尕藏加:宁玛派与普贤法身之说

——提交“普贤与中国文化”学术讨论会论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1 次 更新时间:2008-12-14 22:25:06

进入专题: 藏传佛教   佛学  

尕藏加 (进入专栏)  
甚至在许多佛学见修方面水乳交融,难分难解。如萨迦派虽属于新密系统,但其密法修持中还保留着古老宁玛派(旧密)的金刚橛(rdo rje phur pa)法。

  

   二、“九乘”判教与普贤法身之地位

  

   藏传佛教在其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许多相对独立的宗派。这些宗派之所以相对独立是因为它们不仅遵循着各自不同的密法传承,而且在密宗教法义理的阐释和修行实践的方法等方面又有各自的思想倾向或独特风格。而宁玛派作为藏传佛教中继承“旧密”传承的宗派,在诸多宗派中率先对释迦牟尼教法作出教相判释,形成“九乘”教理体系,其中无上内三乘同普贤法身说有着渊源关系。

  

   1、“九乘”判教及其结构体系

   宁玛派将佛教的整个教法判为声闻(nyan thos)、独觉(rang rgyal)、菩萨(byang sems)、事续(kri ya)、行续(Au pa)、瑜伽续(yo ga)、生起摩诃瑜伽(bskyed pa ma ha yo ga)、教敕阿努瑜伽(lung Aa nu yo ga)和大圆满阿底瑜伽(rdzogs pa chen po Aa ti yo ga)共九乘,而且从第一乘声闻起始直至第九乘大圆满阿底瑜伽,逐层升级,最后以获取大圆满法为至高无上之境界。从而构建了一种金字塔式的佛学体系。从学术的视角看,“九乘”判教不仅是宁玛派站在大乘佛教的立场上评判大小乘佛法的结果,而且是从自己注重密宗的宗派思想的角度,对藏传佛教乃至整个佛教的教法义理所作的一种梳理、归纳和诠释。

   从“九乘”(theg pa rim pa dgu)的结构体系来看,其中既有小乘和大乘之别,又有显宗和密宗之分。譬如,声闻、独觉二乘为小乘佛教;菩萨、事续、行续、瑜伽续、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努瑜伽和大圆满阿底瑜伽七乘属大乘佛教;而前声闻、独觉和菩萨三乘属于显宗,后六乘归于密宗,在密宗中又区分为内外二个层面,即事续、行续、瑜伽续为密宗外三乘,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努瑜伽、大圆满阿底瑜伽为无上内三乘。也就是说,“九乘”中的声闻、独觉和菩萨三乘,构成佛教共同显宗教法体系;而事续、行续和瑜伽续三乘,构成外密宗(强调外在动作)教理体系;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努瑜伽和大圆满阿底瑜伽(又称大瑜伽、无比瑜伽和无上瑜伽)三乘,构成内密宗(注重内在心与气的修炼)教理体系。可以看出,九乘在教法体系或道次第上,先小乘后大乘,先显宗后密宗,在密宗中先密宗共法外密,后密宗不共法内密。

   当然,仅从修学的道次第上讲,藏传佛教各宗派都比较一致地提倡先学显宗后修密宗,最后显密圆融,成就佛果或佛位。值得提出的是,虽然宁玛派也要求信徒严格按教规次第修持密法,先修习外密三乘,后进入内密三乘的实修,可是事实上不少宁玛派学僧却热重于对内密三乘的直接修持,并且在内密三乘中又注重对大圆满阿底瑜伽的执著修炼。正如土观·却吉尼玛所讲:“宁玛派的《赫鲁迦格布》(he ru ka gal povi rgyud)等本续中,也讲说与新派的六加行、五次第、道果等相合的修道次第。又《幻网》(sgyu dra)中的六次第、《三次第》(rim gsum)的解脱道、《密点》(gsang thig)的方便道等要门、《集经》(vdus pa mdo)中的任运修习,《修部八教中》(bkav brgyad)的五次第等等的讲说,与新派所说,大多符合。但是晚近旧派多不注重这些法门的讲听和修习,他们最重视的就是《大圆满法》的见地和实修。”[14] 应该讲宁玛派学僧之所以热衷于大圆满法之修炼,是因为大圆满法不仅处于九乘之高峰或顶端,而且是一种能使学僧迅速成就佛果(即身成佛)的无上大密法。

