时只有35岁)。萨本栋是福建闽侯人,1922年清华放洋的留学生,同届有闻一多、罗隆基、雷海宗、王际真、吴泽霖、潘光旦等。在厦门大学校史上,前三任校长都是福建人,如果当时胡适能答应厦门大学的聘任,则会较早开创外省人做厦门大学校长的历史。萨本栋担任厦门大学校长的时间,与聘任胡适出长厦门大学的时间很相近。萨本栋担任校长期间,厦门大学发展极有起色。1936年10月,浦江清到厦门大学看朋友,他在日记中说:“是日上午,蛰存领余参观厦大图书馆。西文书,凡语言、文学、哲学、历史、医学、生物皆富,物理、化学、数学书亦可,而关于中国文学之书籍亦多,出意料之外。据云语言、文学为林语堂、生物为林惠祥所购,故有底子。人类学书亦富。中文则丛书甚多,地志亦不少,顾颉刚所购。金文亦不少。”〔11〕萨本栋虽然是物理学家,但对图书馆的要求却不局限在物理一科上。浦江清还说:“又有德文书不少,自哥德以下至托马斯·曼均有全集。尼采、叔本华全集英德文皆有。亚里斯多德有最新之英译本。”

  1947年12月16日,胡适和萨本栋同时担任过美国在华教育基金的成员。当时中国顾问有胡适、萨本栋、韩庆濂、吴贻芳,美国方面有司徒雷登、顾临等。当时这个基金有2000万美元,分20年用。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富布赖特基金。〔12〕

  胡适和萨本栋密切交往是萨本栋当中央研究院总干事的时候,特别是在选举院士时,萨本栋和胡适的来往很多。《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中收有萨本栋致胡适的信八封,主要涉及当时院士选举的规章制度及相关工作,虽多有公函性质,但其中也时常流露出相互间的私人情感。因为《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是较为专业的文献类出版物,一般读者不易见到,加之原文献以影印形式出版,在对原信的识读和辨识方面都存在难度,为使这些文献能在学术研究中更为广泛使用,现抄出如下并略作说明:〔13〕

  1

  适之先生道鉴:

  本次评议会开会时,先生致词已经速记送来,兹送上拟请核示交还,以便付印。

  敬颂

  道安

  弟萨本栋敬启

  附稿一件〔14〕

  2

  适之先生道右:

  前者,本院为求普遍明了的诸学术专家概况,曾肃寸楮,并附表一份,送达左右,请就所知,介绍学术专家若干人,并示其姓名住址,俾便通讯。顷承各方协助,虽略识当世贤达,唯以先生交游素广,未承明教,终感不足。用再渎陈。希将介绍人选,早日赐寄,至为企幸。

  专颂

  道安

  弟萨本栋谨启〔15〕

  3

  适之先生:

  二月廿七日手教奉悉。截至现在,各地评议员复信能如期到会者不过十五人。连同其它未复信而可到会之京沪当然评议员,估计勉可达到法定廿一人之人数。但设或临时缺席,即有流会之虞。此次会议目的为选举院士,自以出席者愈多愈好。代表投票之方法,于评议会议事规程中虽有根据,但与院士选举规程第十四条规定之精神颇不相符,是否可行,仍需待开会时决定。预先请不能到会者投一票,实为备用而已。此点务请向平中诸评议员婉为说明,并代为劝驾为感。旅费已于日昨汇出(平为三千万),不敷之数,容后再算。先生何日到京,请先期赐示,俾便扫榻。

  顺颂

  教安

  后学萨本栋卅七、三、一

  4

  适之先生:

  顷奉七月九日大函。敬悉北大现正提名院士候选人,本月十五日或可竣事,深以为慰。北大提名范围不限于一机关,到底是“大学校”的风度,更为钦佩。至于前此所奉上之参考名单,其中医学一科系林可胜先生以英文写出,由□丰□〔16〕先生译成中文,人名有误,抄写时又有错,寄出时栋未曾校阅,承指出,至感。好在该名单只供参考而已。现各方来函多以搜集候选人之资料不易,对于七月廿日截止提名一节,事实上恐须展期。俟与霓先生商洽后当决定应否延展。专复

  并颂

  教安

  后学萨本栋顿首七、十四

  5

  适之先生:

  午世电奉悉。院士提名单三大包已经照收。谢谢!报载博士学位授予法由立法院审议一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适   厦门大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31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