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绎与《金楼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1 次 更新时间:2000-07-07 10:31

进入专题: 萧绎   《金楼子》  

兴膳宏   日本京都大学文史郎教授  

(一)兴膳宏: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文学部部长,东方学会理事,评议员,日佛东洋学会会长,六朝学术会副会长。

兴膳宏为日本学界资深汉学家,尤其在古典文学和六朝思想方面成就卓越。在研究方法 上,既继承了日本学界的传统方法--重文献,慎求证,又吸收西方学者的研究方法--宏观掌握,高屋建瓴,把东西方的文化精髓有机结合,其研究成果具有优秀的文献学基础和时论深刻。同时,兴膳宏在多年执教中,培养了大批杰出人才,不愧为日本学术界的泰斗。

其作品中目前已被翻译为中文的有:《中国文学论集》、《中国文学理论》、《陶渊明 〈文心雕龙〉》、《潘岳·陆机》、《六朝文学论稿》、《兴膳宏文〈文心雕龙〉论文集》 。

(二)讲座内容:

萧绎,为梁武帝第七子,后继承帝位,史称梁元帝。研读《梁史》、《隋书》可知,萧绎著述丰富,但多已散失,今仅存的《金楼子》也是残缺不同。目前,关于《金楼子》的研究论文甚少,但由于《金》可为了解六朝思想文化提供重要材料,因此必须重视其价值,给予其必要的深入研究。据《旧唐书》、《新唐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记载,《金》共 十一卷,但现存的《四库全书》车仅有第六、第十四卷,所以《金》非常晦涩难懂。

《金》中不少篇在收集先奏诸子、六朝名家的思想上的基础上加萧绎本人的解释而撰成。萧绎年少时开始着手编写此书,“由年在志学,躬自纂,以为一家之言”(《金楼子》序),一直到其四十六岁时,即公元554年仍未完成,“吾今年四十六岁,自聚书末四十年 ,得书人万卷,河间之侔汉室,颇谓过之矣。”(《金楼子》聚春篇)。由此可知,萧绎几乎是终其一生在编撰此书,如果若不是萧绎在公元555年被杀,他会将《金楼子》继续写下去 。

《金》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立言篇》。《立言篇》分上下两篇,共一百余条,其多为汇 合先奏诸子的思想,再加上作者自身的增删或解释而成。如《立言篇》上篇第2条;“与人善言, 于布帛,伤人以言,深于预戟。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观人以言,关于 文 章;听人于言,乐于钟鼓琴瑟。”我们可以在《荀子·荣辱篇》和《荀子·冲相篇》中找到 完全相同的句子。又如《立言篇》上篇第4条:“明月之夜,可以远视,不可近书;雾露之朝,可以近书,不通以远视,人才性亦如果,各有不同也。”在《准南子·说林训》我们可看到类似记载,“明月之光,可以远望,而不可以细书;甚雾之朝,可以细书,而不可以远望。”萧绎只是在《准》的基础上加了“人才性亦如是,各有不同也”这一句,但就是这一 句起到画龙点晴、深化句意的作用。萧绎还引用近代名家的著作如《立言篇》下篇引用《文心雕龙·指瑕篇》的句子稍加修改而成“管仲有言,无翼而飞者声也。无根而固者情也。然则声及翼其飞甚易,情不待根,其固非难,以三垂文,可不慎欢。”又如《戒子篇》中引用 陶渊明的《与子俨等疏》原话。

《金》的这种风格同当时的文学风气是分不开的。南朝齐、梁时古代典籍的种类数目较之前代大加丰富。几代皇帝和贵族达官又经常抄写古籍,大大推动了古籍的发展。最为著名的是竞陵王萧子良“集学士,抄五经百家,依《皇览》例为《四部安略》干卷。虽然 《四部安略》今已失散,但我们可以推断出其是一部经史子集精华的编纂本。编辑这种精华本,可让读者节省大量时间,掌握古代典籍的精华。当时同《西部安略》相似的书很多。如 子部杂家中的《杂事钞》共24卷,《子钞》共30卷;又如史部中的《晋书钞》30卷,《史汉安集》卷,《汉书钞》30卷。可见当时抄书的盛行。据《杂史类·后序》记载:“后汉以来 学者多钞撮因史,自成一书”;又如梁著名僧人僧佑所著《出三藏江集》第五卷有一部抄集 目录。叫《新集抄经录》,目录中说“抄经者,盖撮举要义也”。这部目录里共罗列到46卷 、352篇抄集的名字,则萧绎作为收获古典的大家,不可能不受这种风气之影响,这可见《 金楼子·聚书篇》:“初出阁在西省,蒙刺旨, 五经在而副本。为琅琚时,蒙给书, 并私有缮写。为东州时,写得《史》、《汉》、《三国志》、《晋书》。又写刘迭部孺家、 谢通直彦远家书。又遣人至吴兴部,就夏候写得书。又写得虞太中阐家书。为丹阳时,启请先官书。又就新渝、上黄、新吴写格五戏 。少许为扬州时,就吴中诸士大夫写得起居注 ,又得徐简肃勉起居注。云云。”但萧绎并不是简单消极地去抄,他在抄的过程中,往往会加入自己的心得、体会甚至指出前代名家的瑕疵,显示出自己的独道见解。如《文心雕心· 总述》中对学者的看法为“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 者文也,萧绎的看 法则有所改进:“古之学者有二,今人之学者有上。夫子门徒,转相师受,通圣人之经者。 屈原、宋玉、枚乘、长卿之徒,止于辞赋,则谓之文。今之儒,博穷子史,但能识其事,不 能通其理者,谓之学。至如不便为新如阎纂,善为章奏如伯松,若此之类,凡谓之笔。吟泳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笔退则非为谓成篇,进则不云取义,神其巧惠,笔端无已 。至如文者,惟须毂纷披,官微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见《立言篇》下)。

从《金》我们可以推断萧绎的为人。据李延寿的《南史·梁本纪下》记载:“(萧)性好矫饰,多猜忌,于名无所假人。微有胜已者,必加毁害。……如此者甚众,虽骨肉亦遍被其祸。”李历来偏爱北朝,对南朝皇帝难免苛刻,不足信。萧绎在《自序篇》中对自己的人生 所做的评论是:此皆大宽小急也。天下万事,凡凡罪犯,余皆宽释之。必有不逊者,多不蒙宏贷也。”其对自己的评价鉴定是“大宽小急”。但从《金》中我们看出其为人更要复杂的地方。一方面他毫无情义,动辄鞭笞左右;另一方面,他对及易感悟动心,对人温和爱护有加,并且自认自己的优缺点。萧绎的好学好教精神是十分让人钦佩的,《颜氏家训·勉学篇 》中记:“无帝在江荆间,复所爱习,召置亲生,亲为教授,废寝忘食,以夜继朝,至乃倦剧愁愤,辄以讲自释。吾时颇予末筵,亲承音旨,性既顽鲁,亦所不好云”,“梁元帝尝为 吾说:‘昔在会艉稽,年始十二,便已好学,时又患疥,手不得拳,膝不得屈。闲齐张葛帷 ,避蝇独坐,银瓯贮山阴甜酒,时复进之,以百宽痛。云云”。颜推之一方面学习萧绎的好 学精神,另一方面又吸收其尖锐的观察力,而最重发展为北朝若名文学评论家。因此须氏的 《终制》、《戒子》,同萧绎《金》中的《终制》、《戒子》同名也就不足为奇了。

    进入专题: 萧绎   《金楼子》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25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