   简而言之,宁玛派的“九乘判教”在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具有代表性,因为它把藏传佛教乃至整个佛法,按不同内容梳理并加以整合,从而构建了既有分门别类的系统化教理又有循序渐进的实践次第的教法仪轨体系,这在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不多见。虽然被尊为噶当派祖师的外籍高僧阿底峡在他的《菩提道炬论》(byang chub lam sgron)中对藏传佛教的教法仪轨作过调整,提出先显后密,从而调合圆融显宗和密宗的互动关系,尤其是以“三士道”的修学过程来明确佛法修持者中存在的不同类型或层次,为藏传佛教徒众指定了一条修习佛法必须严格遵循次第的教戒,但是阿底峡提出的“三士道”则局限于佛法的修习仪轨层面,在更大范围上对整个佛法没有作出任何教相判释。所以,宁玛派的九乘判教在藏传佛教中更具有它凸现的佛学意义。

  

   2、“九乘”次第与普贤法身之地位

   宁玛派认为“九乘”在其教法源流上可分为三类,最初由三位教祖或教主依据有情众生的根器条件差异或所处环境不同而分别宣讲,遂形成佛教三大教河源流。如声闻、独觉、菩萨三乘是由化身佛释迦牟尼所讲,属于显宗共三乘类;事续、行续、瑜伽续是由报身佛金刚萨埵所讲,属于密宗外三乘类;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努瑜伽、大圆满阿底瑜伽是由法身佛普贤所讲,属于密宗内三乘类。[15] 也就是说,九乘之所以分为三类,是因为最初由三位不同身份地位的佛祖或教主因地制宜、随类施教而开创三大(类)教理传承,并在后世兴盛不衰。此外,以上引言中还明确指出了法身普贤、报身金刚萨埵和化身释迦牟尼是分别讲说九乘三类教法的三位佛祖。从而不难理解,普贤法身佛所讲的“密宗内三乘”,无论在九乘次第还是在三类法系中均处在无上地位。

   除了声闻、独觉、菩萨三乘属于显宗由释迦牟尼佛所说具有佛教共同性而外,至于诸佛如何讲说密宗方面,由于密宗具有多元性(多源性)、传承性、秘密性和神通广大性,在宁玛派中也出现不太一致的说法。譬如,“又说外续部与内续部二者,外续部事续是释迦牟尼佛亲自讲说的;行续和瑜伽续是毗卢遮那佛讲说的;无上瑜伽续是金刚总持在法界宫的广大刹土内讲说的。”[16] 很显然,这是宁玛派站在密宗分类为四续的佛学立场上介绍各个续部的主讲佛和源流传承,其中将密宗分为内外二续,事续为外续,行续、瑜伽续和无上瑜伽续归于内续,并阐明由释迦牟尼、毗卢遮那和金刚总持三位佛分别宣讲。同时,又提出“诸续部之中最极无上乘,是元始怙主法身普贤起现顿成圆满报身,为住清静地的菩萨化机,无有方所时分,四时之中,无作任运而宣说的,又说此法的法门广大,如同虚空,不可数计。”[17] 这段引言对以上“无上瑜伽续是金刚总持所说”作了补充,因为无上续从密宗六续的角度看,它又包含了生起摩诃瑜伽、教敕阿努瑜伽、大圆满阿底瑜伽,即无上内三续或无上内三乘。所以,在以上强调指出诸续部中“最极无上乘”即大圆满阿底瑜伽,由元始怙主普贤法身佛宣说。可以看出,大圆满法在宁玛派密宗体系中被认为是一种广大无际、无所不及的甚深法门,甚至可代表整个佛法的精髓;而普贤法身在十方诸佛中又具有无可比拟的遍及虚空法界、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超越时空色相的圆满佛性。因此,宁玛派在讲述无上瑜伽续尤其是大圆满阿底瑜伽时,将其传承源头直接上溯到普贤法身佛那里,既增强了大圆满阿底瑜伽在九乘次第中所处的高端境界,又体现了普贤法身佛在三身佛中占有的不可思议的殊胜地位。

  

   三、“大圆满法”与普贤法身之境界

  

