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荣范:朝鲜战争与平民屠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75 次 更新时间:2003-12-05 21:56:57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金荣范  

  

  一、前言

  

  被称为「同族相残的悲剧」的韩国战争的爆发,刚好过了半个世纪。有关战争爆发的背景、展开过程以及其性质、结果,各方做过很多论究,也获得不少的成果。不过,战争留下的伤痕与后遗症,可以说依然未能克服。而且,有关历史解释的争论,也不一直都未曾结束。

  

  现在对於已迈进21世纪的我们,如何熟思、省察韩国战争是我们的课题,而且这个课题与如何清算过去也是有关联的。韩战造成的惨重的人命伤亡,我们绝不能以一句现代战争的必然结果带过。

  

  人员的伤亡(注1)当然相当部份是发生於交战的军人身上。但是我们必须注意的是,发生於非交战中的非军人的死伤人数远高於军人。在远离前线的大后方,无数非武装的老百姓无辜牺牲,而他们的牺牲几乎都是遭到集体屠杀的(注2)。

  

  我们不能忽视战争中民众的受害与苦痛,更不能将老百姓屠杀问题盖过不追究。而且,我们不必偏执於左、右派的历史观,应该正直地对待这个问题。第一步,就是应该根据已知的事实,与尚存的记录,制作屠杀志(Cidography)。如果我们想要清算屠杀的历史,就必须将屠杀的历史经验挖掘出来,诉诸公论。

  

  二、屠杀的结构

  

  要追查屠杀的历史,就必须回答以下的问题:

  屠杀(事件)发生於何时、何地、如何发生?(时间、场所、方式)、谁(哪些人)被杀?、被杀了多少?谁(哪些人)?以可种方式进行的?(注3)

  <被害者的特徵,屠杀者(集团)的正体与特性?杀害的规模?杀害的手段与方法?>

  为什麽?杀害的经纬如何?<原因或理由>

  >有部份的正当性,我们还是可以再提了一个问题,『到底是什麽样性质的战争,竟会造成如此大规模的屠杀?』

  同族相残的韩战同时带有「内战的延长」与「预期的国际战」的性质。从日帝统治下解放后,南、北韩分别成立各自的政府,左、右翼形成激烈的对立,再加上整个大的国际形势,又是国际共产主义与反共主义对垒的情势,终於引发韩国战争。因而,必须同时认识同族斗争的层面与外势的介入层面,才能对韩国作出有意义的分析。

  

  这一点,不但可以提供分析韩战中大规模屠杀的背景与原因的重要线索,也是理解屠杀者的关系网与执行体系的关键。以纵轴关系来看,其上端为屠杀集团,即,拥有集体暴力手段并以战争为藉口掌握其无限使用权的暴力机关的统制者与其扈从;下端则为几乎没有任何防卫手段与反抗能力的老百姓,即被屠杀者。以横轴关系来看,一边为国军与警察、右翼团体,以及美军;另一边则为人民军、游击队、左翼团体。以如此的结构图面为基础,理解韩号期间的平民屠杀,则可大分为三类:右翼势力对同族的屠杀、左翼势力对同族的屠杀、以及美军对我民族的屠杀。

  

  由此我们可以推测被屠杀者又可以分为「左翼-共产」部份与「右翼-反共」部份。我们也确实发现有些被屠杀是有明显、积极的立场的,但是,更大部份的被屠杀者却是没有任何立场的、甚至没有对那一立场较具好感,更没有任何政治性的行动,只是一般的平凡百姓。

  

  但是,他们却经常被迫选择「是这一边?还是那一边?」,此时,如果他们采取了中立的态度,必将招致严重的敌视。如果,他们没有被明确认定为属於「自己」这一边看时,就立刻被扣上「敌人」的帽子,甚至因此而丧失生命。可是即使他们想表态以暂求自保,实际上也是很为难的,因为可能会遭到另一边的敌视、报复。

  

  因此,害人匪浅的二分法黑白逻辑下,善良的人般百姓,注定要成为被害者、牺牲者。「被害」与「牺牲」的极至就是死亡。不抱著必死的决心,就根本不敢做任何选择坛,包括中立的立场。在疯狂的年代中,极端主义的二分法逻辑,让无数人陷入绝境。揭开战争期间的平民屠杀事件秘密的关键就在於此。

  

  三、屠杀的真相

  

