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柯平:柏拉图的身体诗学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9 次 更新时间:2008-08-25 10:57:38

进入专题: 柏拉图诗学  

王柯平  

  武能安邦”的理想人格几乎同出一辙。深究起来,这与古希腊当时自由的社会文化、教育理念和民主政体息息相关。那种“自由”,用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话说,“乃是雅典城邦繁荣强盛的唯一源泉”。而在自由中孕育出来的希腊思想方式,犹如健壮树干上优良的枝叶一样,使希腊人在观念和精神等方面更为高尚和开阔通达,完全有别于在强权统治下生活的民族。他们确如马克思所称赞的那样,属于“正常的儿童”,其成长过程从一开始就建立在高起点上。同时,他们也像温克尔曼所感慨的那样,不仅志存高远,心胸豁达,而且“在风华正茂时就富于思想,比我们通常开始独立思考要早20余年。由青春的火焰燃烧起来的智慧,得到精力旺盛的体格的支持而获得充足的发展;而我们的智慧则吸收的是无益的养料,一直到它走向衰亡”(温克尔曼,第111页)。相比之下,迫使我们摄入的那些“无益的养料”,只能导致“不成熟的理智,犹如娇嫩的耳膜,由于上面有不断扩大的切破小口,因此只能陶冶于空洞而无思想内容的声响之中;而记忆犹如蜡制的薄膜,当需要为真理寻找位置时,则只能够存放一定数量的词汇或形象,却不能充满幻想”(同上), 更不用侈谈什么革新创造了。

  

  如今看来,上述那种注重全面发展的人格培养方式与文体并重的古典教育宗旨,以及那种以“精力旺盛的体格”和有益的思想“养料”来协助点燃智慧之火的自由精神,对现代教育或艺术教育仍然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而这一切,也与古希腊的教育理念和诗学思想有着潜在的对应关系。对此,我们兴许会在“温故而知新”中获得新的灵知与体悟,继而重新去反思教育的根本职能与国民素质的现状。

  

  

  参考文献

  丹纳,1983年:《艺术哲学》,傅雷 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温克尔曼,2001年:《希腊人的艺术》,邵大箴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沃尔佩,1990年:《趣味批判》,王柯平、田时纲 译,光明日报出版社。

  Barr, Stringfellow, 1965, The Will of Zeus: A History of Greece, A Delta Book.

  Finley, M. I., 1975, The Ancient Greeks, Penguin Books.

  Gentnili, Bruno, 1990, Poetry and Its Public in Ancient Greece, Trans. by A. Thomas Cole,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Guhl, E. & Koner, W., 1994, The Greeks: Their Life and Customs, Senate.

  Haigh, A. E., 1952, The Attic Theatre, The Clarendon Press.

  Homer, 1995, The Iliad, Trans. by Robert Fitzgeral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aeger, Werner, 1986, Paideia: The Ideals of Greek Culture, Trans. by Gilbert Highe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lato, 1961, Republic, Trans. by Paul Shorey, Leob editi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1994, Laws, Trans. by R. G. Bu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Symposium, Trans. by W. R. M. Lamb,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进入专题: 柏拉图诗学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280.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2005年第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