   宁玛派在无上瑜伽续上有自己独特的见修,这就是宁玛派为之自豪的大圆满法,它包含了高深的理论见地和绝妙的修持方法。至于“大圆满法”(rdzogs pa chen po)的名称及其内涵意义,在《土观宗派源流》(thuvu bkan grub mthav)中有简明扼要的解释:“若释其字义,说现有世界,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诸法,悉在此灵明空寂之内,圆满无缺,故名圆满;再无较此更胜的解脱生死方便,故名为大”。[18] 而且后世许多教内教外的学僧都对其发表过较一致的看法,如法尊法师认为:“大圆满”是指众生身中现前离垢的‘空明觉了’[19],他们说这‘空明觉了’中,本来具足生死涅槃一切法,所以名为“圆满”。又说了知这‘空明觉了’,就是解脱生死的最上方便,再没有别的方便解脱生死能超过这‘空明觉了’,因此名为‘大’。[20] 从这些阐释或说明中能够认知“大圆满”本义是指有情众生身中无始本生的清净心性,而这种清净心性实际上就是佛心或法性。因此,宁玛派强调众生没有识别这一关键的“心智”或“心性”而流落世间,受尽种种悲欢离合、生死离别的苦难,并激励人们可通过依法修行,使心体不受任何污染而置于一个空虚明净的理想境界之中,从而获得“涅槃寂静”,实现“即身成佛”的宏愿。

  

   1、“大圆满法”之传承体系

   至于大圆满法的传承,由于大圆满法不仅源远流长,而且内涵博大精深,其内部又分为心部(sems sde)、界部(klong sde)和教授部(man ngag gi sde)三支传承。而且每一支传承均有各自的自成体系的经典。比如,心部传承有所谓的“母子十八经”(ma bu bco brgyad),其中五经是毗茹札那(bee ro tsa na)所传,十三经是无垢友(bi ma la)所传。约在公元8世纪下半叶,吐蕃名僧毗茹札那前往康区先后向玉札宁布(gyu sgra snying po)、桑郭耶协(sog po ye shes)和邦·桑杰贡保(spang sangs rgyas mgon po)三人传授心部;尤其是聂·札那古玛热(gnyags dzanya na ku ma ra)师承毗茹札那系心部传承的同时,又从无垢友系继承修习心部分支。所以,称聂·札那古玛热(又名聂·雄努西饶)是学到了当时流行的心部四大教河[21]的人物,当时拜他为师学法的门徒很多,其中功成名就的有十大弟子。大体上,心部传承以师徒相传的方式或途径,在藏区依次相传,延续迄今。

   而界部传承在大圆满三部传承中以拥有无数本续经典而著称,其经典数目正如史料所称“量等虚空,统摄九界”。[22] 相传无垢友依照《吉祥等虚空本续》(nam mphav dang mnyam pvi rgyud)、《秘密智续》(ye shes gsng ba)等原典造出的《金刚桥教授》(rdo rje zam pavi man ngag)等密法经论,则成为界部传承主要依据的本续经典,而且这些续部经典早在吐蕃时期(公元8世纪)就在藏区开始传播。至于该密法在藏区的主要继承或发扬光大者,首推吐蕃名僧毗茹札那大译师,他当时将此密法翻译成藏文后初次传授给邦·密庞贡布(spang mi pham mgon po),依次传承,遂在藏区广为宏传。由于界部传承主要依据的密典为《金刚桥教授》,所以界部传承又有“金刚桥教授派”之别称。

关于教授部传承,在汉文中又有要门部或诀窍部等不同译名,它在大圆满三部传承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中心地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大圆满法的核心传承或修行重点,其内部又有二个分支,即大圆满宁提(snying tig,即心要)和康卓(mkhav vgro,即空行)宁提传承,前者源于吐蕃时期的外僧无垢友,后者传承祖师为莲花生。值得提出的是,教授部在吐蕃时期传播一段时期后,又将全部密典封存藏匿起来,遂成为宁玛派的早期伏藏(gter ma)之一,直至后弘期才得以发掘,重新在藏区弘传。教授部中的大圆满宁提传承,后期主要由隆钦饶降巴大师继承并发扬,故又名为隆钦(klong chen)宁提。至于康卓宁提之传承,后世继承者主要有班玛勒哲孜(pad ma las vbrel rtsal)、嘉色·勒白尖参(rgyal sras lega pvi rgyal mtshan)、噶玛·让炯多杰(karma rang byung rdo rj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尕藏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藏传佛教   佛学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2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