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继学:中国崛起的“威胁”其实是便宜对昂贵的威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2 次 更新时间:2009-01-04 21:42:20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巫继学 (进入专栏)  

  

  如今,“中国威胁论”成为世界性的话题。中国过去穷,你也说,他也说,现在,中国经济有了起色,同样你也说,他更说。人们很郁闷,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它到底招谁惹谁了?中国自身的发展确实并没有招谁惹谁,但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在一个关联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变化,都会引发整体性的变化。

  这就是政治经济学,就是经济关系,一种可以称之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经济关系效应。

  总是有些人在那里对马克思说三道四,他们有的人可能懂一点马克思,有的人可能根本就不懂,这不要紧,批马成为时尚后,许多人都在赶这个潮流。可他们没有想到,这正是马克思教导人们的一种方法论,一种高于经济知识本身的经济哲学层面的东西。这种方法论哪里可能过时?过时的是时尚,过时的是新潮,过时的是风靡一时的那些东西,方法论不会过时的。正像默默无闻不会过时,而划夜闻名却会迅速过时一样。

  话说回来,那个该死的“中国威胁论”,真的如同那些无论是仇视中国崛起还是蔑视中国崛起的人所担心的那样,会对世界经济构成威胁?

  我们在接招的时候,可能本身就中招了!我们是否真正读懂了“中国威胁论”者内心秘密?只要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不会对这个以儒学涵养的国度产生武力威胁的担心。鲁迅先生当年就批驳过这种误读。

  大约在1929年,当时,国民党政府试图以武力接收中苏合办的中东铁路,双方发生冲突,因此中国国内掀起“反俄运动”。在此背景下,有名叫清癯的人撰写题为《吾国征俄战史之一页》的文章,历述蒙古人对俄罗斯的征服战争,意在提高中国人的抗俄信心和勇气。鲁迅就这篇文章发表了对蒙古人的元朝和成吉思汗的看法。鲁迅当时大段摘录了清癯的文章,将其称之为“昏不可当的文章”。 清癯的用意是明显的。他以很自傲的语气把蒙古人十三世纪占领过俄罗斯的历史都数落出来,意欲鼓励中国人的反俄士气和蔑视俄罗斯。但是作者站错了位置,张冠李戴了。鲁迅对此说:这只有这作者“清癯”先生(指作者)是蒙古人,倒还说得过去。否则,成吉思汗“入主中夏”,术赤在墨斯科“即汗位”,那时咱们中俄两国的境遇正一样,就是都被蒙古人征服的。为什么中国人现在竟来硬霸元人为自己的先人,仿佛满脸光彩似的,去骄傲同受压迫的斯拉夫种的呢?(鲁迅《三闲集》)鲁迅虽然没有专门讨论蒙古元朝和成吉思汗,但我们从这个“借题发挥”中看出他对蒙古元朝的见解:元朝是外族的征服,成吉思汗的版图扩大并非是中国的光荣,蒙古人对于汉族和对于俄罗斯族同样都是征服者,如果拿成吉思汗和他子孙的征服来自豪或炫耀的话,那么俄罗斯人更有资格发言,因为他们被征服得比中国还早。