  1)概观

  韩战中的平民屠杀,随著战况的变化以及战线的移动,屠杀的地点、对象、规模、兵频度、集中度、频发地区、方法及手段,有些许的差异。韩战正式爆发之前的「小规模战争」期间,虽然在部份地区已有屠杀事件发生,但随著战争的正式展开,其对象与规模也跟著扩大,屠杀开始在全国各地发生。尤其是在岭南、湖南交战地区与人民军占领区,当地居民与南下难民遭到严重的屠杀。在战争初期,国军、警察、人民军与地翼(当地共产主义者)、美军,皆是屠杀者。

  

  9·28收复(译注:从南韩的观点来看,首都汉城於开战之初沦陷后,於9月28日收复)后,左翼势力留下计划性屠杀的痕迹而败走,接著右翼势力就展开报复性的屠杀。同时,美军也在攻占进入北韩境内的期间,四处屠杀。1951年六月开始,以中东北战线为中心,双方形成拉锯战,屠杀事件遽减,但是在智异山一带(译注:南韩的大后方,左翼游击基地),一直到1952年,当地居民不断遭到游击队与讨伐队的轮番屠杀。

  

  2)屠杀前史

  韩半岛居民从1950年开始的两年间所遭到的大屠杀,可以说从半世纪之前,就已经有前例了。日据时代的侵略军与军国主义者早在朝鲜、中国以及日本本土等,就展开过大规模的屠杀(1900年代「讨伐义兵」过程中的大屠杀、1919年堤岩里大屠杀、平北孟山郡的平民屠杀、1920年,对干岛独立军与移住民的屠杀、1923年在日本的朝鲜人大屠杀、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等)。极度惨忍的屠杀手段以及赋予屠杀行为免罪符的逻辑,皆是学习自半世纪之前就已经出现的这些大屠杀事件。

  

  韩战期间的平民屠杀,从解放后的美军政时期(1945~1948)到之后的政府成立期(1948年8月),已有先例可寻。美军政时期的1945年1月,美军犯下的南原屠杀、46年10月抗争期,数千民众遭到屠杀的事件、48年4月之后的「济州四·三事件」中三万多人遭屠杀的事件、48年6月美军轰炸期,150馀名独岛渔民被机关枪扫射的事件等。政府成立之后,48年,丽顺事件当时,左、右翼双方两千馀人被杀害、49年,智异山、太白山地区,讨伐共匪时期,国军部队在南原、闻庆、盈德,以「通匪份子」之名,杀害了数十名无辜的居民。「晚上是游击队的天下;白天是军警的天下」的山区村庄,老百姓的命早就交到军人手中了。而这样的屠杀的「风俗」,又原原本本地延续到韩战期间。

  

  从1940年代后期就已经出现的同族屠杀与异族屠杀的两种类型,随著韩战爆发而逐渐定型。它如何决定了韩国人的生与死?以下就来看看它的真相。

  3)军人、警察、右翼团体的平民屠杀:同族屠杀(1)

  国军、警察、辅助员以及反共右翼团体组织性地进行的平民屠杀,以对象与背景来分类,可分成三类。

  一、开战初期对「左翼(或有嫌疑)人士」的大屠杀。对象主要是国民辅导联盟成员与政治犯以及在狱受刑者。

  二、在讨伐游击队以及维持地方治安的过程中,进行的平民屠杀。很多居民在毫无根据下,仅凭茫然的揣测,或者因为私人恩怨,或者凭执行者一时的心情,就被扣上「红匪」的帽子,遭到屠杀。

  

  三、在「收复地区」,对「附匪者」的屠杀。积极的附逆者或左翼的同情者早就已经随著人民军的败退而逃到北韩或藏匿起来了,因而当时被屠杀的「逆匪者」,事实上都是逆匪者」的亲朋好友或少数消极的附逆者。

  

  战争初期开始展开的对国民辅导联盟成员的屠杀,是韩国当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事件。辅导联盟是1949年6月,在政府的主导下,以「保护、教导」有左翼经历的转向者为目的而成立的组织,盟员数多达35万人。成员中大部份人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而被迫加入,或甜言密语所惑而加入,而真正的左翼核心份子,反而甚少包括在内。

  

  从6月28日到8月31日这段期间,平泽以南的所有南韩地区的辅导联盟成员,被命令到管辖地警察署报到(预备检肃),到了之后就被临时关到仓库等处,之后就被移到人迹稀少的地方,被虎林、白骨、珊瑚、幸运部队以及义勇警察,集体杀害,或在海上被杀害后直接投到大海。估计被杀的辅导联盟成员高达30万人。由於这一次的屠杀并不是发生於特定地区,而是全国性地进行的,因此,明显是透过中央政府的指挥命令系统,组织性地进行的屠杀。

  