  鲁迅先生之伟大,在大事大非问题上表现得如此深刻,如此清晰,他仿佛就是对当代中国威胁论的批判,不仅包括国外的那帮清醒者,也包括国内那些糊涂蛋。

  中国经济发展究竟威胁到谁了?经济发展就是经济发展,它不是军事扩张。中国人为了不使外国人误解,在我们的发展中加上“和平”崛起。这虽然有些怪,却表达了中国人的无奈。最近流行着一本书、一部电视剧,名曰《大国崛起》(唐晋主编,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那里作者向人们讲述了五百多年来七个大国的崛起。试问,这其中哪个国家说自己是“和平”崛起来着?反倒意在真正和平崛起的中国,遇到了中国人称之为的“舆论麻烦”。作者向人们讲述的故事,还是很有启迪的。作者强调,15世纪以来,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这九个先后崛起的国家,在历史兴衰和发展方面具有典型的意义。阐述其发展历史,探寻其发展轨迹,总结其经验教训,对于今天的中国尤其大有稗益。所谓以史为鉴、面向未来。随着持续而强劲的发展,中国已经进入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与此同时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也已经发生了重大而深刻的变化。有西方战略家甚至认为:中国崛起将是21世纪国际关系中最为确定的发展趋势之一,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如何调整彼此间的实力和利益,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关注中心。姑且不论这种认识具有多少简单线性思维的成分在里面,中国应如何推进民族的伟大复兴以及应对中国与国际体系关系的滦刻调整,却是难以回避的重大课题。

  当今中国,由于有了二十多年来的和平发展,它的经济确实正在崛起。尽管从人均角度来说我们依然还算是个发展中国家,但从总量上看,它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列强。关键是,它的发展势头似乎太过强劲。关键是,它的发展在世界整体的联系中,在全球经济关系中,在改变着某些东西,即在改变着旧的经济关系。

  这其实是要感谢那些今天大唱“中国威胁论”的那些人,正是他们当年一定要我们成为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一定要以WTO规则规范发展。中国人做到了或者接近做到了,他们却不给你市场经济国家的待遇。这就是秘密所在。当中国在计划经济关系中时,他们无端讥讽,大加鞭笞,当我们进入市场经济关系中时,他们却叶公好龙,鸡蛋里挑骨头。他们内心的隐秘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占了他们的风水!中国经济的崛起他们没有准备好,可以接受过去的穷伙伴如今要和自己平起平坐。

  我想强调的是:如果硬要往“威胁”这个词上扯的话,中国崛起的“威胁”本质上就是商品价格便宜对昂贵的威胁。这是有关这个话题的政治经济学。

  是的,全世界都在用中国的便宜商品,但全世界似乎并没有向中国表示敬意,特别是没有向提供低成本商品的中国农民工表示敬意。这多少有些令我感到失望。中国人讲,吃水不忘掘井人。你手上用的那些便宜商品哪里来的,是由谁之手生产出来的?不错,你付了费,作为消费者也犯不着知道商品的来龙去脉,商品有中间商,有终端营销者。但对于一个有文化传统的消费者来说,这似乎远远不够。不要求每个人都这样想,但每个人都不这样想就令人不快,令人感到世风日下,特别是在有西方市场经济文明传统的土壤上。人之上升表明,他们虽然一半是动物,但另一半还是天使呢!

  中国的便宜商品进入俄国,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俄国人用中国的便宜商品,质量大体相当的中国货大概只是西方国家货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但近年来发生了变化,俄国人要赶中国商人了。这个事件目前正在延续。西欧许多国家,也是狂用中国便宜货,鞋,衣服,家用产品,等等。但一个又一个国家也够为难中国商人。要么加关税,要么查没货品,要么设限,只要想得出的招,都会接茬来。在美国,中国货同样遭遇不测,而且更大宗,更具影响力。在世界任何有中国货的国家与地区,都有相似的境遇。当然,这其中也有中国商人自己之间的内讧,有真正的内奸做局,也有中国商人的不争气。不过人们想问,这是为什么?中国农民工用每月只有几百元的工资甚至每天只有大约两碗大烩面的薪水,用低于劳动力价值的报酬,生产着全世界最为廉价的商品,支撑着一个庞大消费人群。这等于说,中国农民工用自己的血汗补贴着全世界市场,但他们行为居然成为对世界的“威胁”?人世间的不平事看来无处不在,强权政治看来无处不有。

  如果英国古典经济学大师李嘉图地下有知的话,他也许根本不明白,自己的比较成本说作为真理被一代又一代地传承到了21世纪时,怎么被如此妖魔化?

进入 巫继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9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