  曾在浦项地区执行这次屠杀计划的前海军提督南相徽最近作证表示,军人的「处刑行动」是由申性模国防部长下令给陆军参谋总长与海军参谋总长,再下达到部队的;警察的「处刑行动」则是由赵炳玉内务部长下令给治安局长及各道警局长,再下达到各警察署的。他还表示:「军警对被检肃者,没有一一地确认是否曾参与过左翼活动,也没有经过审判。」他的话证明了连最基本的「戒严下的军事裁判」都不曾举行,国家自己破坏了宪法精神,屠杀百姓。

  

  对狱中受刑人的屠杀规模也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是体系化地进行的。50年7月4日起的三天内,大田刑务所的政治犯(左翼)1,800多人,被拉到山内面(行政单位)的溪谷,集体枪杀或斩首;大邱刑务所的左翼犯1,402人,自7月4日起,陆续被拉到废矿区、溪谷、河流旁,枪杀或活埋,尚未定案的嫌犯三百多人则被拉到三千浦一带的海上,枪杀后投入大海。虽说,政府是怕左翼囚犯集体逃狱或被人民军解救,而采取的措施,但无可否认这些都是非法的处刑。

  

  监督处刑的执行单位是警察和宪兵。将狱中受刑人移交给军方是经过法务部长的裁可的。在大田与大邱的屠杀现场,美军将校也在场参观,甚至摄影。根据李道英博士找到的秘密文件,狱中受刑人的集体屠杀,是由陆军本部情报局与内务部治安局所策划,并有美国政府的默认与协助。

  

  >以「清除不安要素」之名,展开对一般民宅的深夜搜索、街头临检,逮捕、拘禁「嫌疑犯」,最后予以屠杀。在昌原、进永、忠武、巨济等地,数百名的居民与逃难民被扣上「红匪」的帽子,遭到枪决,或被投入大海,更有妇女的乳房被切掉。罗州警察署所属的警察部队(又名「罗州部队」)在往南部退走的路途中,假扮人民军,以搜索左翼的协助者之名,到处屠杀平民。全罗南道海南郡、莞岛郡等沿海村庄因而牺牲的人最多。

  

  9·28收复后,智异山一带的人民军残留部队与国军之间,经常展开大大小小的战役,在此过程中,很多居民被双方告上「反动份子」或「通匪份子」的帽子,而冤死。尤其是50年10月为了讨伐智异山地区的共匪而成立的11师团旗下的部队,在师师长崔德新的「坚壁清野」计划下进行的「敌性部落」焦土化计划,更为平民屠杀提出了藉口。

  

  智异山一带全面的屠杀,从50年12月起,一直持续到次年三月。造成全罗南道咸平郡520人、全罗北道任实郡660人、高敝郡980人、南原郡90人、井邑郡60名居民的牺牲。全罗北道游击本部所在地的顺昌郡的牺牲就更大了。开战后的两年内,7千多人居民死於军警与游击队双方不断的报复杀人行为。在双峙面,就有7千多人牺牲,而福兴面,在人民军统治时期,屠杀了1,028人,收复后警察与右翼屠杀了50多名,游击队屠杀了130多人。51年2月,11军团第9营团,连续袭击庆尚南道山清君、咸阳郡等12个村庄,并烧毁全村,将705名村民诬指为「通匪份子」,予以屠杀。居昌郡新院面的五个村子的719名村民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被杀害。这719名中有313名儿童、66名老人、388名妇女。

  

  对「附逆者」的屠杀,发生於9·28收复后,京畿道高阳郡的金井窟事件最为一般所熟悉。警察与治安队将从事左翼活动者的家属及涉嫌附逆者一千多人,以枪射杀或以竹枪刺死,并将尸体丢进了50公尺深的金井窟内。这次事件其实主要是警察与治安队为了报复人民军统治时期对50多名右翼成员的屠杀的报复性屠杀。另外,51年1月,在江华岛,乡土防卫特攻队也将居民与避难民等300多人,扣上左翼份子的帽子,予以屠杀。

  

  4)人民军与左翼势力的平民屠杀:同族屠杀(2)

  .除了前面提到的山上游击队对山区居民的屠杀之外,在人民军占领区,两三个月的占领期间,屠杀了12万9千名右翼人士、军警家属、公务员等。被屠杀者是以「亲美、亲日、民族叛乱者、反动份子」的罪名遭到「肃清」。被屠杀者中很多人是战争前或战争初期镇压左翼而遭到报复性杀害的。非但如此,人民军与左翼势力在9·28退走过程中,也犯下多次惨忍的集体屠杀罪行。

  

  人民军将关在大田刑务所的很多右翼人士(有400人、1,300人、2,000人、5,000人、6,832人等,各种不同的说法)予以枪杀或活生生丢入井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8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